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90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名偵探怪盜搜查線 ACT 6

ACT 6 「娘子,為何不理為夫喔啊啊啊~~~~謀殺親夫啊!」 汪典一腳踢開礙手礙腳的名偵探,讓筆電上的對話持續進行中。 是的,電腦當然也解禁了。 某一個程度上,田柏光的計謀得逞,至少在這段兩人湊在房間裡討論案情、推敲真兇的時間裡,他確實無法再把他繼續當成追緝的犯人。 因為身體契合度高,不知不覺就又做過了幾次,每一次當然都是田柏光主動勾引,他採取不抵抗政策。 青年已經在線上,就自己近日的見解,和侯組長、二師兄等請求支援並討論案情之後,一直膠著著的線索,有了些微的進展。 他的嫌犯名單,縮減到了十人左右,當然什麼都很符合的田柏光仍然名列其中。 夏洛光就是田柏光這件事,讓侯組長震驚非常,只要想起他居然讓通緝犯自由來去警察局,他就扼腕不已。不過汪典落在對方手裡,自然是他的安危第一,多少年來田柏光的蹤跡都只能見其影而不能看見人,這一次等於被半公開出來,也算得上是大有突破。 只是,田柏光刻意為之的、對汪典的親暱態度,讓組長大人心頭警鈴猛響,深感大大不妥。 宗二:『師弟,萬萬不可輕率下判斷。』 侯立威:『宗先生說得對,從將你囚禁並綁架,即知此人心中有鬼!』 汪五:『……我明白。』 他當然不能誠實說出他與田柏光現在的神祕狀況……哎,總之,先把眼前之案破掉在說,後面的事……就等之後再說吧。 名偵探揉揉鼻下,卻沒有再繼續騷擾汪典,他只是見那青年一臉嚴肅的打字,忍不住想要鬧他一鬧罷了,順便偷看一下他對外是否真的如他所言,正在討論案情。 他也有他的打算。 他是一個獨來獨往的怪盜,身邊除了老平這個損友之外,沒有其他。畢竟對一個怪盜來說,有一個神醫好友有很大好處,但有太多無謂的朋友,只會造成自己的風險。 他有無數紅顏知己,隨時都可以找到臨時落腳的香閨豔窟,可說起真心相待的人,那可能勉強只有老平而已吧。(老平表示:不用那麼勉強。) 他並沒有和汪典深交下去的打算,畢竟這一切都只是按著劇本進行的情節罷了。他摸摸自己的胸口,昨夜這傢伙咬得可兇了,到現在都還有點隱隱作痛。 也該認真一點「工作」了呢,他想,汪典雖然習於評估預測歹徒的作案手法,但畢竟不如他這個真正的採花大盜這麼「內行」。 他瞥過了那一整列的嫌疑名單,掠過自己不談,他對其中一個,很有興趣。 見汪典還在努力打字,他沒有再理會,逕自去了更衣間換了一套對他來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有點過大的白襯衫西裝褲,頭髮梳成無聊的西裝頭,並戴上看起來很重的黑框老式眼鏡。 對型男來說,不應當只因為這樣的打扮就黯淡下去,不過田柏光在喬裝打扮上面是高手,出門的時候,已經是一個看起來有點委靡的普通白領上班族。 他沒有告訴汪典他要去哪裡。 這個案子,他想自己先去踩一踩。 ◎ 「宇宙星宿皇教?哎哎……」上班族打扮的男人頂了頂鼻樑上過重的眼鏡,表情有點奇妙,「沒想到還真近。」 他才剛剛按下電鈴,雕花鐵門立即被打開,一個身著緊身套裝,年輕美貌的女子迎了上來,聲音嬌脆甜美:「您好!」 上班族只覺得心頭一酥,小心翼翼的表情放鬆了一點:「妳、妳好……我、我在FB有加入你們的粉絲團,我、我想要……」 「想要來聽教主的演講是嗎?」女子笑得非常親切公關:「來得真早啊,不過確實呢,教主的演講場場爆滿,不早點來不行。已經有大概五六人在裡頭等了喔。」 「嗯、嗯嗯……」上班族點點頭:「我、我還為了這請了假。」 「這很值得唷~」女子一邊領著他往裡頭走,一邊回答道:「今天來聽教主演講,還可以免費得到一次諮詢時間,而且是教主親自開示,不是由高級幹部喔!」 才興起一個月的新興宗教,居然連幹部組織都有了,該說不愧是有經驗的老手嗎? 上班族內心忖度著,表面上卻狀似好奇地打量整個「宇宙星宿皇教」教務中心的裝潢,採深色木頭調性的主色搭配水墨風格的裝飾與家具,呈現出一種文人雅士式的風韻,整體讓人感覺精緻卻不奢華,品味極佳。 在裝模作樣這點上,上班族不禁也給了對方「高手」二字的評價。 接著他被帶入一個看起來像是會議室的地方,約莫三十坪大小,已經有一小群人聚在裡面,都是年輕女人,有的年輕貌美,有的中年貴氣,看來上班族是唯一的男性。 「不要緊張,我們男性的教徒也非常多的喔。」領他過來的女子安撫似的拍拍他的肩:「走廊上有茶飲咖啡和餅乾,可以隨意取用,四邊書架上的書也可以拿下來看,不用客氣喔~」 他做出感激的表情,挑了個距離其他女信徒們有點遠又不會太遠的地方,狀似緊張的翻看「宇宙星宿皇教」印刷的官方刊物。 雖然看起來很不成材的樣子,不過他畢竟深諳吸引女人之道。 女人雖然很容易被外貌、權勢、財富所吸引,但有的時候,單純一種示弱的方法,也可以引發母性的蓬勃滋長。 果不其然,信徒當中的一個容貌艷麗的走到他的面前:「先生,你也是來聽教主演講的啊?」 他露出了個侷促的表情,但卻有種讓人無法放下他的魔力:「嗯、嗯嗯……我覺得教主在FB上說得很有道理,想要聽更多他的主張……」 「喔喔!我也是耶,你的帳號是什麼?」 大概十分鐘左右,整群女信徒已經圍了過來,一一用手機加入了他的MSN和臉書帳號,他也樂得拓展未來採花對象的可能性,不過考量眼下的喬扮對象的性格,他也不能太過張揚,只能禮貌微笑地簡單應對。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信徒越集越多,等到演講開始前十分鐘,已經聚了百人之譜,將會議室塞成爆滿狀,外頭走廊上還站著十多個擠不進來的人,正和櫃檯女子爭論著。 倒是開了眼界。 嘖,這一招他怎麼沒有搶先想到啊…… 然後聽見眾人開始鼓譟起來,主角登場,無論是麥克風的音量、模仿政治人物登場時震撼人心的背景音樂,還是聚光燈不著痕跡打過去的方式……完全的恰到好處。站在講台上的男人身著茶色繡一支墨荷的緞面長袍,頭髮梳成一個低馬尾用黑色緞帶束在腦後,鳳眼微揚,高鼻薄唇,就是檯面上有名的偶像明星,恐怕也及不上此人俊美之萬一。 不過上班族的眼光可是很嚴苛的。這人的化妝技巧也不輸給自己,卸妝後可能只有七分,但上完妝後就是十二分之完美容貌。 當然啦,他本人原來的樣子就是十二分了,不需要靠這種技巧輔助!上班族在心中悄悄地補充。 教主丁夏,自稱畢業於美國常春藤盟校之一,自幼就具備通靈體質,常與宇宙溝通思想。長大後巧遇靈學大師開示,明白了自己在世間的任務,其實是將宇宙之力佈道給世間眾人,於是自美返國,成立「宇宙星宿皇教」,就是要把宇宙靈力思想宣揚出來,讓生活在世間的人們,能擺脫苦痛,登上極樂之所。 以上是上班族大致明白的教主背景,簡直胡扯一通,這個人,他其實知道對方是誰。 身在武林,就算「反派」們平時不見得互通聯繫,但總也曾耳聞彼此一二。 用「丁夏」二字也太明顯了,這丁老怪,頂著這副青春皮囊冒用自己的名字犯案的可能性太大了,上班族簡直覺得他根本不需要證據,光是這傢伙在過去的前科累累,就足夠證明其犯案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不過現代辦案講究科學與證據,這也是為什麼……他決定採用滲透的方式混進這個胡扯宗教的理由。 現場只聽得教主聲音低沈溫文,但一出聲就讓鬧烘烘的會議室整個安靜下來,上班族注意到,這場演講的聽講者男女比例大概是一比二左右,倒也不真只以美麗的皮囊吸引異性,他回想起在FB上看到的影片,在他眼裡雖然是拙劣的輕功和內功發勁手法,但看在普通人的眼裡,恐怕比魔術還要更神奇吧。 這傢伙腦子不錯,這個時代的犯罪者,就是要像這樣企業化經營,才真的偷得了大錢啊! 原只打算來探探敵情的男人,忍不住現場刷刷做起參考筆記來。 ◎ 演講會終了,於是他得到一次諮詢的機會。 他沒有靠上前去和一眾女信徒一起圍堵教主,而是站得遠一些,先觀察情況。 有這麼多「獵物」自己送上門,當然就不需要繼續在外犯案了。他想,財富、女人還是最基本的收獲,隨之而來的權勢,才是真正肥美的罪惡溫床。 怪盜若非有一點潔癖性格與品味堅持,哪還輪得到這傢伙在這裡吃香喝辣呢。 上班族模樣的男人推了推眼鏡,其實他對教主根本沒有興趣,那個笑起來嘴角還有個梨窩的可愛櫃檯小姐,才是他的菜啊……咦? 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此時正站在櫃檯前,一副窮學生的模樣正在諮詢。 他裝得一副不認得對方的樣子,也不迴避地排在對方後面,可以聽見櫃檯小姐此時正很有耐心的解釋心靈成長課程表,那人問得很仔細,如果他不是認得對方,鐵定會覺得他也是拜倒在教主西裝褲底下的一員──雖然他是個男人。 「我們白鑽級課程原本需要這個價格,但現在教主為了回饋給所有支持他的教徒,只需要付這樣就夠了。」櫃檯小姐一臉「不買是笨蛋」的誇張表情,指著印刷精美的報名表上六位數字變成五位數字的地方:「特價時間只有今天,你想想看,可以由教主親身傳授的白鑽級課程,居然比次一級的藍鑽級還便宜三千呢!」 「呃……可是我還只是學生,沒有這麼多錢。」 對方居然能臉不紅氣不喘地這樣回應,上班族模樣的男人挑了挑眉,繼續聽下去。 「哎呀,學生嘛,我明白的。」聽到對方沒有錢,櫃檯小姐不僅沒有擺出晚娘面孔,反而轉換成充滿理解的目光與口氣:「教主當然也明白學生或經濟拮据的教徒的困境,和幾家銀行合作,推出十二期零利率的分期付款專案喔~~怎麼樣,你應該有信用卡吧?」 「我……讓我考慮一下……我本來只是想來報名初階課程,預算只有三千……」 「你會過來這裡,肯定是因為認同教主的靈修之理,想與教主一起暢遊在宇宙和諧的境界吧?」 「是……這樣沒錯。」 「初階課程大多是給一般信眾堅定己心用的,當然也很好。如果你感覺自己還有些搖擺不定的話,先去上初階也是可以的。但如果是已經立定心性的人,其實實在不需要浪費時間和金錢從頭開始,而且這次特價的價差就足足在一萬兩千塊,光賺到的部份,就可以上四期的初階課程。加上十二次無息分期下來,等於你一個月只要繳七千三,有教主親自傳授加持,只要結業就是本教的高級幹部喔!」 「七千……三啊……」 「我是不會強迫你啦,畢竟人都要量力而為嘛。」櫃檯小姐嘆了一口氣,「只是啊,真的是機會很難得,名額也所剩不多了。」 最厲害的傳銷,就是timing要算得很清楚,男人只感覺身邊風一吹,幾個教徒模樣的人插隊進來,手裡抓著報名表和信用卡,嚷嚷著要加入。 學生打扮的青年咬咬下唇,像是下定了決心:「好吧,我、我刷……」 他完整地目睹了一次詐騙集團的歛財手法,感嘆之餘,也追隨前人的腳步準備混入白鑽課程……拿出錢包的瞬間他猶豫了,雖然這是一個低調到不看標籤可能不會知道這個皮夾名牌的程度,但裡面幾張信用卡的等級都太高了,根本不是一個普通上班族拿得起的。 「啊……我忘了帶卡了。這……這個錢我的存款還出得起,我可以先現場報名,回家再付款嗎?」 演技精湛的上班族一臉緊張的模樣,讓櫃檯小姐噗哧一聲笑了,不知怎地,這個窮酸上班族一直給她莫名的好印象:「當然可以囉,我們不會這麼不情理的。」 他順勢瞥了前面的人一眼,那青年專注於填寫報名表,對他的存在一點都沒有任何不自然的表情。方才甚至還一臉客氣地讓出前面的位置,閃到一側的桌邊。 他覺得自己是演技派,看來這傢伙也不遑多讓嘛……他想,而且,和自己一樣會推測出這兒是嫌疑犯名單當中最可疑的結果,可見兩人的思維方式,其實差不多。 等他寫完兩頁的報名表,青年已經不見蹤影,他對著殷勤的櫃檯小姐點點頭,並不急著在今天有進度,揮了揮手便離開了。 這種調查,最忌諱打草驚蛇,想要進入到最核心的部分的話,只能耐著性子慢慢接觸。 就讓他們來比賽好了,男人愉快地翹起嘴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明明只是想要洗清污名的目的,轉變成讓人愉快的競爭了。 ◎ 身為「宇宙星宿皇教」的教主,男人相當重視外表。 他讓貼身照護的幹部──當然是年輕美貌的女性──替他刮鬍子、擦臉、束髮、更衣,一杯甜品燕窩和一碗蔘雞湯已然備在他舉手可及之處,他拿甜湯隨便漱了口,慢條斯理的讓身材曼妙的女子替他著襪穿鞋,腳尖有意無意地點著對方露了大半出來的雪白胸脯,微笑地看著女子呼吸稍微急促起來。 這樣的情趣,也只有財富和權勢兼具的男人才享受得起,他志得意滿地想著,先前幾個月當通緝犯的日子簡直蠢過頭了,既無法暢吸精力維持他的精力,也過不了這種上等人的生活。 他按奈住當下把那新來的服侍他的年輕幹部就地壓倒的慾望,做出神聖高貴的表情來,淡淡的教誨對方:「和宇宙融而唯一的路途遙遠,切不可心有猶疑,需敞開心房,接納宇宙、雨露均沾才行。」 說到最後一個字時,人已經在門外。這一手輕功對武林高手來說,是基本當中的基本,但已足夠讓表世界的人驚訝震撼,他滿意地看見女子臉上露出崇拜的表情。 加一點這種調味料,晚上翻雲覆雨時,將更加盡興。 要擔當一個襯職的教主,適時展現親民、博愛的態度,是必須之舉。 透過與教眾的「直接諮商」,他得以篩選出對自己狂熱的份子作為幹部儲備,再以這些人為基礎,對外不斷散播「宇宙星宿皇教」的理念。 簡而言之,這看來其實有點無謂的諮商,是教派立足基礎之一。 他打開作為諮詢室的單間房門,不過五坪大小的密閉式房間已經有一個年輕人坐在裡面,乍看像個大學生,穿著簡單,容貌清秀斯文,正是教主內心不怎麼偏好的信眾類型。 畢竟這種類型的年輕人一沒有錢,二沒有權,偏偏以知識分子自居,如果在教裡遭遇到一點不順心之事,很容易在網路媒體上鬧大。 不過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他當初能急速在網路爆紅,進而快速累積出這樣的資本,靠得也是這類人的推波助瀾。 他將表情斂成莊重模樣,端正地坐到青年的面前,露出一縷經過計算的溫和笑意,拿起放在書桌上的資料夾:「我看看,是王同學對吧?」 那青年頓了一頓,顯露出看見教主時大多數人都會有的遲疑模樣,接著連忙從椅子上站起,吐了一口長氣:「教主,很榮幸能見到您。」 「不會。不必這麼客氣,快坐下,我們聊聊。」 正面看見這個青年,教主內心的評價又微微有些不同。這孩子雖然相貌一般,可氣質倒是不俗,沒有一般年輕人毛毛躁躁的樣子,也不致於宅到不善言詞,倒是挺符合世俗上對所謂好學生的定義。 教主生平不可與外人道的最愛是美人、財富和性,但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這種看起來就是生在陽光底下的「好」人。 他抿了一口幹部早已為他準備好在桌上,此時味道和溫度都正剛好的高山烏龍,手指叩了桌緣兩下,就在這短暫的一瞬間,計畫就湧上了心頭。 這個世界上,確實有像教主這種,隨時隨地都能散發惡意的人。 他包裝完美的面具下正構思著要如何讓這個青年墮落,如何讓他負債滿身,如何讓他覺得這個世界再也沒有一絲希望。 「真是好青年啊。」教主微笑點頭:「心靈純潔的人,才能擔任宇宙指引者的角色,王同學,你之後就待在本座身邊吧。」 那青年露出十分驚訝的表情:「可是……我連一堂課都還沒有開始上……」 「資質好的人,本座一看就知道。」教主悠然道:「你具備能和宇宙星宿溝通的上好資質,這是與生俱來的,我們就似佛陀與其弟子的關係,在成為宇宙心靈的一部分之前,只有先後順序、或者說前後輩的差異罷了。」 還真敢說。青年心道,居然自比佛陀。 可表面上他依舊恭謹地低下頭,像是侷促不安的樣子:「是……」 那麼,就從打破他那種讓人看不順眼的單純與無知開始。教主忖道,慈愛的摸摸青年髮質柔順的髮:「明天再過來吧。」 ◎ 「吸星大法」這種武功,長久以來為整個武林所誤解,它源自於一個意外,而非江湖盛傳的魔功傳奇或魔教陰謀之流。 它曾經在魔教之外,在武林早成一股不尋常的熱潮。教主丁春丘原只是魔教麾下的一個普通弟子,懷抱向上之心想方設法要打入魔教核心,成為人上之人。可惜似乎不得教主眼緣,最多就只能做到藏書閣的護衛位置罷了。 可這丁春丘,確實是個有幾分聰明的人,他仗著職務之便,月覽群書,尤其是那仔細收藏,不輕易外借弟子的北冥神功卷軸,他翻來覆去不知讀了多少遍,可惜缺少教主親身指點,一直都只能在門外徘徊。 他不甘心就此作罷,一次機緣巧合,他得了魔教大力堂紅長老的歡喜,對他指點一二,就像有人送了他一把窺得箇中奧妙的鑰匙,讓他得以在門內遨遊徜徉。 紅長老單純只是替他點撥一番,並沒有想到這生得俊俏的青年肚子裡花花腸子曲曲折折,竟由此生出了己身的體悟,衍發出後來命名為「吸星大法」的邪功。 待邪功大成,丁春丘隨意擬了理由離開了魔教,他身分只是一介下級弟子,就算此舉違反教規,也沒有若光明右使那般,被通緝追殺。 邪功「吸星大法」畢竟是從北冥神功典籍之中練成,相像自不在話下,不過因為缺乏對己身功底的實在鍛鍊,故而只能以吸取他人內力為主,但對丁春丘來說,這便已經足夠。 他專找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角色下手,不辭勞苦地吸取那些微薄的內力,聚沙成塔集腋成裘,離開魔教後的第三年,他以武林新高手之姿,創立了星宿派,由於他外表俊俏、能言善道,一時間追隨者眾。短短不到三個月,如流星一般閃耀天際,讓人無法忽視。 那是他最輝煌的時候,每日歌功誦德、溢美之詞不絕於耳,將他捧得高高的,他巧妙地隱去吸人內力的卑鄙之處,轉換成無數包裝華美之詞,總是會有許許多多愚昧之人深信他的言語,崇拜他,服侍他,供給他。 他也漸漸的忘卻了,自己其實並不具備了和這些榮光相對稱的實力。 他只是一個借山寨版北冥神功假裝自己是一個武林高手的騙子而已,夜深人靜的時候,這個聲音總是會不斷響起。 於是他花了大量的時間在夜裡縱情聲色,吸取並操控那些蠢貨,只要吸足了內力,他就是真正的武林高手。 他的存在成為武林當中的毒瘤,總是會有正義之士好管閑事,前來拔除他的。 於是他看來無堅不摧的星宿派被真正的高手一擊,那些捧著他大腿諂媚、企圖從他身上分得一杯羹的部下們就紛紛逃離,沒有一個留在他的身邊。 他傷重到幾乎不治。 但,總算還是留著一條命,慢慢的恢復回來。 時代荏苒,環境變遷。當他打算捲土重來,這世上練武的風氣已經熄滅了,他不敢朝那些名門大派的弟子下手,能選擇的對象就變得非常有限。 原本只是一個吸人武功的假高手,徹底墮落成吸人精力以求青春與壽命維持下去的、怪物一般的存在。 他已經沒有回頭路,在底層掙扎活了不知多少年,慢慢的把內力又累積了回來,這一次,他要更加小心翼翼,更加隱藏自己。拿了採花大盜當嫁禍對象是其一,把組織架到網路上是其二。現代的世界比過去更廣大,要避開那些自詡俠士的人應該更容易才是。 更名為丁夏的男人踏出浴池,兩個少女手拿浴巾包裹住他精壯的軀體,他留下其中一個相貌清秀的,支開另外一個,讓少女脫光了衣服,以挹注精氣之名,好好地玩弄了對方一番。 其實他大多時候喜歡的還是女體,不過年輕的男人精氣比女人更充足,以「進食」的角度來看,男人比女人更好。但年輕的男人比女人力氣大而危險,他也是直到教派穩定,教義散播出去,這才能準備開始好整以暇地試試男人的精氣。 少女對他一步能踏出數公尺的輕功崇拜不已,為了能達到和教主相同的「修練成果」,要她獻出身體,任教主愛撫玩弄毫不困難,根本不需要使用威脅暴力的手段。 透過肉貼肉的接觸就能開始吸取微量的精氣,而若能好好的吸吮少女青澀的胸尖和下身,那精氣獲得的更快,也更精純。 他大概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在浴間「進食」,走出來的時候神清氣爽,吩咐守在外頭的教徒進去善後厥過去的赤裸少女。 這不過是早餐罷了。他舔舔嘴唇,他已經看中了今日的正餐餐點。 一個相貌清秀、看起來老實,卻仍非常年輕的男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