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書寫

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87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退休生活 卷四

卷四 一直想著要快點離開,但是卻發現自己走不了──就是任醒時現在的寫照。 他以為老張對可麗餅商品化的研發只是一時興起捉弄他的玩笑話,卻沒想到對方竟然是認真的。 從商品討論、包裝與製作研究甚至到logo設計與銷售網站企劃,從早開始大半天都被逼著泡在廚房裡無法離開。 也許他對甜點是真的有一點天份吧,他想,拿起水果刀和平底鍋的手,和持狙擊槍或軍刀一樣穩定。想像力也是,過去他用在如何解決、殲滅目標,現在則想像如何讓食材的搭配顯現出絕妙的滋味來。 趁著老張拿著他十多種可麗餅配方鑽研的時候,他走出廚房,呼了一口長氣。 這麼悠閒,真的好嗎……忍不住有這樣的緊張感。 古今館是一幢台日風格交雜的木造老建築,佔地頗廣,分前後兩院,但因為維修費不足的關係,呈現著老舊寒嘇的風格。前院有一個大廳為老張做生意的地方,有一間客用洗手間與一個小診療室,後院則有客廳、飯廳、廚房與六個廂房,兩院之間有一個疏於照料的院子,錯落生長了不知何時種的番茄和小黃瓜,以及野花野草,牆邊還長兩棵參天松樹。院子中央佇立著兩個木人樁,似乎是拿來練功用的。 空氣非常和平,他原本是坐在長廊邊發呆的,漸漸的就變成半臥,最後就乾脆全躺下去。 是自己太緊張了嗎?還是組織裡發生了什麼事……已經一週了,居然連半點聲息都沒有,也實在太奇怪。 強忍著想要確認的衝動,無論透過網路還是電信侵入組織內部,都太容易被反搜查了,有Z坐鎮,這世上還沒有他入侵不了的網站,破解不了的密碼。 他來自一個以英文字母排列地位順序的殺手組織。 他的代號是「L」,從前面排過來第十二個,是有點不上不下的排行。 他之所以會被排在這裡,是有原因的。 任醒時在這個組織裡待了二十多年,也曾經擔任了B的位置,可惜當組織隨著時間日漸壯大,吸收了越來越多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手,他的順位就一直被理所當然的往後推,最後在「L」這個位階停了下來。 初代BOSS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他培養了一群沒有家、沒有根的孩子,讓他們學會冷血、戰鬥、專業與服從,任醒時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成績一直排在第二名的位置。 初代BOSS曾經這麼評價過他:「若不是你心中一直無法拋卻掉『那個東西』,那麼你今天就會是『A』,而不是『B』。」 他大概知道BOSS說的是什麼,但為了能生存下去,在組織佔有一席之地,他無論如何,也得把「那個東西」拋棄掉──就算是假裝,那麼他也得掩飾得非常自然才行。 初代BOSS並沒有再多說什麼,事實上在二十年前的那個年代,他的任務還不曾出過差錯,漸漸的也變成了組織裡最受信賴的第一把交椅。 但他依然不是『A』,當年的『A』不是別人,正是組織現今的BOSS。 他們其實是一起長大、奮鬥的同伴,而就算處在再怎麼冰冷無情的世界裡,任醒時總覺得自己的家其實就是組織,家人就是這些同伴──儘管他們都是些殺人不眨眼的傢伙。 或許這樣的錯覺,就是初代BOSS所說的「那個東西」。 他滿手血腥、罪孽深重,可內心深處,卻依然對這種荒謬的、廉價的感情,牽絆不已。 當年的「A」,是一個並不完美的殺手。 無論是身手、專長、智謀或演技,組織裡的孩子都有比他更優秀的人存在,可不知怎地,大家總是會對他少了一點提防──也是是因為他的年紀最小,也也許是他長得一張太過精緻的娃娃臉的關係,組織裡的殺手無論男女,很少會把他當成競爭的對手,或是敵視的目標。 A總是笑口常開,也很容易因為小事情而掉下眼淚,他身上擁有了所有初代BOSS嚴厲禁止大家擁有的特質,卻獨獨只有他,可以保有這些。 很奇異的,沒有什麼人因為這點對他產生不滿,事實上大多數的同伴都認為,那是因為A因為這美少年的模樣,早已成為初代BOSS的禁臠,他的任務總是檯面上的外交心戰,在被每一個目標看輕之餘,總能險險完成組織交代的工作。 過了幾年之後,A坐上了A的位置,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失敗率是零的殺手。 「那也沒有辦法。」其他人都這麼說,「他的任務太過簡單,他受到BOSS的寵愛。」 「他們說的都不是真的。」A這麼對他說,「BOSS待我如同親子,他就是我的父親。」 於是「A」的稱號被當做受BOSS那方面寵愛的象徵,而他這個名符其實的「B」,反而成為被競爭的目標。最後他漸漸發現,除了A之外,組織裡來來去去,勾心鬥角,沒有什麼人真正可以變成「家人」。 而後初代BOSS將BOSS之位出乎意料地給了「A」,當時掀起了軒然大波,所有人都不看好A能穩坐繼承人的位置,而檯面上願意給予支持的人,也只有當時是「B」的任醒時。 這在某種程度上,更加深了他對A……也就現任BOSS的感情,那是一種同伴的情感,一種相依為命的錯覺。 而後,A對組織大興改革,延攬人才。他的排名,也從B直線下滑到L,他不覺得自己退步了,只是這世上總是會有更強、更厲害的人出現。 他不在意這些,他要的也僅僅只是一種勉強可以稱作歸屬的感覺而已。 不到幾年時間,所有人都見識了A的厲害──這個人,只是用愚笨天真放鬆其他人的戒心罷了,他很強,雖然不是最強,但城府之深,讓初代BOSS毫不猶豫的,把組織交給了他。 而後,組織日益壯大,他卻距離A、不,應當說是BOSS的那個人越來越遠,這也無所謂啊……畢竟殺手組織不是家,並不是家。 他與那個人的衝突,是在去年才發生。或許那因子已然潛藏很久,只是他沒有感覺,而那個人卻從來不直接說出來。 初代BOSS確實看透了他,他想,在殺手的世界裡,不能有感情,不能有眷戀,不能有愛有恨。 在年過四十的年紀才說「我不幹了」也未免太晚。他嘲笑自己,而當理智可以拋棄掉當年那個「可憐的弟弟」的幻影後,人生就海闊天空。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西斜,有一個人端正地坐在他的身邊,正緩慢而仔細地擦拭著烏黑的琴身。 「這是……什麼琴?」他問。 「此琴名殘雷,是梧桐木製,音色如高山流水,悠遠恬逸。」曲正風答道:「在下為你奏一曲吧。」 古韻不比現代音樂繁複花俏,每個音符卻像是積累了千年的底蘊,將人帶入水墨灑潑的古典情境裡,他對音樂沒有太多研究,更何況像這樣專業的樂器,他只是放任自己沉浸在虛無之中,腦中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想。 也不知道曲正風彈了多久,忽地琴音一轉,轉向殺伐之聲。 老實說,他能聽出來完全是因為聽了那琴音心跳猛地加速,情緒一整個澎湃起來:「呃……曲老師,我還以為你是要平靜我的心情……」 「嗯,有敵人,」曲正風的聲音淡淡道,「你躺著別動,在下來就好。」 有敵人?他全身緊繃起來,坐了起身,一陣微風拂來,伴隨秋夜的颯爽,以及……「在……靠松樹的那面牆後?」 「嗯,就是那裡。」 自己窮盡耳力才能發現的一點點跡象,對方卻發現得理所當然。 琴聲恢復柔和,古琴老師一派悠然,他卻背後汗濕一片。 「不要說話。」曲正風道:「躺回去吧,這麼悠閒的午後,別讓小事壞了心情。」小事? 不,那個人派過來的殺手,只會一次比一次更厲害,更周全。 叫他放鬆怎麼可能,一直擔心著的追兵,已經發現了古今館,發現了自己的蹤跡。 「無論如何,我……」 「不要說話。」 「……」 他這才發現不對勁。 青年說話的時候,嘴巴沒有張開。 這是……「腹語術」嗎? 可那聲音是直接傳入他的心中,清楚明白得猶如就在耳邊說話一般。 那是……只有自己才聽得到,敵人聽不到的聲音。 是啊……他恍然想著,曲老師他,是個「武林高手」。 用奇怪的地方讓他理解什麼是「內力」、什麼是「真氣」,讓他好好明白了,武俠電影裡用特效動畫做出來的效果,現實裡,竟真的有人可以辦得到。 他覺得自己像是走進了什麼奇怪的魔法世界,住在這間屋子裡的人,沒有一個可以依照常理來做忖度的。 而這其中,又以曲正風最為奇妙。 這個人外表像是無欲無求,冷漠淡然,可一旦情動之時,不僅僅只是「投入」而已,根本就是色中之鬼,慾火焚身,就算沒有走到插入一步,也能搞得人精盡人亡,擠出最後一顆子彈。 簡直就是詐欺……用這樣的長相和表情壓倒別人,根本是一種犯罪吧其實。 明明是外敵當前的緊張時刻,任醒時卻發現自己竟然很輕易地就被轉移了念頭,可恥的是居然還轉念到成人的畫面……不可否認,緊張感確實驅散不少。 他呼了一小口氣,如對方所言地躺下……來的會是誰呢?他想,反正是排名在他之前的人,一個一個更替快速,排名說不定和半年前他離開的時候,已經不一樣了呢。 如果曲正風這麼成竹在胸,自己好像也不必這麼大驚小怪。 身為過去的業界殺手,他很好奇,這個「武林高手」,究竟強橫到什麼程度? 惡作劇的念頭橫生,他笑道:「那個……我可以……」 「嗯?」 「曲老師的大腿,可以借我當枕頭嗎?」 這可能是曲正風這長長的人生當中,第一次有人這麼問他。 他想了想,移開古琴放到一邊,整整自己的藍灰色長袍:「請。」 居然還當真可以耶……任醒時眨眨眼睛,也不推辭,一頭蹭上對方筆直健美的大腿肉上,還舒服地嗯了一聲。 「嗯,人準備要進來了。」青年的聲音依然直接在他腦海浮現。 他的心跳忍不住又加快起來。 視線轉向牆頂,不過是幾秒時間,兩個黑衣影子縱跳進來,還來不及落地,只見曲正風長指一彈,竟將身邊的琴上一根弦挑斷往對方落下的方向直飛而去,細細的琴弦像是有生命似的分別捲過兩人的一隻腳踝,啪地一聲,理應也是業界知名高手的兩個暗殺者,非常難看地在牆邊摔了個狗吃屎。 他噗一聲忍不住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曲正風見他心情轉好,自己不知為何也有些高興起來,明明只是件小事罷了……他想,這個男人不僅僅只是做可麗餅的手藝好到了極點,本身也很討他的喜歡。 這跟他喜歡小元子的那種惜才之情,或與老張之間那種同儕之情都不太一樣。 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所有熟悉曲正風的人震驚加不可思議了。不過曲正風自己並沒有特別感覺有什麼不對,他只是有點懷念地發現,在遇見喬大山之後,他已經很久、很久不曾有過類似這種想要取悅別人,單單只是因為這樣就滿足了的心情了。 原來如此啊……現況明明有好幾支黑色槍管往屋內對準了他,他卻偏偏在這種時刻有所頓悟。 「任師傅。」他低頭看著對方沾染風霜,端正而瘦削的臉:「你……」 「曲老師。」沒想到對方反而搶在他前面發言:「那個……有八支槍管正……」 「看來不解決的話,任師傅好像沒有辦法好好兒聽在下說話呢。」 古琴老師皺皺眉頭,輕輕地將任醒時的頭移到自己的琴盒上:「在下去了。」 「咦?」 可麗餅師傅接下來看到的場景,簡直就像被電腦動畫後製過的電影畫面一樣。 只見曲正風腳尖一點長廊邊緣,整個人像生了翅膀一般往牆邊縱飛而去,地心引力像是無法影響他似的,任醒時只見他往松葉上一點,雙手運飛如電,把槍管折凹的感覺像是折的只是吸管…… 他可以看到殺手們露出見鬼般的驚慌表情,這對組織這些訓練有素的戰士來說簡直難以想像,他想著就算你們自以為自己站在世界的頂端,但實際上天外有天,多的是你們不曾想像過的可怕高手。 於是排名有什麼好爭的,位置又有什麼好執著的呢? 他苦笑了起來,眼中只看到那鬼魅一般移動的青年回來的時候,對他露出一抹純真如孩童一般的微笑。 讓他有種熟悉感的微笑。 記憶裡曾經有一個人,讓他以為可以變成家人。 最後,卻背叛了他。 ◎ 所以他大致理解了為什麼組織沒有追過來的原因。 不是沒有追過來,就像他之前想的,要查出曲正風古琴老師的身分,繼而找到古今館這個地方,輕而易舉。 他猜想,說不定在他昏迷期間,追兵老早就來了。 只是這個地方臥虎藏龍,每一批追兵,都如同方才所見,被曲老師或其他古今館中人,順手簡單殲滅。 朝他走過來的青年腳步平緩,彷彿只是在庭院漫步,若不是他的身後「屍橫遍野」,兩手上還各捏著四只黑色的槍管,實在是很難與戰鬥或殺意這些印象連結在一起。 古琴老師將可能成為犯罪證據、但已經毫無用處的槍枝好好地放到長廊底下:「現在倒垃圾囉嗦得很,不好好分類的話,會被老張罵的。」 這言語說有多生活化就有多生活化,任醒時一時有些錯亂感:「……這個……垃圾車會收嗎?」 「為何不收?」曲正風奇怪回問,然後露出有點困擾的表情:「這個……應該算是不可燃的金屬垃圾吧?」 「大概。」才過了半年左右退休生活的男人,根本也沒有這方面的常識,只能附和道。「老張先生,也是武林高手?」 「老張是武當的前掌門,武功不壞。」曲正風用著不置可否的語氣,在他身邊又坐了下來:「現在的任師傅,應當可以專心聽在下……」 「曲先生。」 任醒時打斷了他的話:「我得跟你說件事。」 因為平時不常說話,所以好像抓不到正確的時機啊……曲正風微微有些困惑,不過既然對方有話要說,那麼把自己想說的延後也無不可。「請說。」 「老張先生似乎是認真的,關於可麗餅商品化的事。」 他輕笑一聲:「老張一向都很認真。」 「嗯,我讓他領得團團轉,一直找不到時機把話說清楚,所以、想要請你幫我轉達。」其實任醒時心中真正想的,是對方根本是故意不讓他有機會提出反對的意見,那小老頭太精明了!「我……我必須要離開了,你的救命之恩我非常感激,不過這裡……不是我這個退休老人應該待的地方。而且,就算這些攻擊對你們無關痛癢,但那個地方……那個人的邪惡是讓人難以想像的,我不想恩將仇報,反而連累了你們。」 青年愣了一愣,「你要走了?」 見到一向冷淡表情的青年露出錯愕的模樣,任醒時輕笑了笑:「嗯,我只是一個陌生人,已經在這裡叨擾你們太久了。」 「在下……很喜歡你的可麗餅。」 「嗯,我知道。」任醒時點點頭,對於古琴老師念念不忘可麗餅了然於心:「所有我知道的食譜,烹調的方式,我都一一告訴老張了,事實上就算沒有我,老張也能做出相同的味道──你說得沒錯,老張的廚藝確實很好、比我好得多了。」 任醒時覺得自己說得合情合理,可對方卻露出完全沒有被說服的表情。 像是很努力地想要找到理由,黑色長髮青年又道:「古今館、不好嗎?如果是害怕敵人,在下會保護你。」 說不被「古今館」這裡的特殊的人、特殊的環境所吸引當然是假的,但是……他退休後的生活是老早就已經決定了,今後只要當個普通人就好,一個不必殺人,不必戰鬥的普通人。 曲正風說要保護他的言語究竟有多少重量,還蓋多少意思,其實任醒時並不明白,但他還是受到了感動:「謝謝,但,我不想這樣再麻煩人。」 一邊說著一邊自長廊上長身而起,伸了一個懶腰,以著有意讓氣氛變得更輕鬆些的語調:「曲老師,是說……那些被你打倒的『屍體』,要怎麼解決啊?」 青年微微垂下眼簾,默了一會兒才道:「打個電話給崆峒就可以了。」 ◎ 首先發現曲正風不對勁的人是莫元。 少年雖然是跟著曲師父練北冥神功,不過內功首重個人的領悟與勤練,而此時的小元子也已經不是武術世界的外行人,倒不需要像練《玉女心經》那樣,非得要師父手把手的練。 不過在三重天之頂,準備要越到四重天的關卡,有些疑問,還是非得請教師父不可的。 他輕敲一次曲師父的房門,回應的卻是任先生的聲音。 「找曲老師?他還沒回來。」任先生回答他的樣子很平靜,不過少年卻覺得有點怪怪的。 曲師父跟老張師父大不同,是一個生活規律到像機器人,晚上十點後一定回房休憩的好青年。 會跑去哪兒了呢……莫元少年狐疑地想,然後滿古今館上下地跑,總算在前後院中間練功的庭院邊廊,找到正抱著琴發呆的幽靈……不、是師父。 「曲……師父!」他遲疑喚道:「已經超過十點了唷,還不休息嗎?」 黑暗中,只能看到青年黑白分明的眼睛。 「曲師父,發生了什麼事了嗎?」莫元在師父身邊蹲了下來。 「在下現在好想吃可麗餅啊。」 不知為何,幽靈的語調充滿了怨懟。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擔心的徒弟,還是把曲師父的狀況通知了另外三位師父。 喬大山噗地一聲,大笑起來,抱著肚子說:「不行了,阿曲這樣根本就是……!」 後面的驚嘆號,是慘遭龍師父踹了一腿所致。 一向最愛湊熱鬧的老張師父卻沒有像喬大山這麼失禮,他對愛徒點點頭:「阿曲是我的好友兼前輩,身為可愛的古今館後輩,我的戀愛經驗絕對足以成為他的導師!」 用花襯衫小老頭的造型說這段話,完全沒有任何說服力。 不過莫元大致理解了發生在曲師父身上的事,既然是戀愛問題,基本上經驗很少的小元子也就無從幫忙起了。 老張即說即做,到廚房快手做了一份「鮮奶油草莓香蕉核桃巧克力玉米抹茶紅豆百匯可麗餅」,然後再走到小元子所說的邊廊處,去尋那個可能完全沒發現自己正為情所困的前魔教光明右使。 眼睛很尖的小老頭特別觀察到對方在聞到可麗餅香味的一瞬間,眼神都發光,可發現來者是他,那光芒又熄滅下去:「喂喂,好歹老張我也是翩翩美青……嗯,美老年一枚,有必要失望得這麼明顯嗎?」 「在下……很失望?」 「很失望喲~」小老頭一屁股坐到曲正風的身邊,把放在盤子裡的可麗餅遞到他的面前:「小元子說你很想吃,嘗嘗吧,老張我特製的愛心百匯可麗餅,命名為……嗯……『酸甜滋味失戀特效藥』,哎哎,這個名字肯定很有國高中女生的市場!」 「嗯,多謝。」青年接了過去,慢慢的咬了一口,嚼了嚼,吞下。 小老頭興致勃勃地觀察對方的表情,可惜對方一直沒有表情,也沒有再咬第二口。 「……怎麼樣?你家任師傅的食譜喔。」 「……料放太多了,味道沒有重心,也顯不出餅皮的香氣。」 「我以為你的舌頭被麻痺了,沒想到還活著嘛~」 「嗯?」 「騙你的,任師傅哪會弄這麼胡來的東西。」小老頭一臉沒意思的表情:「就你這德性,要怎麼追求人家?」 「追求……?」青年若有所思,「追求啊……」 「小老頭忍不住啐了一口:「不會吧,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年輕過啊!」 雖然真正的年紀已經超過了三位數字,不過曲正風幼時全心全意注意著「如何活下去」這件事,青年時期又寄情於練武,實在沒有太多風花雪月的體驗……雖然身邊有一個遊戲人間的佟方,可佟方究其底細,也只是倚靠「演技」於男人之間求生存罷了,根本也談不上什麼真正的戀愛。 「老張,在下並不明白。」青年嘆了一口氣:「手的話,就吃不到他做的可麗餅了。難道只能斷了他的腿嗎?可在下不喜歡任師傅受傷。」 「你這傢伙思想原來這麼危險啊!」老張怪叫一聲:「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了啊曲大師父,你的想法完完全全就是犯罪!而且,誰會喜歡一個打斷自己腿的人啊?」 「在下只是希望,他能留下……」青年苦惱地道:「老張,你一向足智多謀,幫在下想個辦法。」 難得對方有求於自己,小老頭挑挑眉,拉拉身上的西裝外套,一臉「我是專家」的模樣。「老曲啊,戀愛這種事,少年人講求的是心靈上的契合,初戀的心跳和酸甜苦辣,只要牽牽小手眉來眼去,就足夠把喜歡的對象追到手了。可是,嗯,雖然我強烈懷疑這很有可能是你的初戀,不過我們都不是年輕小伙子了,不能搞那種只有小毛頭程度的手段。」 曲正風雖然認真傾聽,不過整段大概有四分之三完全聽不明白:「老張,初戀是什麼?」 老張在心中湧起一股憐愛之意,忍不住撲過去抱住曲正風的頭一陣亂揉:「你這傢伙,怎麼會在這時候這麼可愛!!」 「別、別這樣……」髮帶被揉得脫落,漆黑長髮散了一地,「老張!」 「好吧我問你,上一回你看到誰時,心裡會有又酸又甜又痛又爽的感覺?」 他很少對人有這麼複雜的情感,苦思之下得到一個結論:「……嗯……教主?」 「你家教主太變態了,作為初戀的對象,我想不太可能。還有嗎?」 「跟教主有點像的話,就是喬大哥了。」 我才剛剛罵教主變態,你就抬出喬師父出來,是間接暗示我喬大山其實也是變態嗎? 老張默了一默,決定暫時把想法擱到一邊去:「那……你現在是否有這樣的感覺呢?」 「又酸又甜、又痛又爽?」青年歪了歪頭,「對……任師傅嗎?」 「正是正是,其實光是又酸又甜,我就覺得差不多了啦!」明明是自己提出來的特徵,小老頭卻渾不在意的推翻其中一段,看來那「又痛又爽」應該是己身的經驗……「有沒有啊有沒有?」 青年下意識摸摸自己心臟的部位,他不是很確定老張說的那種感覺,不過今天從傍晚到現在,他的這裡,都感覺沒有理由的窒礙苦悶,連最能抒發心情的古琴,都彈得意興闌珊。 見對方久不言語,老張再接再厲:「其實你說想打斷他的腿,事實上是想要留他下來的意思吧?」 「嗯。」關於這一點,青年倒是回答得毫不猶豫。 「我教你吧,留人的辦法!」 「敢請賜教。」曲正風精神一震:「如何留人?」 「我看那傢伙,對你也不是完全沒有感覺。」老張一整個轉到白日替主婦大嬸們算命營生時的戀愛導師模式,公式回覆有「你老公已經有女人了喔,快拔一根他的頭髮給我~」、「喝一杯符水保證挽回男人的心!」與「用我的辦法保證半年內回心轉意!」等三部曲,充滿詐騙集團的催眠氛圍。 「要挽回一個男人的心,對我們年紀大的人來說,只有兩種辦法。」老張一臉愛情顧問的嘴臉:「第一,簡單明瞭,用身體。」 「那跟打斷他的腿……」 「不是那種用身體!」老張氣得鬍子都噴飛起來:「B、0、D、Y,用BODY啊你懂不懂!」 「你……你是說,像佟方那樣?」 老張頓了一頓:「勉強是吧,不過佟方那樣太過頭了,你比較適合純愛獻身型的,只要對方對你不是完全沒有意思,那成的機會很大!」 如果龍師父也在現場,恐怕就會制止老張的胡說八道。 不過此時曲正風已經認真思考了老張意見的可能性,「雖然在下不明白純愛是什麼,不過獻身、倒是知曉一二。」 「很好!」老張一個擊掌,「不著痕跡的純愛才是真正的純愛,你不懂更好,男人最抗拒不了這一型的了!」 對現代男人似乎有奇怪偏見的小老頭滿意的點點頭:「只要對方離不開你的身體,就好辦了,你瞧,咱們練功也常有雙修練一練就練出感情的嘛~」 曲正風想起喬龍二人的狀況,更是信服的點點頭。 不過,他還是好奇另外一個辦法:「那,第二種方式呢?」 「第二種方式嘛,就是……哼!」 老張抓下腳上的夾腳拖鞋,往黑暗中一個拋擲,瞬地有人「呃啊」一聲,接著是重物落地的聲音:「還真不知道放棄啊。」 曲正風也捻起可麗餅上幾枚核桃果仁,彈指而去。 就算是一片漆黑,他也能精準地擊中對方欲取槍的手腕脈門:「走開。」 打斷正在專心聽「戀愛講座」的前魔教光明右使的罪,可是很重的! 不知為何,剛剛洗完澡、打算整理一下微薄行李的可麗餅師父,突然打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寒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