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98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焉知非福 十八 不負風流之名

 十八 不負風流之名
 
白糖糕裡的巴霜,是請硯子幫他弄來的,其實也沒有多麼難,原本就是中醫裡用來治療寒癖宿食,久飲不消用的,半兩銀子就能弄來一大包。
他按照一般的方式製作的白糖糕之後,另準備了一小碟桂花蜜,摻入龍眼乾、紅棗泥等加強甜味的材料後,再舀了平平一匙巴霜放入,最後再將這桂花醬平平刷在白糖糕的表面上,然後將餅面烤成微微焦脆,看了就分外讓人食指大動。
硯子看他想要巴霜,就明白了他的意圖,不知怎地明明是替二少爺辦事的小廝,卻整個早上繞得他打轉,一看那巴霜桂花白糖糕出爐,忍不住驚呼:「這看起來也太好吃了吧!就算我明知這裡頭有加了東西,也還是想吃,某人恐怕非上當不可了。」
沐塵當時臉微微一紅,畢竟從沒有害過人,第一次做壞事畢竟還是有些愧意在心,於是他還另外花了時間,重新烤了一份無巴霜版的桂花白糖糕給硯子,讓他帶回去和二少爺一起嚐嚐看,順便考慮考慮能不能加入品茗居的點心單之中。
 
可是現在,那一點點害人的愧咎心也已經煙消雲散。
他多麼慶幸自己仍清楚記得羅弘陰險卑鄙的那一面。他永遠忘不了那天羅弘輕蔑得如同在看一隻螻蟻的目光,對他的哀求渾不在意,只一心想要擺脫自己,甚至放任自己的家丁對他拳腳相向,害他撞到了頭,差點沒了性命……
如此狠心,如此無情。對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自己,棄若敝屣。
他雖不清楚羅弘再度籠絡自己的原因是什麼,可並沒有傻到乖乖相信他的謊言,第一個撞進腦子裡的念頭,是或許可以把握這個機會,好好讓對方得到教訓。
 
男人按著自己的腹部,噗嚕噗嚕的聲音不受控制地響起,在「飛燕洗春」的濃重香氣當中,摻入了一些不雅的氣味。
無論羅弘原本想幹些什麼,這腹內翻滾的當頭,有什麼邪惡的慾望基本上都會在一瞬間消失無蹤。
「來人!」再也忍耐不住,羅弘高聲喚人進門:「去,把他給我押好了!」接著就抱著肚子往恭桶的方向飛奔而去。
 
老爺子鬆了一口氣,四肢雖仍無力,但至少危機已然暫時解除:「發作得正剛好!再晚一點……嗯,場面就更難看了。」
沐塵乾笑一聲:「讓祖爺爺見笑了……」
「這下子真相大白。」老爺子嘆道:「你被這禽獸騙了,分明就是他用了這惡劣的迷香陷你於斷袖之中,害祖爺爺我以為你這小孩子……唉,這樣也好,未來你便可以放心找個小娘子成親吧。」
沐塵雖然點頭,可心中卻隱隱還是覺得不太對,但老爺子既然都這麼說了,可見也是覺得自己走回和女子成親的路子才是好的,沐塵非常尊敬老爺子,並不想就這件事情,去違逆老爺子的意思。
羅弘這個大患暫除,兩個魂魄只顧著在身體裡自己對話,卻不想新的危機又起。
兩個被羅弘喚進來押沐塵著的小廝並不似主子那般事先服下了迷香解藥,在瀰漫「飛燕洗春」氣味的小廳裡漸漸地覺得全身燥熱,有些衝動起來。
這兩個小廝平時都是常被羅弘寵愛的,原本就是極為敏感的身子,瞧著被他們壓住的沐塵美目含春,秀色可餐,禁不住就起了歹念。
雖知這是主子還未得手的,不過反正主子也十分喜愛看他們互相撫慰的樣子,先用這美人兒的嘴兒丟丟,說不定主子一時高興,還能得賞呢!
一邊這麼想著,兩個小廝就自己脫起衣裳來。反正這美人兒已然四肢乏力,就算有心想跑,也跑不掉。
一直到被抱起解衣的時候,老爺子才打了一個哆嗦清醒過來:「你們在幹什麼!」他自以為發出的聲音很正氣凜然,可實際聽在兩個小廝的耳裡,卻有如貓叫一般,一點威脅力都沒有,逕自罔顧美人兒的意願,將他衣裳一件一件除個精光。
老爺子大驚失色,雖努力想要掙扎脫離,但身體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一個小廝已經用雙手在他身上游移起來,另外一個更過分,竟一手按住他的下顎,強迫他張口,另一隻手則從褻褲當中掏出性器,往他臉上直遞過來。
這已經完全超出老爺子的忍受極限,眼睛一閉,大丈夫忍辱負重,總有一天必報此仇!
「祖爺爺,還是讓我來吧!我早已經經歷過這些,已經不乾淨了!祖爺爺,祖爺爺!」
「給我閉嘴!」
老爺子雖然無法接受這樣的屈辱,可從來也沒有想過要換回小重孫兒出來面對這些,任憑沐塵如何緊張勸說,都不為所動,擋在他的前面接受這些侮辱。
 
可就在老爺子自認沒有退路,眼淚都逼出來了的時刻,原以為會降臨己身的屈辱卻一直沒有降臨。
老爺子奇怪地睜開眼睛,逼近眼前的不是想像中的骯髒性器,卻是一張俊逸出塵的臉。
「蘇……少爺?」
少年發出的聲音低沉沙啞,青年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臉色卻鎮定如常地道:「這羅弘不安好心,你早該知道的,為何還是要來呢?」
老爺子總算安心下來,沒有回答對方,先急道:「這裡……迷香……快……走……」
蘇雁鳴點點頭,用沐塵被脫下的袍子罩上他被脫得精光的身子,打橫抱起:「硯子,走!」
一邊矇著面避免吸入迷香的硯子,已經打昏兩個意亂情迷自己玩起來的小廝,打開小廳的門,讓門外的空氣流通進來:「二少爺,從這邊走!」
一輛黑色低調的馬車已經等在莊子外不遠處,幸而這莊子裡的下人本就沒有多少,這一路只打昏三四個就順利出了大門。
 
至於後來在恭桶上待了一個時辰走不掉的曹家姑爺、羅家大少,手邊草紙用完之後,喚到嗓子沙啞也喚不來人送草紙的破事,已是後話。
 

 
硯子依舊擔任馬伕的工作,在蘇二少爺的交代下,加快馬車的速度進城。
因為四肢無力,加上大少爺從小到大從來都是下人替他著裝的,連自己穿都不太會了何況幫別人穿,於是少年只能維持著被衣袍攏住的姿態,斜臥在二少爺對面的座墊上。
蘇二公子一反過去總是給人悠閒散漫的感覺,一臉嚴肅:「你這情況,唔……只能帶你去紅袖閣了。」
老爺子和沐塵都不知道紅袖閣是個什麼地方,可身體的情況他們也很明白,老爺子嘆了一口氣:「恐怕是勾欄院之類的地方吧。」
半個時辰後,馬車到了紅袖閣的側門,硯子先敲了門打招呼,不一會兒,蘇二公子將人繼續用衣袍攏著,遮住身體和面貌,腳步迅速地將少年抱進了門裡。
一個婀娜多姿的少女引在前方,平時這等程度的容姿蘇二公子還不看在眼裡,可不知怎地,總覺得今兒這名叫靈兒的少女特別引人,就是背影也好看得不得了!
「靈兒,妳今天怎麼特別漂亮?」才這麼想,一邊的硯子已經問了出聲。
「糟糕……」不等靈兒回答,蘇二公子喃喃道:「硯子,咱們兩個也中了迷香了。」
「咦!不會吧!?二少爺,您也就算了,閉氣什麼的一說話就破功了,我可是有掩住口鼻的!」
「少爺我現在覺得沐塵越來越重,手越來越沒力了……你沒中迷香你抱?」
「是您自己要抱的,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啊……哇啊,這小子看著瘦小,沒想到這麼沉!」
「你肯定也中迷香了,硯子。」
 
不一會兒,靈兒便將兩人帶到紅袖閣頂樓的廂房當中,一入門,便見一個年約三十,風情萬種美艷動人的女子立在房中,見他們進來,嬌聲道:「快將人放到床上來。」
「紅袖,我的廚子被人下了藥了,而且是得麻煩妳的那種。」蘇雁鳴嘆了一口氣,「抱歉。」
「客氣什麼。」名為紅袖的女子輕笑一聲:「紅袖閣若沒有蘇二公子的支持,早就沒了。公子是我紅袖閣所有女子的恩人,這一點忙何足掛齒?」
原來與瑞豐樓、品茗居齊茗的紅袖閣,背後金主竟也是蘇雁鳴:「不過這畢竟是牽涉姑娘清白的大事,可以的話、嗯……唉。」蘇二公子重重嘆氣,他知紅袖閣裡的姑娘雖拋頭露面擔任小二的職務服侍來客,可這裡並非青樓,姑娘們賣藝賣笑不賣身,很多出身貧困的姑娘只想在這兒賺得自己的嫁妝,再找個好人嫁了。如今沐塵的問題,卻很有可能害得一個姑娘一輩子。
紅袖是何等靈巧之人,又認識蘇二少爺已久,蘇雁鳴不過一個皺眉,她便知其心中所想,笑了笑:「公子憐惜我們,可我們也憐惜公子,放心吧,憑著小少爺的好模樣,紅袖閣裡也會有願意的姑娘的。」
明明是替他解決問題的說法,蘇二公子聽罷卻皺了皺眉。這意思倒是說,待沐塵迷藥解了,說不定就可以準備娶妻了。
眼下沐塵已經意識不清,如果醒來後面對的是娶妻的結果,蘇雁鳴實在沒有把握這小子會高興接受。雖然這傢伙看似軟弱,但偶爾卻會展現出莫名的強勢來。
還在猶豫間,床上的少年已經忍不住呻吟一聲,像是嫌熱,藕臂一伸就將身上的袍子抖落下來。
在場人士均倒抽一口氣,其中尤以蘇二公子和硯子兩個聲音最為響亮。
「這小少爺的美貌,恐怕在我紅袖樓裡,都難找到可以匹敵的。」紅袖姑娘驚嘆道:「讓我想想得幫他找哪個過來……」
「等、先等等……」蘇雁鳴舉起了手:「我、我考慮一下。」
「還考慮什麼……」硯子彎腰夾住一臉為難:「少爺,我、紅袖姑娘,我中得比較輕給我一桶冷水就好!啊,少爺也要,給我們兩桶!」
「不……一桶給我就好。」蘇雁鳴頭痛的揉揉自己的太陽穴:「替硯子準備個乾淨廂房。」
「咦?少爺我、我……」硯子訝異得張大嘴巴:「我也不用姑娘啦,我有冷水就好了……」
「嘖,我是要你幫沐塵。」
「咦,我我我……我嗎?」硯子連連退後:「我不行啦!我只喜歡女的!」
「難道要少爺我來?」
「這……也不成……可是……」
「沐塵這般美貌,其實是便宜你了吧?」
硯子看主子一副大皺眉頭的樣子,心中一動:「那個……少爺。」
「嗯?」
「像沐塵這樣天仙似的美人兒,就算是男的,要硯子來,也不是不行……」很好,眉頭皺得更深了:「不過少爺,你原本就很喜歡沐塵的模樣,不是嗎?」
「嗯。」
「所以……只要您不說,我不說,紅袖姑娘不說,靈兒姑娘不說,嗯,人生也有這樣的體驗,才不負少爺的京城第一風流公子之名,我說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