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武林高手番外:金剛‧芭比‧聖誕節

金剛‧芭比‧聖誕節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可愛的小男孩,他有一個非常大的願望,卻從來都不敢說出來。 他有五個師兄弟……不,在這個時候,他的師兄弟還只有四個,他排行老四,總是被說是最調皮的那一個。 他總是有話直說、爽朗大笑,所有人都沒有發現,這麼開朗的小男孩,內心裡有一個秘密的願望。 他已經到了懂事的年紀了,他知道,跟聖誕老公公要這樣的禮物,可能連聖誕老公公都會想要罵他一頓。 但把秘密藏在心裡面實在太痛苦了,他只能偷偷在半夜把秘密告訴他的日記本。 不過他不知道,他們家的聖誕老公公,還滿喜歡定時偷看他的日記本的。 於是在那一年的聖誕夜,他實現了他的願望。 ◎ 常敬之身為裡世界殺手排行的第三把交椅,平時在道上可是跩得二五八萬的,和大師兄自然散發的逼人氣勢不同,他讓人感覺吊兒郎當,很多時候,會讓大多數人感覺他非常瞧不起人。 不過會討厭他的人都是不了解他的人,只要認識常敬之久一點就會知道,這男人只是用浮誇的外表和輕浮的態度,包裝他其實很老實熱血的內在。 最近的他有點倒楣。 大概是從莫名其妙拿到少俠擂台冠軍開始,霉運就纏上他了。 他這個人,最討厭不勞而獲的事情,總覺得抱著這種撿便宜的態度,最終就是會倒大楣!所以當老五汪典說出想要放水輸掉比賽早點回到工作崗位上時,他還忍不住給了小五一頓排頭! 後來發生的事簡直讓他囧到最高點,他雖然覺得自己是本次擂台賽武功最高的人,但經過幾場莫名其妙的對手棄權啦、魔教滲入之類的,他感覺自己沒有盡到全力,就已經站到了頂點。 所有的恭賀和讚美都讓他覺得十分不妙,接下來,幾個交情很好的女伴一一交到新男朋友把他踢開、最愛的一款香煙居然宣布停產、然後是他位在摩納哥老巢的天花板居然漏水了……把他那張KING SIZE的大床被淋得溼漉漉的,昂貴的天絲棉被上,還長出灰白色噁心的黴菌。 這些都是厄運的徵兆!他手裡握著老家附近廟宇求來的平安符、以及摩納哥聖尼古拉斯大教堂附設販賣部買的十字架,「厄運退散!」他站在自家大床前,沈痛地作法道。 幾個月後,他接下了新的委託──地點居然是他老家,還想著運氣不錯可以回去師門串串、約小師弟吃飯之類的,殊不知,這才是厄運的開始。 他被與師父同等級輩份的絕世高手差點吸乾功力,在自家經營的醫院加護病房躺了半個多月,移轉普通病房也住了快兩個半月,才因為和護士美眉們過得太滋潤,被二師兄當場下令立刻出院。 依依不捨的對著醫院裡幾個年輕貌美的護士說掰掰,他看著懷裡斷掉的佛珠和裂開的基督聖像……很好,霉運差不多也該到此為止了。 因為住院的關係,原本簽在他身上的任務有的轉給了大師兄或三師兄,有的必須無奈與對方解除合約,對於呈現無工作狀態的自己,崆峒的老四覺得連肩膀的感覺輕得怪怪的,過去他總是期望二師兄給他少一點的工作量,讓他有更多時間和美人兒溫存享樂,現在卻覺得,這種時間還是在高壓的工作下,才會顯得珍貴和吸引自己。 不過,那個工作狂二師兄,怎麼可能會讓他無所事事太久呢,出院的第三天,他就接到了二師兄的電話,要他到崆峒總部一趟。 帶著細框眼鏡、精明能幹的青年挺直著腰坐在辦公桌前,常敬之總覺得這個二師兄一定有在他們所有人身上裝什麼監視器之類的──他真的有因為懷疑而把自己的衣服丟了一輪重買的經驗──否則為什麼自己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好像都逃不過對方的法眼……等等,他這次住了這麼久院,該不會二師兄有交代那些穿白袍的,趁他不注意對他下藥昏迷,在他身上植入什麼追蹤晶片吧? ……越想越有可能,看著二師兄的目光,也就顯得更害怕了一點。 不是他要這樣臆想自家兄弟,實在是二師兄這種商業菁英份子,實在不是一介武人的他,可以理解的物種啊。 「應該休息夠了吧?」二師兄淡淡道,「雖然內力看來是恢復得差不多了,不過幾個月的臥床,身手也生疏不少了吧?怕你再發生危險,先給你一個簡單任務好了。」 「吭?」他摘下墨鏡,「二師兄,站在你前面的,是我常敬之本人耶!簡單任務留給亞捷小試身手就好。」 二師兄沒有反駁他,表情也沒有任何變化:「說簡單,也不是現在的亞捷可以接的,這任務原是派給老三去負責,不過前日他傳回訊息,說需要可以信任的人過去協助,這事當然就非你莫屬了。」 一聽是老三負責的,他就冷靜下來。 崆峒三弟子唐文亮,是一個外界比較不熟悉的人物。比起排名第一的大師兄、掌握大權的二師兄、風頭最健的四師弟和備受寵愛的小師弟,這個正巧在中間排名的男人,低調到有點不像崆峒出身的弟子。 常敬之回想了一下上一回見到三師兄的時候,似乎是在崆峒擂台賽時,當時三師兄還是一副獵犬訓練師的打扮,一整個就是大會工作人員的模樣。 不過唐文亮其實是非常多變的人。他之所以讓人覺得低調,是因為除了自家人前之外,他從來不曾用相同的面貌,展現在外人面前。他接下來的每一次任務,只要是需要露面的,他從來就是各種面貌風格輪著展現,搞得他自己的師弟如常敬之,每次想起自己的三師兄,總要苦惱一下會不會有認不出來的問題。 「三師兄……現在是什麼樣子?」 二師兄遞過來的照片,是一個金髮、身材火辣的絕世美女。 ◎ 走出西雅圖的地鐵車站,迎面而來的冷空氣讓常敬之拉高了衣領。 旁邊幾個街頭發傳單的年輕黑人圍了上來:「YO兄弟,好酷的髮型。」 他抬了抬手,碩大墨鏡下的厚唇唇角翹了翹:「當然。」 他滿頭粗長的辮子不是在什麼偏遠部落裡編的,事實上,幫他編頭髮的,是一個金髮的丹麥妞,她擁有藝術家般的手藝:「因為無常你很適合嘛~」 「無常」是東方索命鬼神之名,也是他行走江湖時的稱號,和三師兄不同,他並不太遮掩自己身為職業傭兵或殺手之類的身分,二師兄替他挑的工作,大多符合這個世界多數人的正義,他自己則無可無不可,基本上就是為師門出任務罷了。 當然也曾經出現過被他消滅對象的遺族想要找他復仇的舊事,不過本來嘛,這世上的規則就是強恆強,弱趨弱,只要他一直讓自己維持著夠強的狀態,無論是來自表世界還是裡世界的攻擊,都無所謂。 幾個年輕黑人似乎對他很有興趣,纏著他沒完:「兄弟,交個朋友吧,我這兒有超棒的妞和貨,撥點時間來看看?」 聽到有妞,他抬起一邊眉毛,倒不是說他真的相信這些小兔崽子會認識什麼絕世正妹,而是前陣子他幾個粉紅知己紛紛談戀愛去了,讓他老大空閨寂寞,只能跟小護士調調情,排解排解空虛。 「真的很正!我有照片你看~」其中一個黑人秀出手機螢幕,一個黑鬈髮濃眉大眼豐唇蒜鼻充滿個性美的黑人少女正對著螢幕比中指。他吹了一聲口哨,不過很抱歉,這不是他的菜。 「怎麼樣?一個晚上只要……呃?」 他們的前方被一個高挑的身影擋住去路,年輕黑人正順口打算開罵,卻在看到對方的一瞬間閉了嘴。 「嗨,老四。」 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連同高跟鞋足有一八五以上,金髮艷麗的女子。蜂蜜色的膚色和穠纖合度的身材,一時間讓人難以辨識她的國籍,只能聽見那黑人驚呼一聲:「哪來的芭比娃娃!?」 ……看來會這麼想的不是只有自己……常敬之心道:「是……三師兄?」 「嗯,在這兒叫我奧莉薇亞。」美人翩然一笑,頓時風情萬種,整條街的男人都色授魂與,目光膠著在她的身上了。 常敬之歎為觀止,接著轉而對那些魂都飛了的黑人兄弟們得意一笑:「不好意思,我的馬子就是這種程度的美女。」 坐在三師兄開來的奧迪敞蓬跑車的副駕駛座上,常敬之還在嘖嘖稱奇:「三師兄,你到底怎麼弄的?」 在他的印象中,他的這個師兄長得頂多算端正而已。平時穿著打扮有兩種,一種是明顯模仿師父的雅痞風,但沒有這麼高調,一種則是奇妙的動物宅男風……他家三師兄有動物緣到驚人的程度,自己也很喜歡亂買一些動物圖騰的T恤。但就算如此,也跟女孩子氣這種風格無緣。 可坐在他身邊,用高超的駕駛技巧飆車的女人,怎麼看,都像是從雜誌畫報封面上走下來的超級名模,融合中西方特色的五官明顯立體,明眸靚麗、長睫濃密,正紅色的唇膏一整個就是引人犯罪! 臉已經夠美不打緊,他居然還身穿超緊身套裝,露出半球和一雙修長白嫩的美腿……等等,難道三師兄為了扮好角色,連男人味的腳毛都犧牲了嗎?他嘖了兩聲,又嘖了兩聲。 「老四,有話就說,少拿淫蕩的眼光看你三師兄我。」 男人的聲音從美女的口中出現,當場讓常敬之倒彈三尺,他撫撫受驚的心口:「三師兄,你陰陽磨陰陽交換的功夫,練得好純熟啊~」 「我這哪裡算什麼。」金髮美人兒嫣然一笑:「大師兄才是高手中的高手啊。」 半個小時後,他被三師兄載到了一幢大宅前。 路上三師兄還是沒有將這次任務用得上他的地方,一一說明清楚。 崆峒老三唐文亮和老四大殺四方的風格不同,他很少接下暗殺或作戰之類的任務,本次的任務,其實是從一個科學家的手中,獲得一項生化方面的研究成果。 「藏得很嚴實?」常敬之眉頭一挑,「如果是我,就直接殺進去,捏住他的脖子問就好了,要不就交出東西,要不就沒氣兒,就這麼簡單。」 美人兒從鼻孔噴出氣來──奶奶的,明知她是三師兄,他還是忍不住有點動心:「這是最簡單快速的方式了吧!」 「柯林教授今年已經八十歲了,他是當今動物種原保留的權威,我可不想傷害他。」唐文亮順手順了一下一頭亮麗的金髮:「再者,我的雇主要求的,並不是奪到一種研究成果。」 「什麼意思?」 「柯林教授在意識型態上面,是個老古板,他深愛自己的國家,所以出再多的價格,他都不願意為其他國家,或是私人企業服務。」唐文亮繼續以美女外貌男人聲線道:「我的雇主,希望能爭取到柯林教授簽下一只合作契約。」 「……這種事辦得到嗎?」常敬之皺眉道:「二師兄太強人所難了吧。」 「這就是為什麼這件案子是歸我不歸你的理由。」美女用長指彈了下師弟的額頭,「我們賣的不只是武力,還有服務啊。」 「喂……」常敬之捂住額頭:「那要我來幹嘛?」 「二師兄沒告訴你嗎?我需要一個可以信任的親近的人來幫我。」 「……叫我跟你一起詐騙,我可沒有信心不露餡喔!」 「不用演。」他的三師兄笑道:「你就當你自己就好。」 ◎ 柯林教授的研究室設在西雅圖郊區,他本身則在附近大學任教,過著比常敬之想像的更普通平凡的生活。 他跟在金髮美女奧莉薇亞的身後,看見對方用纖細的手腕敲了敲門──該死的,師兄是怎麼把自己的肌肉弄掉的?他陰陽磨功力也練到第十一層了,卻從來沒有想過把自己陰陽倒錯,變成一個女人試試。 沒有多久門就開了,一個嬌小白髮的美國老太太探頭出來:「誰啊?喔,是奧莉薇亞!快請進來!教授等你很久了呢……」 「奧佛太太,這是禮物。」一盒鳳梨酥像變魔術似的出現在唐文亮的手上:「配上烏龍茶,非常搭喲~」 連聲音語調都這麼女性化……常敬之暗暗抖了抖,從門口望進去,可以看到裡面充滿美國鄉村風溫暖色調的佈置……他再看看自己的一身迷彩外套加垮褲,黑色軍靴配雷朋,還不嚇壞這個老太太? 卻不想這老太太和奧莉薇亞寒暄完一個轉身,就鑽到他的面前,抬了抬自己墜著鏈子的老花眼睛,慈祥的眼角精光一現:「就是你嗎?」 常敬之一時間忍不住進入戰備狀態,又因為對手確實是弱不禁風的老太太而強迫將氣勢收了回去,小小呼了口氣:「我是師、嗯、奧莉薇亞的……呃……」看了自家師兄一眼,跟著口型同步說出聲來:「男~朋~友。吭?」 ……是這種設定嗎?常敬之眨眨眼,當然不能讓謊言被看出:「對,就是男朋友。」忍不住又多嘴了一下:「我愛她那一頭金髮和大波~~」 奧佛太太抬抬眼鏡,笑呵呵的道:「真沒想到這麼知性的奧莉薇亞,會喜歡你這種類型的男人。」 常敬之聽得眼睛都要凸出來了,她那辣到翻的樣子可以叫做知性?那他無常大爺也可以被叫貴公子之類的吧! 不過他當然不會這麼不識相,拿下招搖的太陽眼鏡,將兇狠的眼神笑成了瞇瞇眼:「這嘛,或許是因為我身材很棒吧~」 奧佛太太一點都不排斥和這樣的型男打情罵俏,一整個和樂的氣氛讓常敬之微微有點摸不著頭緒……不過三師兄既然說用得到自己,那麼他就靜觀其變吧。 兩人先是在廚房的餐桌邊讓奧佛太太招待了自家製的馬芬和果醬,在常敬之吃到第五個的時候,才見小老太太一邊用圍裙擦拭著手一邊道:「柯林教授在書房等你們了。」 兩人對看一眼,一齊起身,並肩跟在小老太太背後的同時,常敬之忍不住用了千里傳音過去:「三師兄,所以現在到底是?」 「簡單說,等等要請你配合我參加柯林教授的實驗。」 「咦,什麼實驗!?」對看過很多好萊塢電影的崆峒派四弟子來說,聽到實驗二字忍不住起了防心。 瞥了他一眼,唐文亮輕輕哼了一聲:「大概算是便宜你的實驗了吧。」 ◎ 柯林教授頂著一頭白髮,身穿卡其色毛呢西裝、寬版斜紋領帶,手上拿著一支拐杖,一臉和善親切的老先生模樣。見到他們兩個進來,立刻迎了上去:「奧莉薇亞,妳總算來了!我等妳好久了~」 「教授,都是這傢伙病了,才花了點時間。」金髮美人親暱的打了她的男伴一下:「不過教授不用擔心,他已經完全痊癒了!這傢伙別的好處沒有,就是身強體壯,非常健康。」 有人這麼介紹自己的男朋友的嗎……一旁的常敬之偷偷翻了一個白眼,但也只能勉強自己配合道:「是啊,我就是身體好。」 老教授原本還笑開了臉,此時卻收斂表情,一臉正經地看向常敬之,甚至毫不客氣地伸出雙手,在他身上胡摸一氣,嘴裡嗯嗯嗯個不停。甚至…… 「喂!這老頭摸我下體啊!」常敬之側身一避,他可不想被一個老頭子性騷擾! 「原來如此,確實非常強壯。」教授沒有生氣,反而滿意地點點頭:「作為一個實驗體,非常合格。」 「教授您滿意就好。」 聽聽這什麼對話啊!感覺上自己好像被三師兄給賣了似的,千里傳音再度登場:「喂……」 還來不及說完一句話,就聽得唐文亮搖搖頭,非但沒有回答他,反而熱絡的靠近柯林教授,從文件夾拿出一疊裝訂完好的契約書出來:「如果您確認可以的話,就請您按照約定,簽下合約吧。」 「這嘛,我要先看過之後,確認你沒有騙我,我才要簽。」 金髮女郎動作頓了頓,隨即又滿面笑容:「……現在嗎?」 教授大點其頭:「現在。」 ◎ 不要看柯林教授一副樂呵呵好好先生的模樣,一旦談及他的專業領域,他就會變身成嚴厲認真的鐵血教授。 他的專業在於動物種原的保留與基因重組,尤其擅長靈長類的動物,外頭多多少少都有在謠傳,教授為母國組成了特殊實驗室,專門研究人類進化與特異功能,聽說已經接近解謎的階段。 要打動這個教授,一般諜報人員或許沒有辦法,但事情交到唐文亮身上的話,他卻很有信心。 先不論裡世界的武林高手所會的那些武功比表世界的特異功能神奇多少,光是他師門獨門內力「陰陽磨」,就是一種連裡世界人都嘖嘖稱奇的功夫。分開十二層的神功,若練至八層以上能如程亞捷在少俠擂台預賽裡做到的那般、握水成冰,捏物燃燒。若能練到第十一層,則能做到陰陽互換──當然這是有時間限制的,剛練成者僅能維持一瞬,突破十二層以上者,約莫可以維持十二個時辰,也就是一天的時間。 唐文亮於一年前默默突破到了第十一層,他不似大師兄或老四那般以武力震懾敵人完成任務,多數時候,他接下的是比較耗時費腦的案子。 他原本評估,只要在柯林教授面前,約略展現內力的力量,那應當就能勾起教授的興趣,進而交換教授簽下客戶合約的約定。其實客戶開出的條件非常的好,本身也是正規經營的生計公司,教授之所以遲遲不願接受,實在是牛脾氣加上愛國主義使然,若能給予更大的誘因,應該是簡單任務。 不過柯林教授見多識廣,在親眼看見他將茶杯裡的阿薩姆紅茶變成阿薩姆冰沙,空手讓報紙燃燒起來的功夫之後,雖然眼睛瞪大,但仍推推眼鏡,冷淡地道:「這些魔術師也辦得到,想用這個讓我簽約,未免太看不起人。而且,論起超能力,我們研究室裡的幾個案例,還有更驚人的呢。」 唐文亮無法辯駁,畢竟這世上,確實多的是能做出更多神奇幻術的魔術師。不過他任務已經接下,當然不能就這麼簡單的被鍛羽而歸,於是他禮貌地笑了起來:「雖然這不是魔術,不過還是想問柯林教授,要什麼程度的人體超能力,才能打得動你呢?」 「哈哈。」教授笑得慈祥和藹,搖了搖頭:「孩子,現在可是你要說服我,不是我要說服你啊。」 唐文亮輕輕呼了一口氣:「那麼……這樣呢?」 窄身的暗紅色西裝原本平順地穿在這年輕人的身上,此時教授卻親眼見到,那平坦的胸前隆起、將領帶頂到一邊、襯衫扣子也爆成弧形,側面還能見到微微的性感肉色。腰變得更細了,臀卻脹大更多,連微捲的褐色短髮,都變成大波浪的長髮。更可怕的是臉,唐文亮雖然外表斯文,不過再怎麼樣,也跟眼前睫毛長翹、高鼻菱唇的美女完全不同! 柯林教授驚訝得甚至打翻了他的茶杯,他湊近過去,老花眼鏡後面的眼睛充滿不可思議的神色:「上帝啊,你這是什麼魔術……」 「教授親眼看到的,這不是魔術,也不是法術。」 「……我可以摸嗎?」 「請便。」 老教授顫顫的手指一把就摸向胸口的部份,入手Q彈,一點偽裝的感覺都沒有……「是、是真的。」 「是。」聲音還是原本那個男聲:「教授覺得,這樣的能力如何?」 「……」老教授吞了口唾液,當然不是因為性的吸引的關係。吸引他的……是連結到自己實驗室裡,那個一直無法突破的關鍵…… 柯林教授呼了一口長氣:「這是什麼?」 「教授或可認知為東方古武術的神祕力量。」唐文亮笑了起來,「透過從小的身體鍛鍊與精神鍛鍊,配合只有組織裡的人才能接觸的練功方法,只要是具有練武資質的人,都有可能辦到。」 「東方古武術的力量?」柯林教授微瞇起眼睛:「我是個科學家,我不接受這種幻想式的解說,對我來說,任何生物的祕密,都應該能經過研究被揭開。」 「或許吧。」唐文亮點點頭,又在教授的面前恢復了男身姿態,讓老教授再遭受一次震撼:「教授意下如何?」 老教授沈默一瞬,推眼鏡的一瞬間,目光閃過一絲狡猾:「讓我研究吧。」 「嗯?」 「你會騙人,你的身體卻不會。」老教授笑道:「要證明你確實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又能兼顧讓我採樣的方式,只有一個。」 「……教授不妨明說。」 「去找一個『男』朋友過來吧,是要守得住秘密、能接受你的人。最好是你所說的,屬於你們『裡』世界的人。」 「啊……難道是……」 「我要採集你們的體液,分析所謂練就東方古代武術的人,在基因與繁殖方式上,究竟與一般人類有何不同!」 ◎ 於是乎,場景回到現在,教授的書房裡。 常敬之以千里傳音對著自己的三師兄大吼大叫:「搞什麼鬼?要在這老鬼面前做愛!?」 「你懂啦?」 「廢話!」 「……我能信任的,只有我們自家師兄弟而已,你說,除了你之外我還能找誰?」 「大師兄!」 「你敢?」 想想大師兄一臉嚴厲看著自己的模樣、不,或許連二師兄都會一起得罪……只好退讓下來,弱弱地說:「二師兄?也不行……被大師兄敵視更慘。」 「那你是要我對亞捷出手?」 「那更不行!師父……師伯……不行,通通不行啊!」 「所以,我有什麼選擇?」 「三師兄,一定要用這種沒有尊嚴的方法嗎?」 「尊嚴是什麼?」三師兄冷冷的笑了:「對我來說,完成不了任務,才是失去尊嚴。」 「可、可是……」 「不要抱怨了。為了讓你快點進入狀況,我可是特別請人畫了濃妝,還把頭髮染成金色呢!」 「……那還真是多謝了。」 「哼哼。」 「這是一種心靈溝通嗎?」老教授笑了起來:「你們兩個沒有說話,表情倒是十足。」 金髮美女笑了起來:「這是一種千里傳音的功夫。」接著轉換頻道:「如何?教授可聽見我的聲音?」 「咦,我感覺你的聲音在我腦子裡出現!?」教授興致盎然:「這是什麼武功?」 唐文亮正要回答,他的師弟直接大步向前攔截:「等等!」接著轉頭對老教授道:「想知道這個武功,先答應了簽約再說!」 柯林教授呆了一呆,然後露出了一點失望的表情:「不,還是採集種原重要得多,我忍耐就是。你們快做吧。」 「……」掙扎失敗的常敬之失望的後退一步:「不就是要精液嘛,我進廁所打給你還不行?」 「不行。」教授嚴肅的搖頭,「我要知道,奧麗薇亞……也就是唐,在女體的情況下,是否只是障眼法,還是真正成為一個女人。」 「……」留著黑人茂密辮子頭的男人垂下肩膀:「三師兄,你為任務犧牲還真大……」 「你都可以為了完成任務差點被吸乾功力,我這算什麼。更何況,我又不是被人強暴,對象是自家人啊~」 「……三師兄,我第一次知道你的道德和倫理這麼低落,居然會把腦子動到自家人身上,我年輕健康的肉體……」 「廢話少說。」金髮美人嗟了一聲:「你還真當是做愛啊?這是工作!」 「就是工作,我才感覺這麼糟啊……唔啊~~」 他被金髮美人推倒在教授書房裡、先預放了兩條超大毛巾的布面長沙發上。 三師兄用了兩成的功力推他,他一個站立不穩,下一秒鐘就被健美富有彈性的胴體壓制,身下黑灰色的垮褲被啪地一手撕開,他慘叫一聲;「師兄!這條是限定版的!」 「賠你就是了。」美人兒露出冷淡的表情,更讓人難以把持:「我可以向二師兄報帳。」 「報什麼帳啊……難道理由要寫『侵犯師弟所以撕破要賠他』這種句子嗎!唔啊!!」 「明明都勃起了,還這麼吵。」一把攫住師弟尺寸傲人的下身:「這不過是模擬生物的繁衍行為,你給我認真一點。」 「……三師兄,你看得還真開……」噙著男兒淚,常敬之對自己看見金髮美女就心動的體質感到絕望:「事後你可別怪我喔!」 「怪你什麼?」美人笑了起來,撩起套裝短到不行的迷你裙,露出裡面讓人有點掃興的白色子彈內褲:「這是工作。」 他的三師兄唐文亮,從小就讓常敬之搞不清處他的想法。兩人的年紀明明是最相近的,可是性格一動一靜,感情雖然不差,常敬之卻老是覺得自己不是很瞭解對方。 在他的印象中,只覺得這個師兄喜歡動物……不,應該說是動物喜歡和他親近、個性認真──應該說,除了常敬之自己之外,他的師兄弟個個都馬很認真──很愛模仿師父的穿著,以及總是接一些他沒有興趣的案子。 這樣想起來,都是很表面的了解。三師兄心底到底在想什麼、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他好像都說不上來。 因為他們是像家人一樣的關係嘛……他常敬之,這輩子除了美女和小師弟之外,根本就不關心其他人有什麼喜好! 他看著壓上來的這個明明應該很熟悉,卻完全像是為了他的喜好而打造出來的臉蛋、髮色和身材,悲哀的發現,儘管他嘴裡理由一大堆,但身體卻非常誠實的感受到了慾望。 他原就不是囉囉唆唆的男人,既然師兄這麼堅持要自己,那他給就是了,就算事後要翻臉,這也不會是他的問題! 更何況打從受傷之後,他已經整整三個月沒碰到長得這麼正點的金髮美女,身體老早就叫囂著需要被好好撫慰了! 於是他一把將三師兄……不,為了讓事情能順利進行,他決定在完事前都要以師兄為他設定的名字和劇本──奧莉薇亞──來稱呼對方,和他做愛的人不是師兄,是名叫奧利維亞的西雅圖小蕩婦。 自行設定完畢之後,他將對方攬入壯碩的雙臂中,大掌沿著對方背脊的弧度摸下,停在緊俏的臀上,用力捏揉起來:「觸感真好。」 唐文亮感覺師弟已經順利切換了模式,這才放下心來,微微吁了一口氣,瞟了一旁的柯林教授一眼,見到對方拿著紙筆和相機,正盯著他們做記錄。 他一邊忍耐著被掀開的襯衫、胸部被人搓揉,以及內褲被大掌侵入的奇怪感覺,一邊回頭對教授說道:「柯林教授……唔……拍照請避開臉,還有……不可以錄影。」 教授露出失望表情:「錄影才有證據。」 「不、不行……這是裡世界的、規範……」他揪下師弟外套上的一顆釦子,彈指一射,瞬間將教授已經架起來的攝影機打落,同一時間,他的內褲被對方拉到膝蓋,「啊!!!!!」 慘叫聲並不是他發出來的。 他低頭下去,只見他的師弟哭喪著臉,指著他縮得小巧可愛的性器道:「這裡還是男人啊師兄!」 自我催眠的奧莉薇亞設定,一瞬間破滅。 他挑了挑眉:「老三,你沒有陰陽互換過?」 「我對變成女人沒有興趣。」 「以我的功力,能變到這等程度,已經是極限了。要完全轉換成女性的生殖器官,說不定要師父或師伯才有辦法。」 「我完全不想想像啊!!!!」 他側眼又往柯林教授方向看去,見教授果然已經湊得近了一點,筆記做得飛快:「生殖器官也能產生變化是嗎?啊……真想看完全變性的樣子啊!」 「教授,這已經是我功力的極限了,還要繼續下去嗎?」 老教授頓了一頓:「陰陽同體的身體在這個世界也不算太罕見,說不定你原本就具有這樣的體質,所以想要騙我。」 「你這臭老頭,是有多怕被騙啊!」常敬之怒叱一聲:「我師兄的裸體我打小就看多的了,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他這是驅動陰陽磨內力轉換的,絕無虛言!」 柯林教授搖搖頭,走回說桌邊,端起茶壺重新倒了一杯茶:「追根究柢,是身為科學家必須要有的研究精神。」 「喂──!師兄,你阻止我幹嘛?」 他騰起的身體又被金髮美女按倒,只聽得唐文亮毫不見一絲怒意,嫣然對教授笑道:「只要證明我的身體是真,並且確實能變化,就可以了對吧?」 「還要取得精液,也就是種原。」教授補充道,似乎也對自己的強人所難稍微反省了一下:「只要做完這三件事,那份合約我馬上就簽。」 「很好。」唐文亮微笑道。 「哪裡好……師兄,不行啦,我看到男人的身體就硬不起來了……」 「你這傢伙,剛剛不是還硬梆梆的嗎?真是沒用的東西。」美女笑罵,纖長指端按下他結實的胸膛:「小四,哎,這不就硬了?」 「三師兄,你調查的好詳細,居然知道我喜歡罵人這一味的……」 「呸~」 美人兒嬌嗔的模樣怎麼看都很賞心悅目啊……也對,反正只要把目光避開「那裡」,奧莉薇亞設定還是可以繼續演下去的嘛! 他熟練的脫去女子緊繃的套裝,露出裡面蜂蜜色調、入手滑膩柔皙的肌膚,將頭埋入那雙晃動起來節奏美妙的大波之間,悶聲道:「師兄,既然是工作,我們就速戰速決吧!」 「嗯,我也希望你快點射。」 「……我盡量。」 他老練的將奧莉薇亞雙腿環在腰間,不需要用眼睛去看,就能找到他二度勃起的性器應當進去的地方,奧莉薇亞的外表看起來美艷又成熟,實際上作起愛來的動作卻非常生澀,這種高度的反差,也讓人受不了的衝動…… 瞬間為性慾所控制的崆峒派四弟子將自己脹大的陰莖毫不猶豫得插入對方下身神祕的洞穴裡,那地方不可思議的炙熱狹窄,簡直就像是在跟處女做愛一般…… 常敬之唔了一聲,完全想不到跟自己的三師兄做……不!是跟奧莉薇亞做愛,能爽到這種程度。 奧利維亞雙手環住他的肩頭,在被插入的一瞬間整個掐緊了他頸邊的肌肉,表情看起來充滿忍耐,上排牙齒緊咬著塗著鮮紅胭脂的下唇,額間微冒冷汗。 不過他老早事先就警告過對方了,現在再來抗議,常敬之認為問題並不出在於他。 他一個挺身,讓性器進入到對方體內更深的地方,接著先緩慢的、規律的抽插起來,雙手繼續搓揉著豪乳和豐臀,益發性起。 直到感覺到對方的肌肉微微放鬆,體內似乎也分泌出液體出來,讓他的進出越來越順利之後,他立即將對方壓倒在沙發上,高抬起對方的長腿,進行起真正的性愛姿態。 奧莉薇亞斷斷續續發出淺淺的呻吟,這種不知是痛是爽的聲音刺激著化身物種種原發射器的男人更加興奮,「啊……叫、叫你早點射……居然給我又更大了……啊、不行、那裡……」 奧莉薇亞的裡面,也有可以得到高潮的地方嗎? 常敬之覺得非常不可思議,身體可以改變算了,連獲得高潮的地方也有嗎? ……等等,該不會連子宮什麼的都有吧?今天是奧莉薇亞的安全期嗎?該不會肚子會被他搞大吧…… 「喂!你說得太過頭了!」肩頭肉被對方使勁一捏,他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用了千里傳音,把心裡的疑問說了出來。 「我又沒有變成女人過,哪裡知道啊……」 「我只是短暫變成女人,又不是真的變成女人了。」 「你連陰道都有了,還敢說……啊、幹嘛打人!」 被打的同時,他感到自己的性器開始衝動起來,想要射精的感覺漫天而來,他想著「難道我有M體質」的同時,將師兄……不、是奧莉薇亞抱了起來,以騎乘位的體位由下而上貫穿,這個體位能讓自己進到非常深的地方,讓對方那裡的嫩肉完全包覆住他的陰莖…… 接著又將對方翻成背對自己之姿,讓金髮整個披散在赤裸的背部。他打算從後進入,並準備射精。 唐敬之雖然預想過跟自己這花名在外的師弟行房,可能不是太簡單的事情,但實際做起來,他才發現自己實在太天真了。 他是一個很能忍耐痛楚的人,本想著大不了牙一咬忍一忍就夠了,卻沒有想到,這陰陽互換的身體,居然也有得到快感的知覺。 這讓他感覺有點困擾。 要忘掉痛楚不會很難,但要忘掉快感……對他這個經驗其實不是很多的人來說,就有點難了。 他已經很努力想夾緊師弟的性器,想盡辦法想讓他早點射精,無奈這個師弟確實是個厲害的,越弄只會讓他越大越硬而已。 讓唐敬之困擾的,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 原本他只是計畫把師弟拉進來快速解決就好,但事情比他想像得更花時間。 他的陰陽互換之力,最多,只能維持四個小時的時間,他盤算了以女體之姿在讓師弟射精之後,剛好可以轉變回男體回來,證明給教授看一切所言非虛,而現在…… 他感覺身體開始變化起來,師弟在他體內也衝刺得越來越快,他驅動起陰陽磨的內力希望能維持更長一點點的時間,但自己知道其實這是徒勞無功…… 老四似乎已經完全性起,抽出來之後,又將他翻過身去,想以背後位進去,他順勢沈下身體,避開了師弟的進入,而就在這一瞬之間,他感到身體正快速變回原狀。 已然進入禽獸MODE的四師弟老早蓄勢待發,奮力插進去的一瞬間,他來沒感覺有什麼不對勁,接著…… 動作停了一停,「師……兄?」 「嗯。」 「你的金色大波浪呢?」 「……金色小波浪也很好啊。」 「你的大波波呢?」 「……不要歧視小胸部嘛。」 「你的……我進去的是……」 腦中浮起「師兄的後庭」幾個字的時候,他的性器早已不聽控制,在三師兄的後穴裡射出了精。 順利收下教授簽了名的合約,已然喚回男裝姿態的青年,雖然走路的姿勢有點怪怪的──不過那是有心人才會這麼覺得──不過完成任務的事實還是讓他感到非常愉快。 他的師弟一臉苦瓜地跟在他的身後,穿著讓奧佛太太縫好的垮褲──奧佛太太以為那是不合身的緣故,還幫他改成正成褲檔加高腰──像是被與淋濕羽毛的老鷹,精神分外委靡。 「怎麼,感覺很吃虧嗎?」他打了師弟的後腦勺一下:「我都沒有抱怨了,你難過什麼!」 常敬之神情複雜地看了師兄一眼:「師兄,我發現你的神經好粗……」 「你這麼纖細,也讓我很驚訝。」 「……就讓我處在自己的世界五分鐘就好,我……我會走出來的。」 唐文亮笑了起來,「對了,聖誕快樂。」 「欸?」 「今天是聖誕夜,你不知道嗎?」 「……咦!?我的聖誕夜,居然跟男人……」 「哎,真糟糕呢。」 「居然跟男人……」 「……我載你去坐地鐵吧。」 「居然跟男人……」 ◎ 小男孩收到禮物的時候,迫不急待地打開包裝。 那是一個精美到跟他夢想的一樣的芭比娃娃。 是的,雖然他是小男孩,但他一直夢想的能有一個芭比。 金色的長髮和碧藍的眼睛,婀娜多姿的身材配上華麗的裙子,小男孩曾經看著櫥窗,羨慕的看著那些輕而易舉就能得到芭比的小女孩們。 『如果可以,我想要一個芭比娃娃。』他把秘密的願望寫在日記裡,雖然只有八歲,但他已經明白,身為一個小男孩,是不可以跟爸媽或師父要芭比娃娃的。 要太空戰士或聖鬥士星矢都可以,就是不可以是芭比娃娃。 但他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 聖誕老公公聽見了他的要求,於是他的願望被實現了。 不過他的興奮,只維持了一天的時間,當天晚上,雖然不是故意要偷聽,但他經過師父的房間,聽見房裡傳來爭論的聲音。 「敬之是男生,你送他什麼芭比!?」這是師父的聲音。 「他想要,我就送,有什麼不對?」這是……聖誕老公公的聲音?為什麼聖誕老公公會在師父的房間裡? 「我梁樂水的徒弟,可不能走向歪途。」師父拉高了聲線。 「什麼歪途?都什麼時代了,每個孩子都有權選擇自己想要的道路,就算敬之想要穿女裝變成女人,那也沒有什麼。」聖誕老公公的聲音非常認真:「我打算下回送他裙子,可憐的孩子,一定很想要。」 聽到這裡,小男孩已經驚恐的跑回臥室。 變成女生?不,他從來沒有這麼想過啊!? 他只是……很喜歡芭比娃娃的模樣而已,喜歡芭比就要變成女生嗎?男生不能喜歡芭比嗎?為什麼喜歡芭比就要穿裙子? 太多的疑問淹沒了小男孩,他決定先做一件事。 他在秘密的日記簿裡寫了五百遍的「我不要穿裙子」,然後把心愛的芭比藏在枕頭底下, 這是在他後來能理解世事之前,曾經發生過的事。 在那之後,「變成女生」變成他個人的禁忌。 他開始喜歡金髮的辣妹,直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