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焉知非福 二十 陰魂不散

 二十 陰魂不散
 
那日之後,所有與此相關人士,都盡力假裝忘記這件事。
結束了休沐日後,沐塵重新回到品茗居的廚房,繼續老爺子的特訓和點心研發的工作,原本常見到的老闆蘇二公子突然在沐塵面前人間蒸發,確認每月的新點心菜單與介紹他給貴客認識的任務,變成何掌櫃在負責──其實這本來就應該是何掌櫃的工作,當初也是自家老闆不知怎地,百忙之中非要過來親自確認。
當大家都想忘了這件事,卻有一個不甘心的人,一點都忘不了。
 
羅家的大少爺羅弘花了兩天時間,才安全下了恭桶,足足養了十來天的病,才恢復原來翩翩貴公子的模樣。從那天莊子裡的小廝那兒,羅弘推敲出來搶人的必定是蘇家二少爺,也是……能讓那些被他調教得沒有男人不行的小廝們如此念念不忘,一見傾心的,不是那風流紈褲是誰?
蘇雁鳴對曹沐塵如此上心,倒讓羅弘有些吃驚。再怎麼寵幸的小倌兒,隨意派了家丁、保鏢過來搶也就罷了,親自上門這算什麼?羅弘陰沈著一張俊臉,曹沐塵那廝原就是自己的人,自己可以隨意拋棄冷待,卻萬萬不容許他興起時,對方卻不配合的。
他知道曹沐塵在乎的是什麼,如果不拿來好好利用,那怎麼對得起自己對他這一片重新拾起的心意呢?
 
所以,當曹沐塵端著招待貴客的點心,跟在何掌櫃後頭露面時,羅弘露出帶著深意的笑來。
沐塵乍見此人,心中一跳,臉上卻盡力不動聲色,等著何掌櫃居間介紹。
包廂裡的主客並非羅弘,否則光是聽見貴客姓羅,沐塵肯定會找了理由不露面,主客姓葉,是一個年紀看起來比沐塵還輕些的富貴少爺。
葉家對沐塵來說,其實並不陌生。
他的嫡母,父親的正室,讓他的親生母親梅姨娘死於意外的葉氏,正是出自葉家的女兒。
葉家亦是京城當中的世家之一,不過近十多年來因其入朝為官者多在五品以下,為了維持家族的繁盛,葉家致力與其他世家大族結為姻親,累積實力,頗具效果,倒也讓人不敢看輕了。
葉小少爺本名葉瓏玉,字未央,是葉家最受寵的幼嫡子,因是葉老爺老來得子,所以備受溺愛,養成了既驕縱又單純的性子。一開始自然也是不理會羅弘的,可羅弘略施手段,創造了幾次與葉小少爺不期而遇的巧合,花了心思討好這皮白肉嫩壞脾氣的少年,最後再想法子灌了一次酒,便輕易得了手。
得手之後,葉小少爺開始時還大發脾氣,罪責於他,不過……既然都嚐過了那雲雨的滋味,羅弘不過強勢一些,再悄悄弄點迷香助興,很快的,單純的小少爺便落入慾望的深淵,為他予取予求了。
今兒個,葉小少爺在他的欺哄下,花了點銀子打點,總算弄來了品茗居的包廂,「這樣母親真的會高興?」小少爺一臉無聊地問他。
羅弘狀似愛憐地摸摸少爺白嫩的臉蛋,一副「聽我的沒錯」的語氣:「品茗居近日的點心在京城中有名得很,若你能將廚子都請回葉家,肯定能讓令堂的壽宴增色不少,玉兒,你不是最近都在煩惱這些,我看了心疼,當然要幫忙出主意了。」
葉小少爺臉皮一紅,表情雖故做不在意,但眼角的春色根本掩藏不住。羅弘看得食指大動,可今日他還有別的計畫,這已經到手的獵物,可以推後再來享受。
 
曹沐塵一身廚師裝扮,手中捧著一個托盤,裡面裝著一壺茶和一碟糕點,低頭順眉地與何掌櫃一起站在葉小少爺和羅弘面前。
老爺子見這人竟敢在出現在此,簡直被氣笑了:「這是怎麼樣?當你這麼好欺負的嗎?」
沐塵只能心中苦笑,自己確實還有把柄在他手中,好不容易擁有的一點容身之處,只要這人使點手段宣傳出去,恐怕就容不下他了。還有蘇二少爺……想起此人,沐塵心中就有些不自在,這人已經救了他兩次,他無法眼見羅弘要將髒水潑到他身上去,而坐視不管的。
何掌櫃與葉小少爺均沒有感受到兩人間的波濤洶湧,沐塵和蘇二公子間發生的事,自然只有在場的硯子、紅袖、靈兒等人知道,這三人不必公子交代,自動自發地閉上嘴保守秘密,畢竟蘇二少爺可是他們的衣食父母。
「葉公子好,羅公子好。」何掌櫃一臉笑咪咪的:「這是我們品茗居的沐塵師父,專司點心烹調,今天為兩位帶來了下旬才要上市的新品『玫瑰綠豆糕』,和一壺今年的春茶,請兩位品嚐看看。」
沐塵低頭跟著問了好,接著將托盤放到桌上去,讓那點心上柔美的花朵線條呈現在食客面前。
葉小少爺一臉興致不高的樣子:「這也太素了,說得好聽是樸實,說得不好聽……那就是上不了檯面。」
盡管對方只看一眼就批評不斷,但無論是何掌櫃還是沐塵,都表情未變,尤其是何掌櫃,那熱絡的笑容彷彿已經是他臉的一部分,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葉小少爺盡管有心挑剔,卻也不好繼續當著何掌櫃的面發作了。
「葉公子說的是,您的建議我們回去之後會好好檢討的,不過點心除了外觀之外,味道也是很重要的,不若請葉公子替小店嚐個味兒,再給些建議?」
葉小少爺皺著眉點點頭,取過烏木筷子,揀了一塊入口。
點心的外貌討喜與否,或許見仁見智,不過這玫瑰綠豆糕的味道,沐塵卻是很有自信。
他選了上等的綠豆仁,洗淨之後浸泡一個時辰,用蒸籠蒸熟,用篩網過篩,使其變成極其綿密的細末,再摻入玫瑰水、白糖與豬油攪拌均勻。接著再蒸了地瓜,亦搗成泥狀,放置一旁放涼備用。最後再取一兩綠豆仁手掌緊壓成團,包入半兩地瓜泥,再放入玫瑰型的壓模當中壓出形狀即可。
帶著淺淺黃綠的顏色十分素雅,沐塵和老爺子倒都沒想到會被批評過於樸素了。
葉小少爺吃了一口,只覺入口便化了開來,綿密得像是豆腐一樣,先吃到綠豆仁和地瓜的香氣交織一起,雖甜卻不膩,還帶著淡淡的玫瑰香氣。
除非是天生就討厭綠豆或地瓜的人,否則再挑剔的舌頭,恐怕都很難不愛上這廚子的手藝。
葉小少爺皺起的眉頭漸漸平順開來,讚道:「這味兒倒好。」
羅弘稀奇地看了葉小少爺一眼,這小公子的嘴有多難伺候,他可是深受其害好幾次的。可他對沐塵帶來的東西又有些躊躇,畢竟白糖糕的前例剛過不久。
不過……今兒的主客可是玉兒,諒那曹沐塵再大膽,也不敢在品茗居裡作壞吧?
這麼想著,羅弘也夾了一塊入口,確實連舌頭都差點要吞下去的美味。
「沒想到品茗居的廚子不僅人生得俊,手藝也不同凡響。」羅弘連吃了三塊才停了下來,「無怪那蘇公子……哎呀。」
沐塵的身體顫了一顫,又強自鎮定下來,這是在開始威脅他了?
葉小少爺見羅弘讚了那廚子的容貌,不禁瞪了他一眼,不過也多少習慣了羅弘喜逗年輕男子的習性,面上不說,桌底下的手卻一把捏住羅弘的大腿,一扭。
羅弘吃痛,心下雖怒卻一時不能發作,還只能安撫似地對葉小少爺笑了笑,表示自己的無辜。
讓沐塵緊張,而葉小少爺沒有注意到的「蘇公子」三個字,卻讓何掌櫃留了心。
蘇二少爺是品茗居老闆的事兒可是個祕密,這羅家的少爺這麼說,究竟是知道了多少?他保持著笑容,招呼小二進來收拾碗碟的時候,便藉機讓小二帶了話出去。
「我母親的壽宴在下月十七,屆時想聘……」
「小的沐塵。」
「嗯,想聘沐塵師父到我葉府替我母親做壽宴點心,務必要將那點心做得吉祥喜氣,多用些鮮豔顏色才好。」葉小少爺吩咐道。
品茗居訂給京城貴人們的沐塵暫借費並不便宜,光是將他請回去,就得先花個二百兩銀子,所有製作的食材費由顧客自行負擔,沐塵每製作一品點心,便要加收五十兩銀子,有的時候一趟下來,可以替品茗居賺進近千兩銀子。
雖然貴得很,可越貴越讓人覺得有價值,蘇二公子說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請得起沐塵的人家在京城當中其實不少,加上蘇老闆規定,沐塵一個月至少要有二十天需坐鎮品茗居中,扣除三天的休沐日,也就是說,一月當中只剩下七天可以安排,沐塵的行程搶手到近千兩的價格也開始水漲船高,某個撞日的兩家人最後以競價方式,將出勤的費用叫到近五千兩那般誇張。
像葉小少爺這樣突然想要安排沐塵上門烹飪的,其實大有可能會無法得願。
何掌櫃狀似為難的咬咬下唇,接著又喚來小廝替他去取沐塵的出勤冊子來看,扳著手指數了一數,「下月日子滿了啊……」
葉小少爺眉頭一皺,羅弘卻已經代他出聲:「我們出一千兩銀子的錢,務要請沐塵……師父,到葉府替老太太做壽。」
何掌櫃笑了起來:「真的是非常的對不住,我們沐塵師父下月的出勤費,最便宜的一個都已經叫到一千五百兩……」
「兩千兩。」最受不得激的葉小少爺,瞪了羅弘一眼道。
「那就多謝葉公子的抬愛了。」何掌櫃笑瞇了眼,至於冊子上關於出勤費用的實情如何,已經沒有人關心了。
講定好了之後,羅弘心情大暢,葉家的壽宴他是必去祝壽的,既然把曹沐塵也弄了進去,只要他好好安排一下,趁著玉兒得負責招待賓客的時候,溜到廚房跟小廚子溫存一番,那有什麼難的?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羅大少爺越忍耐不住慾望。
 
講定之後,廂房的簾子又被翻了開來,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廝端了茶壺進來:「這是雨後的龍井,掌櫃的交代要招待貴客喝的!」
何掌櫃眉頭一挑,沐塵則抬頭看了一眼,愣了一愣,接著又低下了頭。
 
這小廝沖泡龍井的手法純熟好看,羅弘因為心情舒暢的關係,看得興致斐然,還想著若非年紀大了些,這小二弄來耍耍倒也舒心。
新進來的小二自是感覺不到羅大少爺心中的想法,只見他先拿出瓷蓋杯溫杯,加入少許溫水,接著投入茶葉,再用溫水沖入,徐徐搖動使茶葉完全濡濕、自然舒展後,最後加入九分滿燙水。待茶葉溶出茶湯,再用杯蓋稍微撥動茶湯,使茶葉溶出的茶湯更平均,最後再分別倒入兩只小茶杯中,送到葉小少爺和羅弘面前:「請貴客品飲。」
或許是方吃了較多的玫瑰綠豆糕之故,這杯茶對羅弘來說正正剛好,他毫不猶豫地端起喝下,稱讚道:「便見櫃店掌櫃的如此貼心,即知品茗居能有今日光景,實其來有自。」
「不敢不敢。」何掌櫃笑了起來:「今日逢貴客光臨,又如此捧沐塵的場,一點小小招待不成敬意。」
小二泡好茶後便自行退下,走前又對著何掌櫃道:「掌櫃的,廚房那兒好似有些問題待沐塵師父決定,可否……」
何掌櫃哎呀一聲:「貴客在前,怎可無禮!」
「既然有事,便下去辦吧。」葉小少爺吃了點心,喝了好茶,又解決了壽禮的問題,心情正好,且……無論是那廚師還是小二,都長得太好,他一點都不希望自己和羅弘在一起的時候,羅弘的目光被粗鄙的下人給吸引了。
羅弘一時間雖不捨得沐塵離開,不過他也沒笨到讓玉兒起疑,反正計畫已然順利進行,沐塵總歸是逃不過他的手掌心的。
 
新來的小二領著沐塵出了廂房,下了樓後,這才嗤了一聲:「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找上門了。」
「硯子哥……你怎麼來了?」沐塵笑了一笑:「還扮成小二的樣子?」
「哎,我收到何掌櫃的通知,想著上回你要我幫你買的巴霜,還剩了不少呢。」
「咦?」
「我可是好好的抹了一層在那傢伙喝的杯底喲。」
「……硯子哥,你想吃什麼點心,我馬上做給你!」
「那怎麼好意思,不若就再給我做點糖絲脆香酥吧,我那相好的很愛吃這個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