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退休生活 卷八

「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他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凝神細聽:「是老四……」 「嗯。」男人應了一聲,將他翻了個身,讓他靠著牆,從後方進入:「我知道,老四經驗豐富,懂得怎麼應付的。別分心。」 「唔、那個組織、嗯……你、你別弄那兒……」才說完就感到後悔,這傢伙最愛的,就是看自己最羞恥的樣子。 「這裡嗎?」男人如他所料,一個勁兒將粗大的性器往最讓他痠軟難耐之處鑽去,他忍不住緊縮後穴,想儘快讓男人在自己體內解放出來。 「不可以喔。」男人在他耳邊氣聲道:「你知道的,我不會出的。乖,把腳再打開些。」 「什麼乖,你當我三歲小、小孩……嗯~~」 「嗯,你就假裝一下自己是個娃娃好了。」男人笑了起來,下身卻將他撞擊得更加狠厲,每一下都將他的臀肉撞出巨大的聲響,讓他感覺就算他死命壓抑呻吟的聲音,這肉體互碰的清脆聲響也會傳到外面去的。 只要一想到外頭是適合一家老小全家和樂融融的遊樂園,而自己卻跟這個男人躲在工具間中做愛,羞恥和亢奮的感覺讓他的性器不需要對方太多愛撫,就勃起得又硬又高。 他哀鳴幾聲,後穴已經被弄得又紅又腫,才正想說他幾句,身體卻被對方從後抱起:「我的娃娃,轉向我吧。」 「誰是你的、唔──」被對方轉成面對面的姿勢,性器由下往上穿刺進去,比方才鑲嵌得更緊的體位,讓他一時間哽住。 男人得了更大的樂趣,他總算看見這總是在性事時露出惡劣表情的人有了不同的模樣,像是再也無法忍耐似的、濃眉捲起,雙眼緊閉,顯然是舒爽至極。 他心情因此好了起來,一口咬上對方厚實胸膛上的乳首,然後感到體內的陰莖猛地震了一震,脹大的尺寸立時將他的後穴撐到極限的程度,前列腺所在之處被那前端的龜頭撤徹底底重磨慢拈,他反而覺得自己已經無法忍耐,非射不可了…… 「一起吧,樂水。」男人低喘道,一手去捏住他性器的出口,然後接著又由下往上抽插十數下,這才放開他的陰莖,兩人一起汩汩射出了精。 中場休息時間,男人將半軟下的性器仍放在他的身體裡:「偶爾換個地方作,滋味更好。」 「哼。」他冷哼一聲,正要嘲諷回去,耳邊卻傳來很熟悉的聲音。 男人想必也聽見了,呼了半口氣,將性器抽出:「老四不妙了。」 「快去幫他!」他拍了對方一下,對後穴空虛的感覺盡量努力釋懷。 ◎ 當G擺脫恐懼重新走向自己的時候,任醒時就感覺不對勁了。 他沒有猶豫,伸手想拉猶吃個不停的古琴老師,卻發現自己根本啦不動對方。 曲正風甚至沒有停下叉子和嘴巴,只用眼睛表達了「你想幹什麼?」的訊息。 他無法確定,可直覺的警鈴大響:「我感覺有危險,這些蛋糕別吃了吧,改天我再買給你。」 對方的表情不對,曲正風再愛蛋糕,也不由得放下叉子:「危險?」利眼一瞥,正好看見常敬之正和某個人拉拉扯扯。 就算是武林高手,速度比一般人快上十倍,可有些動作,根本用不著花上那麼多的時間。 G用一條濕手帕掩住口鼻急退,曲正風縱身一躍,在對方退出門前就拉著了對方:「你幹什麼!」 而就在這一瞬間,他聽見背後傳來人體倒地的聲音,回頭一看,卻竟是方才才跟他說完話的任醒時! 前魔教光明右使古井無波的內心,很少有這麼大的波動。只見他提著G的身體──像提一隻雞那樣輕鬆自如──奔回任醒時身邊,只見他的可麗餅師傅已然雙眼緊閉,臉色泛青,連指甲都出現紫色的斑點。 是很明顯的中毒癥狀,而且速度快得驚人。 曲正風一時急怒攻心,當下毫不留手,北冥神功九重天的內勁自掌心爆發,被提住的G只感覺一瞬間他全身的力氣像潰堤的洪水一樣流向對方,速度快得讓他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 被吸乾力氣與精力的G像壞掉的布娃娃一般掛在曲正風的手上,已然徹底昏死過去。一時衝動下做的決定讓盛怒之中的曲正風暗道不好,任師傅的毒還需要解藥治療,自己卻將兇手給…… 先伸手快速先點了任醒時身上幾處大穴,曲正風無法安下心來,思忖著外頭應當還有不少敵人,先隨便抓幾個來拷問…… 已經脫離魔教百年的青年在這一瞬發現自己其實只是過了太久的承平生活,讓魔教的魂魄暫時安睡罷了,但現在,當年讓武林正道聞風喪膽的的光明右使,已經被喚醒了。 他的怒氣熊熊燃燒,但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更加冰冷,整座甜點屋的氣溫霎時狂降,而第一個印入他眼簾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阻止G不成,反逃避不及的常敬之! 崆峒派的四弟子被這恐怖至極的眼神鎖定,忍不住向後退了一大步,但已經來不及了,對方瞬時便來到他的眼前,皮膚蒼白到近乎透明的手掌呈爪型往他頸邊一抓,他拚盡全力往下縮,才堪堪逃過一劫。 「曲師傅!」他大叫:「我不是你的敵人啊!」 他方才也吸了不少G放出來的毒氣,靠著內力將毒逼到一角才不致於向任醒時那樣立時毒發,可毒性仍然會影響到他的應戰反應……面對比他厲害並且怒氣沖天的嘎吉拉媽媽已經夠刺激了,有必要還要在這種中毒時刻嗎!? 可他這一叫,反而壞了,讓他的逃脫速度慢了一瞬。 高手對招,只要一瞬,就足以致命。 他發現自己被對方抓住肩膀的部份,又是一整個被提起,同時間內力如黃河河水,滔滔不絕地往外奔流而去。 「唔……不……」二師兄,我就要被你給害死啦!!!!!! 「你分明為對方工作。」曲正風的聲音,冰冷得簡直可以凍傷一切:「若不速速交出解藥,半刻之內必死無疑。」 如果他身上有解藥,犯得著連自己都搞到中毒嗎? 可是這個簡單的邏輯對盛怒下的曲正風來說,根本等於不存在。 這一瞬間,常敬之對自己與對方的差距感到異常絕望,那可怕毒性想必也落了不少在曲師父的身上,但對方卻彷彿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我有的話,一定、咳、一定馬上……交給您啊!」 「廢話少說。」看來這傢伙嘴硬得很,前魔教光明右使冷漠想著,「不若在下先廢了你的琵琶骨,散了你的功吧。」 「喂……喂喂……」常敬之慘叫一聲,「不要啊喂~~~」 「曲師父,快掌下留人!」 常敬之正絕體絕命之間,師伯的聲音有如天籟一般出現。他感到一隻大掌立時貼上他的背心,崆峒派陰陽磨的正統內功源源不絕地傳入他的體內。 「梁樂山,你要與在下為敵?」曲正風瞥了對方一眼,「很好。」 「不好,一點都不好啊。」大漢苦笑起來,他赤著上身,只穿著長褲,左邊的乳首還有一個新鮮的可疑牙印,衣著不整的樣子,完全可以看出趕來得有多麼匆忙。 「我並不想與你為敵,這事有誤會,這孩子是我和樂水的徒兒,望你見崆峒的幾分薄面,至少讓敬之有解釋的機會。」 「這人方才領著敵人殺將進來,刀口便是對著任師傅。」冰粒似的聲音幾乎要凍結空氣:「如果任師傅有個萬一,我要你整個崆峒償命。」 梁樂山眉頭皺了一皺,才正要說話,背後已經有人搶先一步回答:「哼,我崆峒還怕你不成,你敢動我徒兒一跟寒毛試試!」 「樂水……」梁樂山大嘆一口氣:「事情已經很亂,你別又湊進來瞎攪和!」 「我攪和?」梁大掌門柳眉一橫,怒道:「我徒弟都要被他打死了,還得忍耐嗎?」 一邊是怒氣沖沖的情人,一邊是酷寒無比的魔教大將,這世上恐怕也只有梁樂山這樣等級的高手,才有辦法居中協調。 「樂水,交給我吧。敬之也是我的徒兒,我不會不顧他的。」感覺自己傳入徒弟體內的內力,也一一流向對方,忍不住皺了皺眉:「曲師父,眼下快解開任先生的毒性才是正題,若您想要報仇,我崆峒派家大業大,跑不了的。」 曲正風頓了一頓,如果大鬧一場殺了對方就可以治好任師傅,那麼他不會猶豫。梁樂山說的,其實並沒有錯。 燃燒到揮發掉的理智慢慢回來了一些:「毒性、在下已經克制住……但……」 好不容易撿回一命的常敬之,緩了一口氣後,忍不住插嘴道:「這毒性可以以內功暫時逼到角落,只要尋了好的方式逼出,應該就有解……」 「敬之,你流失這麼多內力,不好好運氣休息,插什麼嘴!」梁樂水反手打了徒弟的頭一下:「曲正風,我這徒弟你放是不放?」 用……內力逼嗎?曲師父陷入思考,他自小在魔教成長,受教內藥師淬鍊身體,毒物在他身上是沒有用的,所以他毫無窒礙,無法體會常敬之說的那個方法。 於是他乾脆地放開倒楣的崆峒派弟子,彎下腰去把了把任醒時的脈,接著將他扶到自己懷裡,以掌對掌,讓北冥真氣從掌心傳入對方的身體。 之前為了治療傷勢,可麗餅師傅的體內已經有他的北冥真氣,現在他不過稍微一引動,那沈睡中的真氣隨即流動起來,「原來、如此。」 眼見曲正風暫時冷靜下來,梁樂山暗呼口氣,趕緊趁勝追擊:「說到真氣傳遞,有誰能比得過北冥神功與玉女心經的修練之法?將毒逼出體外,對曲師父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罷。」 曲正風將可麗餅師傅打橫抱起,還未說話,梁樂山已然又接著說:「曲師父不必苦惱,我即可請徒兒準備本遊樂園當中的飯店房間給您,請隨我來吧!」 ◎ 事情的發展超乎眾人想像。 明明開始時只是一個湊熱鬧用的約會行動罷了,卻不想有一個表世界的殺手集團摻和其中,更想不到的是,這個集團最後還來一個回馬槍,對任醒時下了劇毒! 眾高手雖在遊樂園正玩得興高采烈,但接到訊息也都紛紛趕到甜點屋,在留下來善後的宗維俠提示下,又趕到位在邊陲的旅館區。 不過曲正風執拗的將所有人關在門外。 「快讓我們崆峒醫療小組進去吧。」宗維俠沒想到發給老四的差事,居然發生這樣的結果,立即快速聯繫最近的醫療團隊,用直升機在十五分鐘內趕到現場。 但房門絲毫不動。 「阿曲。」龍師父憂慮道:「讓吾替任先生診療吧。」 只見緊閉的房門稍微開了一縫,陰沈冷漠到了極點的魔教光明右使露出半張臉來,讓一眾武林高手忍不住唬得往後退了一步。 只有美青年反而又往前一步:「阿曲,讓吾進去吧。」 無論如何,在曲正風漫長的人生當中,喬龍二人算得上是他最重要的導師兼好友,他雖然讓怒氣與擔憂一瞬蒙蔽了理智,不過百年來的隱居生活卻也不是虛度的。 「嗯。」他點了點頭,將門整個拉開,「請進。」 「阿曲,任先生現在狀況如何?」美青年往正中間躺在雙人床上的任醒時走過去,只見那一個時辰前還清醒著和阿曲約會的男人,此時雙眼緊閉,氣息微弱,臉色青紫。他心中暗嘆,伸手把了把對方的脈。「你已經將毒逼往一處了嗎?」 「在下原先想將毒聚往一處,再逼出即可。可此毒猛烈,與當日任師傅僅受外傷的情況不同,恐怕撐不住在下的北冥真氣。現在僅能靠之前殘留在他體內的一點內力,支撐他的性命。」 美青年纖指從男人的手腕移至胸口,以掌心傳了微量的《玉女心經》內力進去:「唔,時間刻不容緩了,我這兒有一粒九花玉露丸,是用九種花瓣上的露水,按時令季節煉製而成,傷後服用雖無療效之功,但卻可以止疼寧神。老張則帶了一粒鎮心理氣丸,一粒可延百日之命,你且讓任先生服下,一刻後,待藥丸消化完畢,你即刻進行去毒。」這兩粒藥丸都不是易得之物,尤其時至近代,很多材料已經很難蒐集完全。 曲正風點點頭,將兩顆藥丸接了過來含入自己口中,接著按住任醒時的下顎,使其嘴自然張開,將藥丸哺入。 看著任醒時虛弱地將兩顆藥丸吞下,曲正風稍微吁了口氣:「多謝龍先生。」 「自己人客氣什麼。」看著他的樣子,美青年輕嘆口氣,摸摸他的頭:「你喬大哥也很擔心你。」 曲正風覺得冰寒的心原微微拂來一絲暖意,是了,他已經不是魔教的光明右使,不需要自己一個人承擔問題、面對敵人,他現在有了朋友,有了歸屬的地方。 而很快的,當事件完結,他將擁有像喬龍兩位師傅那樣、讓人稱羨的伴侶。 龍先生退出房間,曲正風則一個人靜靜坐在床緣,等藥效發作。 他的手輕輕拂過對方的臉頰,溫柔得像是蝴蝶沾過花瓣,蜻蜓點過水面,一刻鐘的時間在此時顯得特別的長,他的專長明明就是耐性,卻煩躁得得靠念靜心訣強迫自己冷靜。 十分鐘後,藥效逐漸浮現,可麗餅師傅的臉逐漸褪去青色,呼吸也更穩定了一些,曲正風趕緊伸手去搭對方脈門,還差一點、還差一點……他不能急,必須忍耐。 最後的五分鐘,比五年還要漫長。 一般來說,武林高手為人去毒,大多是會從掌心或腳底的毛細孔,將毒逼出。若毒物是水,也有以嘔吐之法,讓患者直接嘔出的。 而之所以讓患者自行排出,自然是因為醫者為避免中毒,若非至親,少有願意主動去將毒「吸」出的。 是的,去毒最快速的方式,是有人幫忙去吸。 曲正風早已做好去毒的準備。 等待當中,他先將任醒時的襯衫及很難脫的牛仔褲和內褲一一脫掉,而正所謂「掌為下,口次之,男根為上」,為求速度,他拿了飯店房間送的乳液當成潤滑,用手指拓開對方的後穴。 待藥效時間一到,青年立即脫去自己穿得不太習慣的牛仔褲,凝神讓自己勃起,然後抵住對方後穴,一個挺身,讓性器只半段進入對方體內,然後開始汩汩傳入自己冰寒的北冥內力。 就這樣一動不動傳輸了半刻左右,青年將不曾軟下的性器抽出對方體外,接著將對方扶著坐起,自己也盤腿坐在後方,然後雙手掌心貼到對方後心,以著和心情毫不相同的緩慢速度,慢慢導引對方體內的真氣,循環到各個角落。 這樣約莫花了一刻時間。 接著他讓已經循環一個周天的真氣,開始去沖擊那些滲入體內的毒物,一時之間,北冥真氣順著任醒時的四肢百骸流過,化成千萬支支流將所有微小的毒物分子往同一個方向推去,這個更加急不得,萬一漏了一絲半點,反而讓任師傅落了毒根,那就前功盡棄。 待毒物總算全部聚積起來,已經是半個時辰後的事了。 曲正風心定了不少,扶住任醒時讓他靠著床頭櫃坐著,這動靜一出,原本讓毒弄得失去意識的男人眼皮竟抖了抖,張了開來。 「曲……老師?」他的聲音沙啞虛弱,可卻是中毒以後第一次能發出聲音:「你……我、我怎麼了?」 「中毒。」他道,盡管對方好起來的成果完全如他的預想,但實際發生之後,他卻有種高興到想要翻個跟斗的衝動──他根本不是情緒起伏這麼大的人,忍不住撫著自己的胸口,呼出一口長氣。 「中毒啊……」男人露出一點了然的表情:「我就想、那傢伙必定是帶點什麼的……我以為是炸彈,原來、是毒啊……」 「放心吧,在下可以幫你去毒。」青年翻下床去,從附設小吧台上倒了杯水:「渴了吧。」 「嗯,好渴……」男人咕嚕嚕將水一口氣喝下,聲音總算恢復了些:「我又裸體的理由……難不成,去毒也可以用這種方法嗎?」 雖然還是覺得不可思議,不過也已經見怪不怪,可麗餅師傅咳了兩咳:「難怪、我覺得後面有點開開的……嗯、所以我已經、解毒了嗎?」 「還沒有。」他搖搖頭,「剛剛將毒聚集在一起而已,接下來才要將毒吸出。」 「咦……要怎麼、吸?欸……等等………」不會是他想的那個方法吧? 所有的毒,都聚集到了會陰穴。 會陰穴處於二腿間,前有性器,後有肛門,約在前陰與肛門的中間。這裡也是任督二脈的交會點,亦連結了各大經脈,說是人體之中最重要的穴位之一也不為過。 而會陰穴的特性,就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有點像是浴缸裡的出水孔,可以由此將浴缸裡的髒水排出,當然……若是一個不慎,練武者被人緊吸這裡,就算不是北冥神功一派之人,也有真氣流失的危機。 雙腿被打開、腰抬高的時候,任醒時就知道事情就正如他的猜想。 面對這個在感情方面純真到不行的青年,任醒時對還是聽從慾望地勃起,忍不住期待起「吸毒過程」的自己,感到有點唾棄。 對方是為了幫助自己,就算是口交,他也不應當浮想連翩……才是……嗯啊~~ 曲正風一口吮住了對方高高豎起的陰莖頂端。原先還想著要想辦法在從會陰導引毒素沿男根而出時,要如何讓對方硬起來。不過看來是多慮了,可麗餅師傅現在硬的跟巧克力棒一樣直。 為了盡可能地吸出毒素,曲正風毫不留情地一口氣吮允到底,將那頂端處施以唇齒舌牙集中全面攻擊之招,任醒時倒抽一口氣,哪裡抵得住這樣粗魯又刺激的攻擊,加上身體還很虛弱,立時繳械投降,一洩千里了。 曲正風以口接住所有帶著毒素的精液,雙頰脹得鼓鼓的,卻沒有一如往常地通通吃下,而是一口吐到床邊的小垃圾桶裡,接著再接再厲,雙唇一張又要吃將過去…… 「等等!」任醒時趕緊叫停,氣喘吁吁:「你、你這樣不顧我的身體,會精盡人亡啦!」 雖然他提出嚴正的抗議,不過剛剛才射出的陰莖,卻因為這狂野的治療方式,又忍不住硬了起來。 「不吸的話,無法解毒。」青年對他歪了歪頭:「不僅要吸,而且必須吸個乾淨。」 「可能我中的毒在被你吸乾淨之前,人已經被你吸成木乃伊了。」可麗餅師傅苦笑一下,卻不可否認比起第一次治療時,他在這青年身上越來越能得到性的快感……對於一心想要離開的他,這樣的心情,好像不太妙啊…… 不過嘴上雖然這麼說,他還是乖乖坐好,雙腿打開,方便曲正風進行下一輪的吸毒治療。 曲正風見他稍微帶點害怕的表情,心也跟著融化了一些,甚少為人著想的他,微微思忖一下:「這樣吧。」 「嗯?」 「在下還有一個方法,讓任師傅可以自己控制。」 「喔!?什麼方法?」 「讓在下用……這邊來吸吧。」 「欸?」 只見青年跨跪在他面前,下半身全部赤裸,上身還整齊穿著那件與他成套的格子襯衫,下襬被也已經勃起的性器挺得微微掀起,一整個春色無限。 這種吸毒方式,任醒時自然是一千萬個求之不得! 曲正風沒有猶豫,雙手一邊一半自己將臀瓣翻了開些,抵住任醒時被這提議搞得硬得發痛的性器,接著一個提氣,緊致的後穴被龜頭頂開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幻覺,男人只覺得比起上次進入,這次對方的身體好像多了一點吸力,有某種類似氣流的流動,正催促著他的陰莖,快些吐出那些毒液。 不過畢竟已經先射過一次,第二次要再射,就得花更久的時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已經釋放掉一半以上的毒的關係,任醒時覺得自己恢復了不少氣力,在見對方自己擺動腰肢,上上下下一會兒之後,他忍不住握住對方腰桿,化被動為主動,一個大大的挺腰,將陰莖一下子頂進深處。 曲正風忍不住呻吟一聲,漸漸喘息起來,伴隨著一點不確定的音調:「任、任師傅……嗯、這樣、啊、啊啊……你的身體、會、嗯…………」 「我沒問題。」慾望的侵襲簡直就要奪去他的理智,「啊、曲老師……你好緊,放鬆、些啊……」 「緊些,才能、方便、在下將毒,嗯嗯……將毒吸出、啊、嗯嗯~~」 「是啊、我、我怕你受傷……啊!」雖然在獸性大發、呃、是在情動之中,可一個靈光的理智突然闖入任醒時的腦海,他克制自己想要更激烈在對方體內抽插的動作,為此還必須緊緊抱住對方,讓自己碩大的性器像根釘子一樣緊釘在對方體內不動:「等等啊、曲先生。」他想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青年卻不知死活地扭動著腰:「繼續動啊……」 「等等、我有一個重要的問題!」 「是何問題?」 「既然是為了吸毒,曲老師你用這兒幫我,那毒豈不是要進入你的身體裡?」任醒時越想越不對,「不對不對,讓我出來。」說著就想要將性器抽出。 可他的陰莖卻處於被對方鎖死狀態,完全不讓他動。 「曲老師?」 「任師傅,你別擔心。」 聽見對方是因為關心自己的身體,古琴老師因為性事而泛紅起來的臉頰忍不住微微鼓起,那是一朵帶著情感、帶著甜蜜、帶著羞澀,這世上再沒第二個人看過的微笑。 任醒時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將他完全融化了。 這個人是如此愛著自己,這完全是虛假不了的愛情。 他沒有想過自己有可能會愛上對方,人到了退休的時候只適合吃大茂黑瓜,而不是搞什麼轟轟烈烈。 他沒有想到自己會對被一個男人愛上的事甘之如飴。 在對方體內勃起射精時,已經不是單純的治療或單方面的夜襲而已。 高潮的同時,他想起自己那張單程的機票。 ◎ 飯店房間外面的走廊,一群武林高手在龍先生出來說明之後,暫時鬆了口氣。 現實面來說,死了一個可麗餅師父或許不算什麼,但若造成心情穩定了百年,已經變得無害的前魔教光明右使發狂起來,就則夠讓人頭痛的了。 美青年走到喬大山身邊:「嗯,你說的沒錯。阿曲已經不是當年的光明右使,他是我們古今館的阿曲,是吾太心慌了……」 大漢眨眨眼睛:「所以說大家也太小題大做了,重要的是把人命救回,阿曲本質是個好孩子啊,只是他的過去太灰暗了。」 「他可是差點取了人家徒弟的命。」一向與喬大山最不對盤的梁樂水掌門,或許是因為不必再堅持必須在龍先生面前保持風度翩翩形象的關係,當場便冷嘲熱諷起來:「若非我和……和兄長及時趕到,早就被他的北冥魔功吸乾了。」 「事出必有因。」喬大山沒有回話,在他身邊的美青年卻往前一步:「若非危及任先生的性命,阿曲不會失去理智,即便那毒非是令徒所下,但令徒接了那個組織的工作,也是事實。更何況,阿曲確實冷靜下來了,不是嗎?」 諷刺的對象一下子變成自己暗戀幾百年,最近才稍微脫出的人,梁樂水還是忍不住縮了一縮,不過一派之長的身分不能落下,他呼了一口氣:「這是事後諸葛言,當時我相信就算是龍先生你,也是膽顫心驚的吧。小徒雖然不才,不過也是我多年拉拔栽培的,和自己孩子一樣,龍先生前些日子收了莫元這麼徒兒,想必能懂我一二。」 對於這點,美青年無法辯駁。事實上當事件發生之時,他遠在園區的旋轉木馬旁,趕到時事情已經結束。他實在害怕進門時不只看到任先生的屍體,而是屍橫遍野──就算喬大山再三的告訴他,阿曲不會這樣。 「阿曲不會的。」大漢搖搖頭,「他厭惡那樣的生活,不會讓自己回去的。」 「如果失去所愛之人,難說。」親眼目睹並阻止對方的梁樂山嘆了一口氣:「就像我無法想像失去樂水,你也不能失去龍先生啊。」 「如果我、失去龍?」大漢挑了挑眉,下意識看向也正瞧著他的美青年,兩人突然一齊笑了起來。 「不會的,我不會讓自己發狂的。」他柔聲說道:「沒有他的世界,我又怎麼會獨活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