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正義使者 二

奔馳中。 「學、學長……」 「嗯?」 「那個……張同學、怎麼辦?」 「我們去游泳池吧。」 「他們上游泳課?」 「不,」程亞捷忍不住笑了起來:「是我需要盥洗一下。」 「也、也對……」 游泳池在體育館旁邊而已,兩人鑽入淋浴間後,程亞捷快速將褲子連同內褲都脫了下來,可惜無論他動作再怎麼快,黑色的內褲來是濡濕了一大片。 「抱、抱歉……」莫元低下頭懺悔:「我應該射少一點……」 「這種事很難控制吧。」他摸了摸對方的頭:「不過既然要洗,你也把衣服脫了。」 「咦?我不需要洗啊……」 「很快就會需要了。」 「……好像是耶。」 看著學弟露出傻呼呼的笑容,程亞捷忍不住吻了過去,兩人在乾燥安靜的淋浴間中吻得嘖嘖作響,啾了好一會兒才分開。 怕被水淋濕制服,兩人都脫得光溜溜的,打開蓮蓬頭灑出溫熱的水,莫元一邊幫學長導出後穴中過多的精液,一邊被學長上下其手。 兩個色令智昏的青少年在神聖的上課時間玩起不純潔的遊戲,學長將他弄出來的體液又抹到自己的性器上,讓他靠著冰涼的磁磚牆壁,抬起一條腿扣到學長腰間。 然後又是一連串濕熱的親吻,比起著急的做愛,兩人更享受這種嬉戲似的親密關係。 然而,淋浴間這種公眾場合,本來就不是用來做壞事用的。 僅隔一層簾幕的外頭,一下子湧進了大量的學生。 兩位青少年尷尬地停格當場,只能慶幸還沒有進入主題,要不然在相連的情況下要尷尬停止,那也太折磨人了! 「換個地方吧。」程亞捷輕聲說:「換個沒有人的地方。」 「可、可是……」莫元哭喪著臉:「我們沒有毛巾,要濕答答的穿回制服嗎?」 程亞捷默了一默。 裸奔絕對不是個好決定。 程亞捷偷偷掀起簾幕一角,「莫元,我去拿兩條毛巾過來。」 正要趁著外面的人都在忙自己事的空檔,使用崆峒身法快速去回時,卻發現莫元拉住了他:「怎麼了?」 「學長,那個別人的毛巾被我們拿走那不就害別人沒有毛巾擦了嗎……」 兩人就在這幾秒鐘的耽誤猶疑下,在淋浴室裡的眾人紛紛奔出,體育老師已經站在門口催促所有人下水。 此時兩人如果不動實在太顯眼了,不得已之下,之好把內褲當泳褲混在人群一起混了出去,程亞捷是黑色子彈型倒還能蒙混過關,莫元穿著的白色四角內褲就有點困難性了,幸而他在學長和人群掩護之下,跳進游泳池之後閃到邊邊,安全過關。 他們學校是一次兩個班級一起上游泳課,所以同學們看到陌生臉孔也都不以為意。 倒是程亞捷身為校園名人,此時也只好盡量低著頭放低身體,能多低調就多低調了。 前面在認真上起自由式的游法,後面兩個不慎加入游泳課的學生正緩慢後退著想離得遠一些,突然之間程亞捷一個瞥眼,頓了一頓。 「學長?」 「那一個……是張瑾甄對吧?」 「咦?」 還真是誤打誤撞,他們被分配的跟蹤對象,居然就在前方不遠處跟著體育老師的動作划動手臂。 「畢竟是我們兩個分到的任務,反正現在上去馬上就會被老師發現的,學長……我們就先回到工作,觀察他吧。」 程亞捷不置可否,真的要跑的話,就算老師看見兩條人影竄出,他也有把握兩人能在不被看到臉的情況下逃走,就算到時候老師點名調查起來,也不可能會被發現是他們兩個。 不過莫元這麼認真要執行社團工作,他也因為這個跟他賭了一星期的氣了,好不容易兩人恢復親密關係,就順著他點好了。 於是他點點頭,「好吧。」 ◎ 光天化日之下的游泳課,卻對學弟的白色內褲心猿意馬,程亞捷自己都有點好笑起來。 明明是暗中觀察的工作,莫元卻跟著人家認真練習手臂的滑動和腿部打水,程亞捷游到學弟身邊,偷偷把手伸了過去。 莫元一驚,差點在泳池裡岔氣,眼睛瞪大彷彿在說:「學長你幹什麼!」 程亞捷挑挑眉,手輕輕撫摸起學弟柔韌的大腿肌肉,喃喃道:「你最近好像練得更結實了,穿著制服看不太出來。」 莫元心中叫苦,他的腿是每天跑蘆山跑出來的,學長他明明知道的啊!這樣東摸西摸很容易摸出問題的啦! 前面老師還在要求轉換下一個動作,後面的認真學生卻被優等生學長性騷擾中。 「……學長、啊、咕嚕咕嚕~~」少年不小心喝了一大口水:「這樣很容易被發現啦咕嚕咕嚕~~~」 此時老師宣布大家兩兩一組,一個扶著另外一個練習腿部打水的動作。 程亞捷理所當然地直起身體,牽住莫元的雙手。 少年心中呼了一口氣,把臉埋到水裡,開始踢了起來。 不過……他馬上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 學長的黑色泳褲、不,是黑色內褲隆起成小丘的形狀了。 是了…學長剛剛讓他好好發洩過了,自己卻還不曾發洩過一次啊! 少年默默反省起來,雖然說在社團活動時搞這個很不應該,但莫元其實更重視能和學長冰釋前嫌,學長對自己還是沒有話說的好的,明明不喜歡這個社團活動,卻還是強迫自己跟著加入了…… 於是少年看看左邊,嗯,他們在最後,所以沒有人。看看右邊,不認識的同學似乎很怕水的樣子,雙眼緊閉猛踢個不停,濺起的巨大水花應該可以遮掉不少視線。 少年牙一咬,心一定,浮起來吸了老大一口氣,然後往那塊黑色布料的方向潛了下去。 ◎ 程亞捷感覺眼角一花,好像有什麼不合理的事情,正在不遠處進行著。 將視線轉過去,他和莫元備分配跟蹤觀察的張同學正在和體育老師不知說些什麼,神情緊張的樣子。 他驅動內力,想要仔細聆聽內情,畢竟練武之後,他的耳力也比尋常人高上不少,可惜身周水花撲濺聲太大,也只能隱隱約約聽見「下課後」、「保健室」等幾個關鍵字而已。 靠近些或許可以聽得更清楚,正想喚莫元起身移動,卻猛地發現自己的下身……被人吸住了。 從水面上看,他只能看見少年柔細的黑色髮絲在波光瀲灩裡飄蕩,他的情人用嘴唇抿住了他抬起頭來的前端,像條魚似的隔著黑色布料一口一口啄弄著他的性器。 青年嘆息一聲,心裡直想把剛剛聽見的東西當成沒聽見算了,不過事後若是錯過什麼訊息,莫元肯定不會怪他,只會自責而已。 少年一邊吐出一點舌頭舔弄,一邊緊張的眼珠子左顧右盼,幸好旁邊的同學們沒有人注意他的詭異舉動,正想著接下來難道當真要把小學長掏出來嗎之時,學長的兩條長腿動了一動往下一蹲,人也跟著潛入了水裡。 莫元一臉問號,他的學長只是對著他眨眨眼,牽住他的手往人群方向游了過去。 不是要逃嗎……少年想,游到反方向了吧? 但因為方才的逗弄花了點時間,莫元覺得自己恐怕不換口氣不行了,學長卻將他拉將過來,從口中哺了口氣給他。 接著又向前游了一小段距離,這才一起浮出水面,少年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緩過氣來。 「學長?」 「那個張瑾甄,似乎跟體育老師約定了什麼事,我們跟著走吧。」 少年聽得眨眨眼睛,水珠子沿著長睫毛滑落,怎麼看怎麼美味。 程亞捷又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實在是「正義使者魯拉拉社」裡最認真的社員了。 「等等下課鐘聲一響。你先往淋浴間跑,務必佔到我們放衣服的那一間。我去體育館的準備室,弄兩條公用毛巾來。」 「……穿著內褲裸奔嗎?」 「嘖。」 少年揉揉被學長輕輕一彈的額頭,笑了起來。 ◎ 從游泳池脫困是十分鐘之後的事。 根據程亞捷聽到的關鍵字判斷,張同學與體育老師相約下課後會到保健室見面,兩人馬不停蹄地,輕功奔向目標。 這所高中的保健室跟一般學校的保健室沒有什麼不同,約莫半間教室的大小,裡面有一套看診的桌椅、兩個放置藥物和繃帶的鐵櫃,以及兩張單人病床。 放眼看去幾乎沒有什麼可以躲起來觀察的地方。 「學長,如果是斜對面的屋頂,你覺得可以嗎?」兩人站在保健室前,「可以看得進去吧。」 「嗯。」程亞捷點點頭,「應該可以。」 沒有太多猶豫,兩人往屋頂飛奔而去。 鎖住的鐵門一個彈指就打開了,兩人走到圍牆邊緣往下看去,恰恰看見了體育老師和張同學一起走進保健室去,體育老師和保健室的老師說了幾句話後,保健室老師就離開了。 ……從佟方和小柯的交往,到收到被英文老師性騷擾的求救信。這間學校是怎麼了,有問題的老師怎麼這麼多啊…… 兩人盯著窗戶當中的兩個人,只見張同學躺到病床上去,扭扭捏捏的脫下長褲。體育老師則從鐵櫃裡翻出一罐疑似膏狀物的東西,倒了一大糊在手上。 莫元有點緊張:「張同學……又被強迫了嗎?」 程亞捷搖搖頭:「感覺不像,方才也是他主動和體育老師說話的。如果是被強迫,應該是有多遠躲多遠吧?」 「嗯,也是。」 窗戶裡的體育老師將膏狀物抹到張瑾甄其中一條腿上,接著從腳踝開始一路往上按壓,雖然說畫面很引人浮想聯翩,可是……看了十分鐘之後,變化也只是從一腿按到另外一腿而已,張同學的臉雖然有點紅,體育老師的表情雖然有點猙獰,不過……這一切看起來只是普通的按摩而已。 「這麼說的話,我倒是想起來了。」程亞捷忽道。 「想起什麼?」 「這個體育老師,好像擁有復健按摩師的執照啊。」 「欸?」 「我們武術社社員也常練到筋骨痠痛,有聽副社說過,可以去找某個體育老師幫忙。看來就是這一位了。」 「咦……」想起自己剛剛還誤會了體育老師,莫元不禁有點不好意思,「原、原來如此……」 「確實也是,哪有想做壞事,卻連窗簾都不拉上的。」程亞捷一笑:「這麼一說,這裡倒也是做壞事的好地方呢。」 莫元一晃,人已經讓學長擁入懷中。 不知道被打斷幾次的親密,這次總不會再被打斷吧? 既然連游泳池騷擾自己都敢這樣那樣了,和學長在露天屋頂普類,對原本應該很內向的少年來說,感覺就變得沒有什麼了。 莫元兩手撐住牆壁邊緣,學長將他的褲子解下,「唔,你口袋裡的護手霜呢?」 少年回頭:「就在口袋裡啊?沒有嗎?該不會掉到什麼地方了……」 一整天都慌慌張張的動靜很大,感覺掉在哪裡都很有可能啊…… 「學長,沒關係啦,你直接進來吧。我跟你練功都練得那麼熟了。」少年故做輕快道:「快點快點~」 程亞捷又咋了一聲:「你抓穩牆,別軟倒了。」 少年點點頭,視線往前看去,雙手握穩牆緣。 其實就算練功練了那麼久,畢竟每一次學長都有好好的潤滑拓寬,否則哪有不痛的呢?莫元自認還沒有像龍師父那樣練到括約肌也能自主控制的程度,不過……管他的呢,就算會有點痛,也不是不能忍耐。學長已經忍了好久了啊…… 少年心中轉了老大一圈,想像中的疼痛卻一直沒有降臨,才正疑惑間,忽感覺有人將他兩瓣臀肉一翻,他不自覺咬緊牙關,準備承受之時…… 進去的東西感覺不是性器那麼粗的東西,少年只覺得後穴被濕潤溫熱的東西弄得微微搔癢,忍不住回頭一看,他的學長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蹲下了身,用口去就他那個地方…… 少年大驚:「不、不用啦學長,你直接……嗯、嗯啊……」 別無選擇的時候,唾液也能當做潤滑,雖然不如護手霜那麼滋潤,不過總好過這樣乾澀直接的進入。 只要想起是學長正用口服侍自己的那裡,少年就忍不住有些腿軟,整個下身像是要被融化了似的,光是被舔弄後庭,就忍不住又勃起起來。 上半身忍不住半掛在牆頭,雙腿被分得更開,正難忍間,忽聽到下方有人在喚自己的名字:「莫元!」 少年心頭一驚,微瞇的眼睛瞪大。 他的同學兼師弟小柯同學,正站在樓下對他揮手。 「你──在──那──裡──幹──嘛──?」 莫元一邊慌張地用食指在唇上做出噤聲的手勢,一邊小聲對學長道:「怎麼辦,小柯看到我了……」 「……那又如何?」程亞捷笑道:「他沒看到我。」 「咦。」 ◎ 少年上身半趴在矮牆上,一臉苦瓜的對著小柯搖手,他的同學聳聳肩,居然做出「我去找你」的手勢。 不────!! 莫元在心中慘叫,雙手舉起擺了一個大大的叉,下一瞬間因為後穴被兩隻手指插入的關係,腰軟到差點貼到牆上去。 「學長,你故意的……」少年含淚指控:「唔嗯~~」 「嗯,我故意的。」只見武術社社長坐在他的背後,練武術招式十分熟練的手指作弄起學弟來加倍靈巧,莫元被弄得氣喘吁吁,在夾緊與不想夾緊雙腿間來回擺盪。 幸而小柯同學沒有繼續堅持要來找他……或許是已經看出什麼不對勁了吧,少年想,他這個同班同學雖然擁有運動陽光少年的外在,不過心思意外的很細膩,說不定已經從他超級不自然的表情看出端倪了。 極力忍耐之中,莫元看見樓下的小柯對他揮揮手做再見貌,心中這才略定了一定,軟下了腰坐到學長的腿上:「總算走了。學長,這樣太刺激了啦。」 「嗯嗯,真的很刺激呢。」始作俑者居然還附和他,看見學長難得一見不成熟不穩重還有一點幼稚的樣子,莫元忍不住靠上他的胸前,在他嘴角吻了一吻,接著有點大膽又有點害羞地道:「那就來吧。」 他拉開學長的褲頭拉鍊,放裡面早就叫囂著要呼吸新鮮空氣的小學長自由奔放出來,接著抬起自己的腰,手指伸到身後去,方才學長已經用唾液好好沾濕拓寬了,此時那可以容納小學長的地方,正鬆軟綻開,剛剛好食。 於是他扶住肉柄,瞄準靶心,讓身體緩緩往下沉,頂端冠狀的部份是最不容易進去的地方,少年牙一咬坐得狠一些也就過了,頭過身過,慢慢地將那粗長硬挺的東西全部納入自己的身體。 眼見學弟如此香豔的模樣,程亞捷耐性再強,此時也受不住了,他扶住跨坐其上的少年窄窄的腰,正要往上挺,莫元卻將他一按:「學長,讓我來吧。」 「嗯?」 少年吐了吐舌頭,雙手貼在學長的胸前,開始自己上下起伏動了起來。 自練武後,莫元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強壯起來,外表看起來雖然很纖弱的樣子,不過從體質到筋骨四肢,其實已經完全被改造過了。 像這樣和學長享受魚水之歡,而且還是由他來發動,只要臉皮上過得去,真正要完成對現在的莫元來講,並不難。 少年感受著情人性器在他體內熨貼到每一處的細膩快感,貝齒咬住下唇,雙眼微瞇,兩腮桃紅,竟呈現出有別於過去的清純認真模樣,展現無與倫比的性感風情。 程亞捷感覺自己的心簡直就要被這傢伙整個化開了,千百般個衝動想要將他按到地上狠狠做上一輪,可一則場地並不適合,斑駁的水泥地恐怕會讓莫元背後擦傷一片,二則這是莫元難得的主動之舉,程亞捷還真捨不得打斷。 於是武術社社長繼續享受並忍耐,武術社新社員則賣力繼續上下起伏,直到那絕頂的界線逼近,程亞捷這才啞聲提醒:「莫元,你起來一下吧,我要射了。」 「就這樣射在裡面就好啊。」少年歪著頭疑惑道:「龍師父總是交代,精血不可輕費……」 「我的意思不是這樣。」程亞捷笑了起來,「是我好想自己動。」 「啊、啊……是嗎……」少年嫩臉一紅,自己把學長壓在身下,強迫學長接受他的主動,好像也沒確認過對方的意願耶……「我、我馬上起來!」 倏然抽出的動作讓兩人都瞬間得到戰慄般的快感,莫元恢復開始時雙手扶著牆緣的姿勢,讓學長從後面再度進入他的身體:「嗯、嗯啊……應該、應該不會再有人看到我吧……」 「這麼遠的距離,不會有人看到的。」程亞捷益發加快下身動作的速度:「小柯能看到,是因為他也是練武中人。」 「……是嗎……可、可是我們學校不知道是怎麼了、嗯嗯、練功的人……好像很多耶……」 「這麼說、也是。」 忽地一陣風襲來。莫元汗濕的額頭感受到一陣微微的涼意,也讓他突然清醒了一點。 仔細想想,兩人在光天白日之下,脫了下身衣物在教室屋頂做愛做的事,怎麼想都太不良了啊啊~~萬一被人發現,自己也就罷了,學長的優等生形象可會完全破滅了啊…… 這麼一想,身體忍不住就緊繃了起來,這一夾緊反而讓程亞捷低呼一聲,差一點就洩了,幸好生生忍住,不然才開始幾分鐘而已,這一世英明…… 「啊!」 程亞捷感覺學弟用簡直就要把他榨出來的力道將後穴整個縮起,可惡他不會認輸的啊我忍! 「又怎麼了?」但語氣還是要盡量雲淡風輕。 「那個……」莫元的聲音充滿緊張,「保健室的窗簾,被拉起來了……」 「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