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98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焉知非福 十九 老爺子長見識

 十九 老爺子長見識
 
雖然身體已經虛軟得無法動彈,不過兩縷共存的魂魄倒乾脆讓那身體昏厥過去,自顧自地在黑暗的空間談起話來。
「你也別太自責。」老爺子嘆了一口氣,「這事錯的是羅弘那廝,誰知他連這種青樓迷煙都能拿出來害人,也只能認栽。」
「是我……害得祖爺爺得面對那些……」有些說不下去,沐塵滿臉通紅,羞愧至極:「原來我不是天生就是這樣,是被他給害了……」
「這禽獸傢伙簡直不可輕饒,等這次難關過了。」老爺子咬牙切齒:「此仇必報。」
沐塵點點頭,正想附和老爺子,忽地感到一陣激靈,於是和老爺子互看一眼。
「這到底是……?」
 
看著床上昏迷著的曹沐塵,蘇二公子嘆了一口氣。
「硯子分明胡扯,我卻順著台階下了。」喃喃自語地:「生得再美,也是個男的。男的和男的,究竟是有什麼意思……」
顯然羅弘就覺得大有意思。想到這裡,蘇雁鳴只覺一股濁氣梗在喉頭,非得吐出來不可。
蘇雁鳴此人,從外人眼光來看,是個既紈褲又風流的公子哥兒,不知在有意無意當中,誤了多少待嫁姑娘的一片痴情真心。他熱中於在年輕女子聚集的場合廝混,也常有意無意拿一些熨貼姑娘心意的禮物,如簪子手鐲胭脂點心等東西討人歡心,凡是出自他手自非凡品,加上他人本長得俊俏至極,又有些文采風流,也難怪這些姑娘一個個都用如狼似虎的眼光看他,非君不嫁了。
不過親近如硯子者,便知蘇二公子之所以這麼做,除了他有個真心愛看美人的癖好外,最大的理由,便是蘇二少爺手下的幾個產業主要客群都是女人,他要做女人生意,不好好近距離觀察女子喜好,那怎麼讓商品賣得好,能打中女客們的心?
雖親近女子,蘇二公子卻風流而不下流,確實有一兩個紅粉知己如紅袖樓的老闆靳紅袖、香蘭園的掌櫃的段琴音等,但這些都是明確並嚴格區分公私的對象,蘇雁鳴從不真正和會帶來自己麻煩的人來往,甚至行那雲雨之事了。
他欣賞曹沐塵的廚藝,不諱言地也很喜歡他的長相,可是這傢伙不是女人這件事已經夠麻煩了,還是個出身曹家、跟自家姑爺有牽扯的庶出少爺!性子看著溫軟,關鍵時候卻挺有主見……從哪方面看,都不是普通的麻煩事。
但內心鬥爭再久,也阻止不了他把自己和曹沐塵關進同一間房的結果。
「有了這體驗,之後說不定還能拿來吹噓吹噓,嚇嚇他們。」最後他也只能這麼說服自己了。「反正我是真的中了迷香啊。」
 
躺在床上的沐塵猶閉著眼睛,可臉色潮紅,虛汗如瀑,身上一絲不掛,只用一條薄被蓋攏,但少年的身體自發性的想要洩火降溫,已經將那堪堪蓋住他身體的薄被整個捲到腰際,露出纖瘦的上身和雪白的大腿來。
蘇二公子不自覺地嚥了口唾沫,床上少年豔色驚人,就是久經人事且對斷袖無甚興趣的他,也忍不住意動起來:「這是迷香所致,做不得準兒……」
他坐到床緣,雙手按住沐塵的肩,想先讓他直起身體,再想要怎麼下手,誰知入手一片膩滑,柔弱無骨,端的是女子也少有這樣讓男人又喜歡又困擾的特質──感覺迷香中得比自己想像的厲害,蘇雁鳴於是低下了身,往那讓人迷亂的鎖骨處吻了下去。
完全沒有想像中的排斥感啊……蘇二公子一邊感嘆著,一邊移動自己的嘴唇,下方分明是一片平坦,只有兩蕊櫻紅在他的唇採擷住的時候,微皺起來。
對於自己沒有一點失望的感覺,蘇二少爺益加困擾起來。
 
「蘇、二少爺……?」少年睜開眼睛,聲音沙啞:「你這是……?」
「醒了?」蘇雁鳴從他胸前抬起了頭:「你吸入迷香太多,單用冷水降不了,得……得弄出來才行。」
「弄、弄出來?」
明知對方在斷袖方面的經驗比自己多,蘇二公子還是覺得曹沐塵此時的表情清純極了:「不弄出來的話,溫度降不了,萬一悶壞了,那可不妙。從中迷香到現在也過去快一個時辰,咱還是把握時間吧。」
「我記得、」少年勉強自己從昏聵當中清醒一些:「這兒、女子……」
「紅袖閣非是青樓,要真找了姑娘來,你就等著娶人家了。」
「青、青樓……」
「那種地方的女子,清倌兒豈是可以隨意幫你解迷香的?不是清倌兒,少爺我可無法保證會不會解了迷香反而惹了別的病。」
「可、可、少爺、不、斷袖……」
這樣斷斷續續的發音,真虧他還能理解他的意思,蘇二少爺先自我嘲諷一番,才道:「你二少爺我何等風流人物,什麼場面沒有見過?就這麼件小事罷了!」
「可……」少年眼睛潮溼之中帶著些微驚慌,「萬一……」
「怎麼?本少爺親手幫你,你不願意?」
「怎麼……」其實沐塵想說的是「怎麼可以讓少爺紆尊降貴幫我做這種事」,不過兩人畢竟認識未久,這麼長的句子還能心靈相通就太不合理了。
「怎麼可能不願意?很好。」蘇雁鳴笑了起來:「你也不需要覺得欠著我了,跟你說吧,少爺我也中了迷香。」雖然其實是一桶水就可以解決的程度。
「唔……」
那粉嫩的嘴唇,從剛剛看見它一張一闔的時候,蘇雁鳴就很想嚐嚐它的味道,於是他也嚐了,蘇二公子原本就沒有太多忍耐的經驗。
也許是驚訝的關係,少年的嘴微微張著,讓他很輕易地就能侵入它的口腔,攫住他的唇齒來個風流公子式的深吻。少年的熱氣和津液透過糾纏著的舌流進他的嘴裡,最後一點和男人搞斷袖的疑慮隨即蕩然無存。
一個翻身,蘇二公子上了床,兩手分別撐在少年的鬢邊,接著繼續著方才讓兩個人都情動起來的吻,沐塵的身體反應得尤其明顯,雪白的膚透出粉紅的色澤,腰肢扭動起來,像是想要避開撫慰,又像是期待撫慰的降臨。
對於這樣敏感的自己,沐塵羞恥得簡直要落下淚來。蘇二公子是救了他的恩人,從來也不曾傳過有什麼斷袖傳聞,他這個樣子,可不是害了人嗎?更不用說還有老爺子在,在長輩面前露出這等痴態,就是他身不由己,也是不可原諒之事。
曹沐塵長到這個年紀,除了羅弘和小蓼外,從未有人對他流露出關心之意。可前者虛情假意,後者是職責所需,直到老爺子的出現,沐塵才算是有了被家中長輩關心的經驗。而蘇雁鳴的出現,才讓沐塵擁有了能活下去的機會。
可看他做了什麼?自以為可以給羅弘一個教訓,卻反中其計,害了他最不想傷害的兩個人!
但他答應過老爺子不再軟弱哭泣,就算眼眶難以遏抑地濕了,他也只能拚命忍耐。
身體越發的像有自己的意志,既不是他的也不是老爺子的,在男人的碰觸之下,綻放出極其妖嬈的豔色來。
蘇二公子一臉驚豔之色,手下不自覺地,就將那纏在少年下身的薄被,一把抽開。
少年啊了一聲,雙腿夾緊,像是最貞潔的少女,不露一點縫隙出來。
蘇雁鳴頓了一頓,手沿著少年單薄的曲線,滑向大腿處,更覺手底多肉的觸感更佳,不自禁嘖了一聲:「把腿張開。」
「不……」沐塵咬住下唇,搖起頭來:「蘇二、少爺……不可……」
「都到這種程度了,你不讓我做完,豈不前功盡棄?」蘇二公子眉頭一皺,手握上少年的膝頭,用了點氣力一扳。
少年「啊」地一聲,音調沙啞甜膩,比他做出來的甜點更誘人食慾,蘇雁鳴只覺得心頭被一片蜂蜜淌過,甜得他牙齦發酸。
沐塵原就四肢無力,根本抵不過對方的力氣,且那「飛燕洗春」的功效可不是只有讓他全身虛軟而已,還會讓某個難以啟齒之處,堅硬脹大起來,光是夾緊,也是掖也掖不住的。
少年心中有些放棄似地想著,就讓他看看這東西算了,也許他一瞧就蔫下去也說不一定。
可出乎少年和蘇二公子自己的意料,那東西比蘇雁鳴想像的尺寸更大一些,當然自己還是比較咳咳的,不過總覺得以他這般美貌,這物什也該像個什麼嫩芽之類的吧?
很顯然地,曹沐塵畢竟還是個男人,那種妄想中的嫩芽如果當真長在他身上,蘇雁鳴覺得自己可能會忍不住笑出來。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想要摸摸看除了自己的之外的陽物,帶著些許的新鮮感,蘇雁鳴正要下手摸去的時候,突然下身一軟,讓他咦了一聲。
曹沐塵的手,此時正隔著蘇二少爺柔軟的青色綢褲,握住了那頂成一個棚子的頂端部分。
什麼時候他也……蘇二公子打了一個激靈,「沐塵?」
 
少年以為對方看了自己的身體後會萎下的地方,卻沒想到竟更威武起來,他沒有太多被伺候的經驗,卻有很多伺候人的。正想好好兒地幫恩人平息下去,可……下一瞬他的性器也落入人手,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一點氣力隨即散逸,「蘇、少爺……」
手中的性器不知是錯覺還是現實,他只覺得燙得厲害,可偏偏又丟不開手,才稍稍上下滑動一下,就挺立得更加筆直,頂端處還微微沁出一些乳色的水珠。
見效果顯著,少爺加快滑動的速度,想想這其實也沒有什麼,當年自己由青澀,準備初嚐雲雨的時候,也是被指導過的,如今不就跟那時差不多嗎?
少年被他手中摩擦出的快感控弄得更加激動,纖細的腰微微上挺,口中發出無意識的荷荷聲響,「不、嗯……蘇、啊、太、太快、嗯……」
接著一個哆嗦,雙手緊抓床褥,直衝腦際的快感讓他眼前一白,下身便射出了一股熱流出來。
少年射出的穢物一絲不漏的灑在蘇二少爺乾淨的綢褲上,慢慢浸透進去的濕意正好緊貼那弧起的部分,讓形狀益發清楚起來。
沐塵微喘噓噓,視線卻盯著自己白濁弄髒的部份無法移開。
因為已然洩了一次,迷香的影響稍稍緩解了些,四肢稍可動彈,沐塵沒有多想,極其自然地直起了身,雙手從蘇二少爺散開的褲頭探了進去,將那已然勃起得狠了的東西取了出來,檀口一張,居然就用嘴含了進去。
蘇二公子沒有想到對方竟為自己這麼做,開始時確實驚訝了一會兒,不過他天生就是個習於被伺候的富貴少爺,不一會兒就放鬆身體,讓對方專心服侍了。
少年柔軟的髮旋兒輕輕晃動著,每下沉一次就讓他下腹更緊了一些,進入的地方溫暖潮溼,每一次擦過那濕潤的口腔和柔軟的舌頭,都讓他加深了想要貫穿進去的衝動,想要搗入更深的地方,將這人完全的佔有。
沐塵的下顎被撐得老開,臉上肌肉又麻又痛,唾涎不受控制地順著對方抽出時的動作流了下來。可就算是如此的不舒服,他還是感覺到自己又重新的勃起起來。
他原以為自己喜歡男人這件事是個騙局,但顯然這並非事實。
蘇雁鳴約莫在半刻鐘後也射了出來,沐塵毫不猶豫地,將那難喝的東西全部嚥下了咽喉。
高潮過後,蘇二公子恢復了神智,神情有些複雜地看著他的少年廚子,「還好吧?怎麼都喝下去了?」
少年長長的睫毛低了下去,無意識地用一隻手的手背擦擦自己的唇,一臉的羞愧難堪。
把方才發生的事都推給迷煙不難,但他自己清楚,有些事會發生,原因其實在他自己。
「一次,好像不太夠呢。」蘇二公子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瞧你,瞧我。」
那樣的事做了一次已是大有問題,又怎麼能讓它再發生一次?
可他的恩人似乎沒有發現他的懊悔,逕自將他人摟到身前,將他的和自己的性器併攏握住:「這第二次,咱們就鬆泛些弄吧。」
第二次射精之前,沐塵全程冷靜許多,自我嫌棄一番之餘,突然想起,似乎有好一段時間,聽不到任何老爺子的聲音。
也是……祖爺爺再怎麼心胸開闊,恐怕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子孫這個樣子吧?對象是個女子也就算了,還是個大男人!
但……少年已經習慣了凡事和老爺子有商有量,一起面對危機的時刻,即便知道眼下根本不是找老爺子說話的好時機,可一直感覺不到老爺子的存在,卻讓他打從心底慌張起來。
「祖爺爺,祖爺爺……」
這樣哀切的呼喚讓蘇二公子心中十分疑惑,可他自己也差不多到了要爆發的時候,顧不得問他到底在喚誰。
兩人在差不多的時候洩出了精,少年力乏地癱在少爺的胸前,眼睫顫顫,像是被榨乾了所有的氣力。
「祖……爺……」少年又昏睡過去。
 
走在黑暗的空間之中,明明是魂魄的狀態,沐塵卻感到四肢皆泛著舒服鬆泛的感覺。
可精神仍緊繃著,在找到老爺子之前,他無法放鬆。
「祖爺爺,祖爺爺!」
黑色的空間並沒有大到讓人困擾的程度,他的聲音迴盪出去,好一會兒,才聽見老爺子帶著無奈的聲音:「好了好了,別再叫了。」
沐塵心下一喜,往聲音發出的地方奔了過去,可在一見老爺子那蒼老的面容時,剛剛做的好事就浮上心頭,不禁臉色一白,不敢靠近。
「怎麼,不是找我找得緊嗎?」老爺子眉心一皺:「離那麼遠是怎地?」
「孫兒不肖,孫兒……」少年聲音顫悠悠地:「讓老爺子……」
老爺子曹瑞豐自忖不是古板迂腐的人,可親眼近距離見到兩個男人互相狎玩的體驗,對老人家的震撼也未免太大了。
他原有滿腹的話想要對小重孫兒說教,可一見他如此不安,一副自知犯了大錯的可憐樣子,忍不住又心中一軟。
忍不住伸手揉揉孩子的頭,歎道:「好了好了,不就那麼回事嗎!也算我老頭子長了一回見識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