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焉知非福 二十八 聞香閣點心

 二十八 聞香閣點心
 
百多年前的蘇州城,茶樓還不算盛行。但若談起吃,其中最有名的食肆,名叫聞香閣。
聞香閣的盛名之大,就連當時在京城剛剛開了瑞豐樓的曹瑞豐也是如雷貫耳的,當時他正煩惱於瑞豐樓菜單的調整,生意雖然不壞,但總覺得少點什麼。日思夜想之下,他決定暫別妻子,將酒樓交給掌櫃和學徒打理,自己背起行囊,便往江南尋找靈感去了。
既然同是開食館的,又聽得這諸多溢美之詞,曹瑞豐是肯定要上門一嚐的。他對做菜有異常敏銳的嗅覺和天份,但凡他嚐過後,除非食材過於稀有精貴,否則少有做不出來的。
一路上雖然不致於餐風露宿,可他才剛剛將積蓄都投到瑞豐樓裡,只帶了堪堪夠他到達江南的旅費,一人一驢一包袱,行進雖慢,不過也方便他一路上品嚐、收集食材,學到更多材料的烹飪方式。
至於回程時該怎麼辦,他有一技在身,找館子打個把月的工,很快就能賺得回來。
可他騎著毛驢才剛剛走到金龍鎮外,便聽得官道後頭有駿馬奔騰之聲,回頭一看,那馬車正著他奔來,上頭馬伕一喝一拉,恰恰停在他的身邊。
馬車車窗簾子一掀,俊秀無雙的臉露了出來:「曹弟,你欲往何處?要否上車搭個便車?」
曹瑞豐見是他,笑了起來:「竟是蘇兄!我這路遠著呢,往江南而去,哪來的便車可搭。」
蘇穆輕笑一聲:「正巧,我奉命往江南巡察,正趕路過去呢。快上車!你這毛驢行李我讓人替你捎著,不會弄丟的。」
曹老闆面露詫色,卻未曾多想,他毛驢早騎得臀痛不已,有車不坐是傻子,當下便點了頭,上車往南疾行。
就是快馬加鞭,到達蘇州城時也已經是兩天後。
在蘇穆的堅持下,曹瑞豐以客人之姿住進了他的行館,畢竟是蘇家的大少爺,就算是以巡察御使的身分南下暗中查訪官員貪汙疑案,食衣住行至少也還保有在京豪奢的十之七八,拜他所賜,曹瑞豐包袱底的銀子倒是都好好地保留下來了。
本以為蘇穆肯定要忙著查案,自己借個住宿住也就算了,沒想到御使大人卻一早便易裝喬扮好一個普通文士的樣子,在他出入必須經過的小廳等著。
「曹弟要去聞香閣罷,為兄可否同去?」
「呃……蘇兄不忙查案?」
「食肆茶樓正好能聽坊間傳言,可知其人官聲如何。」
這倒是個好理由,曹瑞豐點點頭,兩人便相偕前往聞香閣去了。
 
聞香閣乃當時蘇州城內最大食肆,足有十米見方,兩層樓高,可即便如此,兩人仍等了三刻鐘,才等到了一個靠柱的位置。
曹瑞豐一連點了四個菜,四個點心,一壺茶,又要了兩碗大米飯,不一會兒,菜色便上得齊了。
兩人不忙動筷,曹瑞豐先觀菜貌,檢視裝盤,再聞菜香,確認香氣,最後才拾起筷子,吃了一口,細嚼慢嚥後才吞下。
「如何?」見他如此慎重,蘇穆也不禁認真起來,拿起筷子,也吃了一口。
「這茄子燒得偏甜了些,可入口軟而不爛,有嚼勁又帶著一股油香,色澤紫豔,帶著辣椒香氣,委實好吃。」
「確實如此。」說起做菜,誰也說不過眼前這人。蘇穆一邊想著,一邊笑了笑:「不過好吃歸好吃,還是你做得更好些。」
曹瑞豐聽了一笑,也不推辭,逕自便又試了另外三個菜,這才放下筷子,用茶水漱了漱口。
「蘇兄顧著吃菜,這傳言打聽得如何?」他笑了起來:「莫不是出來偷個懶兒的吧?」
蘇穆一臉正經地搖頭:「非也非也,我這是因公吃飯,可傳言這東西誰也不能保證肯定聽到,就算真讓我聽見了,也要先疑心是否為有心人傳入我耳,否則哪來這麼巧,我出來乍到又喬裝打扮出門便聽見了。」
曹瑞豐沉默了一會兒才道:「這官家事,我們小民還是離得遠些為好。」
蘇穆輕嘆了口氣,便不再說話了。
為了將這沉下的氣氛打開些,曹瑞豐又動起筷子,這次是四個點心,外觀看起來沒有京城流行的那麼精巧細緻,可勝在色彩豐富,頗有些野趣。
其中一碟外觀做成成串葡萄的模樣,名為「紫薯葡萄」,是用紫薯捏製而成。據說原是一種「船點」,所謂船點,有稱蘇州船點,又名太湖船點,即是在行駛的遊船上吃的點心。能坐上遊船者,都是些達官貴人,為了滿足他們遊船時的口腹之慾,進而發展出來的,其形多色彩繽紛、吉利討喜,亦不只有葡萄造型,還有飛禽走獸,花卉瓜果等。
另外還有兩籠饅頭,一籠兩個,皆只有嬰兒拳頭大小。一籠的饅頭泛著翠綠色澤,名茶香饅頭,一籠漾著粉紅顏色,名桃香饅頭,另外還有橘香、糖香和桂香三種口味,曹瑞豐後來又來了兩次,將所有口味一一吃遍。
最後是一碗鹹點「蟹粉湯圓」,摻了蟹肉蟹黃的湯圓鮮甜至極,配上浮著芹菜和香菜丁的清湯,兩人就算飽著肚子,也忍不住吃得整碗朝空。
「菜色已是上等,這點心更是一絕。」曹瑞豐贊道:「果然名不虛傳。」
蘇穆一笑:「還想去哪?」
「想去市集逛逛,買些東西……行館的廚房,可否一借?」
「這有何難?」蘇御使柔聲回答:「就當是你的瑞豐樓,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吧。」
 

 
沐塵仍著一身青色小廝服裝,手提竹籃,準備出外採買瓜果食材。
這才踏出富臨客棧沒幾步,忽聽得後方有人急急呼喚,但他又不覺得對方叫的是自己,因此腳步未停,直到聲音趕到他的面前,他才知道原來對方叫的是自己。
之所以一開始不覺得是自己,是因為那人喚的是:「姑娘請留步!」
……今兒他一身短褐小廝打扮,怎麼看都不像個姑娘吧?
「將姑娘攔下還請見諒。」那人道:「實是見姑娘孤身一人出門,小生擔心得很,所以……」
沐塵想了一想,這才思起這人正是那日在陸羽軒遇到的、有個黑眼圈的書生,好似姓黎?
「黎公子?」
見沐塵想起自己,黎昂坤喜不自勝起來。打自那日以來,他便對這男裝麗人一見傾心,夜不成眠,讀起書來都有些堵心。後稍作了些打聽,可當天那群人似是來自外地,那姑娘竟究竟姓什名啥,無人知曉。
黎昂坤思來想去,推測若是像這樣的富貴人家,若是在這蘇州城只是暫時落腳,沒有個別莊什麼產業的話,那應當是會住在這富臨客棧,於是他便在這富臨客棧對面的小茶館坐了三天,從開門坐到歇業,總算盼到了這讓他魂牽夢縈的身影。
可一旦有了機會面對面,黎書生卻一時間不知自己該說些什麼。說多了怕唐突佳人,說少了又怕引不起對方的興致。
「當日多謝黎公子仗義出言相助。」沐塵等了等,對方卻不知怎地發起呆來:「若無事的話,我便先離開了,告辭。」
「等、等會兒……」眼看著佳人的眼神疑惑起來,黎昂坤連忙又道:「當日匆匆一別,黎某實對姑娘、和另兩位公子之俊秀人品神往不已,未曾來得及留名相交,不知今日……」
沐塵嘆了一口氣:「當日我亦著男裝,為何那兩位是公子,我卻是姑娘呢?」
想是佳人自認扮得好男裝,卻不知她那絕色的臉蛋兒和纖細的身段已經洩漏了她的秘密。既然她覺得自己扮得很好,那麼他何不將錯就錯,順著她話頭說呢?如此一來,那禮教大防,就可以……黎昂坤暗罵自己一聲混蛋,可嘴上卻已經順著答道:「黎某眼差了,將公子誤認為女子,還請見諒。」
對方都從善如流的回答了,沐塵自然也只能回道:「這也沒有什麼,我姓……唔、」老爺子突然在他耳邊提醒他別忘了自己和蘇二少下江南的「身分」,這才頓了頓道:「我叫雪塵。」
冰肌勝雪,美貌出塵,知道佳人的名兒讓黎書生彷彿醍醐罐頂,渾身都舒暢起來:「雪塵……公子,若無事的話,要否一同上碧心樓喝茶?」
他一身小廝打扮還拿個空竹籃出門,怎麼會覺得自己無事呢?
暗嘆口氣,正要回答,忽聽得一聲「雪塵」,兩人朝發聲處看去,只見一個身披暗紫滾白狐毛大氅,內著暗青織金緞深衣,面若冠玉,丰神俊朗的年輕男子大步走來:「去哪?」
「少爺。」低頭一揖:「要去市集採買東西。」
「我隨你一起去吧。」
「咦?」這聲音是兩個人同時發出。
 
蘇雁鳴和沐塵和一個他不認得的陌生書生,並肩站在一個水果攤前。
其實他今天並非沒有要事,為了儘快融入蘇州城的上流圈子,他答應了出席了蘇州知府辦的午宴,眼下再半個時辰,也差不多就該出發了。想必雪紙此時,正因為找不到少爺本人,正著急著吧?
蘇雁鳴嘆了口氣,可他一見沐塵被個陌生人攔下,也不知怎地,就忽然生起同他一起出門的念頭。
午宴什麼的,他實在是煩了,跟些年過五十的老頭子們吃飯有什麼意思?如果說上個百花樓紅袖招之類的地方有眾多美人兒簇擁著那也就算了,或者多談些商家想知道的情資便罷,偏偏那些老頭子們只會自吹自擂,或者對他諂媚巴結,更過分的,已經有四五個想把自家女兒塞給他了。
多認識些可愛的姑娘蘇二公子當然非常願意,可如果只是一個見面就要論及婚嫁,蘇雁鳴就避之惟恐不及了。他身為蘇家的嫡次子,又在適婚之齡,照說如果他想娶,放眼京城,就是皇家公主,他也娶得。可他表明仕途止步,又刻意讓風流豔名傳遍京師,為的不過就是……嘆了口氣,他雖是天之驕子,但除了手下這些暗中白手起家的商鋪,還真沒有什麼,是確確實實只屬於他的。
那些個蘇州官吏富商,將自家女兒推給他,擺出「就算做不成正妻,小妾也是不錯」的嘴臉,蘇雁鳴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厭煩至極。
還不如和沐塵出門逛逛市集呢,他想,這一次南下,正事兒就是要將品茗居分店開張起來,比起吃那沒有所謂的變相相親宴,這個才算是正事吧!
很快就自我說服成功的蘇二少爺,將那些厭煩之事拋諸腦後,反而指著水果攤上的各色水果,隨意幫沐塵出起主意來。
 
黎昂坤感覺有些氣悶。
原本今兒應當是個大好之日才是,畢竟他終於找到那位讓他一見鍾情的姑娘,還得知了她的閨名叫雪塵──若非也對自己有意,怎地會願意告知閨名?──光是想到此節,黎書生就心情激動起來。
可這樣的快樂還維持不到半刻鐘,居然就殺出一個程咬金來!
黎昂坤自恃自己相貌堂堂,家世清白,性情溫文儒雅,又身有舉人功名,只要對方還沒有許配給人,機會必然是大的。
可偏偏在此時,竟出現了這個長得俊俏卻氣質紈褲,和雪塵十分親近的男子!
但凡雪塵眼睛瞟過,手曾猶疑摸過的東西,那人都在雪塵轉身後買下,這才逛了幾攤而已,手上東西已經多到快拿不動──明明買東西的是他,為什麼一個轉身,東西就遞到自己手上?那理所當然的動作連黎書生自己都下意識地接上了,甚至心理湧起這個人根本不應該拿東西的想法……
黎昂坤咬咬牙,可要他當著雪塵姑娘的面把東西遞還他實在做不到,更捨不得乾脆遞轉身離開,只能眼看那些瓜果蔬菜、鍋碗瓢盆、乾貨魚肉一袋袋一包包送到自己手上,只提過筆的手哪裡提過這麼重的負累……
而且這姑娘的喜好也與眾不同,對綾羅綢緞、釵環珠寶的商店全無興趣,偏偏就買這些食材廚具?黎書生轉念又想,想必她是個懂得家事,善內務的,比起那些奢侈品,她寧可買些家務用品,真不愧是自己仰慕的女子……
 
「咦,怎麼東西都讓黎公子拿著了?」沐塵一連走了七八攤,光顧著和自己老闆討論點心菜色,一時間倒忘了後頭還跟著一個只見過一面的黎昂坤,這偶然回頭,才發現有個已經被提袋貨品堆滿的人,正走得跌跌撞撞,快看不到路了。
「拿東西是小廝的工作,少爺你怎麼……」沐塵嘆了口氣,趕緊伸手要幫黎書生拿過貨品,手卻被蘇二少爺按住了:「少爺?」
黎書生很不是滋味地看著對方握住佳人的手,忍不住呼道:「男女授受不親!」
沐塵愣了一愣,蘇雁鳴卻哈哈大笑,瞥了黎書生一眼,乾脆握緊了沐塵的手,當真大搖大擺牽手逛街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