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正義使者 一

莫元掛掉電話的時候,他的學長已經將他脫得光溜溜的,若不是他方才全力擋格,連降龍十八掌都在不驚動內力的情況下使將出來擊退學長,他恐怕會在電話裡發出奇怪的聲音。 「好了,我講好了!」少年按掉手機,高舉起手以做示好:「學長,是艾莉絲!」 程亞捷停了一停,露出奇妙的表情看著他:「艾莉絲?」 「嗯。」少年搔搔頭,微笑道:「就是那個傳說中學長你和另外兩個學校的名人一起喜歡上的,艾莉絲同學。」 「……把我的名字都推出來了,你怎麼不說是你曾經偷偷暗戀過的女生呢?」 青少年之間有點口角拌嘴那是家常便飯,不過發生在個性溫和怯弱的莫元和冷靜沉著的程亞捷之間就顯得相當少見。 他們兩個交往以來,吵架的次數幾乎沒有,就算鬧過一兩次彆扭,仔細回想,好像都跟這個叫做艾莉絲的女生有關。 程亞捷看著每次提到艾莉絲眼睛就發光的莫元,心理著實非常不是滋味。 ◎ 少年依約來到了作為社團教室用的後棟B樓5-1教室,美麗的少女已經等待在裡面了,同時另一邊還站著個他很是面熟的高大少年,相貌英俊得簡直讓電視裡的偶像明星都失了色。 莫元知道他是誰,他是籃球社的社長雷農,還有另外一個身分是華山派的弟子。 兩人曾經在少俠擂台上交過一次手,兩個初次登場的少年,皆在比賽當中,得到不錯的成績。 「哈囉。」俊美高大的少年對著他招了招手:「莫元,程亞捷沒有跟你一道?」 他尷尬的笑笑,打從和艾莉絲約好的那一天開始,學長就跟他鬧起了彆扭,一連好幾天不怎麼跟他說話,仔細想想他跟艾莉絲根本就沒有什麼,答應的事情也是之前就已經告訴過學長的了,學長這樣的態度讓他心底其實不能接受,於是一向溫順的少年少見地也耍起了性子,不打算在這次先低頭。 「誰說我沒來。」 程亞捷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身後,他急急一個回身,小巧的鼻子正好撞到對方的胸前:「唔……」 掩住泛紅的鼻頭,莫元不敢相信地看著這個從頭反對他來到尾的人。 程亞捷原想伸手幫他揉一下鼻子的,才伸到半途又想起兩人現在還在冷戰中,冷冷看了莫元一眼又放下了手,逕自越過了他就走進教室,和艾莉絲、雷農打招呼的聲音跟平時一樣禮貌正常。 所以現在是怎樣啦…… 莫元咬咬下唇,難道他這個學長,原來這種一點點不順心的事情就要這樣發作的性格嗎? 仔細想想,莫元和他不過交往不到一年時間,學長總是在他面前展現溫柔、體貼、禮貌、成熟的一面,從來就不曾這麼幼稚過…… 「莫元,杵在那幹嘛?快進來!」 艾莉絲的招喚聲將他驚醒過來,一回頭,只見少女笑語如花,正對著他招手。雷農則是一副很感興趣的神情來來回回看著他和學長。至於學長…… 優等生少年一眼都沒有看向莫元,露出一副沒趣的表情,有一下沒一下的玩著手上的筆。 莫元嘆了一口氣,他實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做才對了。 ◎ 「武術研究社」是這個社團向學校申請活動教室的名義,不過事實上,莫元所讀的這所高中,有一個神祕的傳統。 不知怎地,在這個學校過去的歷史當中,時不時會出現一個神祕社團,歷屆的學生通稱它為「正義使者魯拉拉社」,沒有人知道這個社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也沒有人能確定這個社團現在是不是還存在,總之,學長姊代代相傳的傳說告訴學弟妹們,只要你遇上了無法解決的困難,不妨將你的困難寫成小紙條,在每個月月圓前的那一天,將小紙條投入後棟B樓5-1教室外的信箱裡,正義使者就會幫你解決一切問題。 莫元過去因為實在太低調、太孤僻了,導致進了這個學校後,居然從未有人跟他提起過這個傳說,他苦笑的告訴艾莉絲這是他第一次聽見這樣的故事,讓頗有俠心並熱愛小動物的少女一時間抱住了他,拍拍他的腦袋說沒關係莫元之後我們要做永遠的好朋友。 莫元微微覺得鼻酸,除了小柯之外居然還能和校園偶像艾莉絲變成心靈相通的好友,根本就是做夢一般的好事。此時雷農也走了過來,拍拍他的肩膀,笑說以後就是同社團的夥伴了,要莫元也可以不用對他這麼客氣。 少年一時間沉浸在友情的感動裡,等回過神來下意識看向他的學長時,卻見與他最為親近的人面無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又轉過了頭。 彷彿沒有感覺到這兩個之間的詭異氣氛似的,少女愉快的攤開一張4K大小的書面紙,上面用簽字筆端正寫著「正義使者魯拉拉聯盟」幾個大字,聲音輕快道:「各位,我們集峨眉、崆峒、華山與古今館弟子於一社,正好是一個迷你版的小小聯盟,我艾莉絲在這裡正式宣佈,社團成立。」 說完之後除了程亞捷以外的兩個人都熱烈地鼓掌起來,艾莉絲有些奇怪的看了崆峒派弟子一眼,繼續道:「我們社團的本質,就是要鋤強扶弱,主持正義,進入現代社會之後,校園裡的罷凌事件更多了,在學校裡的角落不知道還有多少像莫元過去那樣的同學正需要人幫助,我們不能坐視不管,要替他們伸張正義!」 莫元用力點頭表示贊成,雷農則打了一個響指,笑道:「艾莉絲同學倒很適合從政吶~」也不知道是說真的還是在諷刺人。 程亞捷依舊不發表任何意見,彷彿他過來只是為了看戲似的,而且還是一個專門冷人家場子的觀眾。 「既然社團正式成立,我們就從今天開始,進行社團活動。」少女從書包拿出一封信:「這是我昨天從5-1教室外的信箱收到的委託信,是來自一年級智班的同學的委託,希望正義使者魯拉拉,能替他解決被英文老師性騷擾的問題。」 「教師性騷擾!?」莫元睜大眼睛,很不自在的在心中閃過自家導師和小柯之間的禁忌關係:「怎麼回事?」 艾莉絲皺著眉頭:「智班的英文老師是我們學校的明星教師,沒有想到居然是個人面獸心!」 此時程亞捷卻舉起了手:「不能排除老師被栽贓的可能性。」 艾莉絲點點頭:「不過我們才剛剛成立,這位同學不可能知道,會將求救信投進信箱,想必是已經走投無路,只好轉而向虛無飄渺的正義使者求救了。」 程亞捷嗯了一聲:「事情也許真這麼簡單,更也許……沒有這麼簡單。」 莫元怎麼看都覺得學長有點是在找艾莉絲的麻煩,但下一瞬又覺得自己太不應該了,學長豈是這種無聊之人,可……這幾天學長都對他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真的就是很無聊啊…… 少年下意識扁了扁嘴,也跟著舉手道:「艾莉絲同學,那我們要怎麼幫助這個同學呢?」 少女捏捏他可愛的臉頰:「叫我艾莉絲就好啦,或者莉絲也可以,什麼同學同學的,聽來好生疏耶。快,叫我的名字來聽聽!」 「喔喔……艾、艾莉絲……」這個他曾經心儀萬分的少女,個性好像也跟他初時想像得很不一樣耶……比他當初想的更平易近人太多了! 「很好!」少女笑彎了眼睛,「接下來,我們就分派一下任務。」 ◎ 少女將社員們分成兩組,分別進行任務。 莫元本來是和艾莉絲一組的,不過因為程亞捷和雷農同時舉手反對,少數服從多數的情況下,變成艾莉絲和雷農,程亞捷與莫元的搭配。 對於和學長一起行動,莫元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兩個人好幾天沒有像這樣一起行動了,也不知道為什麼,讓莫元心情上覺得有點生疏起來……也許是因為他原本就非常不擅長和人交往吧,他和學長之間、也是學長主動帶領他為多,明明只是小小的拌嘴罷了,他真不知道學長還要跟他賭氣多久…… 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莫元甚至不得不承認他其實有點想跟艾莉絲一組……當然了,他沒有笨到當場舉手反對學長的意見的程度。 走在他前方的少年似乎比跟認識的時候又高了一些,肩膀和胸膛都更寬闊了一點,漸漸甩脫了稚氣,而晉身成一個青年的模樣。 莫元自己這一年來也長高不少,也曾經幻想哪天如果真的超越了學長那該怎麼辦啊好令人期待……想起學長對他的身高欲言又止的模樣,莫元覺得還是保持現在的身高差就好。 明明還在吵架中,他卻怎麼想腦子裡也都還是那個人。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自覺應該沒有很大聲,但學長的腳步卻停了下來,回頭看他:「莫元。」 他也跟著停下腳步,一雙綿羊似的柔和無害的眼睛看向對方。 青年呼出一口長氣,大步走向他:「牽手?」 他眨眨眼睛,接著偷笑了一下,把手放進學長伸出來的掌心裡。 其實他們兵分二路的方式很簡單,總之抓賊要抓現場,無論那老師真是色狼或是被栽贓嫁禍,只要是現場抓到就能準確辨別。 於是乎艾莉絲與雷農組跟蹤老師,而莫元與程亞捷組則跟在委託人學生的後面。 其實智班就在莫元自己所處的仁班隔壁而已,委託人名字叫張瑾甄,意外的並不是像莫元這種軟弱而毫無還手之力的陰鬱少年,而是一個成績、運動、人際關係都很好的爽朗少年。 從表面上看,真的很難理解像這樣的人,會遇上投書裡寫的那種問題。 莫元和學長兩個躲在教室二樓邊角的儲藏間中,這個儲倉間有一個小小的氣窗,正好可以隔著一棟樓看見智班裡狀況。 兩人之所以要這樣秘密躲起,除了不想要讓委託人發現自己也變成觀察對象外,最大的問題,還是程亞捷本身。 程亞捷是這所高中裡相當受歡迎的風雲人物,光只要出現在一年級的教室這邊,恐怕就會引起騷動和尖叫,程亞捷自己或許沒有太大感覺,但經歷過好幾次學長來找的莫元非常清楚,當情況陷入「偶像出巡」模式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可以好好進行任務的。 小小的儲藏間約莫只有兩坪大小,平時都是鎖住的,不過小小的喇叭鎖對兩個武林高手來說也只是彈指間就能打開的東西。這個儲藏室一般只有週五掃除時會被打開,平時也不會有人進來。 裡面放著掃除用具、壞掉的電腦器材等雜物,地板櫥櫃都灰濛濛的,莫元用路邊發的免費面紙稍微擦了一下,鋪上報紙這才弄了個小小的監控據點,也不知道艾莉絲是怎麼跟學校溝通的,居然讓他們四個可以在一般上學的時間,進行特殊的「社團活動」而不被視作蹺課。 莫元踩著一張少了一條腿歪掉的課桌,喀地一聲將上方的氣窗打開了一個縫,視野不錯,恰恰可以看到委託人正打開課本,準備上課的樣子。 「學長,這裡剛剛好可以看到那個張同學。」 他故作開朗的道:「不過他正在上國文課,不知道艾莉絲他們跟著英文老師會跟道哪裡喔?」 學長剛剛牽著他的手,其實就是一種講和了吧他想,總之就先裝做沒事,讓兩個人之間那種尷尬的氣氛先消除再說。 「莫元。」 「嗯?」 「你就先這樣別動吧。」 「欸、為什麼?學、學長、啊!?」 少年因為站在重心不穩的課桌上,所以只能雙手扣住氣窗窗沿以保持平衡。 而讓他失去平衡的對象此時正明目張膽的伸手去解開他腰間的皮帶,刷一聲抽了出來。 「接下來,」不知道是哪兒出了問題的優等生青年道:「只要你提一次艾莉絲,我們就做一次吧。」 「欸!!??為、為什麼!?」 「不為什麼。」 接著被解開的是制服褲褲頭的釦子,拉鍊嘩地拉下,露出裡面白色乾淨的內褲來。 學長的行為很沒有道理,但……少年感覺心中卻不是很抗拒。 畢竟他們是日日雙修的關係,對體力旺盛的青少年來說,一個星期的冷戰足夠讓該被消耗掉的精力累積成即將決堤的水壩。 莫元的制服褲被脫到腳踝,然後白色的四角內褲則被剝到膝蓋的地方,學長用帶著一點薄繭的手指搓揉起他因為興奮已經抬頭起來的小小元,少年忍不住嗯唔一聲,腰整個就軟了下來。 「抓好窗戶邊緣。」 他的學長輕聲下起了命令,「既然你喜歡社團活動,那就做好觀察對方的本分吧。」 「怎麼這樣……」少年輕輕趴在窗上,對制服沾上的灰塵感到有點困擾,眼睛不自覺地望向智班,整個教室的學生都在認真聽講超筆記,他原本也應該待在教室裡作一樣的事,卻和學長躲在這裡…… 前面被指尖捏揉夾捻,後面則有另外一隻手掌陷入臀縫間去。 少年驚呼一聲、又想起自己人在學校,上課中外面一片安靜,自己的聲音也不知道會不會傳出去…… 可學長實在壞心極了,不但加重了前面握住的力道,甚至還將兩根手指伸進閉闔的穴口之中,按壓攢弄起來,少年咬住下唇,身體也跟著繃緊起來。 「學、學長,嗯、嗯嗯、我、我這樣……好怪……噫──」 彷彿不滿於都這個模樣了他還有餘裕說話似的,學長鑽到他的腿間,張口一含就把小莫元收拾進自己的嘴裡,莫元此時已經如對方所願無暇分心,雙手鬆開窗沿插入學長柔順的髮裡,被猛然一吮之時,忍不住緊緊咬住下唇,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要吶喊出來。 不過只剩三條腿的課桌哪能支撐得住兩個學生的重量,顫抖幾下就往旁邊歪倒下去,也虧得程亞捷身手敏捷,迅速將學弟完全勃起的性器吐出後抱住他柔韌的腰一個縱身,落到地上,一隻腳還在課桌完全傾頹前支住,然後輕輕放下,不發出一點聲響。 莫元氣喘噓噓,半身掛在學長身上,緊密的接觸中,自然也發現了學長也已然興奮得很了。 他埋在學長的胸前,悶悶道:「學長,你不要再氣了好不好,這樣我也很難過耶。」 程亞捷摸摸他的頭髮,嗯了一聲。 「所以……」少年的聲音帶著五分緊張,五分興奮:「要繼續……嗎?」 程亞捷親了親學弟的臉頰,正要答應,忽聽得下課鐘聲大響起來。 「糟糕,萬一搞丟張同學那就不好了。他們下一堂好像是體育課……」 莫元哭喪著臉,將學生褲穿了回去,繫回皮帶,已然隆起的小莫元被迫壓著頭縮回去,程亞捷被他的表情逗得終於笑了出來:「走吧。」 兩個年輕衝動的正義使者,以著師門傳授的絕妙輕功,在不被發現下身勃起的情況下,比委託人的腳步更快地,潛入體育館。 ◎ 兩人有志一同地直奔回憶之地。 說起回憶之地,莫元同學還記得很清楚。 就在一年前左右,他還是一個武功初學者,為了尋找「雙修」的對象,把念頭打到武術社社長程亞捷的身上,為了順利「說服」對方,他與學長相約放學後在體育館裡的一間準備室裡,卻沒想到碰上了好同學小柯與導師佟方闖進來胡天胡地,兩人情急下只好擠入準備室裡的置物櫃中…… 是的,就是那個準備室。 從那之後他們就沒有來過這個地方了,這間準備室平時是給值班的體育老師休息準備資料用的地方,此時體育老師們都在上課中,暫時是個可以躲藏並觀察到體育館內的籃球場、羽球場和排球場的地方。 雖然不知道張同學他們班今天體育課到底要上什麼,不過老實說,程亞捷並不怎麼在意這一點。 他和莫元從準備室的氣窗鑽進去,腳點了一下辦公桌便無聲無息落了地,將準備室的大門反鎖之後,一個轉身,就把莫小元同學猝不及防地壓制在辦公桌上:「莫元,我們繼續。」 學長並沒有詢問他意見的意思,不過莫元自己也處於需要紓解的狀態,不過在這種地方還是有點猶豫:「那個……學長,萬一把老師的辦公桌弄亂……」 「嗯,所以動靜不能太大。」 程亞捷附和道,卻沒有換地方的意思,快速地解開莫元的制服釦子,往他鬢邊輕輕一吻,便沿著身側的線條蜿蜒而下。 莫元下方的學生褲因為情人的親吻而高高隆起,發出一絲壓抑的低吟,程亞捷卻不疾不徐,緩慢地拉下學弟的拉鍊,讓向上挺起的小莫元露出頭來,伸出舌頭輕輕往頂端處一舔。 少年渾身一個機靈,顫顫道:「學長,原來你想要慢慢來嗎?」 「嗯。」 程亞捷的舌尖沿著學弟的性器形狀描繪起來,莫元強忍想要進去且爆發的衝動,咬著下唇艱難道:「可是……觀察張同學的工作、怎麼辦?」 程亞捷抬眼看了莫元一眼,突然重重的將學弟的性器咬入口中。 莫元吃痛,但又不是只有痛……忍不住尖叫半聲又用拳頭堵住自己的嘴,只敢發出嗚嗚的聲音。 程亞捷知道那音節說的是「學長你幹什麼!」。 他仔細地舔弄起方才咬過的地方,沒有留下任何傷痕,只有一點淺淺的齒印,他能感覺到莫元的身體整個繃緊,性器益發地大了。 他終於感到滿意,抬頭望向莫元時不禁一愣。少年的眼眶裡盈著豆大的淚珠,臉漲紅得不成樣子了。 稍微反省了一下,確實這一切莫元還滿無辜的,他只是無端地討厭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能這樣得到莫元的喜歡罷了。 真要這麼比的話,古今館的師父們、莫元的父親等等,他都要一一在意,根本就是自找麻煩的事。 可是……艾莉絲不一樣。他得讓莫元知道這點才行。 親親莫元紅燙的臉頰,他放緩了語氣:「莫元,你先在上吧。」 少年眼睛一個瞪大,淚珠子不聽使喚滴了下來,他舔了舔,微鹹的滋味卻讓他覺得比蜂蜜還要甜美。 程亞捷解開自己的皮帶,再來是學生褲的釦子,合身的褲子一下子落到腳踝,接著著把黑色內褲稍微往下拉了一點,露出少見陽光的白皙臀丘。 莫元吞了一口唾涎,一手抹去臉上的淚痕,其實他也不是難過委屈想哭,忍耐快感超過到一個界線,眼淚就自己跑出來了,這只是普通的生理現象罷了。 他從辦公桌跳了下來,從口袋摸出半條用剩的護手霜,擠了一點在小莫元上,抹將開來,然後讓學長雙手扶住辦公桌,身體微微前傾,他從後方抱住學長的腰,一個挺身,便讓性器滑入對方的臀縫之中。 程亞捷眉頭不自禁一蹙,呼吸一頓。兩人雖然花了很長的時間鑽研雙修之法,彼此的身體已經非常契合,但畢竟他在上的時候多過莫元得多,加上兩人因為自己單方面不高興的關係,約莫一週停止雙修練功…… 護手霜的潤滑讓莫元順利的進入他的身體,他微微吐氣,在學弟開始動作之前,先咬住下唇準備。 不過莫元並不如他所料地即刻動作起來,明明已經勃起得很痛了,卻仍在動作之前,親親吻了他的背脊,唇碰到肌膚時的感覺有些搔癢,讓程亞捷覺得連心都忍不住放軟下來。 「學長,我要動了。」 少年永遠都是這麼認真有禮,他感覺性器慢慢推進他的身體,然後又緩緩抽出,接著再進,抽插之間的間隔綿長緩慢,他頓了頓,輕道:「莫元,別太忍耐了,可以動快些。」 「學長,」少年吐了一口濕熱的氣在他的背上,「可是……」 「放心。」他道:「我想要你動快一些。」 莫元加快了動作起來,他感到學弟的性器摩擦到前列腺之處所產生的、讓人頭皮一麻的快感,忍不住將腿張得開了一些。 一年前的自己,恐怕怎麼都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吧,他想。 像這樣子和無心理牴觸的,讓一個同性如此進出自己的身體。 莫元就這樣在他身上動作了十來分鐘,這也已經是少年忍耐了這麼久的極限了,他聽見對方發出細微的呵哧聲,接著一聲低喚,他感到體內抽插不停的性器一頓,足足射了三四股熱流出來。 少年將滿足了的小兄弟從學長的體內抽出,有點不好意思地道:「學長抱歉,我只顧著自己,沒有……」 「無妨。」他搖搖頭,「我們接下來交換一下,也就公平了。」 少年正要點頭,忽然聽見人聲靠近,居然是徑直往這間準備室過來。 兩人俱是一驚,明明還不到下課時間,為什麼會有人過來? 不過此時也不容他們再思考了,兩人褲子一提往氣窗一鑽,正好可以聽見門外的人正狐疑地道:「怎麼鎖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