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980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退休生活 卷六

卷六 不知怎地,原本只是曲正風個人的私事,在老張的興風作浪、呃,推波助瀾之下,變成了古今館的頭等大事。 龍師父雖然並不贊成太過插手阿曲的戀愛,不過也無法否認如果不在後面幫忙推一把,只會讓前魔教光明右使白白放掉這一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遇到一次的動心。 曲正風被找進已改名「古今館約會大作戰專門會議室」的小診療間,是在夜間十點,他差不多要回房休憩的時刻。 一點,都不想離開那個人一步啊……青年想,他對自己非常的好,想吃可麗餅的時候就做,想吻對方的時候就親,可是,總有種不穩當的感覺。 小小的診療室坐滿了人,他狐疑地看向通知自己的徒弟莫元,只見少年對他招招手:「曲師父,你坐這裡。」 他走了過去,對這一邊的老張問道:「這是……?」 「阿曲!你聽我說。」小老頭一臉的認真嚴肅:「這很有可能是你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機會,千萬不能錯過!」 聽起來很詐騙集團的台詞,不過經過兩日來的討論,原本應該是有點看熱鬧性質的計畫,逐漸變得認真專業起來。 「什麼一生一次的機會?」主角完全狀況外。 「阿曲,去約會吧~」喬大山單刀直入,毫不修飾:「你需要一次成人的、足以感動任先生的約會!光只靠老張那個一點都不專業的『獻身』計畫是不夠的!我們已經策劃了兩天,務求沒有任何疏失和死角,你就放心的進行吧!」 劈頭就是一卷長長的繪卷攤開,上頭筆墨濃淡疏密,寫意自然,正是老張手筆。 前魔教光明右使疑問地看著他這一生最敬重的人:「喬大哥,我不太明白……」 「來來來,讓我們來好好跟你解釋!」 ◎ 翌日一早,任醒時醒來的時候,青年已經不在他的身邊。 他還在盤算著大後天要出發的時間,房門發出叩叩兩聲,他看向門扉:「請進。」 少年莫元抱著一個紙袋,滿臉笑意地走了進來:「任先生,在忙嗎?」 「不,有什麼事呢?」幾天相處下來,任醒時知道這少年雖身負古今館眾師父的絕世武功,卻是個性格溫和體貼的孩子,讓人忍不住大生好感。 「想請你換上新衣,十分鐘後,到古今館大門集合。」 「咦?」紙袋裡放著全新的牛仔褲、襯衫、球鞋和襪子,「這是……」 「這是曲師父告訴我的尺寸,應該有合才對。」少年靦腆地道:「祝你今天玩得愉快啊~」 「玩?」他看著少年轉身出去的背影,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換好新衣走到大門口,不禁眼睛一亮。 曲正風已經站在那兒等了。今天他的打扮大異平時,牛仔褲和襯衫明顯可以看得出是和任醒時身上是同一個牌子的,洋溢青春的氣息。一頭黑色烏亮長髮被整齊地束在腦後綁成一條粗粗的三股辮,常揹的琴盒換成黑色皮製的側背包,微微鼓起的弧度不知道到底裝了些什麼。 「曲老師。」他隱隱然有些明白了,也不追問理由,刻意用了輕鬆的語調:「要帶我上哪裡玩?」 古琴老師的表情雖然還是十分平淡,但經過幾天的相處下來,任醒時已經能分辨出這個青年微妙的情緒變化。 這麼侷促不安的樣子……肯定不是主使者吧,他了然地想。 「嗯,要約、約會。」青年點點頭,原本習慣性地想從袖中拿出繪卷,卻發現自己已經被換上了窄袖的現代襯衫,於是只好不習慣的打開側背包,取出一張折得整齊的地圖:「這是,行程。」 他接了過來,揭開一看,忍不住讚嘆一聲。 這年頭,手繪地圖已經不是這麼常見了,而且還是毛筆畫的……這群人究竟是有多愛古風啊!?仔細一看,居然是古今館周邊的地圖,繪卷上方用楷書端正寫著「蘆山約會行旅圖」幾個大字。 「所以,今天要照著走一輪。」他失笑問道。 「嗯。」曲正風點點頭,露出了緊繃的微笑。 「已經出發了。Over!」莫元目送兩人出門之後,立刻拿起無線電對講機報告。 對講機是從大企業崆峒派借來的工具,只見黑色的話筒沙沙幾聲,傳來老張精神十足的回答:「了解,各組立刻動作,over!」 為了確保阿曲人生第一次的約會完美無缺,沒有遺漏,一眾高手在經過兩天的討論之後,決定除了要好好安排行程之外,每一個約會行程當中會留下的點,都派人前去駐守。 「但凡高手,需事事了然於心,謀定後動。」專家如是說。 於是,「曲師父約會大作戰會議」已然進化為「曲師父約會行動」,古今、崆峒、武當三大門派精銳盡出,勢不可擋! ◎ 總覺得,氣氛很奇妙。 可麗餅師傅搔搔後腦,名義上是約會沒有錯,但卻一點那種氣氛都沒有。 明明是對方想要追求自己,結果還要被追求的人幫他煩惱「你這樣是不行的啊」,實在感覺微妙。 事實上,他已經把自己的後路全部安排完成,從機票、護照、貨幣到納米比亞當地住處,都透過網路一一打點好,他只要在時間內,趕到機場就好。 他們只剩下四十八小時的相處時間。雖然感情這種事本來就沒有是非對錯,而且究其根本他還比較算得上是「受害」的一方,可任醒時還是對曲正風產生了些微的罪惡感。 或許是因為,這個男人實在是太過純真之故。 雖然他用了情色的方式治療他的傷勢,還脫光爬到他的床上自願獻身……除此之外,還擁有強大到讓人難以想像的武功,可不知怎地,他就是覺得對方在感情上,簡直和孩子一樣單純。 早晨的陽光很好,將古琴老師蒼白的臉色曬得發紅,像是染了幾筆胭脂的顏色,任醒時看著心中微熱,伸手便主動去牽了對方的手。 「啊?」 「不是約會嗎?」他一笑,「情侶怎麼可以不牽手呢。」 「任師傅Good job!over!」一時間,上空的無線電頻道同時爆出讚美聲。 手也太冰了! 任醒時忖道,雖然可以推理得到對方應當是練功的關係,但這樣異於常人的冰冷,難道不會連自身都像是被關在冰庫之中嗎? 他無法想像這種再也沒辦法感受到溫暖的情況,「你的手好冰,練那個北冥神功,身體就會變得這麼冰冷嗎?」 青年聽他這麼問道,下意識想掙開他的手,不過才剛剛掙脫就隨即又被握住。 「我沒關係。」他道:「我不是在抱怨你的體溫,單純只是好奇而已。」 「……」青年沉默了一會,這才輕輕道:「北冥神功性屬酷寒,在下自幼開始練功,於十五歲時突破九重天,自此之後,就是這個樣了……」 說得輕描淡寫,卻也將曲正風一時間帶回當年練功的回憶之中。 小的時候為了活下去,他強迫自己非得封閉所有身為人的情感,強奪、欺騙、傷害他人之事都變成了生活的重心。後來入了魔教,生活雖然不再煩惱於食衣住行,但為了維持這個現狀,他還是必須繼續付出這一切。 教主對他的冷情讚賞不已,說這是最適合修練北冥神功的特質,這一生都要好好保持下去才好。 他毫不猶豫地接受了教主的條件,反正「冷」一字早已刻印入他的骨血,想要析出反而更難。 「太冰的話,怕凍壞你,反而不好。」曲正風道。 十五歲還非常年輕啊……任醒時回想自己的十五歲,仍在街頭流浪,血氣方剛,自以為是,若不是碰到了初代BOSS抓他回去練槍練身手,恐怕不是早已橫死街頭,就是鋃鐺入獄。 他沒辦法想像這個年紀的少年要如何定下心去,把自己的身體維持在這麼冷的狀態下……光是去想像那個情境,他就難以忍受。 「我的手的溫度,可以傳過去你那裡嗎?」他回問。 青年露出不明白他為何要這麼問的表情:「約莫一瞬,就散逸了。」 「所以還是可以的嘛~」他大力握住對方的手,「不要放開,不要掙扎。久一點,你就會感到一點溫暖了。」 他不需要體溫上的溫暖。青年想,但光只是被這樣牽著,就有一股對他來說非常陌生的暖流,自心臟的地方,像是能灼傷他的功體似的,慢慢地化了開來。 ◎ 繪卷裡的第一站,是龍先生特推的在地早餐店「蘆山美而美」。 推薦理由除了煎餃美味之外,此季節店外一片斜坡此時正開滿雪白蘆花,正是早秋賞花的大好時間。 因為就在古今館後面不遠處,兩人的腳程不到五分鐘就走到了? 尋了張空桌才剛剛坐下,老闆已經快手端了兩盤餃子、兩碗豆漿過來。 「呃,老闆,我們還沒點……」 「不用~已經有人先幫你們付過了!」老闆爽直答道,「趁熱吃!」 兩人對看一眼,「就、謝謝老張吧……」曲正風做出結論。 「只有吃餃子看蘆花,不夠浪漫啊!」龍師父隱在不遠處的相思樹後,皺眉看著無線電裡爆出的老張聲音:「龍師父,快進行C計畫,讓蘆花都飛起來吧!Over!」 美青年唔了一聲:「好吧。Over。」 紛紛絮飛院宇的樣子確實非常浪漫,不過想在風和日麗的眼下看到這樣美麗的光景,就只能靠武林高手的幫忙了。 只見美青年心隨意轉,玉女心經內力氣灌白綢拋入蘆葦叢中,接著放勁一震,霎時雪白蘆絮飛揚起來,正好在蘆山美而美店前形成落雪一般的絕妙景色。 「哇……」任醒時讚嘆:「好漂亮啊。可是現在明明是無風狀態,有點奇怪……」 「蘆絮掉到豆漿碗裡有點難撈。」曲正風皺了眉頭。「你的餃子也都沾到了。」 「喝我的吧。」任醒時拾起湯匙往自己碗裡舀了一匙,笑道:「來。」 「謝謝。」曲正風不自覺地咬了咬下唇,傾身過去。 「任師傅拿湯匙舀豆漿餵阿曲,氣氛不錯,Over。」龍先生任務完成,滿意回報。 ◎ 小兩口卿卿我我(?)吃完早餐後,最適合的下一站行程是什麼? 眾武林高手你一言我一語,各自發表主張的同時,忽聽一聲冷笑。 眾人皆是耳聰目明之人,在興奮激烈的發言之中,這聲冷笑反而異常突出。 老張眉頭一皺,正要出言諷刺之時,卻見喬大山大掌一揮,阻止了他的動作,自個兒笑笑問道:「不知梁掌門有何高見?」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當今裡世界的武林盟主,掌管世界首驅一指企業崆峒派總裁梁樂水是也! 喬大山一向是梁掌門的眼中釘,就算掌門大人已然放下對龍先生的癡心,那百年來積累的競爭心態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釋懷的。只見他柳眉一攏,睥睨道:「高見不敢,不過比起各位沒有歷經任何實驗證明的提議,曾當選裡世界『雜誌票選最佳男朋友』的我,應該是這其中最具權威與可信度的吧!」 以風流公子形象聞名的男人一時間金光燦爛,一眾沒經驗的高手紛紛退下。 「大師,快請賜教!」 「雖然說,約會最高段的地方,應當是在對方的家裡,讓對方為自己洗手作羹湯……」梁樂水說得正口沫橫飛,忽聽得後方傳來噗地一聲,分明就是某兄長忍俊不住的聲響,於是老臉一紅,咳了兩聲:「所謂成人的約會,當然是要走高級華麗的路線!」 於是乎,當約會中的兩人吃完煎餃喝完豆漿,起身準備離開店面的時候,一台粉紅色加長型凱迪拉克無聲滑到店門前面,一整個像是從異世界出現的神祕交通工具! 駕駛座門喀一聲打開,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繫紅色蝴蝶領結戴金色細框眼鏡長相清秀的青年下了車,走到任曲二人面前。 曲正風看得對方十分面熟,疑問道:「你是……小元子媳婦家的人?」 只見那青年聽到「媳婦」二字時稍微皺了下眉,卻又隨即微笑親切道:「曲先生,我是亞捷的二師兄宗維俠,受古今館之託,是你們二位今日的司機兼導遊。」 在古今館待了那麼多天,任醒時其實很明白古今館裡雖然聚集了很多高手,不過確實是一個很貧窮的武館……到底是從哪裡搞來這麼沒品味又奢華的車子啊!? 在過去的殺手訓練裡,太過顯眼是大忌之中的大忌……不,應該說只要是正常人,誰都不會想上這種Hallow Kitty風的禮車吧! 他瞄了曲正風一眼,卻古琴老師面色不改,似乎感覺不出這車有哪裡不對勁似的,長袍一掀、不,今天的服裝沒有長袍,青年因為習慣問題不小心撈了個空袍,忍不住狐疑地看了自己的手一眼,這才上了車。 因為行為實在太過可愛,任醒時忍不住彎了嘴角,心中對車的排斥感,也跟著降低了許多。 反正,一切都是為了這個人啊~他想,如果他能一直都這麼開心,那就太好了。 凱迪拉克禮車在蘆山上造成了不小的轟動……不。這台車不論走到哪,想必都很轟動……任醒時拉上車窗上的黑色蕾絲窗簾,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一回頭,便見曲正風看向了他,眼神帶了點不確定:「心情……不好嗎?」 這人在感情上明明這麼粗神經,對自己的態度卻意外的敏感,他露出安撫似的笑意:「沒有,這台車讓我有點緊張而已。」 「緊張?」 「嗯……」他想了想,看向對方:「曲老師,我本來……並不是一個做可麗餅的廚師,你應該知道吧?」 「嗯。但你的可麗餅十分美味,非常適合這個工作。」 「我知道。」他笑了起來,「我原本是一個專業殺手,本來對自己的工作很有自信,不過跟你、跟你們比起來,看來是很不成材。」 「只能用槍的話,限制多。」曲正風答道:「沒有武功的話,太費事。」 「好像是呢。」任醒時笑了起來:「這世上居然有像你們這樣的人,我也太沒見識了。」 曲正風反射性地想要否認,但偏偏他說的卻是一點都沒錯,口拙的青年只能跟著默不作聲。 這邊的氣氛有點低迷,開車的司機那邊卻非常熱鬧。 雖然不太道德,不過一切都是為了幫助曲正風的關係,粉紅色凱迪拉克車上,裝設有高性能的迷你竊聽器,能將車內的一切聲響,毫無保留地傳遞到「曲師父約會行動總部」! 宗維俠只聽得耳麥中的師父大嘖一聲:「怎麼可以跟著沉默啊!這時候就是花言巧語,好好安慰對方的大好時機!」 突然間耳麥發出沙沙聲響,看來是對講機被搶走,接著是老張師父的聲音:「你要教他啊梁大掌門,算了算了,我來,你說我複述!喂喂,小宗宗聽到請回答!Over!」 客串司機的崆峒派二師兄囧了一囧,不過既然師父們都這麼入戲了,他也不能置身事外,於是只好輕輕喉嚨,壓低音量:「維俠在此,Over。」 同時間已經能聽到耳麥的另外一邊,梁大掌門已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就這麼說吧,『寶貝,那是因為這個世界對你有所隱瞞啊~不是你的錯!』。」 「當、當真要這麼說!?」老張噁了一聲,「我……我複述不了,小宗宗,想必你耳力很好,請自行複述給阿曲,Over!」 青年早已習慣師父的調調:「明白,Over。」 於是鏡頭回到相對無言的車內約會組,曲正風第一次覺得,自己無法像老張那般說話靈巧是件多麼讓人遺憾的事,如果這時候,他能說些勸慰對方的話就好了。 才這麼一想,天音……不,是「千里傳音」馬上降臨:「曲師父,是我,宗維俠。」 曲正風眉頭輕挑,沒有作聲。 「我是本次約會行定第二地點的協助者,根據總部訊息,您此時此刻,應當安慰對方,就說『這不是你的問題,武術世界原本就是個祕密。你已經比尋常人厲害非常多了。』」 比師父組有常識太多的徒弟組,毫不猶豫地竄改了師父們的台詞。 曲正風點了點頭,在任醒時帶著疑問的疑問當中道:「這不是問題,武術的世界比尋常人厲害多了。」 ……曲師父,你漏掉好多關鍵字啊!!!! 開車的青年大震驚,可是後座的兩人已經開始交談,此時如果再千里傳音介入,恐怕會讓曲師父更緊張啊…… 可麗餅師父愣了一愣,繼而點點頭:「也是,我這樣說,倒是失禮了。」 「不會失禮,這只是事實而已。」青年伸出手來,停了約莫半秒,然後拍拍對方的肩:「不需要為不知道的事實道歉,是不是好的殺手,或是可麗餅師傅,看的是結果,而非其他。」 明明不是安慰的話,可是這青年的直率性格,卻讓他無法不更增加好感。或許是因為打扮改變又曬了太陽的關係,那難得帶點紅潤的臉龐,比加了草莓的可麗餅更誘人,他幾乎沒有什麼猶豫地,拉過對方的手臂,在毫無掙扎順著過來的青年臉頰上,啾了一口。 這畫面讓透過後照鏡密切觀察中的崆峒派弟子忽地覺得自己好像不應該偷看,連忙拉上駕駛座後方的蕾絲窗簾,頓了一頓,對者耳麥輕輕回報:「氣氛已經緩和下來,本約會第一次KISS完成,Over。」 在對面爆出歡呼聲的同時關掉耳麥,在專心開車前往目的地的同時,不禁有些想念起遠在美國工作的大師兄了。 ◎ 粉紅色凱迪拉克的目的地是崆峒派旗下連鎖企業當中的遊樂場。 雖說是目標是「成人的約會」,梁樂水原本特推的地點是崆峒大樓裡氣氛絕佳的高級俱樂部,裡頭從酒吧、舞池到三溫暖樣樣具備,足夠讓兩人消磨掉一整個下午的浪漫時光,可惜被一口否決,理由是:「曲師父雖然擁有成人的歲數,但戀愛心智應該還是青少年!」 既然是青少年,遊樂場反而是最佳選擇。 「不過按照曲師傅的個性,玩得起來嗎?」莫小元同學舉手發問。 「不要小看你曲師傅的認真啊!」喬大山回答道。 無論是曲正風還是任醒時,都是第一次到這種販賣歡笑與夢想的地方。 太不適合了……可麗餅師傅想,難道要他們兩個去跟孩子們排隊擠坐遊樂設施嗎? 原本還算順暢的約會行程恐怕到此開始慘不忍睹,他有些不敢去看曲正風的表情。 「……開始吧。」身邊的人默了慢晌,忽道。 「嗯?」 「雲霄飛車和旋轉木馬,你要先坐哪一項?」 「咦?」任醒時驚訝地看向對方,「當真……要玩?」 「和牽手一樣,這是約會的一部分呀。」青年難得地笑了起來,將他的手牽起,「在下看,還是先去鬼屋好了。」 無論是因為本身鬼氣太重的關係,鬼屋裡的鬼反而被他嚇得魂不附體;還是青年居然不顧危險,在雲霄飛車上解開安全帶站起來幫同伴拍照等等這是後話。總之,兩個已經都不年輕的人意外地玩得興致勃勃,相當投入。 「老張我好感動啊~」推著賣爆米花攤子的小老頭拭一拭淚,「啊、一杯四十兩杯一百,小姑娘來個兩杯吧!」 「師兄……」被迫跟師兄一起穿上熊寶寶絨毛服裝的武當掌門揉揉太陽穴:「為什麼兩杯反而比較貴?」 「笨蛋,幹嘛說出來!」小老頭笑著收下對方給的一百元鈔票,不情不願地找了兩個十元硬幣:「你跟阿曲又不熟,跟來幹嘛?」 武當掌門哼了一聲,撕爛他的嘴也不可能回答他「我也想跟你一起來遊樂園」這樣的回答。只悠然將目光放遠,不帶任何感情地看著藏身陰影,自以為躲得很好的鼠輩。 老張順著師弟的目光看去,喔了一聲。 「來的正好,正缺一點刺激的約會佐料啊!」 ◎ 同一時間,除了三大門派浩浩蕩蕩組成協助小組觀察任曲二人之外,還有另外一組人馬,以著更小心翼翼的方式,追蹤任曲二人……不,其實應當只有任醒時一人的行蹤。 「鷹之眼」是表世界中數一數二的殺手集團,一直以來都維持相當好的實績,只可惜其BOSS自從見識了裡世界的強大之後,再也無法滿足於組織的現況。 為了確保任務能順利完成,「鷹之眼」擁有相當強大而綿密的情報偵查網絡,只要能確定目標所在之處,多的是各種尖端科技的跟蹤器材鎖定對方。 殺手組織二十四小時馬不停歇地監視著古今館這難以攻克之地,只要狙擊的目標「L」敢踏出古今館一步,立即啟動暗殺機制! 監視了五天,總算盼得目標走出隱藏的堡壘,於四百公尺外已然駐紮很久的探子立即回報總部,早已準備妥當的天羅地網撲天蓋地,務要將叛徒一舉殲滅! 而其中「鷹之眼」BOSS的祕密武器,就是他從裡世界尋覓而來的A,無視於某人很想用本名出動的意願,對於英文字母相當介意的BOSS堅持他非「A」不可。 所以男人只好嘆了一口氣。 畢竟殺手也是一種服務業,老闆怎麼說怎麼做就是,太有個性的殺手只存在於虛構的世界,態度太差自尊心太高的殺手無法融入於團體,也不可能成功地跑單幫──畢竟跑單幫的世界對服務的要求更嚴,而缺少組織在背後的強大支援,最終大概也只能走向自取滅亡的終點。 轉了兩班飛機回到他的家鄉,這次的出差地點很巧合地居然在崆峒本部附近…… 難得可以回鄉,他卻沒有什麼高興的感覺。 古今館三個大字他怎麼會不知道?裡面已經不只是臥虎藏龍,根本就是殺手的墳墓了吧!?留著黑人辮子頭的殺手A在知道任務的真相時想要拒絕已經為時已晚,只能對急於剷除叛徒的BOSS曉以大義。 「……高手如雲?」 「嗯,如果是在古今館內的話,我也沒有把握。」他把玩著手上的槍:「那裡看似鬆散,可這世上能潛入而不被發現的人,恐怕一隻手的手指就數得完了。」 BOSS的表情似是覺得他誇大其詞,「是嗎,既然A你這麼說,我也就相信就是。但……若是『L』一直龜縮其中不出,那麼,你還是必須想辦法完成任務。」 「嗯。」他回道。 運氣不算太差,才到第五天,就得到目標出了古今館的訊息。 男人不敢掉以輕心,先指示組織人員確實做好盯梢的動作,在這些高手的眼皮子底下要殺人,他不會有太多次機會。 工作就是工作,只要接下了,就算事後發現目標是師弟的奶娘的姑父的三表妹之類的關係,也不能後悔。這是殺手的行規,失敗不可恥,可恥的是臨陣脫逃。在心中暗暗埋怨了幫他接洽工作的二師兄,目標跟古今館有關係的話,說不定和古今館傳人穩定交往中的小師弟,會有好長一段時間不願意理他這個四師兄啊……光是想到小師弟可能會對他說出「我討厭常師兄」這幾個字,就覺得眼前一片晦暗了。 他拒絕了組織安排他待在廂型車上準備的提議,「這兒我熟得跟在家一樣,我知道哪裡是可以隱藏的好地方。」 真不愧是被BOSS委以重任的新任A啊!組織嘍囉想,居然有辦法在短短一個小時內,就把一個陌生的遊樂園摸熟到像在自己家! 實際上當然並非如此,就算是裡世界裡的武林高手,基本上也無法突破時空和物理的限制的──真相當然是男人來過這裡……是跟珍妮佛還是瑪麗蓮?總之,他的歷任女友每一個都是豐胸翹臀大波浪金髮妞~ 這遊樂園是崆峒麾下的財產,男人穿著皮衣皮褲戴著太陽眼鏡,在售票口處拿出自家的VIP卡,只花了半價就進了遊樂園中。 藏在鬢邊的隱藏式耳機不斷傳來目標現今所在的位置,他並不著急,行動之前仔細觀察地點,是無論多強的殺手都必須遵守的規則。 ……嗯……他拿下太陽眼鏡的瞬間,又戴了回去。 應該不是看錯。他想,在前方兩點鐘方向的冰淇淋攤邊一邊解開領結和第一顆襯衫釦子、一邊買抹茶口味霜淇淋的,不正是二師兄是誰? 二師兄……在那幹嘛? 等等……賣冰淇淋的老闆看起來也很眼熟,好像是……華山派姓越的掌門? 不、這應該只是恰巧罷了,就算是那樣玉樹臨風的俊美長相,這世上也是可能存在長得很像之人! 男人搖搖頭,決定離那個區域遠一點,才往反方向踏出一步,一個手拿一整把氣球的大漢從眼前走過,後面還追逐了一大串小朋友,大漢本人似乎蠻享受這種氣氛,走過他大概三四步左右,突然又回頭,送了一顆氣球給他。在他一呆的瞬間,已經領了小朋友隊伍離開。 ……那個就是古今館裡的那個人吧!!!那個奪了師父所愛,讓師父恨得牙癢癢的卻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的那個人吧!!!! ……不好,自己的行蹤這下不就完全暴露了嗎!? 男人墨鏡下的眼睛忍不住淚目了,這是哪門子的整人遊戲啊!? 見他半天不動腳步,隔著遙遠距離監控現場的「鷹之眼」BOSS語氣也些微急躁:「A,為何突然停下腳步?」 「不對勁。」他半天才艱難說出這麼一句。 「……」耳機那頭的人沉默一會兒,像是有些咬牙切齒:「你說要等我便等,你說要觀察一段時日我也隨便你,可眼看萬事具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時,你他媽的說什麼不對勁!?若真的不對勁,我『鷹之眼』佈在裡面的百名眼線難不成都瞎了眼?」 確實是瞎了眼啊……像喬大山那種壯漢就算你不知道他身負絕世武功,也應該覺得他出現在這裡一點都不正常啊! 「……確實不對勁。」他道,「這裡除了你的人,還有其他人。」 就像六點鐘方向那一個賣爆米花的老頭子和熊布偶,九點鐘方向的那個穿著高中制服好像在等人的清秀男生……都是、啊、他約的人來了……是…… 是亞捷啊啊啊!!!!!????? 男人下意識躲入附近的建築物當中,這下可好,連他最不想被討厭的小師弟都來了…… 他覺得自己的太陽穴更痛了,快速用手機打了簡訊給二師兄:『本次任務,請對亞捷保密。』 二師兄的回覆得很快:『辛苦你了。Over!』 他看了螢幕上的字,然後閉上眼睛,將耳邊猶在呶呶不休的BOSS碎語隔絕,讓自己的感官知覺提升到最大的程度。 「好。」他對自己這麼說。「那就速戰速決吧。」 ◎ 遊樂場意外的越玩越有趣,兩個年紀都已經不小的男人體驗了童年不曾有過的經驗,曲正風尤其喜歡雲霄飛車,大概重複玩了十次左右,才剛剛回到起點,就拉著可麗餅師父想再坐一次。 「這麼喜歡啊?」任醒時搥搥自己的腰:「哎唷,年輕人體力就是不同,我老頭子快不行了。」 青年沒有回答他,只用了一種「你在說什麼啊」的眼神奇怪的看著他。 「有什麼好奇怪的。」他笑,「我都四十有四了,就算沒有落下鍛鍊,連玩十次雲霄飛車也會吃不消的……」 「四十四,不老。」青年搖搖頭,「還很,年輕。」 「沒想到這種時候你這麼會講話。」任醒時笑彎了眉眼:「這算是一種進步嗎?跟你比起來,我已經是老頭子囉~」 「不,任師傅不老。」青年繼續搖頭,「在下,比任師傅老。」 「……欸?」可麗餅師傅瞪大眼睛:「不會吧,再怎麼娃娃臉……」 「在下的年紀,可能……」青年纖長白皙的手指掐指計算:「嗯,大概足以當任師傅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吧?」 任醒時頓了一頓,笑了起來:「啊哈哈哈這笑話說得不錯!」 「不是笑話。」 「……不是笑話?」 「是真的。其實在下已經不記得真正的年歲了,不過大你非常多是真的。」 等等,等等等等,任醒時覺得頭有點痛:「那……算你說的是真的好了,那你是怎麼保持年輕的?」一口氣就問出重點! 只見曲正風理所當然地回答道:「內功練至一個程度,當可突破年算容貌之關卡,在下記得老張曾經做過什麼科學的研究,好像是、一種細胞活化?」 ……等等,現在要從武俠電影的設定奔向科幻電影的設定嗎? 這事若是假的,當笑話笑笑也就算,自己如果當真繼續追問下去,只會顯得未免太傻的結果。若是真的……不,他一點都不想去細想如果是真的結論。 可麗餅師父小小嘆了一口氣,決定轉移話題:「為什麼這麼喜歡雲霄飛車啊?」 古琴老師眼睛亮了一亮:「速度!時值現代,無法放肆狂奔,享受奔馳的快感,就算是坐車也沒有辦法,但這個東西可以。」 居然是個勁速狂啊…… 他還是不要去追究為何他不去飆車好了,萬一不小心喚醒了什麼魂那就不好了…… 「好吧……那就、坐最後一次吧。結束之後,咱們去吃點東西~」 「嗯!」 單看最後兩句,儼然已經是時下情侶的對話,附近屬於「約會行動」的組員感動擊掌;屬於「暗殺行動」的組員則趕緊將訊息傳回本部。 「就是那裡!」在分明近在眼前的情況下,「鷹之眼」BOSS無法再忍耐A的拖拖拉拉。「A到F,就定位準備。」 明明應該只是一個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捏死的傢伙,居然得耗費組織這麼多的資源! BOSS不能理解,這明明應當是他最熟悉、了解的人,為何會有這些突如其來的高手相幫? 那傢伙明明就只是工具而已,一個讓他能穩坐高位,用完就可以丟掉的傻瓜。 他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在怕些什麼,事實上他根本就不需要去怕那個人! 「各就各位。」他咬牙切齒,「決、戰、甜、點、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