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焉知非福 十六 自取其辱 上

 十六 自取其辱
 
就算沐塵答應了羅弘,可品茗居工作契子在身,也只能另約休沐的日子過去。
無法馬上將沐塵弄上手,讓羅弘心頭像是被幾隻螞蟻爬過般的癢癢地,可自然不可能在蘇二少爺、葉大小姐及其他人面前顯露出一絲半點。
被引發的慾望最後通通發洩在葉小少爺的身上,為了怕聲音傳出廂房,葉小少爺緊緊咬住自己的袖子,卻在聽見外頭有人聲經過的時候,顫抖地高潮。
羅弘在他赤紅的耳邊氣聲笑道:「沒想到葉小少爺在外頭做更有感覺啊。」
葉小少爺臉上卻帶著幾分害怕,幾分羞赧和幾分春意:「剛剛過去的……好像是我大姐……」
羅弘這才想起方才在場的,確實有葉家的嫡長女葉詠慈。在相隔不到兩個廂房的地方將那大小姐的弟弟這般玩弄,羅弘也不禁有些緊張和後怕,但又在對方的體內硬了起來。
 
沐塵每個月有三個休沐日,距離最近的一個是在兩天後。
這兩天當中他一直在作著思想掙扎,老爺子發話說讓他來,這種禽獸非得給個教訓不可,沐塵卻猶豫不決,和羅弘的那段關係讓他覺得自己淫穢骯髒,這種感覺又怎麼可以帶給祖爺爺呢?再怎麼惶然無措,還是得自己面對才行。
倒是蘇二公子的態度有些微妙。知道沐塵要在兩天後赴羅弘的約後,他特地將沐塵喚道跟前說話。
「不會有危險吧?」從這句問話,沐塵便明白他的老闆不僅知道了他的出身和過去,就連那段見不得光違反人倫的關係,也清楚得很。
「被趕出曹家的時候,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沐塵的聲音帶著些微沙啞:「不管那個人想找我回去的目的為何,我唯一擔憂的,只有給二少爺帶來麻煩而已。」
蘇雁鳴皺起了眉,這樣的話,他並不愛聽。「我怕麻煩的話,就不會救人了。你也別把自己看得那麼低,就我看來,當今京城當中,做點心能及得上你的,還沒有幾個。我品茗居想要繼續賺進大把銀子,可缺你不可。」
對方說得明明是極其現實的話語,沐塵卻覺得很安心,「那,之後還是要繼續麻煩蘇老闆照顧了。」
見沐塵並沒有要他出手幫忙的意思,蘇雁鳴輕輕嘖了一聲,便放人離開。
 
表面話說的好聽,實際上,除了當真不想給品茗居帶來麻煩之外,老爺子在他耳邊說個不停的「給他教訓」、「男兒有仇當報」等言語,也激起了他隱藏在心的想法。
報復嗎?少年在深夜的廚房裡,發出了一點點微小的笑聲。
 
兩天之後,羅弘親自坐了馬車,到品茗居大門接人。
「可不能讓人看低了。」蘇二公子在他休沐當天早上,派了硯子送來湖綠絲綢繡雲雀戲水長褂新衣和一根青玉如意釵。
沐塵原本纖弱的身形,這段日子的好吃好睡,倒是養得滋潤許多,穿起新衣,紮好髮髻後,連硯子都忍不住讚一聲:「果然人要衣裝,看起來倒是個世家小公子了。」
沐塵聽了紅了紅臉,在他白皙的臉蛋上更添豔色,硯子嚇得退後幾步,默念幾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丟下一句「我去回報二少爺了」,轉身就跑了。
沐塵一臉莫名其妙,老爺子也叨了一句:「毛毛躁躁的小子!」接著拿起準備好的包袱,便緩步出了品茗居。
羅弘早已迫不及待,一見沐塵的身影,便立即迎了上去,嘴裡還嚷著:「終於出來了,姐夫想念得緊,沐塵,你……」
話語結束在突然之間。眼前的少年樣子和記憶當中只有六成相像,他記憶中的曹沐塵身形纖瘦,腰像是不禁一折,臉蛋雖美,卻帶著一絲抑鬱愁苦的感覺。可今日走到他面前的這個少年,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肌膚細潤如脂,粉光若膩,眉目如畫,顧盼生輝。一身華貴裝扮,哪裡是品茗居一個渺小的廚子,分明就是讓人捧在手心裡的珍珠寶貝!
若知道他養起來這般絕色,當初倒真該弄些好吃的東西給他,也不當嫌他衣著粗陋,總是急於脫他衣裳,若是能買些好衣料給他再親手慢慢脫下,該是何等極樂之事。
羅弘帶著幾分後悔之意,將妻弟迎到了自己的馬車上去。
 
「你也讚得太過了,硯子。」蘇二公子哼笑一聲,目光卻沒有離開遠去的馬車。
硯子噗哧一聲:「當初他倒在路上一身破爛時,少爺就覺得他美,現在穿得人模人樣,少爺的標準反而提高了啊……」
「這麼多話,乾脆派你來品茗居當個說書人好了。」
「少爺……」
 
馬車車輪發出轆轆的聲音,沐塵坐在靠窗的位置,腰背打得筆直,神色安寧,不發一語地看著窗外。
不過是讓那蘇雁鳴包養幾天,真當自己是個貴公子,連脾氣都傲起來了?羅弘心中冷笑,剝去那層錢堆起來的裝飾,那下賤淫蕩的本質,怎麼可能改變得了呢?
想著便起了淫心,向前一傾將手覆到對方放在膝蓋上的手:「沐塵,你還在氣我嗎?」
少年一瞬間將手從他掌中抽出,「君子動口不動手,姐夫。」
特別強調了稱呼,讓羅弘更覺心癢,有種違背人倫的刺激感,乾脆將手放在他的膝上:「多日不見,你更美了。」
他今日刻意穿一席深紅纏枝牡丹錦外袍,頭戴紅玉鑲金冠,端的是儀表堂堂、英俊不凡,一路上不知讓多少女子心折臉紅,連經常服侍他的小廝都軟了腰,潤濕了眼地瞧他,甚至在妻子曹氏還在之時,趁著他在屏風後更衣時的短暫時間,彎下身掀開他的下襬,含住了他的孽根。
他一邊和妻子說著話,一邊在小廝的嘴裡來回抽插,將那清秀可人的少年弄得一臉濁液後,這才神清氣爽地與妻子一起用早餐。
妻子對他的癖好心知肚明,不過兩人都維持著表面的和平,而他也順利地讓妻子有了兩個月身子,小小愛好,基本上也沒有礙著誰不是?
當初曹沐塵亦是對這般的他難以抗拒,今日他就是要先喚起這少年對自己的慾望,進而自動逢迎自己。
可是他等了又等,沐塵卻只是往另一邊挪了小半位置,讓膝蓋脫離他的掌心,卻沒有說話。
「當初我也是不得已的,沐塵。」他掩面做出心痛的表情:「你也知道,我到曹府的目的就是要娶你堂姐,與你相戀實是意料之外,我控制不住自己愛你之心,可家族的責任也無可拋卻……沐塵,我也不願如此對你,可……」語氣一轉,隨即又轉成振作起來的音色:「沐塵,我們重新開始吧。我會待你比那蘇公子更好的!」
如果自己還是當初那個自己,說不定聽了這輕飄飄的言語,就又淪陷進入也說不一定,他想。那時候的自己,只想著要倚賴別人,等待有個人將自己從毫無希望的地方拯救出來。
曹沐塵嘴角輕揚,一時間如月出陰雲,光華傾瀉,讓他原本就動人的姿色更添幾分光彩奪目,羅弘吞了口唾涎,覺得自己益發困難維持彬彬有禮的表象了。
「不是……五姐姐想要見我嗎?」少年輕笑諷刺道:「姐姐不在羅府,竟是在城外嗎?」
將馬車窗上覆蓋的簾子掀起一角,只見車子剛剛穿出了城門,行向城外的泥土路上:「姐夫要帶我去哪裡?」
「沐塵,你姐姐不過是嫉妒你罷了,當日才會在老太太面前這般待你。你放心,雖然她是我的妻子,但我總在她身上,尋找你的蹤影。沐塵……你便憐我一片愛你之心,給了我吧。」
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就往前摟住了他,嘴往他鬢邊湊去:「沐塵,沐塵……」
少年身體一僵,接下來耳邊老爺子的怒罵聲大響起來。他每天聽從老爺子的教誨鍛鍊自己的身體,已經過去好幾個月,體力已然增強許多,再加上羅弘並不認為他會抵抗,一時不防,沐塵用力一推,居然就將那高他一個頭的男人推到對面去。
羅弘猝不及防,頭頂狠狠撞了馬車頂一下,痛得差點落淚,口中怒道:「娘的,你幹什麼!」
沐塵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輕易掙脫,表情不禁有些驚訝,繼而便笑了:「放尊重點,姐夫。」
少年對於自己產生信心的笑看在羅弘眼裡,卻有了不同的意思。
這傢伙,以為自己傍上了蘇二公子,就敢拒絕自己嗎?那笑怎麼看怎麼刺眼,難道竟是在嘲笑我家世及不上蘇雁鳴?後腦杓的疼痛更增添了不悅感,正要出言諷刺,見到那少年絕麗的美貌,怒火又化成其他地方的火,眼珠子一溜,便計上心來。
 
馬車約莫走了半個時辰,終於來到了目的地──羅家在京城近郊的一處莊子。
這莊子因是羅弘背著妻子家人,常用來金屋藏嬌的地方,所以盡管眼下無人居住,卻仍佈置得華美舒適,家具物什一應俱全。
羅弘讓沐塵先下馬車,自己則在他背後對馬伕使了眼色,馬伕便裝做過來扶他下車的模樣,讓他附耳交代了幾句。
然後才踏步向前,狀似隨意地將手放到沐塵腰上:「走吧,咱們進去。」
少年瞥了他一眼,放在自己包袱上的手緊了一緊,給自己默默打了氣,便跟在羅弘身後,進了羅家莊子大門。
 

 
穿過兩進院子,羅弘帶著沐塵走入一個小廳,沿途中沒有太多奴僕,偶一見到的幾個,也都是年輕清秀的小廝。
「咱倆這麼些日子不見,總要喝個兩杯,互訴互訴情衷吶。」羅弘笑道,轉頭便向後面亦步亦趨的小廝交代了:「快去準備些酒水吃食過來。」
沐塵坐在小廳桌邊的圓凳子上,腰背仍挺得筆直,見小廝端了三碟小菜和一盅汾酒上桌,突然笑了一下:「姐夫,我也帶了點心過來。」
羅弘聽了更是高興:「沐塵有心了,品茗居的點心我可是最喜歡的,卻不知竟是出自你手!」
沐塵點點頭,解開包袱,拿出一個紙包,再解開紙包,露出裡面的糕餅:「這只是簡單的桂花白糖糕而已,本來想給五姐姐和姐夫嚐嚐,看來……也只能單給姐夫品嚐了。」
在幾色精緻點心旁邊,桂花白糖糕看起來確實並不起眼,不過沐塵有心做吃食給他這件事,已經讓羅弘樂得心花怒放,當下便掰了一塊放入口中,先感受到桂花香氣沖鼻,嚼了幾下後,淡甜的滋味便瀰漫了口腔。
羅弘並不喜歡甜食,不過這白糖糕味道沒有那麼膩人,不知不覺地就吃了兩三塊。
「我倒不知道你有這樣的廚藝。」羅弘笑道:「想來塵兒你瞞著我的事,可真不少。」
聽他換了稱呼,少年只抿了抿唇:「喜歡的話,便多吃幾塊罷。」
羅弘呵呵一笑,揮手讓小廝退了開去,親自執起酒壺倒了兩杯:「來來來,為了慶祝咱們再續前緣,先乾一杯!」
……沐塵眨眨眼,從方才到現在,他好像並沒有答應什麼在續前緣的事吧?原來這人竟是這般愛自說自話的人嗎?
「大白日的就喝起酒來,必定沒安好心。」老爺子冷冷道。
 
「我不會喝酒,就不喝了。」少年輕輕搖頭,「至於前緣什麼的……姐夫想太多了,已經結束的事情,就已經結束了。姐夫會帶我來這裡,必定也是想要避過五姐姐的耳目,五姐姐之前這般對我,想來不可能大度到能接受這樣的關係。姐夫也不必巧言哄我了,姐夫想拿品茗居的名聲威脅我,這事可是雙面刃,我是沒什麼好失去的了,但是姐夫,你的這點癖好,可就要公諸在太陽底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