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焉知非福 三十一 誤會大了

 三十一 誤會大了
 
蘇州知府魯大人,比城內的任何一戶人家,都明白蘇二少爺蘇雁鳴的背景。別人只知道他是來自京城的世家大少,卻少有人明白,他可是蘇家的嫡次子,地位僅次於嫡長子蘇爾維。蘇家宰輔一支之下不過這兩個嫡子,其餘庶子雖多,又怎及得上嫡子的地位。
若說蘇爾維要走的是仕途的話,這個不在科考路上行走,看似紈褲浪蕩的次子,就是蘇家培養來繼承蘇家名下的眾多產業,或許他手上的權勢將比不上父兄,可必定是最有錢的。
蘇家一門已經有太多人入仕,一個家族在朝廷的影響力若是過大,最終只會招來帝王疑猜,這少時光芒畢露的次子走上紈褲之路反倒對整個家族都好,亦因此,簪纓之家的蘇府對這個嫡次子的態度更傾向縱容與寵溺。
不過這些日子的相處與探試,魯大人相信自己的眼光,這蘇雁鳴絕非池中物,若自己的女兒能嫁給他做正妻,未來榮寵富貴必定享用不盡。
他的女兒魯丹兒今年一十四,雖沒有絕世之姿,倒也清秀可人,聽說這蘇二少爺曾在京城裡放出「非第一美人不娶」的誑言,或許丹兒還不及第一,但做爹的,尤其是官場打滾見多識廣的,有的是法子幫女兒攀上這高枝。
他的兒子魯威雖是個沒出息的,愛玩樂更勝讀書,可若問這蘇州城裡那兒有美人,恐怕還沒有人比他更知道的。
魯威見父親不但沒有如平時那樣責罵自己,還出言詢問他最感興趣的美人之事,不禁高興起來,一連說了好幾個選項:「那怡紅棧裡的春華姑娘、陸羽軒的茶娘子梅霜霜、東城巷子裡賣豆腐的李奴兒等等,都是讓人一見兒就渾身發熱,恨不得摟進懷裡疼愛的!」
見兒子說得露骨,魯大人雖有些心嚮往之,不過還是做出父親不贊同的威嚴表情:「我是想幫你妹妹找個陪嫁,這種低三下四身分的女子,怎入得了蘇公子的眼。」
「身分高些的啊……」魯威摩挲下巴,哼了一聲:「那蘇雁鳴就這麼高貴?不過找個陪嫁,還要美,還要有身分的清白人家?」
「你懂什麼,蘇家在京城,差不多就是一家之下萬家之上的身分了,他蘇雁鳴想娶什麼女子不行?恐怕公主都娶得!」
「這麼厲害,幹嘛不去娶公主,能看得上我妹妹?」
「哼,這是上天給我魯家,給你妹妹機會。」魯大人冷哼:「若你給找的女子夠美,讓那蘇雁鳴著了道兒,又身分不低,有我這個知府在背後作主撐腰,將之當做丹兒的陪嫁,讓你妹妹進門做蘇家媳婦,還不就是一句話的事?」
魯威也被父親說得意動起來,蘇家潑天的權勢和富貴,那是連他都知曉的,能結上這樣的親家,未來他就算再鬧出什麼事兒,就不僅僅有知府父親撐腰了,還有蘇家吶!
見兒子露出高興表情,魯大人催促道:「想出來沒有?」
「嗯……戶書林大人家的賢賢姑娘,或者、兵書郭大人家的兆竹小姐,容貌都更勝妹妹,可要說到讓人一見就動搖的,嗯、兒子近日在陸羽軒倒見過一個,看來是個富家小姐,外地來的,身邊還跟了三個美婢,原本我是想收作己用的……」魯威嘿嘿一笑:「讓魯大魯二他們去探,就住在那富臨客棧裡。」
「富臨客棧?蘇公子亦住在那兒,萬一兩人認識……」
「哪來那麼巧。」魯威嘖地一聲:「富臨這麼大間客棧,住的人可多著呢,上回我見那小姐身邊跟了兩個男人,與她舉止並不親密,想來不是她相公,或許是兄弟吧,就算不是,等她與那蘇雁鳴生米煮成熟飯,還不得靠爹你替她作主?」
知府大人想得沒有兒子這麼簡單,「能到陸羽軒喝茶,家世也是有錢的,又是外地來的,不知根知底,若是掀起什麼事就不妥了。這樣吧,你還是從林家和郭家當中選一個,想個法子弄上蘇二少爺的床上去。」
魯威還想再說,魯知府卻揮了揮手,「別磨蹭了,快去辦!萬一那蘇雁鳴過兩天說要走,一切就打水飄兒了。」
 
於是魯威先找了他的四個壯碩的小廝魯大魯二魯三魯四過來,研究起綁架民女的勾當。
其實無論是林家的女兒還是郭家的女兒他都不想找,不是他不想聽父親的話,而是以他多年來縱橫胭脂堆裡調戲女兒清白的專業經驗,唯有找到那個一見就讓人骨頭化了口水都要流出來的天仙兒小姐,那計策才能成功!
不可否認,魯威自己也有著私心,這第一口先讓那蘇雁鳴享受了,自個兒退而求其次,吃第二口第三口,那也挺美的了,將來等她和妹妹一起嫁入蘇家,他還可以吹噓自己上過了堂堂蘇家少爺的小老婆呢!
事不宜遲,魯威先問了魯大之前調查的結果,原來那姑娘每天早上都會換了身小廝服裝出來逛半個時辰的市集,買些果脯點心等女人家愛吃的東西,身邊少有家人跟著,想來是自信她的男裝不會被人識破。
這綁架行當簡直簡單到魯威都不知道自己為啥要浪費這麼多時候不出手,忍不住踹了魯大一腿:「怎不早點說!」
「哎,少爺,小的還沒講完啊!雖說她身邊沒家裡人,可卻有一個跟屁蟲跟得緊了,甩不掉啊!」
「跟屁蟲?是誰?」
「您道是誰,就是那個酸書生黎昂坤唄!」魯大揉著被踹的大腿肉道:「那酸書生想也是看上了那姑娘,不過哪有少爺您出手那麼快狠準,連小手都不敢牽吶,光顧著替姑娘提買的東西了。」
「黎昂坤?我呸!」魯威露出猙獰表情,「連個書生你都搞不定,我還要你做什麼?」
「少、少爺……那黎書生畢竟是個舉人……」
「舉人又怎麼著,我爹還是知府呢!更別說他家裡營生還得靠著我爹的庇蔭!」
「少、少爺說的是……」
「趕明兒,魯三魯四負責給我截住黎昂坤,打昏了丟到暗巷去就是。魯大魯二,你們負責把那姑娘給我綁過來,記著,別鬧得人盡皆知,給我找麻煩,明不明白?」
「是!」
 

 
沐塵和老爺子醒來的時候,覺得後腦有些疼痛,這感覺有些熟悉。
可他既不是在井邊,也不是在曹家的清蕪院,他的眼前一片黑暗,身體動彈不得,像是被人矇了眼塞了嘴又綁了手腳,裝在麻布袋子裡,正不知被抬往哪裡去。
沐塵心底一陣驚慌,忍不住掙扎起來,才剛剛動了幾下,便有男聲在麻布袋外狠狠響起:「不要亂動,再動就要你的命!」
他不趕繼續妄動,又毫無辦法,只好慌亂地跟老爺子討起辦法來。
老爺子也沒有想到他們會遭此大禍,「既然沒有當下要了你的性命,想必是有所圖的,有所圖就不必太擔憂性命,只是到底是圖得什麼呢?」
沐塵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身上值得人惦記的,莫不是、廚藝?」
「很有可能。」老爺子捻捻鬍鬚:「你為品茗居點心廚子之事,蘇二少雖瞞著人,可就是蛋殼也會有縫兒的,恐怕已被有心人得知。說不得就是那碧心樓還是陸羽軒老闆幹的好事。」
說起「有心人」,不知怎地沐塵便想起嫡母葉氏那陰沈的表情。
可當著老爺子的面,他也不好說曹家什麼,只胡亂地點點頭:「可能是事先挑好時間的,一早蘇老闆和雪紙都出門去了,不知道他們何時才會發現我被綁的事……」
雖說這段日子以來他已經堅強很多,也不似過去那般容易掉淚了,可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災殃,一時間還是升起懼意。
老爺子也很是無奈,面對說理的人,他誰也不必怕,但面對這種暴力之人,就是老爺子出馬也無能為力。
就這麼不安地在黑暗中待了半個時辰左右,移動的感覺終於停了,他被人抬了起來,像是進了一幢屋子裡,最後身體整個跌入一片柔軟之中。
有人解開麻布袋,又解開他眼上的布條,總算重見光明。
沐塵這才知道,自己被放到一張床上,眼前圍著三個男人,其中兩個體型粗壯,穿著下人打扮的服裝,中間那個穿著華貴,個子較矮,一臉酒色過度的模樣,此時正緊盯著他瞧,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又見面了,姑娘。」
沐塵一時間有些想不起在哪見過這個人,老爺子的記憶力反而比他好些:「是那天在陸羽軒,瞎了眼來調戲男人的傢伙!」
沐塵一聽便臉色難看起來,嘴上的布條一被解開,立即斥道:「你想做什麼!?」
「問大爺想做什麼?小妞兒,大爺想做很多事啊~~」魯威很自然地就接下了後面的台詞。
「少、少爺,咱們綁她的原因您別忘了!」魯大盡職地往前一踏,在魯威身邊附耳道:「若非完璧,可栽不到別人頭上了。」
「嘖!」魯威不悅地一個耳光拍向倒楣的魯大:「少爺我還要你提醒嗎!」
「是、是小的多嘴了,少爺。」
「瞧這白嫩嫩的臉蛋兒,我親一個總可以吧?」
「少、少爺……」
「哼!等便宜了那蘇雁鳴之後,哼哼哼,哼哼哼哼。」
 
沐塵不安地看著這個自稱少爺的傢伙,摸不清對方的意圖究竟為何,本想解釋一下自己並非女子,卻又聽見了對方好似說出了蘇二少爺的名諱,這事兒、難道跟蘇二少有關?
這些人一看便知非善類,難道是為了威脅蘇雁鳴,所以才綁架自己嗎?可……自己只不過是替他工作的人罷了,哪裡能威脅得了他……沐塵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還有便宜什麼的,究竟是指什麼意思?
 
要佈置一個勾引風流、紈褲公子的場所,放眼蘇州城魯威少爺若稱第二,還沒人敢稱第一。
青樓勾欄院裡的手段,他可是專精的。若說羅弘用的「飛燕洗春」是上等的、慢慢勾人的迷煙,那麼魯威喜好的,就是那種效力強勁,叫烈女都能一瞬間變成蕩婦的下流玩意兒,他不知道靠著這些東西,讓多少號稱賣藝不賣身,做妓女還自負清高的清倌在他胯下婉轉求歡,自己張了腿兒求他上床。
把這玩意兒弄到這天仙似的美人兒身上,就是魯威也感到有些捨不得,但更多的是一種興奮感,既然要把那蘇雁鳴一次擒獲,總不能最後敗在姑娘不願意吧?到時候不僅要連累他爹,好好的一樁美事也要付諸東流。
此處是魯家在太湖邊的一處別院,父親一早就尋了理由將蘇二少爺邀請到此,一會兒他們只要弄個理由將人弄進這個房間,是男人都受不住被一個天仙蕩婦勾引的。
想到此局,魯威自己都不禁興奮起來,交代道:「去,去弄碗『顫聲嬌』過來,泡得濃些,我要親自餵,一會兒我們爺幾個便偷偷躲在那屏風後頭,好好觀賞一下蘇二少爺的醜事!」
小廝們都是慣與他一起做壞的,立刻淫笑出聲,魯大轉身出去半晌,便端著一碗略帶稠狀的黑色藥水進來。魯威一把接過,讓魯二扣著美人兒的頭,自己則扣著她纖細的下顎,強迫她張嘴,接著便將一整碗藥倒入那勾人的小嘴裡。
 
沐塵不知他給自己吃了什麼,只直覺那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正想逼自己吐出來,又聽見對方獰笑著道:「敢吐的話,我可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喔。」
只能壓下那反胃之感,用他想像中最冰冷兇狠的眼神,瞪視魯威。
魯威被他瞧得不知怎地心中一虛,有些吶吶地:「妳也別這麼瞪我,等事成之後,讓妳一齊嫁到那個蘇家去,妳可不知要怎麼感謝大爺我呢!」
魯大此時又湊了上來:「少爺,這萬一那蘇少爺也被這麼一瞪,軟了的話……」
魯威臉色變了一變,露出有些心疼的表情:「好吧,把我珍藏的不倒丸,也給我取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