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繼續保持每天寫作的毅力吧!
  • 90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武林高手進化論 七

隔日的小考,莫元因為完全沒有準備,所以分數十分淒慘,算得上是他有史以來考得最差的。數學於莫元雖然不算拿手科目,但他是個會自發用功的少年,就算明知是自己準備不足的問題,仍不免有些沮喪。 也拿到考卷的柯亦宣看他這副沒有精神的樣子,出言問道:「看你這麼沒力的樣子,是考多差啊?」一邊說著一邊湊上去看他的考卷,接著笑罵出來,「馬的,六十一,考得很好嘛!」 「這叫很好?」 「你看我,五十八,已經算不錯的說,你還有及格耶!」 「……」莫元默了一下,看著對方認真對起答案的臉,前一夜的妄想忍不住衝進腦海,他立刻滿臉通紅起來,忍不住大力捏自己的大腿一下,用痛楚讓自己冷靜冷靜! 「莫元,我看你都快哭了……身體不舒服喔?還是這個分數真的讓你這麼難過?你也太誇張了吧……原來你是優等生喔?」 「沒、沒有啦。」他連忙搖頭,「柯亦宣……」 「幹嘛?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啊?」 被戳中內心的少年忍不住縮了縮身體,「不、不是……」 「你真的怪怪的ㄋㄟ,身體不舒服的話,要不要我幫你跟班導說一下,讓你早退?我記得你說你有運動,才覺得你最近身體有變比較壯耶,難道只是虛的?」 「不、不用啦,我沒有不舒服。」我只是被自己的妄想打擊到而已,「我是想問你一個問題啦。」 「啥米問題,如果是艾莉絲的三圍,那是32C、23、32。」 「你……你怎麼知道的!?」 「這個從保健室流出的情報,全校男生除了你以外大家都知道吧!」 「怎、怎麼可以隨便公開人家的隱私情報……」 「那你到底是想問什麼事啊?如果我的三圍的話,那是……」 「不是啦!」趕緊阻止了繼續耍白的朋友,「我是想問,關於學校武術社的事……」 「武術社?你該不會想加入社團吧?我記得你說過,現在借助親戚家,要幫忙做家事,沒辦法加入社團的啊!真是的,如果想加入的話,也該優先選擇我在的排球社吧!」 「嗯、就、就因為之前空手道社的那件事,我是想要鍛鍊自己……」 「欸!該不會你又被糾纏上了?啊,聽說沙桐天那一幫傢伙都出院了~」 「嗯、嗯嗯。」莫元曖昧的點點頭,「我記得你說過,我們學校的武術社,很強。」 「嗯,很強啊,在亞洲武術大賽當中,是高中組的常勝軍啊!」 「會……很難加入嗎?」 「加入倒是不難啦,只是……」 「只是什麼?」 「你別忘了,我以前跟你提過的啊,我們學校三個勢力龐大的社團,除了沙桐天的空手道社之外,還有籃球隊和武術社,這三個社的社長,恰巧都很喜歡校花艾莉絲。」 「嗯,我記得。」 「你該不會不知道,自己現在很有名吧?」 「我……很有名?」 「嗯。你是第一個躲過沙桐天的追殺,跟艾莉絲交朋友的男人吶~」 「我是、第一個?」 「嗯,就算是沙桐天自己,雖然自封艾莉絲是他馬子,可誰都知道,艾莉絲並沒有真的跟他在交往,相同的情況,籃球隊的隊長雷農、武術社的社長程亞捷也都一樣,他們雖然沒有沙桐天這麼惡霸,可是也都曾公開表示過喜歡或欣賞艾莉絲喔,雖然我是沒聽過程亞捷有什麼不好的風評啦,不過,你現在是離艾莉絲最近的男人,難保他不會妒火中燒。你不靠近也就罷了,現在自己送上門去,說不定會被以練習之名,行校園霸凌之實啊!」 「應該……不會吧。而且我跟艾莉絲,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沒有什麼的。」 「普通朋友就很夠瞧的啦,難道你還幻想過跟她交往?」 「我、我沒有……」 「我說莫元啊……」柯亦宣嘆了口氣,「你是認真想要加入武術社的嗎?」 「嗯。」他點點頭。 思來想去,他總不能隨便找一個普通人來雙修吧?一般來說,有武術基礎應當是最好的選擇。 莫元少年如是想道。 「真是的,你還當真是認真的啊!」柯亦宣嘖了一聲,「好啦,等放學後,我就陪你跑一趟武術社吧!」 ◎ 武術社社長程亞捷,在這所高中十分出名。 除了他曾經是亞洲武術比賽的拳術金牌,為校爭光之外,他的學業成績,也是從前數來第一名的。 他從未拿過第二,只拿第一。 他從未嘗到敗北的滋味,除了因為他確實是個各方面的天才之外,他在後天上也是非常努力,無論是練武還是念書,都孜孜不倦,從不懈怠。 而且他為人彬彬有禮,謙和開朗,一點優等生的架子都沒有,外表並不是像籃球隊隊長雷農那樣帥得沒天理,而是一種平均值之上的端正容貌。是以無論男女,只要接觸過他一次的人,都會很想再更親近他。 不過這樣完美的人,喜歡的對象,卻是那個艾莉絲。 倒不是說艾莉絲有什麼不好,她美麗直率,是這個學校的校花,可喜歡這朵鮮花的人,在這學校裡,足以跟程亞捷匹敵的,還有另外兩個人。 在危險的平衡下,艾莉絲不屬於誰,而誰也得不到艾莉絲。 讓這麼個優質男孩的高中青春就這麼黯淡過去,在戀愛上繳交一張白卷,只要是懷春的少女,是誰都看不過去的。 程亞捷對艾莉絲的「愛」,對少女們來說就變成一種類似信仰的東西。這男孩懂得真愛,就算給的對象不是自己,也值得靠近爭取。 也因此,武術明明是一種落伍古老的運動,也因為有了校園偶像般的社長,在每天放學後的社團時間,總會有大量的少女駐足圍觀「欣賞」。 莫元和柯亦宣看到的,就是這麼誇張的情況。 「是怎樣……是有那麼帥嗎。」柯亦宣看這陣仗,忍不住有點頭痛,「莫元,你確定要擠進去?」 對人多的地方──尤其是女生多的地方特別不習慣的少年縮了縮頭,「我看今天還是……」 「欸!那裡有個縫可鑽!」眼尖的柯姓少年一把抓住莫元,直直鑽了進去,想當然耳那縫隙不會很大,兩個臭男生一個「不小心」總是會碰到少女的身體,莫元只覺得耳邊源源不絕傳來「討厭!」、「誰啊!」之類的嚶嚀罵語,女孩子果然跟男人不同,就算是罵人,也是這麼風雅宜人。 默默有點感動的莫元少年,直直被好友拉到一個氣窗前,武術社的練習場地是位在地下室的重力訓練室,被柯亦宣「不小心」蹭開的女同學,正以盛怒的目光瞪著這兩個不知來這幹嘛的不速之客。 「呃……」就在莫元拙於言詞的時候,柯亦宣已然一連串的「抱歉」起來,表情雖有些嬉皮笑臉,不過他也是生得好看的體育系少年,雖比不上程亞捷鋒頭這麼健,卻也是很惹女生喜歡的。 莫元歎為觀止地看著好友將怒氣沖天的少女逗得害羞捶了他一下跑走,柯亦宣回來時神色自若,「好啦,先看一下他們社團是怎麼活動的。」 「……佩服佩服。」 「哪裡哪裡。」 兩人不再多話,一齊看向氣窗下的武術社社團活動。 武術社以程亞捷為首,不愧是本校熱門三大社團之一,目測整間教室至少有百人之譜,令柯亦宣回想起自己弱小的、時常要為社員不足無法參加比賽而煩惱的排球社,忍不住嘆起氣來。「好讓人羨慕啊~」 「嗯,文武雙全又個性正直親切,女生說的跟你說的好像有點不一樣啊~」 「他那種人,是男人的天敵啊!」 「我聽說他也有不少男生的好朋友……」當然也是從一旁興奮吱吱喳喳的女生話題中聽見的。 「……哼哼。」 這活脫脫就是嫉妒對吧!莫元噗笑一聲,「嗯,如果是他……應該就可以了吧。」 「應該可以怎樣?」 發現把心裡話不小心說出來的莫元,小小驚了驚,「沒、沒啦,就應該可以教我防身的武術……」 「喂,我總覺得你最近在瞞我什麼喔~」 「你多心了啦。」莫元咬咬下唇,如果被柯亦宣知道,自己是在尋找「雙修」的夥伴,大概會連朋友都做不成的吧。 畢竟那不是一般的練功法,一般普羅大眾應該都接受不了的吧……自己能這麼輕易接受,也是因為身不由己,真的曾經親身經歷過,這才能接受的。 如果是有練功的人,就算練法跟師父教的不同,但內力氣脈流通卻是可以當場檢驗測試的,有了這層確認,說不定真能找到願意與他「雙修」的人。 不過,莫元雖然遇事有點天真,不過倒也不是笨蛋。 雖說武術社社長程亞捷應可算是最好的對象,不過人家一跟他沒有交情,二兩人在學校的地位落差也實在太大,就這麼貿貿然湊上去問,莫元自問自己是絕對做不到的。 總之,凡事起頭難,他也不奢望能馬上找到對象,進行那段九行功的修練,畢竟就算是龍師父,也是在遇到喬師父之後,才融會貫通練成玉女心經全本的,之前也是沈潛很久的嘛! 他在心中暗暗鼓舞自己一下,站起身來,「柯亦宣,我決定了,我要加入他們社團。」 「不再考慮一下嗎?你這麼弱,進去一定會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啦!」 「我總覺得你對武術有很大的誤解耶……」 「嘖。不聽老人言,XX在眼前~」 「是是是~~」 要加入武術社確實不難,只需要找武術社的副社長拿入社單填妥,並作一個簡單的體力測驗就可以了。 武術社的副社長是一個身材高挑剪著男生頭短髮的學姊,她看著莫元瘦弱嬌小的身材,忍不住狐疑問道:「學弟,你確定是你要加入,不是他?」 那個「他」指的自然是一路相陪而來的柯亦宣同學,確實,運動系少年的外表,比小元子要更像練武之人。 「嗯。」莫元點點頭,「我、我想把身體練好……」這是讓所有人都不疑有他的大好理由! 「是喔。」副社長不以為意地答道,「不過我們要測體力喔,測不過的話,也是不能加入。不是我們要搞歧視,而是體力不夠的人,在武道上也很難有成。」 「我明白。」 「OK,那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跟社長說一聲,讓他來測試你。」 「喔、喔喔。」 在開學已經三個多月的現在想要加入社團,確實是件既突然又奇怪的事。 不過武術社在學校裡一向很熱門,有很多耐不住辛苦要退社的,也有更多抱持著各式理由跑來特別想要加入的。 不過程亞捷在看到這個想要加入的莫元時,還是忍不住驚訝了一下。 他……知道這個傢伙。 以他的交友廣闊,受歡迎的程度,認識一個人並不是什麼稀奇事,不過他之所以知道這傢伙,是因為他居然是近期艾莉絲身邊常見的一個臉孔所致。 說常見兩個字莫元肯定會誠惶誠恐,不過艾莉絲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女孩子,她不像普通的女生那樣喜歡集體行動,總是像隻優雅的天鵝一般滑過黃毛丫頭遍佈的水面,她的追求者多不勝數,但大多在接近她之前,就被沙桐天之流暗自解決,所以可以靠近她的男生,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但是,這個叫莫元的男生,至少曾在艾莉絲身邊出現三次。而且其中兩次,程亞捷都親眼看到了。 「就是你想加入武術社?」社長的聲音有些冷淡,讓十分了解他、正忙著填單子的副社長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這麼冷淡的聲音,對這了老愛搞面面俱到的人來說,倒是很少見。 「嗯。」不過已經習慣被人冷漠對待的莫元卻是不以為意,「我想鍛鍊一下我自己……」 「是嗎,等你先通過體力測驗再說吧。」 「嗯。」 「搞什麼,那副看不起人的樣子。」柯亦宣在他耳邊悄悄咬耳朵,「我就說吧,肯定是很介意校花跟你的感情啦!」 「少、少胡說了啦,我跟艾莉絲同學根本就……」 「嘖,天真啊天真~」 「武術場上請肅靜。」武術社社長回頭輕聲道,「莫元同學,請你到場邊來。」 「嗯。」不知為何內心有些隱隱不安起來,可能是因為他臨時要入社測驗,在場所有人都停下手邊的動作,將視線集中在他身上的緣故。 也不知從哪發出的一聲噗哧,「這傢伙連測驗都過不了吧!」的一句風涼話悠然飄蕩在重量訓練室中。 社長往聲音發出的方向橫了一眼,「紹欽,等測驗完畢,跑操場十圈。」 「咦,這樣也要罰?」 「十五圈。」 「好啦我知道了!」逞一時口舌之快的社員蔫了下去,由此也可看出,武術社中社長的發言就是一切,指導老師今年已經七十歲了,不過是掛名而已, 真正指導大家的,就是社長程亞捷。 「莫元,接下來的十分鐘,請你做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和交互蹲跳各五十下,姿勢要符合標準,不可隨便帶過。」 「欸……好、好的。」少年脫下書包和外套,交給一旁露出擔心表情的柯亦宣。 「你OK嗎?哇咧各五十下,是超人才能入社嗎?」運動系少年喃喃道,「副社長學姊,你們入社測驗這麼嚴苛,虧還能有這麼多人通過啊……」 「呃、其實平常都各做個二十下就夠了……我也不知道社長為什麼臨時要提高標準,可能……可能是看莫元學弟這麼瘦小,想要勸退他吧?我們武術社的練習可是很辛苦的,不然上面那群花痴老早就加入了~」 「事情絕對不是學姐想的這麼單純!」 「欸?」 「沒事,唉,莫小元同學,我都快不忍心看下去了啊!」 ◎ 以前的莫元,從來不曾在這三個項目一次作超過十下過,不、其實過去的他,連一個標準的伏地挺身,都做不起來。 不過,現在的他,應該已經不一樣了。 畢竟有經過喬師父每天早上提水桶跑蘆山的體力鍛鍊,以及和龍師父雙修練氣的內力基礎,他自己也能明顯感受到自己身體的逐日變化。 但當他開始做伏地挺身之後,他才明白自己的變化有多大。 一個提氣便做了三十下左右的數量,他的呼吸綿長和緩,甚至連一點急促的呼吸都沒有,再提起一口氣,五十下的伏地挺身,像喝一杯水般的輕鬆自如地完成。 仰臥起坐也是,交互蹲跳也是,完成的時間大概四分鐘左右,原本嘈雜的訓練室一片寂靜。 「合格了。」 直到程亞捷的聲音響起的時候,眾人才似乎如夢初醒。竊竊私語的聲音響了起來,從這一刻開始,莫元在學校裡的人生,開始有了不同。 莫元自己也有點愣住,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同,可是沒有想過差別居然有這麼大,體內的內力正在循環流動,就像是他身體的一部分那麼的自然。 當莫元開始動作,程亞捷一瞬間就發現,對方和自己一樣。 他們都是練武之人。 如果說,剛開始,程亞捷是因為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小鬱悶心情,想讓對方出個小醜知難而退的話,現在的他看莫元的眼光,已經完全不同。 這傢伙跟他所遇過的任何練武之人,都不一樣。 練武之人首重精氣神的鍛鍊,自然而然產生武人應有的自信與氣勢,絕不會像這小子一樣,一臉畏畏縮縮,腳步虛浮。 「莫元是吧?歡迎加入武術社。」他伸出右手,與對方握手,果然感受到微量的氣流,仍盤旋在新社員長滿新繭的手中。 這氣不是普通的內勁,雖然只剩下微弱的氣息,但卻純正柔和,絕非三流武館可以練出來的。 更何況,「內力」這種東西,來到現代,早已變成武俠小說或電影裡的情節,現實世界裡,談論這個很容易被無知者當成妄想。 程亞捷自己的師父,是真正的武林中人。 所謂的武林中人,在這個世界開始工業化、現代化以前,算是主導世界運行的一群,可自從工業革命以後,練武變得不是那麼必要之事,就像某一段時間,電機系曾經是第一志願的不二選擇,現在卻不那麼一定那樣,人對自己的需求,原本就是會一直改變。 世間多數人不再重視武術,不代表就沒有人重視。 遠古的菁英先祖們,仍是用了他們的方式,將武道一一傳承下來,直至今日。 當自己的手碰到對方時,莫元感覺自己輕輕震了一下。就像是遇到靜電被電到的那種感覺。 他沒有多想,只覺得眼前的社長大人雙眼如炬氣勢如虹,跟少女們謠傳的「彬彬有禮溫良恭儉讓的優等生」有點差距,反而跟柯亦宣詆毀的形象有點相符,他一輩子最常遇到的,就是被自認比他高等的同學或前輩欺負,下意識地退後半步,「謝、謝謝。」 「我們武術社,有分拳術、擒拿兩組空手組,以及刀劍、槍棍兩組兵器組,你想參加什麼,就跟副社長說,讓她替你安排。」 「是……非常感謝。」 「有什麼問題的話,不如直接問吧。」睨了他一眼,程亞捷還是覺得,這個學弟無論哪點都不像練武的人,真不知他的內力是跟誰練出來的,這個益發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反而暫時忘卻艾莉絲交友的疙瘩了。 「那個……我是想問,有沒有一組,是修練內功的?」 程亞捷眉頭一挑,他不意外對方能看出自己也是修練內功的練家子,可這樣直白的問,不知對方是想試探他,還是有其他意思在。 莫元當然是有試探的意思在的,他自己也知道「內功」兩個字,聽在不懂的人耳中,應該會覺得自己很奇怪,不過他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調查誰有練這件事,只好乾脆裝傻丟一個直球看看。 好像、賭對了。 觀察了程亞捷的反應,對方既沒有露出不明白的樣子,也沒有用奇怪的眼神看他,反倒是……有點驚訝的樣子。 「沒有。怎麼會這麼問?」 「啊就……」不知該怎麼接,莫元乾脆再丟出一顆直球,「社長應該有練對吧?」 做什麼問這種理所當然之事?這種事不是一握手,就應該明白的嗎? 還是……對方是想要探他的武學派別? 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程亞捷失笑,他不僅在「表世界」的武術比賽是常勝軍,在「裡世界」的武術比賽,名氣也很響亮。 所謂的「表世界」,指的便是一般普通人生活的世界,內力輕功等名詞於此是小說名詞,是電影特效,所謂的武術比賽,不過是強身健體的運動罷了。而所謂的「裡世界」,武術卻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吃飯的工具,是傳承的信念,那是只有練武之人才知道、才理解的世界,他們有自己的組織、結社,模仿遠古時代的武林,甚至一年還會舉辦一次「華山論劍」,選出每年的「世界武術聯會主席」,過去被稱作是「武林盟主」的那個角色。 程亞捷其實算是活在表裡兩個世界的人,其實大多數的練武者也是如此,畢竟這個世界的練武者越來越少,而就算是練武者,也必須吃喝拉撒、需要食衣住行。 他的師父時常告誡於他,武術的世界強中自有強中手,雖說當今武林公認的強派仍是少林、武當、峨眉、崆峒、華山等五個流派,但誰也不知,是否有那退隱山林的高人正偷偷收徒,努力培養中。 一年一次的「華山論劍」一直是程亞捷的師父必參加的目標,而程亞捷自己,也在有「華山論劍前哨戰」之稱的「少俠擂台」,曾經拿下過前五的佳績,算得上已經是小有薄名了。 「你確定,要在這裡談?」武術社社長瞥了新社員一眼。 「呃、不方便的話,那等等社團結束後……?」 「七點,社團辦公室。」 「是、是!」 ◎ 七點的鈴聲響了之後,在柯亦宣狐疑的目光中,莫元也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對他解釋,只好歉然傻笑過去,抓起書包就往教室外衝。 他展現實力通過武術社考驗的事已經被傳了出去,但身為「好朋友」的柯亦宣,卻對「連他也不知道莫小元同學實力」的事甚感不滿,原本是想抓著他好好審問一番的,沒想到那小子居然給他逃了! 「嘖,也太沒義氣,難道是跟艾莉絲有約會?」 柯同學自然是猜錯了,跟小元子有約的,是本校人氣校草程亞捷。 「說吧,你想問什麼。」其實程亞捷自己也是滿腹疑問,不過性格沉穩的他,並不會貿然展現出他的興趣來。 「呃、程社長,我是想問,你是不是也有修內力?」 「我有沒有修,你難道看不出來?」 會這樣反問,就代表了這個人就算沒有修,也一定知道什麼是內力的。 莫元同學腦中閃過「賓果」一聲,尋找雙修對象一事總算是有了一點眉目,「學長,那個……」不過最重要的「那個」,他實在是問不出口。 「到底有什麼事?」 兩個人根本沒有任何交情,自己的臉皮可沒有家裡那幾個師父厚如城牆,連不認識的高中生都能帶回家用那種方式灌氣,正常人只要一聽到,絕對會馬上翻臉的吧! 於是他想來想去,選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問題。 「學長學的內功,是……哪一派的?」 來了。 程亞捷內心一笑,總算要把真實的目的說出來了嗎!? 反正他也沒有什麼好不能對人言的。 「我家是開武館的,我師父出身崆峒。」他淡定道,並看似隨意地反問:「你呢?」 「啊、我、我……」 莫小元同學一共有四個師父,分別是丐幫、古墓派、魔教和武當,他要回答哪一個呢?仔細想想,這幾個月來,他的內力都是跟著龍師父學的,報龍師父的門派,應該……不會有錯吧?「應該是,古墓派吧。」 那不確定的口氣,又讓程亞捷皺起了眉頭。 「師門是哪一派,怎麼可能不確定?」 「欸……」因為他的狀況實在是複雜到就算是真正的練武之人,也會覺得很頭大吧,「一言難盡,總之,教我練內功的是龍師父,是古墓派傳人。」 他一口氣把話說盡,內心更加緊張。又是古墓派又是龍師父,對方如果把他當成神鵰俠侶重度中毒患者,他也無法反駁。 「古墓派?」這不是一個常聽到的派別,可是,程亞捷確定自己曾經聽說過。 當然不是因為武俠小說或電影的關係。 「古墓派、龍,古墓派、龍……啊!」他想起來了,師父曾經對他說過……不會吧,有這麼巧的? 程亞捷瞪大眼睛看著這個怎麼看都不是很起眼的莫元,「你是玉女心經的傳人?」 「啊、啊咧……」還在苦思糾結的少年訝然抬頭,「學長你知道玉女心經!?」 這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天上掉下來的好運嗎!? 武術社社長慢慢點點頭,看著他的表情像是在確定什麼似的,「玉女心經,是江湖失傳已久的秘笈,它的傳人早已散軼很久,我師父曾經感嘆地對我提起。」 「呃、我想它的傳人應該是還在……」 「玉女心經的練功法,跟其他派別,似有不同。關於這點,一直是我很有興趣也很好奇的地方。」 「咦?有不同嗎?」少年莫元一副狀況外的樣子,「學長是怎麼練內功的?」 程亞捷莫測高深地看了他一眼,「莫元,各家內功的修練方式,都是不外傳的法門。」 「啊、我不知道、對、對不起……」可是龍師父明明就很輕易地跟喬師父講了,而且,面對他這個無知的高中生,四個師父都是搶著要說明內功法門給他聽,後來還是喬師父拍板決定要讓龍師父帶他的……一點都沒有這個很秘密的感覺啊! 看他慌張的樣子,程亞捷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這個學弟,除了有一身純正的內力之外,好像什麼都不知道啊。 難道在這個時代,竟然也還有遠古時那種「普通人遇到世外高手一個不小心就得到一甲子內力」這種事嗎? 說一甲子是誇張了,不過,對程亞捷來說,練功除了努力兩個字之外,沒有別的更快的方法。 莫元到底是怎麼練成的呢?他感到無比好奇:「我可以握住你的手嗎?」 「欸?」少年愣了愣,看看自己的手,「嗯、嗯嗯。」將手放到對方的面前。 就這麼輕易的交出自己的脈門,程亞捷頓了一頓,慢慢握住了對方的手。「請你運氣。」 「喔、好的。」於是他運用了龍師父每天教他的方式,讓身體中的內力尋著經脈流到掌中,從指尖慢慢滲到對方的掌心。 程亞捷心中的震撼簡直無與倫比。 這傢伙的內力簡直精純無比,更可怕的是,他才十六歲,就已經能自由控制最難控制的氣脈流動,讓它想流就流,想停就停。而且,還能以這樣的方式,流進自己的身體之中。 像被電到一般,程亞捷快速放下對方的手,呼了一口氣:「這、這是什麼?」 「呃、我兩位師父都說,練氣要互相交流,才能共同精進,所以我平常都是跟著師父練……」 「你……練功多久了?」 「呃,大概三個月吧。」 「別胡說了!」程亞捷怒道,「以你內力之精純,恐怕三歲便開始練功吧!」 「呃……」莫元被對方的氣勢震得縮了一縮,「是、是真的啦,只是我們練功的方法,比較不『普通』……」 「有什麼練功法,可以讓人在如此短的時間,功力大增?」 「這、我怕說了,你會更生氣……」 「練武之法各門派皆有不同,再怪誕的我都聽說過,只要你實話實說,我是不會生氣的。」 「呃、我還是覺得……」見對方又瞪了自己一眼,繼而想起師父交代的,尋找雙修對象的功課,莫元咬咬牙,反正四下無人,他就拚拚看這一次吧!「學長,我可以用一個方法告訴你……」 ◎ 柯亦宣同學大概問了五個人左右,才調查出,原來莫元同學是往武術社的社辦去了。 難道今天才填了入社單,他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要去鍛鍊身體嗎?而且,憑他一口氣可以做五十個伏地挺身五十個仰臥起坐五十個交互蹲跳的體力,到底還需要什麼鍛鍊啊? 他走到緊閉的社辦門口,平常這個時候,武術社的社員們都會集合在重量訓練室練習,莫元跑來這幹嘛? 走到窗邊,他隱隱然可以看到裡面有人的影子。 抱著「看他到底在幹嘛」的心情,柯同學輕輕將沒有鎖的窗戶開了一個小縫縫,往社辦裡頭看去。 他看見他的好朋友的手被那個程亞捷握住,然後又馬上觸電似的放開。 這什麼少女情節?他歪歪頭,然後那兩個人不知說了什麼,莫元居然往前跨了一小步,然後拉住程亞捷制服的衣領,將他拉彎了腰── 柯亦宣揉揉眼睛。 那個既膽小又自閉、經常被校園暴力、講話還有點結結巴巴的莫元,此刻正用雙手捧住武術社社長的臉,給了他一個超久的嘴對嘴親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