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正義使者 三

雖然莫元說沒有關係還是先發洩完畢我們再去確認好了,但程亞捷總覺得,社團活動的工作不好好完成的話,就算搶先做了,無論是生理上或心情上都不會爽快。 於是他花費了極大的耐性和控制力才讓自己離開莫元的身體,「我們走吧。」 「學長,那個……這樣真的好嗎……」 「沒關係。」 雖然穿上褲子縱飛出去的姿態非常帥氣,不過那個尷尬的弧度大概還需要幾分鐘的時間才能消下去一些…… 學長都這麼說了,莫元也只好跟從。兩人努力將心情轉換到進行社團活動的狀態,有志一同地想要儘快解決掉這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在兩人「關鍵」時出現進度的問題。 此時已經進入上課時間,走廊上沒有太多閒雜人等,兩人稍微靠近保健室一點,就聽見裡面的動靜。 「張同學,把衣服也脫掉吧。」這是體育老師的聲音。 「老師,我不能穿著衣服弄嗎……」這是張瑾甄的聲音。 「我們也把衣服脫掉吧。」這是誰的聲音!? 保健室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多出了一個人啊…… 「嗯也是,脫了衣服弄比較方便。」還是體育老師的聲音。 「老師,嗯……哎呀~~」張瑾甄同學肯定是正在進行按摩才會發出這種聲音吧? 「別逃,我抓住他了你快點弄──」這傢伙到底是誰啊! 正打算在窗戶上弄個洞(打開的動靜會太大)觀察裡間情形,卻發現被一道黑色的影子給覆蓋住。 「你們在幹嘛?同學,破壞公物是不對的行為喔。」 兩人猛一回頭。 「校、校長!?」 ◎ 對莫元來說,以前並不覺得學校的校長有什麼特別的,但最近,他卻突然覺得有點奇怪。 這間學校的武林高手出現率未免太高了!這一切的一切,應當不是巧合吧? 類似這樣的想法,偶爾會竄過莫元的腦海。 對學生來說,最重要的事莫過於兼顧學業和戀愛,莫元同學從來沒有想去解開這個謎團的意思。 不過有的時候你不去就謎團,謎團也會自己靠過來。 站在兩人身後的老爺爺就跟某炸雞速食店的看板一樣慈祥,白花花的鬍鬚胖胖的身材永遠都笑呵呵表情……不知為何,兩人俱是背心落下一滴冷汗。 「哎呀。居然是本校的模範生程亞捷同學,和……嗯,莫元同學。」 校長認識程亞捷不是什麼新鮮事,畢竟他身為武術社社長,已經幫學校得到兩屆表世界武術比賽的優勝,而且品學兼優,成績也一直維持在年級前三的水準。 不過,會認識莫元,那就有點奇怪了……莫元只是個普通高一生,成績平平、個性平平、長相平平,幾乎沒有任何一點引人注目的地方。 只見校長先生對兩人招招手:「來。」 「校長好……」兩個高中生有點尷尬地靠過去。 「走,跟我到校長室,我請你們兩個喝咖啡。」 「咦?」 保健室的秘密暫時無法揭露,兩人只好乖乖跟著校長先生,一起走向位在行政大樓二樓走廊最底的校長辦公室。 莫元是第一次到這個地方,他和學長被校長當場捉到破壞公物的現場,說不定會被記個小過甚至大過處分…… 少年心中暗自擔憂起來,撇頭見學長一臉鎮定的模樣,忍不住小呼一口氣,緊緊跟在學長的身邊。 這所學校的校長室意外的豪華。 畢竟這兒只是一間普通的縣立高中,從教室到教職員辦公室,都是二十年以上的老教室,教室裡只有充滿刻痕的桌椅和磨石子地板,天花板上裝設的旋轉電風扇至少壞掉一半。 可這間校長室卻不然,外表看起來只是普通辦公室的模樣,但打開門才走進去,腳就陷入了足有一吋長的深紅色地毯,整間辦公室約莫有兩間教室這麼大,四周掛著厚重的深色布簾,從辦公桌椅到書櫃都是原木材質,當做會客室用的小客廳裡放著真皮沙發和玻璃茶几,茶几上還放著連莫元都聽說過的G牌超貴巧克力。 「請坐。」校長笑咪咪地道:「聽說很久不曾活動的『正義使者魯拉拉社』,在你們的支持下,重新開張啦?」 這校長消息還真靈通! 少年瞪大眼睛,坐在他旁邊的學長已經直起身體,點了點頭,順暢回答:「是的,不過我和莫元只是小社員罷了,主事者是艾莉絲同學。」 「嗯,她們家的弟子,一向都正義感過剩。」校長先生慈祥說出聽起來有點像吐槽的回答:「最近的霸凌事件似乎增加了,明裡的糾察隊、訓導處管理不了那些高來高去的,就只能倚靠你們社團出擊了。」 莫元感覺一旁的學長默了一默,像是思考了一會兒,才謹慎答道:「校長,這是您主導的嗎?」 胖校長喔齁齁地笑出聖誕老公公一般的笑聲,揮揮手道:「怎麼可能,不過校長我一向很注意學校學生的一舉一動的~」 「那麼……張同學的事情,應該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單純吧?」 「程同學不愧是本校開校以來值得一提的優等生!」校長先生拇指一挺,「有些事情必須在檯面底下進行,校長我也是千百般個不願意啊~~不過關於這事……就聽校長一聲勸,暫時別追了吧。」 「咦!」程亞捷還沒作聲,莫元已經訝異得站了起來:「別追?」 「哎呀,莫元同學要不要來點巧克力?」校長先生將茶几上的巧克力往少年方向推了一推:「這個不容易吃到的喔~」 「不……不用了……」少年吶吶挨著學長坐了下來,「別追……啊……」 「如果我們想繼續追下去……呢?」優等生青年拍拍學弟的手以示安撫,雖然他打一開始就不想參加這個社團的活動,但……校長理所當然的阻止,也很讓人討厭。 校長先生似乎沒有想到程亞捷會直接這麼講,瞬間愣了一愣:「程同學?」 「身為正義使者的一員。」程亞捷輕聲但卻堅定道:「只要有同學向社團求救,我們就不能置之不理。」 學長,說得太好了啊! 少年一方面聽得心頭熱血澎湃,一方面又暗暗為學長擔心。校長畢竟是一校之長,就這麼當面給校長沒面子真的好嗎? 莫元在今天之前從來不曾好好注意過自己學校的校長,不過……他總有種眼前人不是什麼善荏的直覺…… 「程同學這麼說,校長我非常欣慰。」胖呼呼的中年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回自己的辦公桌邊:「可是……身為本校的學生,怎麼可以不聽從師長的話呢。」 「社團活動是學生自主的活動,只要不違法亂紀,我看不出有什麼不能繼續追查的理由。」 「學、學長……」少年拉拉程亞捷的衣角:「你說得太那個了啦……」 「說得不對?」 「說得很對。」 「那?」 「就……就……那個畢竟是校長嘛……」 「喔齁齁~~」校長奇妙的笑聲又傳了過來:「雖然說得很對,但校長也有校長的立場啊,你這孩子,難道不能替大人想想嗎?」 程亞捷不置可否的聳聳肩,既沒有順從對方的說法,也沒有退縮自己的立場。 「這麼說,你是不願意接受校長的建議囉?」胖校長嘆了一口氣,不過表情還是充滿慈祥和藹的樣子:「哎呀,那也只能請你們暫時待在這裡了。」 「欸?」 只見那胖校長往自己書桌上的一個黑色紙鎮一抓,他腳下的地板居然就瞬間掀開,校長墜落下去又瞬間闔上,這一開一關之間不會超過三秒鐘。 「欸欸────!?」 莫元驚呼跳起:「校長掉下去了!?」 「不,應該是逃走了。」程亞捷捏捏眉心:「可惡,忘了他還有這一招!」 「這招是哪招……」 「總之,我們應當是被關在這裡了。」 莫元衝到大門邊往門栓一扭,果然鎖死。接著把厚重布簾一一翻開想找窗戶,居然也是鎖死,而且所有玻璃窗都被換成金屬製鐵窗門,從外面絕對看不到裡面正有兩個無辜高中生被關押起來。再試校長剛用過的紙鎮,卻發現就算他運起內力,那紙鎮仍文風不動。 「真的被關起來了……」少年現在的心情與其說是驚慌,不如說是完全無法理解:「我們學校的校長到底在想什麼……」 「等以後你就知道了。」程亞捷嘆了一口氣,「看來艾莉絲會在此時此刻重啟這個社團,倒不真是窮極無聊了。」 「……學長。」少年走到情人面前:「你這麼說就不對了。」 「哪裡不對?」 「艾莉絲同學是秉持著幫助他人的心情進行社團活動的,你說她窮極無聊,有點過分……」 「……莫元。」 看見學長瞬間有點沉下來的表情,少年心中微微有點後悔自己的嘴快,不過……他確實堅信自己說的沒錯。「怎麼樣?」 看著帶點倔強模樣的情人,程亞捷哼了一哼:「記得我剛剛說過的嗎?」 「……學長是說?」 「我說,只要你再提一次艾莉絲,我們就多做一次。」 「…………欸!?等、等等……明明是學長你先提的啊啊啊~~~~還有這裡是校長室喂欸欸欸────」 ◎ 總之,比較起之前的什麼準備室、游泳池、教室屋頂之類的地方,校長室無疑是豪華非常多的理想場所。 少年被學長撲倒在真皮雙人沙發上,扭動著掙扎只維持到性器被對方撫摸前半秒左右,學長對他的習慣動作實在太熟悉了,連他會怎麼閃避都瞭若指掌,根本就把他吃得死死的嘛~少年難得的如此哀怨作想。 學長發揮了超高的效率與熟稔度,在莫元還來不及小作抵抗之時,已經把少年胸口的制服襯衫扣子解開大半,褲子也褪倒了膝蓋左右……在這裡說明一下,因為方才才從游泳池脫逃而出,兩人只能放棄把濕答答的內褲穿上,選擇直接穿外褲就好。 把學弟衣衫剝開之後,程亞捷接著要拉自己的褲頭拉鍊。 「等等!!!」莫元發出阻止之聲,「慢著學長!」 程亞捷眉頭一抬。 「那個……」好像有點羞於啟口,不過莫元最後還是鼓起了勇氣:「慢、慢慢拉就好,不然卡到毛,很痛……」 「……剛剛卡到了嗎?」 「只有一兩根啦……」 總之,雖然是這麼沒有營養的對話,程亞捷還是把這個隨時都把自己放在心頭第一位的情人擁進了懷裡。 兩人一邊接吻,一邊拿性器互相摩擦,莫元今天以來已經射了兩次精了,倒還有些餘裕,程亞捷則從開始到現在,不斷不斷的受到打擾,連一次痛快的解放都還不曾有過。 不過沒關係,雖然被關在校長室的事還有待解決,但在這麼燈光美氣氛佳場地舒服的地方能好好來一次的話,一切都非常值得了。 隨著兩人四手持續不斷的套弄,程亞捷被強迫偃下的性器又猛然重新抬頭挺胸起來,也因為已經被打擾了好幾次的關係,雖然硬得厲害了,卻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 「應該不會再被打擾了吧?」他讓莫元抬起臀部,成面對面坐姿瞄準他的性器坐下:「唔……還是需要一點潤滑……就用那個吧。」 「咦?可、可以嗎?」 「是把我們關在這兒的人自己不對。」優等生青年難得地露出調皮的表情,校長室鎖起的玻璃櫃只要半秒就能被他掰斷,取出裡面喝了剩半瓶,看得出相當昂貴的紅酒被取了出來。 「未成年……不能喝酒吧?」 「……反正我們又不是真的用來喝。」 一時間密室中葡萄酒香瀰漫開來,隨著性器每一次的摩擦進出,更蒸騰出別有異香的甜美氣味。 臉頰慢慢酡紅起來的莫元看來簡直美味到了極點,程亞捷由下往上加快了進攻的節奏,他想聽到更多對方難耐的呻吟和感受到肌肉繃緊的觸感,本質還是高中生……而且還是男生的兩位同學顧不得把校長室弄髒這種事,從沙發到茶几,從茶几又到地毯,從地毯到辦公桌上,最後又回到最舒服的沙發。 或許是被打斷太多次了,程亞捷反而不急起來,他想要持續累積這種想要莫元想得不得了的感覺,這種持續累積的苦行只要一直攀升到了頂點,最後就會化為無與倫比的絕頂快感。 少年被他整治得氣喘吁吁驚呼連連,最後只能像一攤泥一般化在他的身上,任他搓圓捏扁,吞吃殆盡。 然後,在那之前,接受的那一方總會醒覺的。 「學長、嗯嗯、啊啊……差不多了……喔?」 「嗯。」 他往上一個衝刺,盡管已經被插入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少男依然為這次的撞擊繃緊身體、手指緊抓他的肩頭,指尖幾乎陷入他的肉裡。 終於,可以…… 「哈囉!」 旁邊一聲老大動靜,「我們來救你們了!」 兩人一時之間僵直住,一齊緩緩轉過頭,看向辦公桌的方向。 只見方才校長翻轉消失的那個地面暗門被人由下往上翻了開來,一個絕色少女率先跳上來,接著是身長玉立俊美無雙的籃球社社長。 「我的天啊……」莫元把頭埋進學長胸前:「完蛋了啦……」 一邊被無止盡的羞恥與後悔所掩蓋,一邊感覺到學長正僵硬地,慢慢的,慢慢的把性器滑出他的身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