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90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焉知非福 九 賞花宴的點心

  賞花宴的點心
 
蘇府三小姐蘇庭玉,是蘇大少爺蘇爾維的嫡親妹妹,今年年方十五,這賞花宴,是她及笄以來,第一次以自己的名帖舉辦宴會。蘇府於京城中是何等權貴人家,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宴會,求帖欲參加者卻比蘇庭玉自己想的要多上很多。
從發帖出去的第一天開始,蘇三小姐就陷入了輕微的憂鬱當中。她參加過幾次其他千金小姐辦的宴會,在吃食飲品上,莫不都是挖空心思、爭奇鬥巧的,而她身為堂堂蘇府千金,若是拿出來招待眾人的點心太過平凡常見,那也太丟人了!
不是沒有想過去請名店的點心師父包宴,可蘇庭玉心中想過一圈兒,她覺得可以的都已經被其他人捷足先登用過了,就是味道可以,在「取巧」上面,就已落入下乘。
走投無路之下,她的大丫鬟金荷從二少爺院子裡的雪棋口中,聽見了有關沐塵讓二少爺讚了的手藝,這才薦給了三小姐──蘇二少爺向是個嘴刁的,能得他賞賜,必然是個好的。且反正是自家廚房裡的下僕,就算做得不妥,也好打發。
所以當硯子領著沐塵過來的時候,金荷見這人生得倒是齊整美貌時,心頭湧起一股不妙之感。
蘇二少爺,莫不是看在眼裡,愛在心裡,導致嘴裡吃的無論好壞,通通都變成了美味……
對於蘇二公子的「壞習慣」,整個蘇府都明白得很。
不過人都來了,而且三小姐正等著驗收成果……金荷姑娘心下一嘆,還是點了點頭:「隨我進來吧。」
 
三小姐住的香馨閣,是個種滿四季各式花卉的院落,就是在大雪紛飛的深冬,這院子裡也有七八株老梅吐芳可賞。這剛剛入秋時節,乍一入院子便能聞到濃郁的桂花芬芳,接著走入院中,就能見在欄杆上、庭院裡,錯錯落落置了不少陶瓷花器,各式罕見菊花正爭奇鬥艷地盛開著,想必就是幾日後的賞花宴的觀賞對象。
「白毛獅子、殘雪驚鴻、點絳唇、墨牡丹、黃毛刺……好傢伙,這兒都是珍品啊!」曾經是愛菊人士的老爺子在曹沐塵的身體裡激動萬分,「吶,竟然還有金背大紅!」
老爺子難得這麼激動一回,曹沐塵於是貼心地將腳步放得慢一些,讓老爺子能多欣賞一點。
「怎麼?」能當上大丫鬟的姑娘個個都是人精,沐塵的速度才稍慢半步,金荷已經半回過頭來。
只見那少年滿臉驚艷地看著庭院裡的各式奇菊,口裡的喃喃自語仔細一聽,好似是:「這不是一盆價千金的紫龍臥雪嗎!?」
金荷心中一詫:「你倒是個懂菊花的。」
「呃,皮毛而已。對不住了,金荷姐姐,我只是一時被這些花兒迷了。」差點衝出來的老爺子趕緊歸位,沐塵抓緊了手上的竹籃,快步跟了上去,不一會兒,兩人便到了廳前。
金荷朗聲道:「小姐,我將給您評點的點心和那做點心的小師父一齊帶來了。」接著回頭對沐塵道:「進來吧。」
 
金荷打起雪白珠子串成的簾子,沐塵緊跟一進門,便感到香風撲面而來,一個身著粉紅纏枝勾蓮織金綢襖兒,雪白菊紋襦裙,頭挽一個百合髻,上插一支鎏金蝴蝶銀簪的美貌女子,正坐在桌邊,一臉期待地看著他……手上的竹籃。
「快拿出來我瞧瞧。」三小姐庭玉催促著:「時間緊得很了。」
金荷趕緊從沐塵手中接過竹籃放到桌上,翻開油紙一瞧,忍不住輕呼一聲。
「怎麼了?」蘇庭玉已經坐不住了,連忙站起身湊近前去:「哎呀,這點心真好看!」
沐塵一看這主僕兩個的反應,心就安了一半。老爺子說的果然沒錯,女子就是喜歡精巧好看的東西。
金荷將籃子裡的點心一一取出,一共四品,金橙紅粉四色,顯得繽紛活潑,而又深合秋色意象。
「這點心當真都沒有看過呢。」蘇庭玉高興地道。
「難怪這廚房小工說想親自為小姐介紹。」金荷也笑了起來:「快過來和小姐說說吧。」
 
沐塵一個傾身,步了上前。
他與老爺子已經將介紹詞兒都商量好了,他也背得極為熟稔。
「這第一碟,叫金桂秋色,是以蜂蜜紅豆餡兒做底,再以桂花醬拌入石花膠中凝結成凍,並以新鮮桂花瓣以糖水燙過後點綴其上,是一品帶有秋季風味的甜品,也是四品當中味兒最清淡的,三小姐不妨先嚐嚐這品。」
見他說得頭頭是道,蘇庭玉和金荷兩個,已經心服了一半,讓個二等丫鬟取了小匙過來,三小姐率先吃了一口:「果然清甜爽口,好吃。」
金荷也嚐了一口,她伺候三小姐多年,嚐過的各式點心不少,這好吃又好看的點心,確實並不多見,不免又高瞧了沐塵幾分。
「接著是這橙花蒸蛋。」沐塵見兩人將一個桂花凍三兩口吃個精光,心裡也有了底氣,接著指著另外一個碟子道。
這碟子裡的點心,是四品當中最讓兩位姑娘眼睛一亮的。沐塵將一只鮮豔的橙子從蒂頭部分割開一個頂蓋,將裡面的果肉挖空,接著注入蛋液蒸熟。淺黃色鮮嫩的蒸蛋配上橙子鮮豔的顏色已然十分討喜吉祥,不僅如此,那蒂頭頂蓋部分沐塵也保留了下來,在蒂上還帶著一片鮮綠的葉子,更顯得可愛別緻,看著就挺喜慶。
不等沐塵解釋完,那三小姐已經忍不住將小匙深入橙子皮中,挖了一匙蒸蛋送入口中:「咦,是甜的蒸蛋?」
「正是。」沐塵點頭道:「我將橙子的果肉榨成汁,拌入蛋液之中,並摻以牛奶和蜂蜜,讓這蒸蛋除了外觀外,本身也能充滿甜橙與奶香的風味。」
「這也好吃。」從剛剛開始,三小姐已經說不出好吃以外的形容了。與金荷兩個,一口接一口,不刻便將一整個橙子的蒸蛋吃個精光。
「接著是這冰糖紅梅。」沐塵再指向了第三碟,「這點心的發想來自市井中常見的小吃冰糖葫蘆,我採用了萬師父所醃的紫蘇梅果做材料,這紫蘇梅是去年的新鮮冬梅醃製而成,比起較硬,個頭較大的山楂果,這醃得酸甜彈牙的梅子,更適合小姐們邊賞花邊取用。」
這品點心是當中作法最簡單的,也是唯一一個是少年沐塵自己想出來的品項。
沐塵先將紫蘇梅一個個取出去子,再塗上一點點的豆沙增添風味,然後用事先準備好的,雕刻了各式花朵微雕的牙籤串起,一小串裡有兩個梅果。
接著他將冰糖熬化,攪拌至濃稠狀態,再將一串串梅果放入蘸上滾熱的糖漿,接著迅速放入冷水當中,使其凝固,變成硬脆的口感。
三小姐和金荷一人一顆梅果分了一串冰糖紅梅,又酸又甜的滋味讓人口底生津,一個一個的尺寸又讓姑娘們吃起來很沒有壓力。
此三項好吃又顏色鮮豔的點心,已經完全征服蘇三小姐的味蕾,可最後一道點心,卻是她乍見之下,最為期待的一道。
原因無他,這道點心外觀看起來就是一朵盛開的牡丹,顏色粉嫩,雕工精細,與其說它是一道可吃的點心,不如說是一件精巧的藝術品。
「這最後一品點心,名為合歡牡丹。」見三小姐一臉期待的樣子,沐塵也不禁微微一笑:「是以糯米團衣混了莓汁染色,再捏成一個小碗狀,以剪子剪出花瓣的形狀,再淋上薄薄的糖水將花瓣的部份定型。至於這花蕊部分,則是將紅白二色的小湯圓入鍋油炸,再裹上花生粉,一朵牡丹可放上五顆。」
兩個姑娘都聽得懵了,相互對看一眼,還是三小姐先伸出了手,用小匙舀了一顆湯圓送入嘴中,嚼了一嚼:「這炸湯圓是過節或喜慶時常吃的東西,可誰也沒用這麼漂亮的東西裝過啊。」
「謝三小姐稱讚。」沐塵退後一步,低下了頭:「這牡丹花碗也是可食的,味兒帶著野莓的酸甜與糖衣的脆感。希望這四品點心,還能讓三小姐滿意。」
什麼滿意,根本是滿意至極。三小姐從方才臉上就一直帶著驚嘆與笑意,連忙讓金荷拿了一個鼓鼓的荷包給他,順便也賞了出主意的金荷一對赤金雀兒鐲子,「這下子本小姐的賞花宴,足夠傲視那些搶先辦了的人了。」
 

 
沐塵得了足有五兩銀子賞金的荷包逕自歡喜不已之事暫且不提,蘇三小姐的賞花宴,則在眾所矚目之下,於幾日後一個秋高氣爽的午後舉辦。
一般來說,這樣舉辦在內宅,又屬於千金小姐們的宴會是不會有男賓存在的,不過有大批鶯鶯燕燕美人兒所在的地方就有蘇二公子的蹤影,自家妹妹的宴會,他想過來看看坐坐,那也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
不可否認,這一眾未婚女子對於蘇庭玉的賞花宴如此趨之若鶩的原因,除了家族樂見自家女兒和蘇家交好之外,有機會接觸到風流倜儻,至今未有婚配的蘇二少爺蘇雁鳴,也是很大的誘因。
明知自己是未婚姑娘們眼中的一塊上好肥肉,蘇二公子仍著了一身應景的絳色菊紋織金緞深衣,外罩水色竹葉紋紗袍,挽得乾淨整潔的髮髻上插著一支碧玉鑲珠簪,大步踏入馨香閣時,比身為主人的蘇庭玉更光彩奪目。
蘇三小姐一見這孔雀似招搖華麗的二哥來了,心中就是大翻白眼,面上還是保持著大家閨秀的面具,微笑迎上:「二哥今日怎得空來了?」
「三妹妹這裡將京城裡最美的姑娘都聚來了,我不厚著臉皮來開開眼界,更待何時?」
這樣輕佻的話語,從丰神俊秀的蘇二公子的口中說出,不但不讓人起反感,還讓少女們的心兒都化開了,在大膽向前和故做矜持之間猶豫不決起來。
未婚姑娘們的煩惱從來就不是蘇雁鳴所在意的,事實上,他覺得站在一定的距離欣賞美人兒們顧盼生姿、嬌聲燕語的模樣,更勝將自己參與進去。蘇二公子有太多因不小心親近了些,而被誤會的經驗。這風流公子的眼色其實高不可攀,卻偏偏要弄出平易近人的樣子,才是他身纏眾多女子情思的主因。
蘇雁鳴擇了三妹妹所在的亭子而去,隨意四看,幾個京城世家的女兒們確實都到齊了,比他想像中的人數更多,且這些名門閨秀們在院子裡或坐或立,說說笑笑,偶而還可以聽見小小的驚呼聲此起彼落。
蘇二少爺逕自坐到自家妹子身邊,輕笑道:「三妹妹,恭喜妳了,第一次辦宴便如此成功。」
「這還要感謝二哥的慧眼視英雄呢。」蘇庭玉瞅了這風流哥哥一眼道:「若不是找到了沐塵當我的點心師父,這賞花宴就得遜色幾分。」
沐塵?
這一次,蘇雁鳴當然還記得這個名字,也記得這個人的模樣。他的笑意加深,心頭卻是一頓,便定睛看起錯落放在石桌石几上,色彩繽紛的點心。
光是那精巧可愛的模樣,就讓蘇二公子暗讚一聲,這少年倒深諳女子心理,知道姑娘們抗拒不了這模樣深具巧思的點心。接著他狀似隨意地各取了一些品嚐,味道各有特色,層次分明,偏酸甜的設計明顯也是配合了這賞花宴客人的喜好定下的,就是他一個堂堂男子來吃,也覺得十分美味。
自己的直覺,似乎並沒有錯。
蘇雁鳴兀自風流一笑,不知又奪了多少京城姑娘的一顆芳心。立在他身邊伺候的雪琴和雪棋,不知怎地,卻覺得少爺的心情比他表現出來的還要更加愉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