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焉知非福 七 可以讓我試試嗎

  可以讓我試試嗎
 
夢蝶莊的雪畫姑娘出現在蘇府廚房的時候,只要是識得她的,莫不嚇了一大跳。
就算不認識她,見這姑娘身著暗紫串枝海棠花緞褂子,簡單的髮髻上插了根赤金蝴蝶簪子的貴氣模樣,也知這姑娘必是府中哪位主子手下極得寵的大丫鬟,是萬萬不可以得罪的。
趙嬤嬤收到通知,立即快步迎了上來,滿臉堆笑道:「雪畫姑娘,今兒怎得空上廚房來了?您是金貴人,這廚房油灰氣味沾上了怎好,您差人吩咐一聲,讓嬤嬤我過去找您得了。」
蘇二公子的四個大丫鬟,個個貌美如花,性子卻各不相同。雪琴穩重、雪棋活潑、雪書溫順、雪畫則是個心思細密、聰穎圓滑的,只見她嬌笑一聲,讓樸實無華的廚房灶間頓時景色一亮,剎那間鳥語花香起來。
「趙嬤嬤太客氣了,咱們都是做下人的,替主子跑腿是分內之事。」雪畫頓了一頓,又道:「二少爺讚了今天的點心,特地賞了東西給廚房。吶,快端上來。」
跟在她後頭的兩個二等丫鬟,一人捧著十來個各放了半兩銀子的荷包,一人則提了一大籃的紅豔豔的橙子。「荷包就讓趙嬤嬤分下去吧,這橙子是自家莊子產的,甜得很,前日才送到主子這兒,二少爺吃著香甜,也吩咐要給大家嚐嚐。」
「這……做好點心是廚房的本分,二少爺實是太慷慨。」趙嬤嬤心中大喜,立時叫了兩個廚娘來接,又看那雪畫雖是笑吟吟的,但顯然仍有話未曾說完。
「雪畫姑娘,這還有事要吩咐?」
夢蝶莊的大丫鬟想起不久前主子對點心的讚語:「這桂花糕香氣宜人、清涼爽口,芸豆卷兒精巧可愛、綿密細膩,芝麻團子炸得彈牙可口、香氣四溢,此三樣看似簡單,卻層次頗豐。可我怎地覺得,味道都有些熟悉呢……」
「少爺的意思是?」
「妳們也試試。」
雪畫自己也各分別吃了一口,便明白了少爺的意思。
 
「趙嬤嬤,這點心,應當不是原來的點心師傅做的吧?」
蘇府廚房的大管事,愣了半瞬,便趕緊回頭喊起人來。
 

 
跟在雪畫姑娘的身後,曹沐塵有些忐忑不安。
自從他「清醒」過來之後,老爺子便將身體的主導權還給了他,自個兒退到後頭,指點他許多做事的方式,以及做人的道理。
他從一個什麼都不會的無用之人,漸漸知道了斧子的拿法、劈柴的技巧,雖然將一雙手磨出了水泡和繭,但咬牙忍耐,卻也是他不多的優點之一。
他學會了生火的訣竅,理解了要如何控制爐火的大小。每天的勞力活和足夠的飲食讓他的身體不僅抽高,而且精實起來,雖然還是不怎麼長肉,不過現在的他,已經能一口氣抬起兩捆柴薪,來回柴房三四趟而面不改色,這是過去的自己想都想不到的變化──畢竟還是正年輕的軀體,老爺子想改造起來,並不太難。
當他學會這些,身體也強壯了點後,老爺子開始說一要指點他一些別的東西。
一開始,曹沐塵是有些猶豫的。
「君子遠庖廚」幾個字,他曾經在曹家的族學裡學過。曹沐塵雖然是個被忽視到底的庶子,可但凡男丁,只要年紀滿了七歲,都要入家中族學念書,曹沐塵也不例外。在眾曹家男童當中,他還算是勤學的,原因無他,在族學裡可以與眾人一同用上一餐,比起飲食匱乏的青蕪院,是能讓他飽餐一頓的好地方。
可惜後來規矩改了,因為其他人覺得族學裡的餐食不好,畢竟各人口味喜好不同,他們更想回自己院子裡吃,於是曹沐塵只能按下心中失落,回到過去有一頓沒一頓的慘澹日子。
但無論如何,他學會識字寫字,也在族學裡,讀了四書五經,經史子集。他知道自己沒有參加科考的機會,雖還算認真,但族學裡的夫子給他的評價卻是平庸而已。他只是混混沌沌地活著,沒有目標,也沒有未來。看書念書,只是他在漫漫長日當中,打發時間過去的東西而已。
老爺子哼了一聲:「你道我曹家是如何發跡的?這東西你若不想學,那祖爺爺我也樂得輕鬆,既然你想一輩子都待在這兒當個奴僕,那我也不阻止你,畢竟人各有志,反正比起你原來過的日子,在這兒當個火頭都比當個吃軟飯的小倌兒有長進得多。」
曹沐塵只覺得心中被猛地一刺,倏地覺得自己果然實在是個無用之人。
連飯都沒得吃了,連命都被人取了,他還在想著什麼身分匹配、什麼愛恨情憎?就算自己還是原來的自己,就算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那個曾經在自己耳邊說過愛語的男人,充其量也只是想要藉此玩弄他而已,如此而已。那些他偷偷在心中想過的事,不過鏡花水月,一場虛空。
於是他在柴房裡跪了下來,咚咚咚地磕了三個頭。身前是堆積如山的柴火,心裡面對的,卻是一縷老爺子的魂魄。
「請祖爺爺教我!」他咬牙堅定地道。
「很好。」老爺爺露出笑意,手指憑空抓了兩下,這才想起自己已經死了,無法再抽上一口最愛的菸草。
 
不過身為一個低階的生火廚工,曹沐塵是沒有機會碰得了鍋鏟的,他只能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溜進廚房,跟著腦中浮現的提示話語,一次次練習著炒鍋要如何甩動,鍋鏟要怎麼翻炒,用已經準備丟棄的廢棄菜葉練習生疏的刀工──廚房裡的食材都是分配好的,有規例的,他不能亂動,只能從老爺子的形容當中,去想像每一道菜該是如何的美味。
直到這日,因負責點心的師傅染了風寒的緣故無法上工,趙嬤嬤於是請了幾個廚娘留下,要她們一同想想要做什麼點心,滿足主子們下午時段的需求。
可做菜燒飯和製作點心實是兩種不同的專業,廚娘們做出來的味道就連趙嬤嬤自己吃起來,都覺得欠缺某種火候,更不用說要拿去讓主子們吃了。
正想著該如何是好,甚至已經考慮起委託外院的小廝幫著跑一趟瑞豐樓買的時候,有人自告奮勇。
沐塵這個小伙子,在廚房裡出入看著不起眼,但其實倒挺讓人留心的。他看著年紀很小,卻生得細緻靈動,怎麼看都不大像會被安排在廚房裡的容貌。雖然有些寡言,不過見人都十分恭敬有禮,倒挺受廚娘們的喜愛。畢竟長得好看的人兒,只要性子不是太差,很容易就能討人喜歡。
在趙嬤嬤與廚娘們平日的觀察裡,沐塵並非是一個愛出風頭的,做事偶爾犯點小錯,但無傷大雅,總給人一種還嫩得很的感覺。這樣的他,此時居然怯怯地舉起了手,說話的聲音小得差點淹沒在一眾婦人的七嘴八舌裡。
「可以……讓我試試嗎?」
當然不可以。趙嬤嬤想,主子們的吃食安全,是比美味更重要的事,且她也已然吩咐了人出去買了。
可問題就在於,買的人居然空手而回。
「瑞豐樓今日生意太好,就算勻出一些給我們,那數量也是不夠整府的主子們分的,其他店裡的點心,小的不知道味道是否合用,不敢買……」
趙嬤嬤只覺得眼前一黑,這該如何是好?
「只剩下半個時辰……」眼神掃過廚娘們,最後才不得已地落在站在角落的沐塵身上。「你想試?」
也不知怎地,那少年發出的灼灼眼神,令她不自覺地點了點頭。
其實就是死馬當活馬醫罷了,趙嬤嬤原本也有了被主子們責怪的心理準備。
她親自盯著這小火頭製作點心,見他煮豆沙、揉麵團、包餡、蒸糕,一連串手法俐落嫻熟,毫不猶疑,堪堪在半個時辰之內,做出了三品點心出來。
「時間不多,」少年說道:「只能做些簡單的。」
廚房裡瀰漫著就連原本的點心師傅在的時候,都不曾聞過的誘人香味,趙嬤嬤心裡一動,拿筷子夾起一塊芸豆卷兒,放入口中。
芸豆卷兒並不是什麼罕見點心,它好吃的關鍵在於豆沙餡的「勻」和「細」,且切出來的斷面必須顏色鮮明,讓雪白的外皮裹著棕紅的內餡,呈現出層層雲紋的形狀來。
趙嬤嬤那點心一入口,便能感覺出口感外皮綿密內沙細致,卻又不至過於甜膩,反倒有些清爽之感,一時間不禁露出意外的表情:「太好吃了!」
少年沒有露出任何得意的樣子,只是有些理所當然地,點點頭。
第一次展露廚藝,自然不是原本的那個少年曹沐塵做的,為求保險,老爺子親自出馬上陣,前世雖多年不用自己動手,但一身本領卻是刻在魂魄裡的,忘都忘不了。
他不是為了要替這重孫兒在蘇府裡換個工作,取原本的點心師傅而代之,老爺子想的,其實是別的事情。
 
曹沐塵再度走進夢蝶莊,老爺子是第二次,小重孫兒卻是第一次。
他在曹家雖過得不好,但畢竟是巨富之家,倒也不至於會被這過分華美的院落驚呆,只是心中猶自糾結著老爺子交代的話,要怎麼跟這裡的主人說出口。
老爺子沒打算自己來,他認為現在的沐塵應當可以做到的事,他就必須自己來做。
老爺子既然能莫名其妙地附在他的身上,誰知何時又會無法控制地離開他,在那之前,曹沐塵必須隨時做好能自己獨自活下去的準備。
身為他曹瑞豐的後世子孫,就算終要回返曹家,也不能像隻灰溜溜的小老鼠般任人捏圓揉扁,必須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讓人迎回去才好!
老爺子說給他的目標,他覺得非常虛幻,可這幾個月下來學的東西卻是實在的,雖是最低階的,最為人所看不起的工作,但比起認字念書,這些反而更能讓他在俗世當中活命。
他曾經衝動地想過要死,不過現在卻一心只想好好活下去。
 
雪畫讓沐塵在小廳外等著聽候召喚,自己先走了進去。
雪琴已經停止了撫琴,去了衣箱櫥間替少爺搭配起晚些時候要更換的衣裳,雪棋雪書則湊在少爺身邊,一個拿著團扇搧風,一個正剝著石榴餵入少爺嘴裡。見雪畫進門,雪棋笑靨如花道:「如何?是否正如少爺斷言?」
雪畫切了一聲:「何必少爺來斷言,咱們一吃也知道那味兒和平時不同,有幾分瑞豐樓的味兒,但又不全是,倒比瑞豐樓還更佳。」
「所以到底是如何?」
「這嘛,」雪畫露出神祕的表情:「少爺不妨猜猜?」
蘇雁鳴放下手中書卷,他其實已經看膩了,不過是貪著丫鬟伺候的涼風和甜果,放任自己發了一會兒的懶而已。聽了雪畫之言,被提了興致,直起身來:「這有什麼好猜的,不過就是請了新的厲害師傅罷了。」
「這對,也不對。」雪畫搖搖頭:「這做點心的人,是少爺知道的人。」
「我知道的人?」俊俏的公子哥兒摩挲了下光潔的下顎,「我往來的都是些樣貌頂尖的美人兒,這些佳人擅琴會畫的多,愛詩能文的也不少,可做點心嘛……我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嗯……」
「少爺猜不出來的話,我便喚人進來如何?正在外頭候著呢。」
蘇雁鳴笑著點點頭,人走進來的時候,他眼睛一亮。
好個含羞帶怯,芳馨可人的俏佳人!
雖穿著簡樸,如漆長髮簡單紮在腦後,可站在貌美的雪畫之後,竟一點都沒有被比下之感。
蘇二公子一眼便被對方奪了目光,露出欣賞的笑意。
雪棋自是了解自家少爺的脾性,眉間微蹙,很快想起這人身分,轉而又笑道:「少爺,您可又別將沐塵認成女子啦!」
蘇雁鳴一頓,想起自己果真做過這麼一件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