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焉知非福 十五 睜眼說瞎話

 十五 睜眼說瞎話
 
廂房內,談笑聲正歡。
為了將沐塵的名號宣揚出去,每當有貴客向品茗居詢問有關點心師父的事時,何掌櫃都會將沐塵介紹出來。
這少年點心師父外貌秀麗,性子平和,言語溫雅,又有一手製作點心的好功夫,很快的就能博得貴客的好感。
蘇雁鳴自己也扮作是品茗居的常客,對沐塵的點心很是推薦讚賞,只要有人相約,多數會將人引到品茗居廂房來,以他蘇家少爺的身分,長久在品茗居佔一個一房難得的包廂,也非是什麼難事。
雖然他對葉詠慈等一干世家千金舉辦的詩社興致不高,不過卻很清楚這些平日過著富貴生活的豪門閨女,是他品茗居不可或缺的顧客來源。
葉詠慈當日於蘇三小姐的賞花宴上嚐到那些新鮮的點心後,便心下決定,自己的生辰宴也必要請到這點心師父才好。可不管她怎麼對蘇三小姐旁敲側擊,都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直到聽見品茗居來了先點心師父的傳言為止。
不需要蘇雁鳴刻意引導,吃過那四品新點心,確認了味道和蘇府的一模一樣之後,葉詠慈立即喚來小二,請求要見那點心師父一面。
這原就是蘇雁鳴的計畫,不一會兒,年輕的點心師父端著一碟色彩繽紛的棉花糕走入。這是沐塵和老爺子嘗試了兩三天的成果。他們以蛋白和魚膠為底,另外準備了莓汁、蜂蜜、青茶、橙汁等各色染料,先將糖水和魚膠一起煮融,再將蛋白打至發白且微硬的程度,再倒入煮好的魚膠糖水拌勻,分成四份,分別加入染料。最後準備一個六吋見方的蒸盆,將四份魚膠糊置入蒸熟後,再灑上芝麻糖粉即完成了這色彩誘人,口感綿密的新奇點心。
沐塵和老爺子都很清楚,如果想要引這些官家小姐的喜歡,美味只是基本,新鮮感和精緻度都是不可或缺的條件。
果不其然,這棉花糕一登場,就受到葉詠慈的喜愛,一旁陪她過來的其他是詩社成員,除蘇雁鳴外,還有兩位姑娘一位少爺,皆露出驚豔的表情。
沐塵表情柔和,態度謙和有禮地一一介紹了他的作品,加上蘇雁鳴在一旁時不時出言幫襯一下,很快地就和葉大小姐說定了生辰宴的點心生意──當然,細節部分就要交代給何掌櫃了。
這陣子以來,類似的貴客沐塵已經見過不少,有了老爺子在裡訓練,又有蘇二公子在外提供機會,不過半月過去,沐塵自覺已經脫胎換骨,增了不少自信,也靠著這些機會,認識了不少權貴。而他實際上是曹家少爺的身分,雖然蘇雁鳴說了,會將之當做商業手段宣揚出去,可及至今日,卻倒還未行動,不知是否是因為另有所圖的關係。
被發現少爺身分,或許一時會被認為是自墮身分的作為,可……就是祖爺爺,也是從一個麵攤學徒開始成家立業的,比起原來那個什麼都不會的自己,今日有一技傍身,就有機會翻身。
不過他的曹家人身分,卻意外地在蘇二公子的計畫外,被揭發出來。
 
沐塵正恭候一邊聽著大小姐貴公子們評鑑自己的點心時,忽地有人不請自來,逕自掀簾入內,以著引人好感的笑聲當做開場白:「哎,聽說蘇二公子在此,必定要進來親近親近一下了。」
來者正是羅弘。今日他一身紫紅緞面繡金線菊花蜂蝶紋長褂,髻上束著一個紫金冠,了條滾金邊同色綢帶順著散落的髮而下,氣派當中又顯富貴,加之他面如冠玉,器宇不凡,一時間廂房內的姑娘們均感眼前一亮,心讚好一個俊朗男兒。
羅弘雖性喜男色,不過只有至親至信之人才熟知其事,他雖作風大膽,但實際卻是心思細密,從不去招惹他無法全權掌控的人物,比方沐塵,不過是個曹家最不受待見的庶子,就算事情敗露,被犧牲的也是對方。比方葉小少爺,雖然是個受寵的嫡子,但性子高傲,一旦自己厭倦對方想要離開,依照其愛面子的性子,萬萬是不敢將自己在男人伸下宛轉承歡的事洩漏出去的,反而會比他更保守這個秘密。
他就是吃定這些少年們的膽小怕事,引誘他們沈淪慾望難以動彈,每一次征服的過程,對羅弘來說,都是讓他心情愉快的樂子。
羅弘一進門,便見沐塵身子一僵,不禁滿意地抿起嘴角。不過他裝作沒有發現到他,逕自走到蘇家二少爺的面前,打了一揖,姿態謙恭有禮:「蘇二少爺,頤王宴後,不知您是否還記得羅弘?」
今日蘇雁鳴一身菱紋錦白衣,一柄白玉釵鬆鬆挽著髮髻,坐姿鬆泛地倚在貴妃榻上,姿態有道不盡的風流。見他闖入,只微微點了點頭,面上猶帶著動人的笑意。
羅弘見他如此美態,骨頭一酥,一串搭訕的言語就要滾出舌頭,卻幸而他神智清楚,趕緊停下,以免犯下大錯。
他不是第一次見蘇雁鳴,也不是對這樣俊俏的公子毫無興趣,實在是蘇雁鳴的身分之高,非是他一個商場打滾的商人可以染指的,且蘇二公子在京城中有多少紅粉知己那是出了名的,想要以男色勾引他入鞘,那可是自找麻煩。
和蘇雁鳴打完招呼,繼而便對其他世家千金公子拱手行禮,他的言詞懇切,人又生得一表人才,隨即便得到了眾人的好感。對於他闖入廂房的無禮舉措,瞬即淡忘。
羅弘心中暗笑,這就是他和曹沐塵之間,天與地的差別。
他狀似不經意地一個回頭,忽地像是十分驚訝地「啊」了一聲:「你……你不是沐塵嗎?沐塵,那日你被趕出府中,姊夫十分擔心,已經找你很久了!」
少年的身體晃了一晃,隨即強自鎮定下來,他咬著下唇,老爺子在他耳邊怒道:「鎮定,別怕了這禽獸了!」
沐塵微微點頭,下意識瞥了蘇雁鳴一眼,他的老闆看似不甚在意,不過目光卻明顯放到這邊來了。
不只是蘇雁鳴,羅弘這一喊,眾人的目光也都聚了過來。
「羅公子、沐塵師父,這是怎麼回事?」葉大小姐好奇詢問。
羅弘早已在肚裡擬好說詞,立即答道:「沐塵是我妻子的庶弟,當日我上曹家提親後,沐塵和我便熟稔了,我們關係極是親近,可前些日子,聽我妻子說,沐塵他犯下、哎、總之他被趕出了曹府,我十分擔心他的安危,一直在尋找他的下落……」
接著他走到少年的身邊,伸手握住少年的肩頭,享受著少年在他手下的顫抖:「沐塵,我終於找到你了。跟姐夫回去吧,不要再讓你姐姐擔心你了。」
少年一個矮身,讓那靠上的手落了個空,好不容易鎮定下來的心緒,又翻滾起來。
羅弘見他躲避自己,心中便有些不喜,可聲音還是十分溫柔,用著當初還沒有翻臉時,哄著他時的音調道:「沐塵,我知道你對姐夫有誤會,姐夫不怪你……可你姐姐想你想得緊,快跟我回去吧!」
這番言詞關切,情意晏晏的模樣,讓在場的世家小姐們紛紛受到感動,其中一位忍不住出言道:「沒有想到沐塵竟出自曹家!曹家的瑞豐樓乃京城第一食肆,難怪沐塵能做得這一手好點心了。既然你羅公子是你姐夫,又尋你這麼久,總該和他回去見見令姐才是正理。」
沐塵心中湧起一股荒謬之感,這人到底在說些什麼?姐姐?姐夫?想起曹喻霓在老太太面前毫不留情地指摘自己低賤下作,無恥勾引她的未婚夫的狠厲眼神,想起羅弘在拋棄自己時,那輕描淡寫、任身邊家丁狠踹自己的無情身影,今日還真虧他能這般睜眼說瞎話。
「做得一手好點心?」羅弘聽到此言,心中狐疑:「沐塵?」
葉大小姐聽出他的疑惑,笑道:「羅公子可知品茗居近日最熱門的點心出自誰手?正是這位沐塵啊!」
羅弘一愣,品茗居最近推出的幾品點心,他帶著葉小少爺來不知已經吃過幾次,讚過幾次,沒有想到,居然是出自……
「沒想到沐塵竟能做得一手好點心,我倒是、不知道呢。」羅弘笑道,眼神卻微微陰沈下來:「沐塵瞞著我的事這麼多,姐夫真傷心啊。」
少年一邊和老爺子保證自己能撐得下去,一邊組織了一下言語,正想要回話時,羅弘卻將他的手握住,像是一臉感動地看著他,卻背對著其他人,對他舔了舔上唇。
沐塵怎不明白他的意思,下意識退了一步,這才短促道:「我和品茗居的蘇、嗯、何掌櫃簽了契的,不能隨意離開這兒……」
羅弘眼睛一瞇,見這少年眼珠快速瞥了一邊彷彿正在看戲的蘇二公子一眼,輕哼一聲,心忖原來救了你的貴人,居然是這蘇二少嗎?運氣倒好。也就是說,是因為有蘇雁鳴替你撐腰,所以敢拒絕我嗎?什麼點心師父,什麼簽契,明明就是個什麼都不會的懦弱之人,只能仰賴他人的鼻息存在!蘇二少爺對你的這種偶一同情心的關係,只需要輕輕一戳,就能捅破!到時候你還不是要來舔我的鞋子,求我操你?
越想心裡越癢,可面上還是裝得一副關心他的模樣:「這麼一說,我突然想到一事,或許和蘇二少爺,以及沐塵有關。」
蘇雁鳴眉峰一挑,嘴角的笑意沒有收起,手指像是不自覺地輕輕敲起貴妃榻的扶手起來。
因為調查過沐塵的關係,這個羅弘是個什麼貨色,蘇二少爺非常清楚。
見他無禮闖入,已經心下不悅,可當著其他人的面,他原就以不拘禮俗的紈褲形象行走京城,所以也不好多說什麼,反而倒想看看這傢伙,究竟想幹些什麼。
可先是見他對沐塵親親熱熱的又是扶肩又是握手,嘴裡還姐夫姐夫的自稱,蘇二少爺心中就有些不舒服,他將之歸類為見到人渣的自然反應,並沒有多想什麼。
他雖實際是沐塵的雇主,但在外人看來卻也只是品茗居熟客和廚子間淡如水的關係罷了,而他暫時還不想讓他人知道他的另外一面。
所以暫時,就只能讓這跳梁小丑再表演一下……蘇二公子伸了一個懶腰,姿態曼妙,在場無論是男是女,都不禁要被他奪去目光:「和我有關?」
這樣俊俏的男子,自己竟不可能得手……羅弘心中一嘆,卻語氣輕鬆道:「那日我雇了人尋找沐塵下落,卻聽得有人說……」目光一轉,又溜到少年身上:「說有一個樣子跟沐塵很像的少年,被一個貴公子救了,想來那貴公子,就是蘇二少爺囉?」
蘇雁鳴眨了眨眼,這雜碎眼睛倒利……不過那日觀者眾多,有傳言出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他還真沒有將這傢伙放在眼裡,就算被他知道了此事倒也無所謂:「是我沒錯,沐塵讓我三妹妹發現了一手好廚藝,這才將他介紹給何掌櫃。」
羅弘確定了事實之後,趕緊先對蘇雁鳴致謝,接著以著理所當然的語氣道:「哎,我妻子想這小弟想得緊了,今日就讓我帶他回去一趟,明日便將他送回品茗居,想必何掌櫃和蘇公子,不會反對吧?」
老爺子已經在他心中大大臭罵起來,少年身體微震,忽地感受到蘇雁鳴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他看向對方,那目光清澈溫和,並不若他所想像的那種輕視眼光。
「沐塵,你怎麼說?想跟著你姐夫去嗎?」蘇雁鳴溫聲問道。
不知怎的,少年的心情突然平穩了下來。
生意重要,老闆的臉面重要,若是沒有老爺子,沒有蘇二少爺,他老早已經死在不知名的角落,無人知曉,無人關心。
所以至少他還能做到,不替蘇二少爺找麻煩這件事。
「我明白了,姐夫。」在羅弘放光的眼神當中,少年低聲回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