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9026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焉知非福 二十七 調戲

 二十七 調戲
 
不一會兒,店小二便將茶和點心都上了。
沐塵一共點了八個點心,四甜四鹹,味道倒是比碧心樓好些,老爺子卻仍搖著頭,說這味道和他當年在江南吃過的差得遠了。
茶倒都是好茶,雪墨各品了一杯,便能將這四款茶的出處與底價都猜出,對照玉牌上的售價,對於蘇州城富人能接受的定價,心中已有一番計較。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大吃大喝一番了。
雪墨和硯子都是長年跟在蘇雁鳴身邊的,耳濡目染下對於一個富貴公子該有什麼樣的姿勢表情倒明白得很,而沐塵則對這樣的地方感到十分拘束,下意識就放緩了動作,也不太出聲,倒還真有幾分大家閨秀的模樣了。
他們這一群人的演技確實沒有太多破綻,但在幾乎都是熟客的陸羽軒當中,卻顯得相當惹眼,一眼就讓人能辨出是外地人。
在陸羽軒確實不用擔心被地痞流氓之流打擾,可萬一這流氓是個有錢大少,而這大少又剛剛好坐在他們附近,又剛剛好是個好色胚子,那這軒館中反而是個讓人很難趁隙離開的密閉空間。
有錢的流氓姓魯名威,是蘇州城知府之子,平時便在城內作威作福慣了,見到漂亮的女子,便仗著父親的權勢上前調戲一番,據說前陣子還因為調戲了民女,害得人家被夫家休妻,結果跳了河自殺未果,最終魯知府為了平息這事,作主將那女子抬進府裡作了愛子的小妾,就算抹平了這事。
魯威沒有受到教訓,自是毫無反省,小妾娶進門後他便失了新鮮感,又開始在蘇州城內晃盪尋找新的獵物。
幾日未遇到稱心的,今兒卻天降鴻運,居然一次見到四個天仙美人兒!
這四人的樣貌平時見一個都是難的,也不知那兩個男的什麼來頭,居然能坐擁嬌妻美婢,簡直讓魯大少爺妒紅了眼──要知道,他家裡的一妻五妾數不清的通房,是一個都比不上那幾個侍女的姿色,更不用說那坐著的小姐了!
那女子雖身著男裝,卻掩不住她那嬝娜的腰身、風流的身段,這已經夠勾人了,那張禍水臉兒更是揉合了純潔與美貌,叫人一見就傾心啊!
這樣的女子本應養在深閨人未識,這下卻自己出了門上了這陸羽軒來,就代表了她註定要成為他魯威的人!他魯威可是蘇州城知府之子,就算那兩個男人有幾個銀兩如何?想再蘇州城待下去,就得看他魯威的臉色!
從未受過教訓的魯大少爺想到這兒,已然按奈不住,向自己四個膀大腰粗的小廝使了眼色後,也沒有讓人通報,一個抬腳就踢開了相隔的屏風,很滿意的見到四大美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
沒理別人或是驚訝或是厭惡的表情,魯大少爺從來就只順從自己的慾望,不去管別人怎麼想,他一個箭步就走到那白衣美人兒的身邊去,手中紙扇撐住對方纖巧的下巴,以標準的流氓語氣,色迷迷地道:「小娘子生得真美,不如到隔壁陪爺兒坐坐吧!」
那白衣小美人兒似是非常驚訝,檀口一張,道:「我並非……」
「放肆!」接著一陣風打開了魯大少爺的摺扇,三個侍女當中的一個,正柳眉倒插,目放兇光地看著他。
可就算是這副母老虎的樣子,魯威仍心中一盪,這氣紅的臉頰,顧盼生姿,忍不住就伸手要往人家臉上一摸,吃口豆腐兒。
「雪棋,讓開!」
魯威的手才剛剛伸出去,也不知怎地,那侍女一個踏步便閃過了他,魯大少爺不悅地道:「還不去替我抓回來!」
四個小廝也是慣常與他一起作威作福的,見此番有四個美人兒,即知少爺的心思,更抱著自個兒也能分一杯羹,消受美人恩的齷齪心思,隨即捲起衣袖,大步向前。
雪墨眼睛一瞇,伸手按住已然怒得要跳起的硯子,「慢。」
「墨二哥,這流氓你難道……」
正說著,忽又見一人大步過來,大聲道:「魯威,你怎可仗勢欺人!」
眾人皆是一愣,這出聲阻止的人,亦是個華服公子,生得儀表堂堂,顏如宋玉,此時正一臉正氣凜然:「你是知府之子,不替你的父親行善積德就算了,怎可在此調戲良家女子,好沒個德性!」
「哼哼,我道是誰,原來是黎昂坤黎公子啊!」魯威嗟笑一聲,「真難為你還進得來這兒,怎麼,你也對這小娘子有興趣?」
那姓黎的公子臉色一凜,怒道:「我豈是如此無禮之人,萬不要將人與你這惡霸混為一談!人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不過一個知府之子,竟敢光天化日之下調戲民女,不要以為能隻手遮天了!」
魯威被他氣笑了,嗤了兩聲,怒道:「你們就看著本少爺被個廢物教訓?」
小廝們聽了隨即走向那黎公子,他們也識得此人,深知對方不過一待考舉人,出身商家,和自家少爺比起來無甚權勢,因此揍來毫無壓力!
那黎公子正氣凜然地登場,卻是個沒有武功神力得以憑仗,見幾個高壯小廝圍攻過來,不禁露出一點怯意,但又見那白衣姑娘一臉著急地看著自己,不自禁從心底湧起一股英雄快意,咬牙等待那無情的拳頭降臨。
「住手。」
四個小廝只覺得有股大力從後將他們一拉,整個人重心不穩地向後跌去,可連忙爬起的時候,卻見後方無人,四個美人兒並兩個男子,加自家少爺,都站或坐在原處,瞪大眼睛看著他們。
這是怎麼回事?莫不是……鬧鬼了?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在彼此眼神中看到驚疑不定,此時那坐在中間位置的黑衣男子,才又道:閣下可是蘇州城知府魯大人的愛子,魯威?」
魯威怔了一下,隨即又想對方倒是個眼睛利的,不禁哈哈一笑:「既然知道,就不需要本公子多說了吧?這幾個美人兒本公子都看上了,知情識趣的話,就給本公子送來。」
男人皺了眉心:「魯公子,令尊與鄙人今兒晚上有約,要談合作之事。您確定要在此之前,強要鄙人家中之人?」
魯威平時什麼都不怕,就怕知府老爹給他懲罰。隨意魚肉下鄉民倒沒什麼,但若誤了父親的「正事」,那他恐怕吃不完要兜著走。
可……魯威可惜不已地看著那幾個美人兒,尤其是坐著的那男裝麗人,嚥了口唾涎,他雖好色,但不致於沒有腦袋,想要弄上這個娘兒,得等父親談好了正事再說。
想到這裡,他痞痞一笑,「說得什麼強要,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下不過一時情難自禁罷了,既是父親的客人,那麼晚上便喜迎各位入府,尤其是這位小姐……」
忍不住向前想摸一下那白皙小手,那美人兒卻閃了開來,對他露出驚疑之情:「我、我不是……」
「不是這位兄台的妻子?」魯威自顧自地接下:「那麼肯定是妹子了?哎哎,小娘子,我對妳一見傾心,妳可……」
「魯威!勿再用你那髒嘴污了小姐的耳!」一邊的黎公子憤然說道。
「這嘛,我動不得這小娘子的哥哥,難道還動不了你?」魯威嘿嘿一笑,一個眼色過去,四個小廝隨即領會,幾個拳頭下去,倒讓雪墨晚了一步阻止。
之所以晚,是因為他和硯子,以及三大侍女聽見魯威的話,皆忍不住想起自家公子似乎也犯過類似的錯,又想怎可將蘇二少爺和眼前這流氓比擬,糾結之下便慢了。
待魯威領著小廝揚長而去時,這黎公子雖在雪墨的出言幫助下少了一頓胖揍,可眼上留顆烏青卻是難免的了。
黎公子先謝過了雪墨的協助,又走到沐塵身邊,一個長長的躬身,聲音關懷備至:「姑娘受驚了,小生黎昂坤,前年鄉試的舉子,正在這蘇州城內準備明年京城的會試。那魯威是蘇州城內一霸,不知毀了多少女子清白,姑娘可得多加小心,勿讓這惡霸覷了機會了。」
「我、我不是姑……」
「哎,那就多謝這位黎公子的提醒了。」硯子突然搶下了沐塵的話,「我們這也出來久了,墨二哥,還是快回客棧去吧。」
沐塵有些無奈地看著一臉惡作劇模樣的硯子,這是他第三次想要說出自己不是女兒身而失敗了,但看著黎公子頂著一隻黑青的眼睛微微熱切的表情,他忍不住好笑,最終還是閉上了嘴,沒有多做解釋。
倒是黎昂坤見這絕色女子對他抿唇一笑,似是對他的話語很是感激,心頭一熱,忍不住又向前一步:「黎某失禮了,敢問姑娘芳名?」
硯子終於翻了一個老大白眼,正想出言諷刺一番,卻被雪墨阻道:「何必多生事端?」
沐塵見這黎公子一臉熱切的樣子,只能一嘆,想著反正應當不會再有與此人交集的時候,被誤會總比為了解釋,反而洩漏了身分好,畢竟他們眼下,可是替蘇二公子探查敵情啊。
於是也不多解釋,只淡淡道:「多謝公子相救。」便隨雪墨等人的腳步,離店去了。
 
當夜,沐塵自然不會跟墨老闆去會蘇州知府魯大人,也當然不會知道雪墨和硯子在與知府大人談定正事之外,被難得夜裡在家的魯大少爺纏著打聽沐塵身份,最後卻被用了他最好不要知道的理由擋下的話。
墨老闆在蘇州城雖是新面孔,不過其背後有京城世家的支持,據說還曾經是總管的位置,總管雖也是下人,可蘇家的總管──墨老闆雖然沒有明說,可知府大人心知肚明──地位可比江南的一般富商要高得多了,對方雖然要仰賴他這個知府給行方便,可若為了孽子一時的起興得罪對方,屆時蘇家怪罪下來,蘇家的大老爺可是當朝宰相,他一個小小知府的官兒要摘掉那也不過是一句話兒嗎?
與官場人周旋的工作,雪墨經驗多了,該伏低該放高,得心應手。
而真正身分是廚子的沐塵,則總算被載回富臨客棧,待一入門,便見小廳裡雪紙正捧著一壺酒,伺候著蘇二少爺小酌一番呢。
「回來了?」蘇雁鳴只覺眼前一亮,想著自己果然眼光極好,白色的衣裳就是襯沐塵的膚色容貌,瞧瞧,這不正是個絕色美人兒嗎?
沐塵點點頭:「嗯,一身風塵,容我先更衣……」
「先坐下來陪我喝兩杯。」蘇二公子笑瞇了眼:「吶,喝了一天的茶,感想如何?」
既然老闆想先聽工作會報,沐塵自然就點了點頭坐下:「茶我不懂,但雪墨哥說好,那肯定是好的,倒是點心……」
蘇雁鳴笑著點頭,看見了他,方才從二叔那兒回來的鬱悶就被驅散不少:「點心如何?及得上你嗎?」
沐塵臉一紅,總覺得自己說出的話有些自吹自擂之嫌:「碧心樓的點心,火候不夠,用料不實。陸羽軒較之好些,但品項較少,選擇不多,也都是常見點心菜色,新鮮感不足。」
蘇二公子嗯了一聲,回頭對著雪紙道:「替沐塵斟一杯。」然後才轉回道:「天冷,先驅個寒吧。」
沐塵點點頭,接過酒杯一抿,一股清新的果香從舌尖傳來,非但不苦,還帶著一股甜香,忍不住一口飲進,問道:「這是什麼酒?」
蘇雁鳴瞧他臉色帶著薄紅,目光閃動如星辰,心中微漾,只得正了正坐姿道:「這是西域傳過來的葡萄酒,我二叔那裡得了半船,分了我一些。」
老爺子和沐塵一起品嚐這酒,兩個人、不,兩縷魂魄都是做點心成痴的,立即就討論起此酒入點心的可能性,只是他們在身體裡聊將開來,身體本身卻顯得有些呆然,像是魂遊太虛了。
蘇雁鳴目光一直放在他的身上,自是覺得有些不妥,連忙喚道:「沐塵,沐塵?該不會飲一杯便醉了吧?這酒雖有些後勁,但也不是太強吧?」
「有些人體質便不適飲酒。」雪紙在一旁道。「也有碰一滴就倒的。」
蘇二公子又喚了兩三聲,這才見少年呆滯的目光突然流轉起來,「哎、二少爺,我、我只是突然覺得這酒可以做點心,想得多了,這才……」也只能用這樣的理由搪塞他突然不言不語的狀況。
見他無事,蘇雁鳴放下心來,喔了一聲,笑道:「我這廚子請得倒值,陪我喝個酒也不忘工作。怎麼樣,對於品茗居在此設分店所需的點心單子,你已經有了想法?」
沐塵覺得臉有些燙,但又想應是喝了酒的關係,輕輕嗯了一聲:「我想……重現百年前的江南點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