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退休生活 卷七

卷七 那是一幢用水泥砌成奶油蛋糕形狀的甜點屋,乳白色的外牆上鑲嵌了各種粉色系的糖果,屋頂的那顆鮮豔欲滴的草莓則起了讓這棟房子讓孩子們難以抗拒的、畫龍點睛的效果。 不過,總是充滿歡樂與笑容的甜點屋,在男人們眼中,不啻於最艱困的戰場。 跟在曲任二人後方的人馬,一共有兩組。 一組被稱作「約會行動小組」,由古今館主導,目標是要促進此二人感情交流的升級,務要從青少年的交往狀態搭直通車前往成人的感情世界。 另一組則是「暗殺行動小組」,由「鷹之眼」主導,目標是順利暗殺掉BOSS的眼中釘肉中刺,為此還雇用了裡世界殺手排行高居第三的男人。 雖然兩組人馬各自努力,不過身在風暴中心的任曲二人,卻相當愉快地享受這一次約會。 如果身邊沒有小孩或少女,對男人們來說,要無視他人異樣的目光,自然地跨進甜點屋,是非常困難之事。 不果曲正風從來就是一個渾不介意他人眼光的男人,身為重度的甜食控,若非古今館財務一直處於赤貧狀態,他說不定已經完成了古今館方圓百里的甜食調查。這一次有機會步入覬覦已久的甜點屋,青年一甩長袍下襬……沒有下襬,今天穿的是材質略顯堅硬的牛仔褲,雖然是第二次的甩空,不過青年面色無波,大步走了進去。 任醒時早已抱持了伴君到底的覺悟,也老早明白對方對甜食究竟有多麼強烈的喜好……像這樣被矚目的感覺,是退休之前的他難以想像的,不過……反正他過兩天也要飛離這裡了,無所謂。 「已經恭候二位很久了。」穿著英式格子風制服的可愛少女店員將兩人帶到店裡最浪漫、最受歡迎、必須事先預約才坐得到的「夢幻彩虹草莓王座」,雪白的紗帳下,一張巴洛可式的玫瑰金色雕花圓桌,一旁則有兩張同款式與材質的座椅,冰冷的金屬椅面上,還放了兩個軟綿綿香噴噴的貓咪形狀椅墊。 每一個來坐過的少女都是一次的美夢成真,不過對大男人來說,可以說是猶如惡夢一般的恐怖場景。 背後刺著整屋子小孩與少女們尖銳的目光,任醒時如坐針氈地打開MENU:「曲、曲老師,你要什麼?」 坐在他對面的青年百年難得一見地露出興奮的表情,簡直像個小孩子似的,來來回回地翻閱著MENU,「在下……難以抉擇……」 「不要緊的喔。」看見他這麼高興的模樣,任醒時覺得自己的內心也跟著放柔了不少,雖然不知道這一次約會預算到底有多少,不過他想自己黑卡裡的存款金額,足夠把十間這種店盤下來沒有問題,想吃多少又有什麼關係?「不然這樣吧,讓我幫你點?」 曲正風長呼了一口氣,帶了點猶豫地,把MENU放下:「嗯,在下無法決定,就請任師傅幫忙了。」 「吶,可以點了嗎?」一直站在他們身邊等待的制服少女拿起預訂單:「請說。」 任醒時點點頭,「來一壺錫蘭紅茶不加糖,然後,把這本MENU上所有的蛋糕點心,全部都來一份吧。」 「咦?」 少女點點頭愉快地離開了,發出疑惑聲響的人,是坐在他對面的青年。 「這麼多……老張付得起嗎……」青年喃喃道,「還、還是……」 明明聚集了這麼多的厲害高手,為什麼可以把自己搞得這麼窮啊!? 任醒時在心中喟嘆著,看著對方帶點憂愁、又掩不住興奮的模樣,忍不住伸手去握對方冰涼的手。「放心吧,難得來玩嘛~」 看來大家是多慮了……這兩個氣氛分明好得不得了嘛! 埋伏在甜點屋四周的「約會行動小組」忍不住嘆息,比起一眾武林高手,這個可麗餅師傅,分明才是真正的戀愛高手吧! 「把阿曲交給他,我老張總算能放心了~」小老頭忍不住拭了拭眼角不存在的淚水,「接下來就是要開始準備嫁妝了啊!」 「你還真當自己是曲正風的父親玩上癮啊……」一邊的熊寶寶咬牙切齒,「張鎬,你有空玩這事浪費時間,沒空跟我回武當掌理幫務?」 「阿曲要出嫁,是我們古今館的頭等大事,小東東你到底理不理解啊!」 「……我不能理解。」 「你老是這麼嚴肅,就算穿著熊寶寶布偶裝,也會把小朋友嚇哭的!」 「你以為我是為了誰!」 「哎呀,我就知道小東東你對大師兄最好了~」 「張鎬!」 小老頭對著熊布偶撒嬌起來的畫面確實不太好看,老張看著商店玻璃反射出來的自己身影,忍不住吐了吐舌頭。 「我看阿曲他們沒問題了,我們也不必繼續當跟屁蟲,這樣吧,既然難得來遊樂園,老張我已經想玩很久了!」 「我就說應該要跟我回武、回武……」 看著結巴起來的熊寶寶,變回青年模樣的張鎬忍不住撲上熊寶寶,一個翻身雙腿夾住熊頭部分,變成騎馬打仗的姿勢,大叫道:「出發吧,熊東東!」 在老張的登高一呼之下,已經忍耐很久的武林高手們紛紛得到解放,其中多數都是第一次來,看著曲正風玩得不亦樂乎的樣子,早就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了。 於是乎賣氣球的、賣冰淇淋的、賣爆米花的、充當路人的……全部一哄而散,各自玩去了。 「……其實玩才是重點吧,這些人……」崆峒派的掌門梁樂水嘖了一聲,「枉費我的認真規劃,後面的行程才是重點啊!」 「哎,以後多的是機會。」他的兄長笑笑,拍拍他的手:「樂水,小時候我們常帶徒弟們來玩,他們都長大之後,就很少來了呢。」 「明明都是你自己帶來的,關我什麼事。」本遊樂園的老闆、崆峒派的掌門大人哼了一哼,「對了,要把那些傢伙趕出去嗎?」 被很多人稱作是崆峒派影子掌門的男人唔了一聲:「是維俠接下來的客戶,趕了怕他不好做事。」 「怎麼會接那種工作?」梁樂水嗟了一聲,「那種自以為是的表世界門派……」 「是最好賺錢的對象。」梁樂山緊接著道:「其他人都去玩了,咱們就看著點吧。」 「……你看就好,本掌門事務繁忙,先回去了。」 「樂水……」 「你是、聽不懂人話……嗎……唔嗯……」 比任何人都了解這個遊樂園地形的影子掌門,將表面上的掌門大人壓到只限工作人員進出的工具間中,進行大人的娛樂起來。 ◎ 「約會行動小組」因提早達到目標而逕自解散,而「暗殺行動小組」這才剛剛要進入狀況。 在BOSS的親自指揮下,B到F的殺手各自就定位,有的擅長狙擊,有的擅長近距離搏擊,甚至還有擅長吹箭的……不過這是一個人太多的地點,若非BOSS堅持在此攻堅,殺手們一般不會選在這麼明目張膽的地方行動。 其實才剛剛下了命令指示,BOSS就後悔了,他畢竟是一個帶領著龐大殺手組織順利運作的一方之主,最擅長的就是謀略和設陷,又怎麼會不知道決戰甜點屋是多麼愚蠢的決定呢。 可他是BOSS,BOSS說出去的話,必須被徹底執行並尊重。必須要有「就算是錯誤的決定,也要讓它變成正確的選擇」的能力與器量。 這就是,他和L最大的不同。 當年他們兩個都是初代BOSS所看中的孩子,而自己的身體素質又遠遠不如L,雖然殺手並不一定非得擁有強健的體魄和高強的身手,但……要成為殺手們的BOSS,缺少這些好像不行。 不過,他從來不認可這些。他的腦子靈活,心眼細膩,要把這些身強體壯卻頭腦簡單的傢伙玩弄股掌之間簡直輕而易舉……而初代BOSS,很快就發現了他的優勢。 就只有L……也就是當年的B,不怎麼吃他這一套。 謊言無法說服這個男人,你必須翻出一點真心才可以。 他一旦體悟這點,毫不猶豫。於是連B也被他收服了,寧可屈居第二,也不願對他直接出手。 而後組織順利為他所掌握,初代BOSS對此似有疑慮,雖然隱藏得很好,但他看得出對方在看著B時,那種恨鐵不成鋼又惜才的微妙情緒。 他不能讓事情發生變數,初代BOSS的死因非常完美,沒有一個人會懷疑到早已順利接下組織的自己。 於是他擴大組織經營、廣納優秀人才,就算把B逼到L的位置,那個男人也毫無怨言。那個原本在組織中閃閃發光的人漸漸被他磨成了不起眼的石頭,但他還不放心,要繼續找更好的人才,最好能讓那個人自慚形穢到Z的位置。 可十多年來,他穩坐L這個位置不動,不上升也不下降。 也許他發現了自己難以抑制的、對他的打壓心態,也許他只是想用這個方式暗示自己,他從來不弱,要在每年都在劇烈變化的字母排行裡維持同一個字母那是多麼困難的事。 但他才是BOSS。 如果讓你自然而然下台你不接受,那就以BOSS的權威讓你下去吧。 他覺得自己已經給足對方面子,未來將只需要接些輕鬆的小工作就好,有鑑於對方也是組織的開國元老之一,再怎麼樣也不會在薪酬上小氣的,這種不需要多事就可以坐領厚薪的工作,說是施恩也不為過吧。 可對方卻用了像是看陌生人一般的眼神看自己,明明只是個排行L的殺手,卻膽敢露出那樣的表情,逕自提出離開的要求。 要離開就離開,他求之不得。 人總是會變的,就算當年他所給予的真心,是計算過後的真心。 L走了之後,他開始吃穿不寧。明明就是個不重要的角色,他卻總是覺得對方擁有了什麼他不知道的祕密,也許是初代BOSS在死之前,曾經偷偷交代了什麼給他。 為什麼他分明心甘情願地待在L的位置那麼多年,心甘情願幫他接下所有不討喜、麻煩至極的任務,卻連這樣一點點的要求都無法接受? 難道是因為他正在計畫些什麼?某種時機已經到了,而L準備要開始進行不利於他的組織的計畫。 他無法控制自己妄想的爆發。 每一分一秒都在想像對方到底要怎麼傷害自己,傷害這個組織。 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只有殺了對方才可以了。 不殺死L,他將永遠無法安心。 坐在遠於千里之外的指揮所當中,BOSS緊盯著部下傳回的現場畫面。 真是一個甜膩到讓人牙痛的地方,真虧L可以忍受,他想,然後發出指示:「第一組開始進行淨空工作。」 這兒人太多了,BOSS並不在意其他一般人的性命安危,只是一者越多障礙物,L逃脫的機率就越高,二者……他們畢竟是專業的殺手組織,想要他們殺人,還得要先有人委託付款才可以。免費殺人對殺手組織來說,是最不划算且浪費的動作。 第一小組一共八人,在G的帶領下,扮成蒙面搶匪的模樣。雖然他們志不在殺人與搶劫,不過手上的衝鋒槍卻都是貨真價實的武器,加上一個個高頭大馬,確實威嚇力十足。 事件的開始,是從一顆滾入的催淚彈開始。 霎時間濃煙密佈,一聲「搶劫!」讓和平的甜點屋尖叫聲四起,父母緊緊抱著孩童、男友密密護著女友、少女們彼此相互扶持,不知道是誰在裡頭大叫一聲「這邊是出口!」於是人群急迫地往聲音的方向湧去,幸而小小一幢甜點屋能容納的來客數還不到四十人,總算在沒有發生憾事的情況下,讓無關人士通通出了即將變成戰場的地方。 任醒時是第一時間發現不對勁的人,雖然四周承平一片、歡樂笑語不斷,可二十多年來的殺手直覺猛地襲向他的心頭,讓他不由得抓住古琴老師正在進攻櫻桃起司蛋糕的手:「曲先生,不對勁,我們走吧!」 但對曲正風來說,能一次享用一間甜點店所有的甜點可是從來未曾有過的、做夢般的體驗,就算天要塌下來,他也不會理睬。 任醒時想當然耳無法拉動決意坐定在王座上的曲師父,而曲師父不離開,他當然也不可能留他一人在這裡,於是他嘆了一口氣,坐回了位置上。 兵荒馬亂的甜點屋,只有正中間的這一桌食客安安穩穩毫不受驚擾地,持續消滅桌上的甜點和紅茶。 待煙霧散去,八人先鋒小組包圍正中央的桌子,衝鋒槍呈放射線的形狀直指兩人,第一組小隊長G立時回報:「疏散完成,發現目標。」 耳機傳來BOSS的第二波指揮:「第二小組開始進行確保工作。」 由第二組小隊長E所帶領的確保工作小組,主要是避免在圍殺之中讓熟知組織隊形的L找到縫隙得以逃脫,一個二十名低階的工兵人員即刻抬出二十片兩公尺高一公尺寬的鐵板團團將造型夢幻的甜點屋圍成一個鐵灰色的要塞,鐵板之間不僅有扣環可串連一起,鐵板之下還具備卡榫可讓五公分厚的鐵板直立不倒。 從開始動作到完成,不超過兩分鐘時間。 「第二小組確保工作完成。」組長E點頭回報。 「很好。」對於殲滅L一事,已然完成幾乎八成的結果,令BOSS相當滿意,除了這雙重保險,他還有第三重保險:「A,你聽見了嗎。我要你帶領B、C、D、E、F,進行突擊工作。」 「嗯。」喇叭傳來男人低沈的回覆。 A關上通訊器,他的身後正伏著五個表世界中數一數二的高手,他沒有回頭,輕輕道:「好消息是,我只需要面對一個高手。」 攻堅行動開始於常敬之一個無聲的舉手,當他身體一動的瞬間,五位高手才徹底明白,自己與他實力的距離,究竟有多麼遙遠。 空降的A外表乍看起來,就像是在國外讀書不學好的ABC,留著一頭不適合東方人、但卻奇妙的適合他的黑人辮子頭,身穿黑色坦克背心和迷彩褲,總是戴著一副看起來很貴的雷朋太陽眼鏡,第一次見面的人都會對他產生「不太有禮貌」、「囂張」等等的印象。 不過這個男人確實有囂張的本錢,他奔跑的速度快到讓人看不見起步的瞬間,腳踏鐵板圍牆的鎖鏈部分像是走樓梯般輕而易舉,毫不費力就翻入鐵板要塞之中。 五位高手至少晚了他五秒鐘才進入要塞,本以為A應當早已開始進行攻擊,卻沒想到辮子頭男人卻停在門口,像是在等待他們大家都到齊似的。 「雖然很不好意思。」A搓搓自己的鼻下:「我可能需要大家當我的砲灰。」 這句話超級看不起人,但被這傢伙一說起來卻好像很理所當然,五個殺手你看我我看你,被強迫降成B的那位代表發言:「砲灰是什麼意思?」 「這裡面真正恐怖的敵人只有一個。」A嘆了一口氣:「是跟我師父相同世代、等級應當也差不多的高手。而且出身魔教,擅長北冥神功。我沒有跟他交過手,但大概知道這神功的厲害。」 五位殺手當中不乏熱愛武俠小說的,看著A的目光帶著「你瘋了嗎」的不可思議,可這個男人卻從頭到尾都眉頭深鎖,表情嚴肅:「北冥神功能吸人內力於眨眼之間,各位沒有內力,頂多被吸點精氣罷了,多休息幾天也就沒有大礙,我則不同,一個不小心被吸走努力練來的真氣,我恐怕會嘔到死。」 「……A,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有必要在這種關鍵時候開我們玩笑嗎?」 「沒錯,組織已然進行最高等級的雙重防護,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人都應該可以輕易解決L的性命,不,應該說這樣還失敗就太奇怪了,既然突擊小組的組長是你,就請你儘速完成工作吧。」 「誰跟你們開玩笑。」A哼了一聲:「隊長是吧?不信的話,你們要不要自己進去先試試看?我給你們打掩護。」 「哼,BOSS花了高薪雇用你,看來根本就是打水飄罷了。」 「儘管說吧。」A笑了起來,做了個請進的動作:「儘管去證明我的無能吧。」 五位殺手都是「鷹之眼」當中戰功彪炳的戰將,當然不會被簡單的激將法刺激,可看不慣A這種吊兒啷當的樣子卻也是真。只見B和C率先破門而入。而D、E、F則緊跟在後,五人分開都是表世界裡的一時之選,平時連需要聯手的機會都很少了,更何況是這樣全員到齊! 甜點屋內的八柄衝鋒槍仍團團圍住中央的「夢幻彩虹草莓王座」,奇怪的是,一般人遭到這樣的圍攻,就算能不流露害怕的表情,也必定是強裝鎮定、面無表情或強顏歡笑的,但被他們圍住的兩人卻不然,一個猶在低頭猛吃甜點,一邊吃還一邊露出身處天堂的滿足表情,一個則一臉無奈,卻相當平靜的端起骨瓷茶杯喝茶。 「喔來了嗎?是ABCDE啊……」被稱作L的男人笑了笑,「貴BOSS未免也太看重我啦~」 「不,我們已經降成B到F了。」為首的那個冷淡道:「束手就死吧。」 「這嘛……就恕我難以從命了。」男人露出苦笑:「可以的話,我想繼續過我平靜的退休生活啊。」 ……無論是這個還是那個,在神聖的職場亂開玩笑,是殺手C的超大地雷。 A也就算了,眼前這個根本就只是組織的刀口肥肉,不給點教訓他受不了。 C是表世界的刀術高手,且以心狠手辣的狂犬著稱,只見他抽出靴裡兩把足有手臂這麼長的日本刀,喝了一聲狂奔過去,朝L猛劈過去。 就在眾人認為任務即將完成的瞬間,分明還在埋頭吃甜點的青年卻不知何時已經抬起了頭,兩柄刀子像是被強力磁鐵吸住一般被他一雙白皙手掌穩穩拿住。 眾人皆是一呆,C是最早反應過來的,只要他反手一轉,此人的手必定血肉模糊──這麼想的同時手已經跟著動作。 但刀子卻一動也不動,只看到對方很輕易地把右手裡的刀面傳到左手裡,伸手又插了一顆草莓放到嘴裡,一邊嚼一邊說:「放下吧。」 一瞬間強大的吸力自刀柄傳入C的身體,讓他大驚之下自然地將吃飯的傢伙脫手而出,人也被震飛出去,匡地一聲撞向玻璃窗戶,若非窗外有鐵板擋住,C恐怕會飛得更遠。 「這種凶器,還是毀了好。」青年單手一握,堅硬的刀鋒在他手裡就像保麗龍一般被折成兩半。接著他總算看向四周圍著他的八柄衝鋒槍:「這個……我好像在老張的電腦裡看過圖片?不……還是應該在電視裡面看過?」 「那是衝鋒槍喔。」任醒時解釋道:「是德製HK MP7衝鋒槍,可全自動發射,具有極強的穿透力,且後座力很小,重量很輕。每分鐘可擊出八百五十發,不可小覷。」 青年露出鴨子聽雷的放空表情:「……總之,就是很危險的兵器就是了?」 「很危險喔。」可麗餅師傅露出苦笑,「就算是像你這樣的武林高手,要從這個槍口底下逃脫,也……啊?」 在他說話間,只能看到青年身體一動,已然不見蹤影,再眨眼,青年又出現眼前,雙手各握住四柄衝鋒槍,「這樣就好了吧?」 是在什麼時候,自己手上的衝鋒槍居然落到對方手上的!? 八名淨空組的組員們露出驚駭的表情看著空無一物的自己的手,「組、組長……」 第一組組長G也從未遇過如此詭異的狀態,一時間也只能呆立原地。 沒想到更讓人恐懼的還在後頭。 只見那青年冷冷說了一句「危險的兵器還是毀了好。」,然後就像在揉衛生紙一般,把八柄衝鋒槍的金屬槍身全部赤手揉成一團廢鐵。 「鬼、鬼啊……」第一組組員的其中一個發出絕望的尖叫聲,恐懼像是會傳染似的一個傳過一個,他們原本就是排不上字母排名的嘍囉角色,不等組長發出撤退命令,已經一個接著一個退後逃跑。 「不、不准跑!」組長G的命令聲音也顯得很沒有底氣,「站住!」 不過就連他自己,也已經退到了門邊。 「各、各位學長,目標、就交給你們了……」 沒有人責備他的無能。 剩餘的四位高手面色凝重,第一次認真思考起A所說的胡言的真實性。 此時一直待在門外的A,這才慢慢走了進來。「吶,我說的對嗎?」 「……A,你希望我們怎麼配合你?」B緊繃說道。 「按照我的原訂計畫。」男人道,「曲師父……嗯,曲正風不是你們這些表世界的普通人能對付的,我只要你們絆住他就好,我來出手殺了對方。」 「你有把握殺掉這種像妖怪一樣的人?」 「誰說我要殺他了。」男人露出你也太傻了的表情:「當然是殺了BOSS心心念念的目標了,想殺曲正風?我又不是嫌活膩了。」 「……」四名殺手全員自我要求要忍耐被這傢伙又成功引發起的怒氣:「……那麼就……」 「啊、對了。」常敬之啟動體內陰陽磨第十層的內功,一時間氣灌丹田、流遍四肢百骸,讓他的辮子頭都一根根飛揚起來。 「等我殺了L,大家就快逃,能多遠逃多遠。怒氣沖沖的曲師父,其威力恐怕不下於失去孩子的嘎吉拉媽媽啊!」 ◎ 組織的第二波攻擊緊接到來。 任醒時實在很難相信,在親眼目睹了這麼誇張的奪槍方式後,組織當中既然還有殺手膽敢進行攻擊。 可能是BOSS逼得緊吧,他想,那個人對自己的殺意已經高到讓他沒有感覺了。 不過古琴老師的武功實在高得讓人安心,他忍不住笑了一笑,坐回了位子上:「蛋糕真的有這麼好吃嗎?」 「唔……」曲正風露出回憶剛才吃過滋味般的表情:「目前黑森林第一,蒙布朗次之,草莓波士頓第三。」 你居然連蛋糕的名字都一一記住了啊……任醒時讚嘆,忍不住想要捉弄對方:「那,跟我的可麗餅比起來呢?」 「可麗餅更好。」 若不是知道對方是一個不會說謊奉承的人,這回答簡直就是甜言蜜語了。 「夢幻彩虹草莓王座」上的兩位你一言我一語,完全無視現場山雨欲來的緊張氣氛,任醒時甚至還拿起紙巾,動手幫青年拭去嘴角沾到的鮮奶油。 要破壞這麼甜蜜的氣氛,常敬之也很不願意。 不過,工作就是工作,任務就是任務,就算最後得得罪古今館,那也是二師兄的責任!他在心中冷哼一聲,然後舉起了手。 四位殺手見他手勢已出,立即兵分四路衝向曲正風。 對絕世高手來說,這四人簡直弱到不值得一戰,曲正風只是微微側身,便輕巧閃過四人的夾擊,可四人抱持的念頭並非是攻擊對方,而是要纏住對方,既然已經深入到這麼接近的地方,四人就像從來不懂攻擊或武術招式的普通人一般,伸手分別纏鎖住對方的四肢,盼能將他擋住一時半刻! 常敬之當然不會放過這幾乎不可能出現的一瞬,他不留任何後手,雙掌平推而出,正是崆峒派獨步江湖的武功「七傷拳」當中的「損心訣」! 任醒時還在好笑地看著被糾纏住的古琴師父時,一瞬間就感到一陣罡風撲面而來,反應過來時敵人已近在眼前,且伴隨著幾乎讓他無法呼吸的龐大壓力! 他還來不及發出聲響,就感覺胸口幾乎要被那罡風切下,他幾乎可以預見自己被對方穿心而入,在胸口掏了個洞的慘狀。 這一切都僅僅發生在眨眼之間,可這間屋子裡,有人的動作比眨眼還要快。 當常敬之感到後領處像瞬間進入零下四十度的冷凍庫般瞬間結凍起來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不妙了。 他不敢回頭去看,正要繼續將手往前平推而出之時,耳邊突然傳來惡魔一般冰冷的聲音。 「你敢。」惡魔的聲音簡直比北極的冰山還要冷硬嚴酷:「你敢!」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崆峒派老四,已經有十多年不曾有這種怕到尿都要閃出來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落入虎爪下的病貓,如果真的膽敢把手中的獵物弄死,那恐怕自己小命也難保。 任務……恐怕不可能成得了了……他想,可惜他連續十年的無失敗記錄啊…… 他剛剛為什麼會覺得自己有幾分機會完成任務呢?一時的愚蠢害死笨殺手這種金玉良言,他不知道罵過老五幾次,結果現在報應在自己的身上。 已經運起的內力如果不發出去,硬要強吞,傷敵不成反傷己三分,尤其七傷拳不是那麼容易駕馭的武功,是武林當中有名的「先傷己,後傷敵」的武功。 他覺得嘴裡一陣腥甜味道,卻也只能強吞下去,如果自己不再說點什麼,恐怕盛怒中的冰原老虎就要一口咬死他了。 「曲、曲師父對吧……」受了傷還要打哈哈的遭遇,恐怕可以列上常敬之人生當中最不幸的事件的前三名,by the way,另外兩件事一件發生在童年,他心愛的玩具娃娃被三師兄剪成平頭,另外一件,就是年過三十,還要不斷被師門調侃喜歡芭比這件事。 「我……我姓常,是崆峒派的弟子……這一切,都是誤會……」 背後的惡魔沒有一點點融化的跡象,雖然很冷他卻不敢縮頭,拚命在腦子裡回想究竟有什麼事可以稍微平息這個古今館高人的怒氣……對了、亞捷的的小男朋友、那個叫莫元的小子,好像很得他師父們的寵愛…… 「哎呀呀我怎麼忘記了呢。」他也不想這麼嬉皮笑臉,不過人在敵手,不得不低頭:「我去年的少俠擂台,還跟貴弟子莫元是同一組呢,莫元的學長程亞捷,是我小師弟……」 打出徒弟牌總算奏效,冰山總算化了一些,他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動了,連忙往前滾了兩圈,離得遠一些,這才敢回頭看人。 只見被他指揮當砲灰的四個殺手已僵直地倒在地面,顯然是被真實意義上的動結成冰,而那座冰山此時正扶起他本次的暗殺目標,那個中年男人也不知道哪裡得了曲正風的喜歡,對他的緊張甚至高過當初對莫元安危的緊張。 任醒時雖然從殺手的伏擊下逃脫,可七傷拳的威力雖沒有直接擊到他的身上,可光是那勁道與拳風,就足夠讓他胸前衣衫盡碎、皮膚和臟器受到程度不一的傷害。 「無事吧?」曲正風微微皺了眉頭,伸手去撫對方的胸口,讓冰涼而具治療功效的內力傳入對方體內:「在下竟讓任師父受傷……」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對方發威,不過、像這樣怒氣沖天的氣勢,卻是首次經驗。 任醒時不禁要自我懷疑,為什麼像這樣厲害到不像人的武林高手,居然會愛上自己? 難道真的只是因為自己做得一手好可麗餅嗎? 他不禁有點想笑,胸前的傷口在對方的「冰鎮」下感覺不到太多痛楚,「不要這麼難過嘛……」他道:「對了,你知道嗎,我的可麗餅手藝,完全都是原本的老闆傳授給我的唷。」 「嗯。」曲正風點了點頭,臉色未變。 「所以……這世界上,不是只有我會做那種味道的可麗餅。」他輕輕道:「老闆會做,老張也會喲~~我的手藝,並不是那麼獨一無二。」 「所以?」曲正風不明白他在這個時候說這些是想表達什麼。 「所以,你並不一定要喜歡我。」男人低下頭,「我這麼說實在有點不識抬舉,不過……你會喜歡我,還是因為我做的可麗餅,讓你很喜歡吧?」 這個在感情上異常純真的青年的獨一無二,恐怕他今生應當不可能再遇上第二個。 但,他其實只是弄不清楚對甜點和對人的喜好,是完全不同的層次罷了。 他不想這麼簡單地就把曲老師的感情做了自顧自的註解,可,他就要走了。 他已經老得只想要把自己蝸居起來,無聲無息地度過餘生。 他已經老得不想跟任何人牽扯到真心與感情。 他已經老的禁不起承擔再一次被傷害的勇氣。 「但還是任師傅的可麗餅最好。」雖然語氣肯定,青年卻露出迷惘的表情:「在下無論如何,比起其他人,都更喜歡你的可麗餅。」 看吧。 所以。 任醒時笑了起來:「你真執著呢,曲老師。」 「嗯。」曲正風點點頭,放開了任師傅,坐回自己的位置。 就算經過一番驚濤駭浪的打鬥(?),他仍然確保了桌上的甜點絲毫無損,拿起銀叉,繼續攻擊下一個目標甜點。 ◎ 常敬之轉眼落敗,在某些人眼中是意料中事,但某些人卻不包括了「鷹之眼」的BOSS。 他已經透過傳回的影像,親眼看見了保護L的人實力有多麼強大,但……如果就這麼甘心撤退,他就不是能帶領這個表世界當中最強大的殺手集團的BOSS了。 為了確保任務必定會完成,他從來只會把備案準備到看起來像是浪費資源、沒有必要的程度。 更何況,確保能殺死L,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事。 他靜默半晌,打開了單一頻道的通訊鈕,「G,你在嗎?」 耳機那端先是發出一陣雜訊的聲音,接著是G回答的應聲:「是的。」 G,其實是過去的F,就是五天前才與任醒時交過手,猶如軍人一般對組織命令嚴守到底的男人。 在指示命令方面,G雖然不是最強的部下,但卻是他最信任的。 「拿到M的藥了嗎?」 M,自然就是過去的K了。他等待L把字母讓出來已經很久時間,可惜L的命硬到不行,在被取消編號之前,BOSS反而空降了新的A,讓所有人的排名往後順延一個。 「拿到了,M說,這是可以比擬芥子毒氣的毒性,使用之前,要讓所有人撤退。」 「撤退事小。」BOSS冷冷道,「不要因為輕舉妄動,反而讓他們逃了。」 「……是。」 G結束與BOSS的通訊對話,然後看向屋子當中的其他夥伴。 在常敬之的幫助之下,四個殺手總算解了凍,自然也不敢繼續執行任務下去。只能你扶我我扶你,歪歪倒倒的準備離開現場。 除了位階太低的組員之外,熟悉G做事方式,以及BOSS性格的其餘排行有名的殺手,都感到心中一凜。 誰都不想變成無辜被連累的冤魂,大家想盡辦法加快腳步,經過常敬之身邊時,原本看常敬之最不順眼的C忍不住小聲提醒:「快離開,BOSS要下猛藥了。」 常敬之眉頭一挑,不如C所想的一起往外逃,反而往裡大步走去。 「喂。」雖然有點可惜這個高手有可能就此消失,不過,畢竟還是自己性命重要。 C看了常敬之的背影一眼,然後轉身離開。 殺了L只會得罪曲正風一個人,但殺了曲正風的話,得罪的可是整座古今館。 這個結果,常敬之根本不敢想像。 C的表情不對勁,常敬之思忖,所謂的猛藥肯定不是指BOSS還雇用了比他更強的高手,如果要他想的話,恐怕只有一個可能性。 無論如何,就算要違背雇用原則,出手去傷「自己人」的話,他不會猶豫。 他看著從口袋中取出一個可疑塑膠物的G,腦中閃過新聞中的恐怖份子自殺炸彈客毫不猶豫引爆炸彈的畫面。 要在一瞬間奪去對方手上的東西不難,問題是在,他無法確定對方手上的東西到底是什麼,萬一被他衝動之下晃動到反而引發爆炸,那不是巨囧? 可就在這一猶豫間,G已然單手翻開塑膠物的頂端,往任曲二人方向做出噴灑的動作,他只來得及奔到G的前方擋下神祕液體的攻擊,卻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擋到。 「這東西一遇到空氣,隨即化為氣態。」G已然退後了五六步:「你衝上來幹什麼?我已經服過解藥,這毒氣可在一分鐘內奪人性命。而且殘餘部分會瞬間揮發,讓人查都查不出來。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就別怪我們無情。」 「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