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90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焉知非福 三十五 道歉

 三十五 道歉
 
因為要參加鬥花宴的關係,沐塵暫時不回品茗居的住所,而是住到蘇府外院下人院子裡的偏房當中。
下人的房間沐塵也不是沒有住過,他剛剛進蘇府時再廚房當個火頭,住的便是八人一間大通舖的房間,現在被安排到廚子專用,兩人一間的廂房,等級上已經好了不少。
不過才剛剛住進去不到一天,夢蝶莊的大丫鬟雪琴竟紆尊降貴來到這外院偏房院子,婀娜美麗的身姿,芙蓉如面的容貌,一下子看呆了不少院子裡的單身小夥子。要知道,下人也分三六九等,像雪琴這般地位的姑娘,那可是高不可攀的,只能仰望。
可這眾單身漢子們心中的仙子,卻不僅翩翩降臨,還直接敲了沐塵的門。在其他人的目瞪口呆中,雪琴微微一笑,對著來開門的沐塵道:「沐塵,二少爺要你搬到夢蝶莊來。」
這是交了什麼樣的好運啊!眾男兒激動了,要知道,夢蝶莊可是二少爺的院子,二少爺的院子豪華奢迷自不必說,最重要的,整個蘇府最美的侍女怕都聚集在那兒了,琴棋書畫更是站在頂端的四大美人兒!
少年似是被這樣的好運給砸懵了,默了半晌,這才吶吶道:「雪琴姐姐,我住這兒就好……」
雪琴眼神一斂,正色道:「二少爺很看好你參加鬥花宴的成績,在這兒亂糟糟的,怎定得下心準備?還是你看不上夢蝶莊?」
「這、這怎麼會……」少年咬咬下唇,低頭輕聲道:「二少爺的夢蝶莊,肯定比這兒好得多了,只是這兒離大廚房近,食材廚具齊全,且都住在這別院裡,我和其他師父研究起菜單來,也方便。」
雪琴沒有想到居然會被沐塵拒絕,掛在唇上的笑也透些審視的意味出來:「你說的也是,好吧,我回去回報二少爺。在這兒可不比蘇州或品茗居,你自己好生保重。」
感覺出對方話中有話,沐塵有些狐疑地抬頭看了雪琴一眼,卻見這侍女姐姐已經恢復了柔和的氣息,輕笑道:「本想說你到夢蝶莊來,偶爾也能幫二少爺和我們姊妹幾個開個小灶做點心,可惜了。」
「啊、雪琴姐姐稍等一下。」
沐塵急急回身進房,一會兒便捧了一個紙包出來:「這是昨晚才做好的梅花糕,做了松子仁餡兒和赤豆沙餡兒,您帶回去和其他姐姐們一起嚐嚐。」
雪琴噗哧一笑:「那二少爺沒有?」
沐塵愣了一愣:「就……一起 ……」
「逗你的呢。」雪琴纖纖玉指往少年額上一彈,接過紙包,扭身道:「我回夢蝶莊了。」
 

 
聽見自己要和沐塵住一個屋子,在廚房擔任二廚位置的海師父海四平原本有些擔心,畢竟這小子聽說原來只是在廚房幹火頭的,而且待的還是內院廚房,幫廚娘燒火,等於是蘇府的廚房一系當中最低等的下人,卻不知怎地得了三小姐的青眼,以一手做點心的好廚藝翻了身,據說還因此讓二少爺給看上了,介紹給那出名的品茗居幹活,不僅賺了面子,更賺飽了裡子──據說那品茗居廚子一個月的工錢,那也有足足五兩銀子啊!
海四平在見到沐塵之前,內心自是各種羨慕嫉妒恨的,見到沐塵之後,內心的不平更是翻了幾倍。就這麼個瘦瘦小小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的小子,能有什麼本室?要知道,他十六七的時候,還只能跟在師父旁邊打下手,做些洗菜切菜的工作而已。
不過海四平的不滿,在沐塵露了一手好廚藝之後,還是稍稍平覆了些,加上這小子並不是那種張揚倨傲的性子,相反的,還十分地溫和謙遜,做的點心也不忘分個幾個新認識的廚子,算是會做人,剩下的那幾分不爽感,今兒在吃了梅花糕後,就煙消雲散了。
「我要出去打點熱水,要幫你打點嗎?」提著自己的水桶,海四平轉身問道:「晚了可就沒了。」
「呃、這太勞煩海師父了……」
「婆媽什麼,煩!」海四平圓眼一瞪,逕自搶過對方的水桶:「幫你提一次算啥事,難道下次你先去提就不幫我提了?」
「那、那就麻煩你了……」
「好說。」海四平手拿兩個空水桶,一腳勾開虛掩著的門,正想踏出門去之時,卻差點撞到一尊站在門外也不知道多久了的大佛。
急急踩著腳步,一串罵語就要飆出,在見到對方的樣子時又硬生生吞了回去:「二……二少爺!?」
「哎。」月色中,一個披著黑色兔毛大氅的貴公子正微笑地看著他。
蘇二少爺在蘇府,是絕對特殊的存在。就是地位低如海四平,也不會認不出他來。
蘇府的這輩人裡面,重要性第一的,自然是大少爺蘇爾維,其文采學識之高,隱隱已是京城讀書人當中的領袖人物,未來自然也當是蘇家這一輩入朝為官的第一人。
在如此優秀的兄長之下,蘇雁鳴受到的寵愛卻半點不遜其兄,蘇府的大家長宰相蘇敬淵,對這嫡次孫兒的教導採了放任手段,將他養成了一個不愛四書五經,只愛雜書;不走官途正道,隨心所欲的性子,久而久之,蘇二公子的紈褲之名亦在京城當中不脛而走。
怎麼看都應當是「敗家子」形象的蘇二公子,也許是因為長得太好,或也許是因為蘇家詩書傳家,根苗就是比別人正的關係,這蘇二公子雖桃花滿身,卻意外的沒有出任何的差錯,就連加在他身上「紈褲」二字,都顯得有些討人喜歡。
「沐塵在裡頭?」
傳說中的貴公子本人就站在海四平面前,讓他不由得緊張起來,趕緊行了個禮:「二、二少爺是來找沐塵的?他、他就在裡頭!」
蘇雁鳴嗯了一聲,竟正眼看了看他,從袖子裡取出兩枚銀錠,遞給海四平:「晚點回來。」
「欸?」海四平呆呆接過銀錠,踮了踮重量,少說也有三兩,「少爺說要、多晚?」
「嗯,不然吧。」又從袖子裡取了兩枚銀錠,「再加兩個給你,今晚你別回來了。」
二少爺溫和卻半帶強迫的目光,讓海四平不禁心裡一愣,他雖然性子衝,卻不是傻子,於是點點頭,也不知道多想了什麼,半帶同情地瞥了自個兒房間一眼,便帶著兩個水桶和四個銀錠子,腳不沾地地走了。
 
蘇雁鳴若是知道這廚子把自己當成欺壓沐塵的主子,恐怕會失笑不已。不過海四平倒也不算完全冤枉他,今兒他確實有些想要欺壓沐塵的慾望。
敲了敲門,然後逕自打開,沐塵背對著門正在攏著棉被,似乎以為回來的是海四平,正道謝著說:「勞煩你幫我提水了,海師父。」
「是我。」
沐塵一怔,連忙轉身:「蘇老闆、啊不,二少爺?怎、怎麼過來了……」
「想過來便來了。」
這房間不大,又放了兩張床兩個櫃子,便少了擺放桌椅的空間,可又怎麼能讓蘇二少爺就這麼站著,沐塵趕緊將攏好的被子掀到一邊,空出位來讓公子坐下,又拿了茶壺想上廚房弄點熱水,卻被蘇雁鳴阻止。
「不必忙了,你也坐下。有點事兒問你。」
其實有點想避免跟對方如此靠近,這才刻意找事做的沐塵聽了此言,只好乖乖走回,蘇雁鳴順手抓了他臂膀輕輕一拉,便讓他挨著自己坐下:「聽雪琴說,你不想搬到夢蝶莊?」
沐塵點點頭:「因為這兒靠廚房近,我……」
「你想說的,我都聽雪琴說了,不需要重複。」蘇雁鳴搖搖頭:「可是我總覺得,這不是你真正的理由。」
少年咬咬下唇,眼睫不自覺地眨得飛快,像兩隻黑色的蝴蝶正快速掀動翅膀。
「說吧,為什麼反而疏遠了我。是因為……覺得被我利用了?」
沐塵咦了一聲:「說什麼利用……」
蘇雁鳴嘆了口氣:「你被綁架那事兒……」
「呃、」少年紅了紅臉:「那事……不是聽說是知府的兒子幹的,不是您的責任啊……」
「如果我說,其實我早派人盯著你,也是刻意讓你被抓的呢?」蘇雁鳴定定看著他:「我知那魯知府的意圖,本就想反將一軍的,恰好他們抓了你,又把你誤認成……姑娘,為了讓那知府父子入殼,我……」
沐塵還聽得雲裡霧裡的,老爺子卻已經明白過來,正想說些什麼話,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這蘇二明著看是個不管事的,實際上卻是精明厲害的,他要想壞那父子好事,有的是手段,與你……根本並非必要。」
老爺子就事論事,小重孫兒臉卻脹得更紅,在老爺子面前結巴得厲害:「祖爺爺,我……那天……」
老爺子溫和地看著他,並沒有像沐塵想像中那樣發怒,或露出不苟同的失望表情:「沐塵,那事兒對祖爺爺我來說雖然過了耶,不過敦倫之事,男女和兩男間怕是差異也不算大,想嚇祖爺爺我還早著呢。之所以睡了三天,嗯,有點別的原因,你也別多想。」
聽了老爺子的話,沐塵緊繃的精神一整個鬆懈下來:「我一直很怕祖爺爺對我失望……真的很怕……」
「乖孩子。」老爺子放柔了表情:「我有什麼好對你失望的?我要你做的事,你樣樣都做到了,這回這事,就像那二少說的,是他利用你,你又有什麼責任?」
「我……」少年咬咬下唇,心裡卻不敢像老爺子說的那麼肯定。
那天他雖讓那魯知府的兒子灌了藥,導致春情勃發,可不知怎地,在衝動之下發生的事,他一絲一毫竟都記得十分清楚,半點沒有意識不清的感覺,沐塵在心裡甚至忍不住自我懷疑,難道羅弘說的竟是事實,他就是個,就是個……
每次想到這裡,他就會打自己一個巴掌。羅弘以迷煙害他,讓他身不由己,那是鐵一般的事實!禽獸說的話,他又怎能拿來當真……
見少年愣了這許久,蘇雁鳴心中難免有些後悔之感。
不是後悔把事情說給他聽,而是後悔當初知道他被綁了,還是應該讓雪筆送他走,反正也佈置了魯威的後著,要把柄的話有那也就夠了。
蘇雁鳴知道,這完全是因為自己的私心的結果。
「抱歉。」
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不僅沐塵和老爺子,連蘇雁鳴自己,都嚇了一跳。
可道了歉之後,讓蘇二公子反而心頭輕鬆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