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焉知非福 八 老爺子的計畫

  老爺子的計畫
 
將人喚到跟前,蘇雁鳴不無可惜地輕嘆。
這俏模樣若生在女子身上,該是多麼賞心悅目之事,可惜生在男兒身上,那梅花花瓣一般白皙、柔軟的顏色,怕是維持不了太久了。
「在廚房待得如何?」蘇二少爺語氣柔和地問道。
曹沐塵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少爺,心中不自禁顫了一顫。
他不曾想過男人也能如此俊俏風流,不知怎地臉上就熱了一熱,低頭吶吶回答:「還好,多謝蘇少爺相救。」
見他這羞怯模樣,蘇二公子心情更好了些,想起幾個月前這孩子曾在他面前說要以身回報的模樣,還被自己誤會了的事,不禁又是一樂:「小事一件,倒是,你點心做得很地道啊,曾拜師沒有?」
少年猶豫了會兒,才道:「曾從家中長輩學過。」
「你家裡那位長輩,是瑞豐樓的點心師父嗎?」蘇雁鳴笑問。
少年和老爺子一起被嚇了一跳,沐塵聽見老爺子在他腦子裡笑讚:「好個刁鑽的嘴,我改了些配方倒還是沒有瞞過。」
但除此之外,老爺子並沒有指示他要怎麼回答,少年想了一想,回答:「算是吧。」
蘇二少爺對他的答案也不甚在意,笑笑地指示了一邊的丫鬟:「雪棋,妳去拿兩個荷包賞他吧,這麼好的味道,以後要多多做給我吃。」
因為這點心其實不是自己所做,少年被讚得有些心虛,收下荷包時踮踮那重量,曹沐塵沒有概念,老爺子的聲音已經響起:「好傢伙,這一個荷包少說也有三兩吧,倒挺闊綽。」
「多謝二少爺。」少年將荷包收進懷中,一個長揖,便見蘇二公子擺了擺手,讓雪畫姑娘把他領出去了。
「唔……」
見沐塵還立在原地不動,雪畫看了自家少爺一眼,見少爺兀自翻起書來沒有反應,便伸出纖纖玉手推了推少年的肩:「走吧。」
還是說不出口……曹沐塵低著頭,老爺子沒有說話,於是他跟著侍女姐姐的腳步,便出了夢蝶莊。
 
少年一轉身,蘇雁鳴才將目光從書上移到對方的背影,若有所思。
「少爺?」雪書好奇一喚。
「這孩子,性子好像跟我想的不太一樣啊。」略微沉吟,蘇二少爺食指敲敲自己的額:「當時明明是個有主見的,怎地今日再見,好似有些糯軟?」
「似乎想對少爺說什麼似的。」
「是啊……」蘇雁鳴的目光一直瞧到那纖細的身姿隨雪畫走出院門為止,自己都沒有發現地,輕吁了一口氣。
 

 
「祖爺爺,不是我不說,而是這樣、未免太失禮了……」
夜深人靜時,曹沐塵照舊溜進廚房練習時的休息時段,他輕聲對老爺子解釋道。
其實老爺子並沒有責罵或催促他,相處了這些日子以來,曹沐塵漸漸發現,這老爺子跟他過去遇過的長輩都不太一樣──雖然以他的情況看,能遇到的長輩也不太多。
老爺子身為堂堂曹家發家的第一代,在現今曹家提起,莫不要正身鞠躬尊稱一聲「太祖」的,人說他深謀遠慮、目標遠大,讓曹家能從士農工商的排行當中,從最底一躍而至最高,不僅讓整個曹家富起來,同時也目光精準的讓子孫讀書踏入仕途,翻轉家族的社會地位。
曹沐塵也聽說過曹家祖爺爺的發跡史,當時也只是把他當成一段過去的歷史聽聽而已,沒想到本人居然附到他的身上,而且──「好吧,也許是祖爺爺我太急了。」居然在重孫子面前反省自身:「你的性子畢竟和我不同,仔細一想,與其貿然離開,不如先賺點銀兩傍身,對你來說反而容易些。」
不管後人如何評價曹老爺子,一個能夠從麵攤學徒一路爬升到食肆帝國程度的男人,必然有其過人之處,只是並不是那些冠冕堂皇,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的故事不同,曹老爺子從年輕時候,就是個身段柔軟,性格圓融,把握實機趁勢而起的機敏人物。
他除了指導著重孫子那曹家已然少有子孫繼承的烹飪技藝外,一邊還替這性子軟弱的孩子,謀畫未來的路。
蘇家的飲食環境雖然比曹家要好些,但沐塵畢竟是少爺出身,偽裝奴籍確實不是長久之計。
少年將白日時蘇二少爺賞下的兩個荷包,以及趙嬤嬤後來也分給他的一個荷包一併打開,數數居然有六兩半,老爺子笑道:「這可比當年祖爺爺我從家鄉到京城來時多一倍啊!」
當然,當年的物價、環境和現在都不相同了,老爺爺仔細對曹沐塵說明道:「就是從一個最小的路邊舖子開始,算算也要三十兩銀子才能成事,若是你晚上還要賃個地方睡覺,那就得再加個十兩,共四十兩銀子,咱們存到之後,再走吧。」
少年嗯了一聲,在惶然無措之時,祖爺爺幫他做決定他沒有反對的理由,他想著祖爺爺對自己的關切,心裡有些溫暖,又想著剛剛才學到的菜式,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實際練習看看,一邊想一邊就直起身子,繼續拿鍋鏟練習起來。
溜回房裡睡覺時,月已上中天,鑽進被窩中不到一會兒便鼻息酣然,一夜無夢。
 
翌日起,曹沐塵的點心手藝,確實在廚房裡得到了重視。
他沒有那麼簡單就可以取代點心師父的地位,趙嬤嬤將他從最低層的火頭工作提昇至點心師父的助手,進廚房這幾個月來,他第一次可以擔任處理食材的工作。
曹沐塵有些興奮,而他略微生疏但還算仔細的手藝,令原本心中如臨大敵的點心師父稍稍放下了心,那些個廚娘們一個個把他的手藝誇上了天,說什麼不但讓整個廚房受到賞賜,還得到二少爺的親自召見──可今日一考校,就是個手藝還算可以的小子而已。
點心師父姓萬,是個年約四十的中年男子,若非聽見沐塵點心極受好評的風聲,他也不必在風寒初癒之時,冒著將病過給他人的危險,急忙來上工。
萬師父指示沐塵清洗、烹煮糯米,做出綿密彈牙的團子,接著剝桂圓、蒸棗泥,讓沐塵將棗泥桂圓一起包入糯米團中,捏出一個象頭的形狀,最後再裹上芝麻,下鍋油炸。
這點心名為「象鼻子」,是傳統的宮廷點心之一。
見那糯米團還有剩,萬師父看了沐塵一眼:「既然你手藝很好,不若這另一款點心,你利用這剩下的團子試試?」
無論萬師父的意圖為何,送上門來的機會,沐塵不可能錯過。
這一次,老爺子沒有主導他,反正時間還很充裕,大可以讓他自己試試。
少年看了看點心食材櫃子裡的材料,略想了一下,在心裡對老爺子道:「我吃過的點心不多,但記得有年除夕,曾經在餐桌上吃到一種名為愛窩窩的點心,做這可好?」
老爺子嗯了一聲:「你對吃食的見識太少,這愛窩窩是極普遍的點心,一般吃食店裡都能吃到,罷了,依你現在的程度,能做好這個也算不錯的了。」
於是沐塵開始動起手來。
首先先用蜂蜜泡了一小籃的雞心紅棗,再搗了赤豆沙核桃內餡,將餡包入,變成一個個雪白的糯米糰子,最後將蜜漬過的雞心紅棗壓在糰子之上,再灑點白糖霜粉,便完成這簡單的點心「愛窩窩」。
萬師父見他做得中規中矩,做的也不是什麼特別的點心,在失望當中又有些安心,夾了一個吃進嘴裡,味道倒是不錯,但畢竟就只是愛窩窩而已。
 
沐塵的存錢之旅,便從此展開。他在廚房的月例一個月是二十文錢,一百文錢可換一兩銀子,也就是說,五個月才能存一兩。目標的四十兩銀子扣除已經拿到手的六兩半,他還得存三十三兩半,也就是說,在沒有任何額外的賞賜之下,他得在這裡幹個十四年左右,才能達到目標。
少年一算之下,非常灰心。他今年已經十六歲,再過個十四年,難道得等到三十歲才能完成目標嗎?
「傻子,」老爺爺在他耳邊罵了一聲:「有你那麼直腸子的嗎!」
 
很快的,第二次賺錢的機會就降臨在沐塵的面前。
將沐塵私下找出去的小廝名叫硯子,「聽說你點心做得不錯,還曾經得過二少爺的賞?」
少年點點頭,有些遲疑地道:「硯子大哥有什麼事嗎?」
那小廝嗯了一聲,這才小聲道:「我是替三小姐身邊的大丫鬟金荷姐姐來問的,三小姐十天後要辦個賞花宴,邀請京裡許多名媛千金來府,三小姐說已經吃膩了廚房的點心,希望能做點新鮮有趣又好吃的,金荷姐姐聽說了你的事,問你有沒有把握試試?」
沐塵聽罷,嚇了一跳,連忙回答:「我現在只是在萬師父身邊幫著打下手而已,那食材數量和品項都是固定了的,我就算想接下,也是有心無力。」
「這些金荷姐姐都幫你想好了。」硯子笑了起來,「你有把握接下就好,那些食材什麼的你今晚想好,明兒再告訴我,我來幫你採買。」
不必老爺子提醒,曹沐塵都能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
於是滿口答應下來,和硯子約了明天再見,便回廚房去了。
 
當晚他和老爺子兩個琢磨了一夜材料,老爺子興致勃勃地道:「這三小姐的宴會來的都是些富貴人家的小姑娘,自是不能用太尋常的食材,不過,姑娘喜歡的味道不管窮的富的其實大同小異,朝酸甜味兒走就沒有錯了。再者就是要精巧好看,讓她們一見就愛不釋手。」
曹沐塵對於老爺子連女孩子的喜好都懂這點感到非常佩服,回想一下,確實從過去和小蓼的相處當中,小蓼確實也對酸甜的點心如冰糖葫蘆之類的愛不釋口。
「所以,就先讓他幫你買這些東西回來練手吧。」老爺子愉快地列下清單來,讓沐塵去覓了紙筆寫下。
 
硯子拿到購物清單時,表情十分驚訝。
一則是因為他沒有想到這廚房小工居然識字,二則是因為那清單上的內容,和他想像的差距挺大。
「塵哥兒,你……這是當真的?」
沐塵露出微笑:「自是當真的,多謝你了,硯子大哥。」
硯子呆然點頭,拿著清單走出府時,這才喃喃道:「這小子的臉也生得太俊了吧,跟個姑娘兒似的……」
 
三日後,硯子又上門來找沐塵。
少年已經站在廚房後門口等著了,由於事先已經和萬師父和趙嬤嬤都打過了招呼,在不影響原本的工作之中,曹沐塵得以多了許多時辰待在廚房裡研究新點心。
硯子見沐塵手裡提著一個竹籃,上面以乾淨的油紙緊密覆蓋,裡頭想必就是要讓三小姐試吃的點心,「東西給我吧。」
「硯子哥。」沐塵露出一點懇求的表情:「我能和你一起過去嗎?」
硯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怎麼著?」
總要有機會見到這三小姐,得到賞賜的機會才比較多嘛。沐塵當然不能把心中的實話告訴硯子,只道:「這些點心我特別花了些心思,想將其中典故,解釋給三小姐聽聽,這也能給三小姐的賞花宴上添一點點樂趣。」
這小子心思倒還不少,硯子瞥了他一眼,「你跟我來吧,至於三小姐要不要見你,得要問過金荷姐姐才知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