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焉知非福 三 老太太是我兒媳婦

  老太太是我兒媳婦
 
此話一出,眾人皆笑了。
誰都知道,風流成性的曹三老爺,房裡什麼不多,小妾姨娘最多。
曹三老爺的正妻葉氏,是個愛權善妒的,除了自己所出的一子一女之外,容不下任何庶出子女,但凡懷了老爺的種的,皆都想方設法使其落胎,表面上總維持她寬大慈悲的假面具,暗地裡卻驅使那些粗使婆子不知收拾了多少無辜孩兒的性命。
而曹沐塵,就是在葉氏多年來的手段當中,唯一一個倖存下來的庶子。或許是他出生的時間,恰巧也是葉氏產女的時間,又他的母親當時只是一個地位卑微的二等侍女,被三老爺藏在位置最偏遠的青蕪院養著,不怎麼受到葉氏的注意,竟讓他的母親順利地產下庶子。
讓個下等婢女生下丈夫的孩子,已經夠讓葉氏生氣了,不想居然還生個了兒子!在未生之前偷偷弄死,就算旁人心知肚明,也不會有人多說一句,可已經生下來的男丁,就算母親出生奴藉,血統低賤,那也是曹家的少爺了,無論是三老爺還是老太太,誰都不會對謀殺一個擁有曹家血統的小男嬰之事坐視不管。
身為嫡母,將庶子養在她膝前是理所當然的事,葉氏一邊暗中出手弄死了曹沐塵的母親梅姨娘,一邊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做戲給丈夫和婆婆看,但凡自己同時出生的小女兒有的,小沐塵也會有一份,幾個月後,丈夫有了新的愛妾,婆婆的注意力也轉到其他房新出生的人丁身上,這算是落到她手上的嬰兒,就讓她隨意派了個婆子,抱到偏遠的青蕪院裡,刻意忽略地養著。總盼著哪天這嬰兒自己夭折,那才順了她的心
可惜天不從人願,就算是有一頓沒一頓的養,當年的嬰兒還是順利長大,只是性子被刻意養得懦弱膽小,在曹家愈發地失去了聲音。不需要嫡母再使太多手段,他就已經不討生父和祖母的喜愛了。
 
一旁的婆子笑得尤其大聲,一手叉腰一手指向瘦弱的青年做茶壺狀道:「原來你就是三老爺的那個懦弱八少爺啊!」曹家的排行從大房的第一個男孫開始,曹沐塵在整個家族當中,排行第八。「瞧這窮酸德性,哪裡算得上是少爺!」
在曹家,人人都知道──除了四個老爺和老太太之外──對這八少爺好,就是得罪三奶奶葉氏,好好整這八少爺一頓,反倒會明裡暗裡受到褒獎,也就是說,大廚房裡的廚娘們哪裡是貪他青蕪院裡寥寥的一口飯菜,其實根本就是被好好交代過不能給他好過的了。
被老爺子曹瑞豐魂魄依附的少年軀體,一時之間都被氣笑了:「聽過刁奴欺主的事,沒看過這麼誇張的。我就算穿著舊衣,吃不飽飯,憑著我身上的血脈,就還是妳的主子!妳這婆子是什麼東西,膽敢這樣和我說話!」
少年的音質仍輕柔溫潤,但語氣卻又衝又嗆,一時之間婆子們妳看我我看妳,都遲疑了下來,往方嬤嬤看去。
方嬤嬤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這最好拿捏的軟弱少爺正面削面子,眼珠子瞥瞥四周,發現大廚房裡的人都放下了手邊工作,看向這邊的動靜,心裡不禁暗忖道:這大廚房裡不知有多少各房眼線,今天她如果不能在眾人面前立下規矩、壓制這三房庶子少爺的氣燄,說不定就被個多嘴的上報到三奶奶那邊去,得罪了三奶奶不說,嚴重點看,恐怕還會動搖到她在大廚房的地位!
電光火石間,方嬤嬤已經做好選擇,應當說,得勢的三奶奶和無用的少爺之間,要選哪邊豈不清楚得很。
方嬤嬤心思一定,便冷聲回道:「三房我倒認得沐風少爺,人家可是過了鄉試的舉人老爺,至於那八少爺嘛,我聽說出身太低,是個懦弱無用,沈默寡言的,瞧你這般尖牙利嘴,肯定是個冒牌貨!」
她其實根本不在乎對方的八少爺身分是真是假,只想快速打發掉這一對寒酸主僕,轉而又對一邊的婆子吩咐道:「還猶豫什麼,他這樣子像個少爺樣嗎,快給我趕出去!」
婆子們得到命令,立刻又拿起繩棍,往曹沐塵和小蓼逼近。
小蓼心中確實極怕方嬤嬤和婆子,可一抬頭就看見少爺頭上的布巾,想起少爺昨天還磕破了頭,今天統共又只吃了一碗粥,身子還虛得很……於是她鼓起最大的勇氣,閉著眼睛衝到少爺面前,張開雙手用小小的身體擋住婆子們的去路。
想像中的折騰沒有降臨,小蓼偷偷張開一邊眼睛,卻看見不知何時,少爺竟擋到了她的面前。
「少、少爺……」
「給我通通滾開!」她的少爺發出一聲怒喝,「該死的東西,眼中還有沒有曹家的家規,還有沒有王法了!」
 
誰說曹家三房的庶子少爺曹沐塵是一個軟弱膽小的?眼前這不就是一個又倨又傲的主子嗎!
廚房裡的婆子們想來都是欺善怕惡的,被對方這麼疾顏厲色的一喝,忍不住後退了好幾步。
方嬤嬤皺起眉頭,正想說話,卻看那少年大步走到她的面前:「妳做這什麼廚房總管?不好好約束下人規矩,還閉起耳目做起反主的事了?若非廚房耽誤了青蕪院的正餐,妳以為我一個少爺想來這裡?」
「你……」方嬤嬤哪裡受過如此責罵,正想要繼續使出指鹿為馬,呼嚨對方,吶少年卻已經看透她的意圖:「還懷疑少爺我的身分的話,要不,咱們上老爺老太太那裡辨個是非黑白來!」
說著,竟趁方嬤嬤一個閃神,粗魯地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嘴角露出一絲冷冷的笑意:「妳敢嗎?」
 

 
曹府老太太狄氏,是一個十分厲害的女子。
若非如此,在當年大房夫妻和丈夫曹育勝紛紛早逝之時,她以一個弱女子之姿,如何操持曹府偌大的家業?她不僅將將「瑞豐樓」的事業版圖做得更穩更大,養出的四子一女,有三個兒子在朝為官,一個兒子在食肆商場中呼風喚雨,唯一的女兒,還入了宮,受封賢妃,生下一個公主,倍受聖眷。
上了年紀之後,將家業交給兒子媳婦,她便享受起含飴弄孫、頤養天年的日子,雖不管事,但其餘威猶在,加上還未分家,各房之間猶需保持權力的平衡,因此若是家裡出了什麼難評之事,只要老太太想管,主事的老爺奶奶們都不敢不遵老太太的意見。
這日,老太太正和大媳婦李氏,二媳婦南氏,並兩個孫女兒五娘喻霓、七娘雅悅談起端午過節準備之事,卻聽外頭一陣吵鬧聲,不一會兒,老太太身邊的大丫鬟銀杏打起門帘,走了進來。
「外頭何事喧囂?」不等老太太發話,大奶奶李氏皺起了細細的眉:「怎地沒人管管。」
「禀老太太、大奶奶、二奶奶,和兩位小姐,」銀杏露出些許奇怪的表情:「倒是件異事。」
「異事?妳倒是說說看。」二奶奶南氏亦催問道。
「那大廚房的管事方嬤嬤,被人給揪著,說要進來請老太太評理呢。」銀杏答道。
「被什麼人揪著?」李氏又問,那方嬤嬤可是她家出身的人,一向是個精明知事的,怎會在老太太住的榮華園門前鬧起來?
「這……」銀杏頓了一頓,「是八少爺。」方嬤嬤整日待在大廚房,不認得八少爺無甚奇怪,不過銀杏身為老太太身邊的大丫鬟,對八少爺的相貌自是知道的。
八少爺,曹沐塵,三老爺不受人待見的庶子……主廳裡的奶奶小姐們彼此互視一眼,皆露出不明白的神情。
此時五娘曹喻霓忽地噗哧一笑,她是二房正室所出的嫡女,今年十七,生得月眉星眼、麗質天成,這一笑倒讓靜下來的廳堂重新熱鬧起來。
只是若仔細一瞧,她的眼底卻是含著一層霜的:「八弟弟?是誰給八弟弟這個膽子了?」
這個庶子在曹家幾無地位,曹喻霓原也對這個兄弟沒有太多印象的,若不是剛剛和羅家少爺定下婚事……最近,她倒是聽了很多關於此人的風言風語。
思及她身邊的侍女曾對她說過的話,曹喻霓的音色更沉了幾分:「擾了奶奶的罪過,他承擔得起嗎!」
「銀杏,去外頭吩咐一聲。」二奶奶南氏雖不知女兒因何生起氣來,卻仍順著女兒的意道:「把人都趕開吧。」
「慢。」
此時坐在主位上,正慢悠悠放下茶盞的老太太這才發了話:「八兒叫……」
李氏趕緊接上:「叫沐塵。」
「嗯,沐塵,說來這孩子從不曾在我面前出過聲啊。」老太太沉吟一會兒:「從不說話的人,今天卻吵鬧起來了。銀杏,妳到外頭去,把人領進來見我。」
「是,老太太。」銀杏福了一福,蓮步向外去了。
既然老太太發了聲,兩個奶奶並兩位千金,自然就不便再發表任何意見了。
 

 
現今曹府的建立,起自老爺子曹瑞豐四十歲那一年。
當時他的次子育勝才剛剛娶親,而曹家的「瑞豐樓」已經坐穩了京城第一食肆的地位,意氣風發的曹老爺子買下京城東街的一幢據說是親王轉售的五進宅院,並請了許多工匠重新修砌,百多年來雖然重新翻修過幾次,但府邸的整體配置大抵是沒有變的。
曹老爺子在隨小蓼走到大廚房後,已經有了初步的方向感,抓著方嬤嬤到榮華園的腳步順得像是走過千百遍一樣熟悉。
這榮華園,壓根就是他上輩子住的地方啊!
來到榮華園門前,那方嬤嬤還想做最後掙扎,她不明白這少年看著瘦弱得跟個姑娘差不多,怎地如此有力,一路上都讓她掙脫不開。
「驚擾老太太的罪名可比擅闖廚房更大!就算你真是少爺身分,也是個庶出不受寵的,依我看,不若就放開了我,當做沒這回事便是了,倘若真鬧到老太太前,咱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少年睨了他一眼,「看著辦。」
那眼神堅定冷然,方嬤嬤心下略感不妥,又想這傢伙是八少爺之事多半是真,不過自己腹中早編排好對方缺失的條條道道,於是便安下心來,倒想看看這一年見不到幾次老太太的「少爺」,能拿自己怎麼著。
而且,如此貿然地闖來榮華園,老太太會不會見他,還不知道呢!
 
小侍女小蓼在曹府從來沒有機會靠近像榮華園這樣的核心院落過,帶著幾分好奇,幾分不安,緊緊跟在少爺和方嬤嬤的後面不敢離開。
三人等了一會兒,招了不少路過的下人好奇觀看,總算等來那名鵝蛋臉兒的大丫鬟銀杏,「老太太讓你們進來。」
少年不自覺地吁了一口氣,又想這老太太其實是小二那挺俊的媳婦,一股奇妙的心情湧上心來,手上仍捉緊方嬤嬤,領著小蓼跟著銀杏踏入門中。
 
一進榮華園,迎面而來便是一個植滿四季花卉的花園,當年曹老爺子因為興趣的關係,種了近百種的菊花在園內,在京城一時無二,這花園還有個別稱叫「菊君子園」,不過百年過去,曹老爺子愛菊早已凋謝入土,取而代之的,是現今主人狄氏的數十種牡丹。
過去的回憶鮮明得就像昨天才發生一般,少年輕嘆口氣,任畫面在腦中草草掠過,一抬頭,便見榮華園中的主屋已經到了。
「裡頭還有大奶奶、二奶奶與兩位小姐在。」進門前,銀杏低聲提醒:「內院規矩,可別踰越了。」
方嬤嬤和小蓼連忙低聲應是,少年卻笑了笑,沒有回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